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28章 杂交新种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时间约摸过了一个小时。

    林昊终于敌不过嘴甜舌滑的严素,在她口中败下阵来。

    在严素吃干抹净,心满意足的离开的时候,林昊则仍留在办公室里,开始打电话。

    这座实验室的人员配置虽然齐全,但正如他刚刚对严素所说的那样,不论是保安,还是后勤,又或者是实验室内的科学家,通通都是从广星药业暂时借调来的。既然是借调,这些人迟早要还给徐文聪的。

    林昊想着实验室既然归自己所有,那自己就得拥有绝对控制权,弄一班完全不是自己的人在里面算是怎么回事?

    另外,实验室未来研究的药物,任何一种的利益都是巨大的,与利益有关的东西无不属于秘密。林昊可不希望这些人离开的时候,带着他的配方或技术离开。因此他首先要做的,便是让这班借调来的人赶紧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这个事情,晚饭的时候他也先小人后君子的跟徐文聪说了,对此徐文聪自然表示理解,尽管他非常希望自己的人,尤其是那班致力于药物研究的科学家能多呆一阵,跟林昊多学点东西,但林昊既然不喜欢,他也只能答应明天开始,广星制业的所有借调人员一律撤出这座实验室。

    随着林昊的电话打出,吴若蓝与杨慧纷纷从石坑村那边赶了过来。

    实验室的安保工作,绝不能随便交给不知深浅的人,必须绝对信得过的。

    杨慧是林昊的女人,从现阶段来看,绝对没有出卖或背叛他的可能,所以林昊准备把实验室的安保工作交给她来负责。

    实验室的日常管理与后勤工作,也必须得是信得过的人来负责,护士出身,有着医药经验,内外兼备的吴若蓝无疑是最佳人选。

    至于实验室里的科研人员,那是重中之重,可却是急不来的,必须得慢慢物色与培养,只能后面安稳下来看情况再说了。

    两女到了之后,林昊领着她们在实验室里逐层逐间的一一查看,详细介绍,然后把自己想交给她们的事情说了一遍。

    杨慧自然是没问题的,从前她跟着庄先生的时候,安保方面就是她的工作之一。她只要打个电话给王振发,让他从老街那边的安保公司带人过来,她再安排协调一下就可以了。

    不过对于吴若蓝而言,管理这么大的一座实验室,却是一个极大的挑战,心里完全没有底,但经不过林昊的谆谆善诱,最终还是接下了这个工作。

    将事情交给了两女之后,林昊便不管了,因为做事雷厉风行的严素已经将挑选出来的六百只种龟连夜送到了实验室,他得开始做自己的事情了。

    他要做的杂交龟试验,说穿了就是给它们做人工授精。

    利用器械采集到公龟的精液,再用器械将精液输入到母龟的生殖腺内,以代替自然配种而繁殖出下一代的技术。然而这个事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很困难,因为它是一个繁琐又复杂的过程,相当于一台极为精细的手术。

    手术之前,林昊必须先得挑选出成熟强壮,生猛健康,没有疾病与先天缺陷的公龟,然后再挑选出适合受孕的母龟,这种母龟必须是成年的,而且最好是处于情期的,这样才能提高人工授精的成功率。

    选好种龟之后,那就得先做公龟的准备,它的准备分为两个部分一是体表的清洁消毒,二是诱情,也就是所谓的性准备。这两个方面与精液的质量和数量是密切相关的,所以丝毫也马虎不得。

    之后就通过器械,进入公龟的生殖腺提取精液,然后进行评测,评测其质量,数量,色泽,气味,值,美兰退色试验,活力估测,活力计数,畸形率……等等。

    评测合格之后,再做精细的处理,最后通过器械将处理好的精液输入到母龟的生殖腺内。

    这些环节,每一步都必须仔细谨慎,稍有不慎便可能导致人工授精失败。

    严素从事龟类养殖的时间虽然不算长,从开始到现在也就两年多的时间,但她很清楚,自然配种的杂交龟是十分困难的,不同的龟类之间有着先天的排斥性!

    这种排斥性和人类相似,甚至比人类更严重。

    人按种族肤色划分为四种人黄种人,白种人,黑种人,棕种人。他们之间要相互结合,首先要跨越种族、肤色这一道坎,然后是语言、文化、习俗等等的差距。尽管现实中也有不少不同人种结合的例子,例如白人娶了黑人,黄种人嫁给了黑人,棕种人又跟白种人谈婚论嫁等等,但相对于同种人结合,这些混种结合还是不成比例的。

    杂交龟难以自然配种,严素只能寄望林昊这个人工授精,如果能成功,那就意味着她在龟类养殖一途打开了新的篇章,这个篇章给她所带来的,绝不仅仅是财富那么简单。因此在林昊做实验的时候,她竭尽所能的配合,任劳任怨的担任首席助手一职。

    两人在实验室里忙得昏天暗地的时候,外面的吴若蓝也忙成一团乱麻。

    实验室的安保工作是不成问题的,王振发的保安团队一到,再由杨慧指挥部署一番,便完美的接替了广星制药的保安人员。

    然而整座实验室要正常运转,光靠保安是不行的,每个岗位上都必须有人各司其职才行。

    广星制药的借调人员一撤走,除了杨慧那班接替安保工作的人马外,整座实验室就基本空了,吴若蓝必须得赶紧进行招聘,培训,让他们上岗。否则实验室就得乱套不可。

    值得庆幸的是,现在处于开发新区中心地带的石坑村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人,吴若蓝将招聘告示在村公告栏上一贴出,立即吸引了无数应聘者。

    吴若蓝请来老成持稳的严伯,眼光独到的杨慧,以及自己那个说话尖酸刻薄又喜欢挑刺的父亲吴仁耀把关,最后终于确定了一批职员,但都是无关痛痒的职位,例如清洁工,水电工,仓管,厨师,前台职员,办公司助理……等等!

    至于采购,出纳,财务等等重要的职位,她还是希望用知根知底的自己人,而且心里也有了人选,不过得跟林昊商量后才能确定。

    不能不夸一句的是,吴若蓝确实是个女中英才,下得了厨房,出得了厅堂,更能上大台面,有着绝对的领导能力!让她一直呆在诊所里面做小护士实在是屈才了,仅仅三天时间,整座实验室在她的管理下变得井井有条,一切开始正常运转。

    到了第四天,林昊已经完成了上百个龟种的人工授精试验,将最后一只经过人工授精的黑颈母龟放入观察池后,不管是他还是严素均不约而同的大松一口气。

    严素用防护服里的通话器对林昊道“太不容易了,终于都做完了。”

    林昊回应道“辛苦你了,严助理。”

    严素忙道“您更辛苦,我亲爱的黑面神同志。”

    林昊“……”

    严素俏皮的吐舌笑笑,然后问道“黑面神,大概什么时候会有结果?”

    林昊摇头道“没这么快的,人也好,动物也罢,孕育生命都需要时间。”

    严素道“那接下来咱们要做什么?”

    林昊道“等待!”

    严素道“呃?”

    林昊道“像平常一样伺养就可以了。先把它们放在这里观察几天,没有什么异常的话,那就可以把它们带回养殖中心去了。”

    严素点点头,垂眼去看那只投放到观察池中的黑颈母龟,见它已经开始游动着去吃饲料,便不再管它。扭头看看,发现林昊已经进了更衣室,她也跟了进去。

    防护服为了防菌防污染,做得像太空衣一样厚重,穿在身上又闷又热,所以里面最多只能穿贴身的内衣内裤。

    要换了别人在,严素脱衣服的时候自然要避讳,不过当着林昊,她就没有什么好摭掩了,直接就在他面前脱了下来。

    看见她旁若无人似的脱衣服,林昊忍不住道“哎,你注意点行不行。”

    严素道“有什么好注意的,这儿除了你又没有别人。”

    林昊道“以后会有的啊。”

    严素道“那以后再说呗!”

    林昊道“可是……”

    已经将防护服脱下来的严素身上只剩清凉性感的装扮,拉着他的手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以后我注意行不行,咱们去洗澡吧!”

    林昊愕然的道“一起去?”

    严素点头,“我帮你好好洗洗,这几天你一直穿着防护服,身上又汗又腻,脏死了呢!”

    林昊狂汗,“还是各洗各的吧。”

    严素不解的道“为什么?”

    林昊道“我可不是个经得起诱惑的人,和你一起洗澡,我会忍不住的。”

    严素失笑道“那就不要忍啊!”

    林昊道“你早上不是说嘴巴长了口腔溃疡,很痛吗?”

    严素撇嘴道“我别的地方又没长。”

    林昊“……”

    严素拉着他道“走嘛,我们一起洗澡去,我帮你搓背,你给我揉胸。”

    林昊狂汗三六九,伸手刮一下她的鼻子道“严素,你还敢再不要脸一点吗?”

    严素嬉笑着道“敢呀!”

    林昊被打败了,不再理她,打开储物柜从里面拿换洗衣服,结果却发现自己搁在里面的手机有十几个未接来电,而且通通都是莫妮卡打来的,心头疑惑,打这么多电话干嘛呢?这就忙打回去。

    等待接听的声音只响了一声,莫妮卡便接通了,劈头盖脸的问道“黑面神,你在哪呢?”

    林昊道“在实验室这边!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也没什么事!”莫妮卡不冷不热的道“就是你的会所被人砸了!”

    会所要被人砸了,还没什么事!林昊晕个半死,忙问道“杨慧呢?她不是在会所吗?”

    莫妮卡道“就是她让我通知你的,她已经下去应付了。”

    林昊问道“来了多少人?”

    莫妮卡道“四辆车,十来号人吧!”

    林昊又问道“什么人?”

    莫妮卡道“我也不太清楚,可是杨慧很紧张。”

    林昊的眉头皱了起来,杨慧的身手不在他之下,能让她紧张的人,绝对不是什么善碴,于是忙道“你密切关注情况,我马上赶回来!”

    莫妮卡道“那我把无人机放出去。”

    林昊道“对,那样最好,如果杨慧有什么危险,你就给我放黑枪。”

    莫妮卡道“收到!”

    林昊挂了电话,便匆忙的赶往石坑村……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