正文 第1009章 射了我一身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台省,北部,大安广场花园!

    这是台省极为有名的富人区,因为这里的房子每坪米的价格是一百五十万元起。

    这样说的话,你和你的小伙伴是不是已经被台省的房价给吓尿了?辛苦忙活一辈子到头别说在台省买一个厕所,连一坪米都买不到!

    其实不必太过害怕,这一百五十万不是人民币,而是新台币,换算下来也就三十三万!他们说的一坪米,是安照倭国的算法,相当于我们的33平方米,所以真正换算下来的话,一平方米是十万人民币左右,与鹏城和羊城一些地方的房价相当。

    不过能在这里拥有一套上百坪的房子,也算是土豪了。

    彭士弘的助理辛晓雅,无疑就是土豪中的土豪,因为她就住在这里,而且是住在二百三十坪的大户型里,不过不是一套,而是两套,上下打通变成复式。

    她从皇庭酒店回来后,第一时间就想去洗澡,虽然换过了一件外套,可她仍然感觉自己身上有很重的味道。

    只是她前脚刚进门,后脚门铃就响了起来,无奈的只好去应门,透过门铃显示器,发现外面站着一个身穿白色唐装的中年男人,后面还跟着四个西服笔挺的大汉。

    看清楚中年男人的面容易,她就忙去开了门,“爸,你怎么来了?”

    中年男人道“我去机场,想着你应该在家,所以就上来看看。”

    “我也是刚到家!”辛晓雅将他让进来,挽着他的胳膊,往侧边的客厅走去,中年男人带来的那几个保西装大汉则自觉的停在外面。

    “咦!”只是她一靠近,中年男人就皱起了鼻子,疑问道“你身上怎么有一股……”

    辛晓雅放开了他,闷闷的接口道“尿味是吗?”

    中年男人有些尴尬,这话正是他想说不敢说的。

    辛晓雅道“爸,你先坐一下好不好,我先去洗个澡,然后再陪你说话!”

    中年男人摇头道“我没有时间等你呢,要赶飞机去德国开一个重要的会议,我只是上来看你一眼罢了。”

    辛晓雅无奈的道“好吧,我给你沏壶茶!”

    中年男人还是摇头道“不用忙活了,我跟你说几句话就走的。你跟我说说怎么回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今天的行程应该是去参加拍卖会才对的。”

    辛晓雅道“我就是刚从拍卖会上回来的。”

    中年男人道“那你身上这味儿是怎么弄的呢?”

    说起这个事,辛晓雅就是气不打一处来,“今天去参加拍卖会的时候,旁边坐了个小鬼……”

    中年男人疑惑的问“小鬼?”

    “也不是很小,十岁的样子,长得还好眉好貌的样子!”辛晓雅解释一下后继续道“可这个家伙绝不是好人,一直跟我捣乱,不停的叫价,弄得我看中的好几件东西都以虚高的价格才能拿下。”

    中年男人问道“是拍卖公司找来的托吗?”

    辛晓雅摇头道“不太像。”

    “哦!”中年男人道“那然后呢?”

    辛晓雅道“然后这个家伙还想催眠我!”

    中年男人皱眉道“什么?”

    辛晓雅道“不过他的功力明显要比我弱很多,差点被我反噬了。”

    中年男人道“再后来呢?”

    辛晓雅道“再后来拍卖会上半场结束的时候,他去上厕所,我就想趁机进去收拾他。把他给劈晕,让他没办法再给我捣乱,结果没想到却被他……射了一身。”

    中年男人愕然的道“你身上的就是他的那啥。”

    辛晓雅又羞又气,但最终还是无奈的点了点头。

    中年男人有些啼笑皆非,“你怎么可以趁人家上厕所的时候进行偷袭呢?”

    辛晓雅气呼呼的道“我当时火摭眼了,哪里顾得上许多。”

    中年男人道“那后面怎样了?”

    辛晓雅道“当时我有点被吓到了,慌里慌张的出了厕所,等我再回去找他,他却走了。”

    中年男人道“这个家伙叫什么名字?我派人收拾他,最少也得打断他三条腿,竟然这样欺负我女儿。”

    辛晓雅摇头道“不,这个事情我自己处理。”

    中年男人道“可是……”

    辛晓雅道“爸,这事你别管了!”

    “好吧!”中年男人无奈的道“那我先走了!”

    辛晓雅摇头道“爸,你先别走,我还有重要的事情没跟你说呢!”

    中年男人道“什么事?”

    辛晓雅道“爸,这些年我充当你的助理参加拍卖会,你不是一直让我在拍卖会上留意帝王绿的翡翠吗?”

    看来,这个辛晓雅叫爸爸的中年男人,赫然就是江湖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收藏家彭士弘!

    彭士弘点头道“不错,我让你参加拍卖会,事实上并不是并没有指望你能挣多少钱,就是为了让你找那块帝王绿,可没想到你在这一行竟然有这么高的天份,每次拍回来的古董文玩,价格都能翻番。看来你就是天生吃这行饭的料啊!”

    辛晓雅摇头道“我再有本事,还不是爸你教我的……哎,我们跑题了,我想说的是在这次的拍卖会上,我又看到了一块帝王绿。”

    彭士弘表现得很平淡的道“算了,不说了,我得走了!”

    辛晓雅撇嘴道“爸,你就不能听我说完吗?”

    彭士弘苦笑着叹气道“还有什么好说的,你之前拍回来三十块帝王绿,虽然都涨了,可没有一块是我说的那个。”

    辛晓雅道“那也不能怪我啊,你又没图片给我!只是说大概怎样怎样的。”

    彭士弘道“好吧,是我的错,回头我找个高明的画师,模拟一个图给你。”

    辛晓雅拉着他道“回头是回头,现在是现在,我感觉这一次看到的,有点像你一直跟我说的那个呢。”

    彭士弘道“什么样的?”

    辛晓雅道“观音坐莲似的。”

    彭士弘愕然的道“什么?”

    “不是不是!”辛晓雅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尴尬的纠正道“是金鸡独立才对!我还拍了有照片的。”

    彭士弘终于来了一点兴趣,“给我看看。”

    辛晓雅掏出自己的手机,打开拍的照片递过去。

    彭士弘只看了一眼,神情就激动了起来,拿着手机的手颤抖不停,眼眶也迅速红了起来。

    辛晓雅被他的反应吓了一大跳,紧张的问道“爸,你怎么了?”

    彭士弘激动得不行的叫道“晓雅,这就是我要找的东西,这就是我一直在找的东西啊!”

    辛晓雅惊喜的道“真的?”

    彭士弘忙问道“你把它拍回来了吗?”

    辛晓雅摇头,“没有!”

    “让别人拍走了?”彭士弘霍地站起来,情绪激动的叫道“你立即找到那个拍走这块帝王绿的人,不管花多少倍的价格,你都要把它给我买回来。如果,如果买不回来,那,那就给我抢。不论如何,我都要拿到这块帝王绿。”

    辛晓雅显然是被他的反应吓到了,因为在她的记忆中,彭士弘是个温文儒雅,稳如泰山一般的男人,不管什么时候,也不管什么事,都不会如此气急败坏的。

    “爸,你别激动,别激动啊!”辛晓雅安抚他一下后,忙不迭的解释道“那个帝王绿并没有被人拍走,它不是拍卖品,是展品,在拍卖会结束后的展会上展出的。”

    彭士弘忙问道“你知道这是谁的东西吗?”

    辛晓雅摇头道“不知道呢!”

    彭士弘道“赶紧给我查一下。”

    辛晓雅道“我这就打电话问拍卖会的负责人谭珊珊。”

    彭士弘道“快打电话。我在这儿等着。”

    辛晓雅道“爸,你不赶飞机了吗?”

    彭士弘摇头道“不赶了,稍后我再专机过去吧,对我而言,真的没有什么事能比这件事更重要了,你别说这些了,赶紧打电话吧。”

    辛晓雅这就拿着手机走到一边打电话去了,半响之后终于挂断电话走回来道“爸,已经问到了,拍卖公司说是一个叫林昊的男人,就住在酒店里面。”

    “林昊?”彭士弘听得更是激动,抓着她的手道“你确定他是叫林昊?”

    辛晓雅道“是的!双木林,日天昊!”

    彭士弘霍地站了起来,“走,马上走,我们去酒店找他。”

    辛晓雅道“现在?”

    彭士弘道“对,就现在。”

    辛晓雅苦声道“让我洗个澡可以吗?”

    彭士弘抬腕看了看表,“给你五分钟时间。”

    辛晓雅汗道“这点时间哪够啊?”

    彭士弘不管她,自顾自的开始倒数,“四分五十九秒!”

    辛晓雅无可奈何,只能赶紧进房间,匆匆洗漱一下后,便换上衣服,跟彭士弘出门。

    出了门后,留在外面的四个西装男人极有默契的凑上来,将父女两围拢在中间,护着他们进入电梯。

    从电梯出来后,外面又还有八个西装男人,他们显然也是彭士弘的人,加入护卫的队伍。

    到了大堂门口,一列奔驰车队已经候在那儿,中间夹着一辆迈巴赫62,旁边站着个留了短发,看起来清爽靓丽又精明能干的女人,她看见父女俩上来,忙给他们打开了车门。

    父女两上车后,车队便直奔皇庭酒店。

    到了酒店后,两父女都没有下车,只有那个短发女人带着一个西装男人走了进去。

    一阵之后,短发女人回来了,上车对彭士弘道“老爷,小姐,我已经问过皇庭酒店的大老板柳宗诚,他说确实有一个林昊的客人,而且之前也确实住在这儿,但现在已经退房离开了。”

    彭士弘紧张的问道“知道他去了哪里吗?”

    短发女人摇头道“柳宗诚说不知道。”

    彭士弘沉吟一下,“通知台省黑白两道,把人给我找出来。”

    短发女人立即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辛晓雅见状,忙阻拦道“青姐,你先别急着打电话。”

    彭士弘急道“晓雅,你拦着小青干嘛?”

    辛晓雅道“爸,你找的这个人对你来说十分重要是吗?”

    彭士弘点头道“非常非常重要。”

    辛晓雅道“那你觉得可以这样大张旗鼓吗?”

    彭士弘愣了一下,也觉得自己太过激动,弄得方寸大失了,但还是不个劲儿的道“我必须得找到他,我必须得找到他的。”

    辛晓雅道“爸,德国那边还等着你过去主持大局的,你还是赶紧先过去吧。”

    彭士弘摇头道“没找到他之前,我没有做任何事的心情。”

    辛晓雅道“你不到场的话,那边会乱套的!你看这样好不好,这个人,我替你去找。你先去德国。一有消息,我立即向你禀报好吗?”

    彭士弘迟疑的道“可是……”

    辛晓雅道“爸,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

    彭士弘沉吟一下,这就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刀,握在掌心中拉了一下,顿时一股鲜血就冒了出来。

    辛晓雅大吓一跳的叫道“爸,你这是干嘛?”

    彭士弘掏出自己一块小方巾,沾了手上的鲜血之后递给了她,然后如此这般的交待起来。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