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打了草惊了蛇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有人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林昊从不觉得自己是君子,而且一般的仇,他也懒得等那么久,因为能报的他当场就报了,当场报不了的也不会等十年那么久。

    喜宴一结束,他就前往原来的蓝田村,准备去找梁颂。

    小混混来搅局的事情,看起来只是一个单纯的打击报复事件,但林昊隐隐感觉这件事似乎并不是那么简单,所以要去找梁颂问个究竟。

    如果真的只是那么简直,那他就单纯的反打击报复一下。时至今日的林大官人,怎么可能随便就让一只阿猫阿狗给欺负了呢!

    不过在经过会所路口的时候,想到呆在会所办公室的莫妮卡,他便先走向了会所。

    乔迁之吉,他不止一次的邀请莫妮卡参加,可从宴席开始到结束,她始终都没有出现。

    到了办公室后,上下找了好几遍,这才发现莫妮正在阁楼的阳台上,病恹恹的躺在懒人椅上晒太阳。这幅模样,无疑是伤还没有好彻底的缘故。

    其实她大可以不必再受苦的,只要跟别的女人一样,继续再跟林昊深入交流多几次,这会儿早就好了。反正一次也是啪,两次也是啪,有什么区别呢!

    像是杨慧,几次身受重伤,可每一次都被林昊治好了,而且一次比一次的功力精进呢!

    见莫妮卡半眯着眼睛,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精神恍惚的躺在那儿,林昊便唤道“莫妮卡,莫妮卡,莫妮卡。”

    好一阵,莫妮卡才终于完全张开眼睛看向他,神色淡漠的应道“我还没死,不用叫魂。”

    林昊问道“中午怎么不见你来吃饭呢?”

    莫妮卡伸手指了指自己,“你觉得我现在这个样子可以见人吗?”

    林昊仔细看看,发现她的脸色确实很苍白,只好问道“那你有吃饭吗?”

    莫妮卡道“吃了。”

    林昊又问道“吃的什么?”

    莫妮卡的脸色更黑了,没好气的道“黑面神,有事情你就直接说事情,不必这么假惺惺的嘘寒问暖。”

    林昊啼笑皆非,自己什么时候假惺惺了,自己是真的关心她,否则也不会过来。不过看在她还是个伤号,而且还是个跟自己有一腿的伤号,他并没有发作,想了想道“庄先生和雷雪艳那边有什么动静吗?”

    莫妮卡道“没有!”

    林昊疑问道“呃?”

    莫妮卡道“因为他们已经撤出了那座别墅。”

    林昊忙问道“那追踪到他们新的落脚地了吗?”

    莫妮卡道“没有!”

    林昊道“你在车上放的那些追踪器……”

    莫妮卡道“他们并没有驾驶那些车辆。”

    林昊道“那你确定他们真的撤走了?”

    莫妮卡道“我派无人机去侦察过,别墅还在,车子也在,甚至连那些保镖都在,可是庄先生和雷雪艳以及那一班死士忍者,通通都不在了。”

    林昊眉头皱了起来,“看来,这回真的是打草惊蛇了。”

    莫妮卡道“打草惊蛇不可怕,怕的是蛇通通都聚到了一个窝里。”

    林昊知道她指的是雷雪慧和吉泽千惠勾结在一起,沉吟一下后道“你把咱们最近的行动打成报告,向老板那边汇报一下吧。”

    莫妮卡道“我已经汇报过了。”

    林昊道“哦!”

    莫妮卡道“另外我还以你的名义向她申请了增援,让她那边替我们搜索吉泽千惠的踪迹。”

    林昊并没有怪责她自作主张,因为这正是他想做的,

    话不投机半句多,私事莫妮卡不愿意谈,公事已经谈完了,林昊便嘱她好好休息,然后离开办公室继续往蓝田村走去。

    蓝田村已经不是原来的蓝田村,被纳入石坑村成为羊城地域后,蓝田村身价飙升百倍,几乎全村人民都变成了暴发户!

    村民们有了钱之后,以前那些破旧不堪的老房子几乎通通都被拆了,家家户户都建了新房,买了新车。

    梁华忠新建的房子在就断魂岭的山脚下,独独一栋的三层半崭新小洋楼。

    林昊到了之后,发现梁华忠正要出门,梁华忠忙于市场摊挡的生意,并没有去参加喜宴,不过他感恩林昊对梁颂的救治之情,托人稍了个一千八百八十八的红包给林昊,正因为他没到场,所以也不知道梁颂叫人去搅局的事情。

    这会儿,他是抽空回来看一下卧床在家的梁颂,毕竟仅仅这么一个儿子,只有保姆照顾着不是那么放心,看梁颂还在睡觉,没什么事,他就准备返回市场去忙活,下午的忙时马上就要到了。

    看到林昊到来,而且还背着医疗箱,知道他是来给梁颂复诊的,赶忙热情的迎上来,又是斟茶又是切水果!

    人家大喜的日子,还不忘给自己的儿子复诊,着实太难得了。

    林昊则冲他连连摆手道“忠叔,你别忙了,梁颂呢?”

    梁华忠道“还在楼上睡着呢,我这就去叫他……”

    话还没说完,他的手机已经响了,有人要买海鲜,种类和数量还不小,他必须得赶紧回市场。

    林昊便道“忠叔,你要忙就去忙吧。”

    梁华忠道“可是这儿……”

    林昊道“没关系,你去吧,我能搞掂。”

    梁华忠还想说什么,可是电话又来了,他也只好回市场去,反正家里除了梁颂,还有保姆在。

    林昊上了楼后,在一个房间里看找到了梁颂。

    此时的梁颂并不知道自己即将大祸临头,正躺在病床上呼呼的睡大觉。旁边坐着一个二十的女人,姿色只能算一般,跟他家那些美貌又年轻的女佣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保姆显然是认识林昊的,见他来了立即就想把梁颂叫醒。

    林昊冲她摆摆手,并把她叫到门边掏出三百块钱道“麻烦你帮我去买一条芙蓉王,要去村口的那间华联超市,那里的烟酒比较信得过。”

    保姨不疑有它,这就拿着钱去了。

    待她走了之后,林昊便走到床前,拍了拍梁颂的脸道“喂,梁颂,醒醒!”

    梁颂伸手在脸上挥了挥,含糊不清的应道“别吵我,我还要再睡一会。”

    林昊左右看看,发现侧边的桌上有一个冷水,里面装满了冷开水,这就拿起来对着梁颂兜头盖脸的浇了下去。

    梁颂被浇醒了,见是林昊,立即就怒道“姓林的,你干什么?”

    林昊没有理会,继续浇水,一直到把水全部浇完,这才将水放下,然后缓缓的道“醒了吗?醒了就好,我们来聊聊吧。”

    梁颂虽然手脚受了伤,可是脑子却没事,一瞬间就想起了自己昨晚找人今天去搅喜宴的事情,现在林昊来了,自然就是那些人失败了,而且将自己给卖了,尽管十分心虚,但还是嘴硬的道“我跟你有什好聊的。”

    林昊点点头道“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看见林昊似笑非笑,隐隐透着阴险与凶残的表情,梁颂心惊莫名,八妖在诊所戒毒的时候,他曾经亲眼看过林昊拿着脚趾头粗大的藤条狠揍他们,那股咬牙切齿的狠劲,绝对是要往死是打的节奏。

    一时间,他就惊恐起来,急声叫道“你想干什么?阿兰,阿兰,快来,快来,死到哪儿去了?”

    阿兰,显然就是他家的保姆。

    林昊摇头平淡的道“不用叫了,我让她去华联超市给我买烟了,没有半个小时回不来的。半个小时,已经可以发生很多事情了。例如……爆菊!”

    梁颂眦目欲裂,惊恐的大叫道“救命,救命啊!”

    林昊笑得极为灿烂的道“你家新房建得这么偏,你觉得别人听得见吗?”

    梁颂依然大喊大叫不止,可是叫了好一阵才发现真的没用,根本就没人搭理他,愤怒的冲林昊道“姓林的,你到底想干什么?”

    “应该是我问你想干什么?”林昊摇头叹气道“有些人啊,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看来,我很有必要让你知道我的厉害了。”

    梁颂看着他渐渐逼近,声音尖厉的叫道“你要干嘛?你要干嘛?你敢动我一根头发试试?我绝不会放过你的。”

    林昊点头道“,没问题,我绝不动你的头发。”

    如果不是必要,林大官人绝对是诚实守信的,所以他说不碰梁颂的头发,真的就没去碰他的头发。不过他虽然没有碰梁颂的头发,却碰了他头发以外的地方,也没有很粗暴,只是在他身上轻轻点了那么几下,很轻和,很温柔,一点也不像施展酷刑似的。

    然而,就是这样被他点了几下,梁颂就感觉自己的体又麻又痒,仿佛被电击了一般,身上的骨头都酥了似的。

    尽管整个人变成了刚退壳的软脚蟹一样,但梁颂还是嘴硬的道“就这么点本事么?我还以为你多厉害,原来不过如此罢了。”

    “梁颂!”林昊抬起手腕,看着上面的表道“如果你能撑得住五分钟,我可以放过你,给你换了药之后我就离开。以后不管你对我做什么,我都不为难你。”

    梁颂道“好,这话可是你说的,你要是反悔,你就是狗娘养的。”

    林昊漠然一笑,什么都不再说。

    梁颂刚开始还是信心满满,不过只是有点痒有点麻罢了,别说是五分钟,五十分钟都不是问题。

    只是很快,他就知道自己错了,麻痒过后接踵而来的,便割肉削骨,撕心裂肺一般的剧烈疼痛。

    这种疼痛仿佛身上爬满了无数带着剧毒的毒蝎,在同一时间,用它们带毒的尾刺一起刺进来似的。起初只是在皮肤表面,很快就渗进皮肤,钻进血肉,迅速的蔓延至他的四肢百骸,五脏六腑,让他全身上下,没有一寸肌肤不难受,没有一个细胞不痛苦。

    “啊啊啊”无法忍受的剧痛使得梁颂失控惨叫起来,同时泪水,鼻涕,口水齐下,凄惨无比的喊叫道“痛,好痛,好痛啊!”

    他的嚎叫,一声比一声凄厉,一声比一声的惨绝。

    林昊不为所动,没有表情的站在那里,平淡又麻木的看着他,只不过时不时对一下表罢了。

    做人要讲诚信,如果他真的能撑过五分钟,林昊便打算真的放过他。

    梁颂原本就重伤未愈,这会儿再被林昊一点穴,无疑是雪上加霜。

    身上这种钻肉刺骨、撕心裂肺的疼痛不是语言与笔墨能够形容的,更不是血肉凡胎的俗子可以承受的,仅仅是片刻不到,梁颂便在剧痛中昏死了过去。

    林昊是一个讨厌暴力的人,可是一旦暴力起来,根本就不是人那样的,梁颂一昏过去,早已经准备好的冷水便再次兜头盖脸的朝他淋了下去。

    冰冷的刺激,使得梁颂立即就醒了过来,只是才一清醒,剧痛又至,弄得他再次发狂般的嚎叫,哪里还扛得住,大声的喊叫道“我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了,放过我,放过我!”

    林昊看了看表道“很快就三分钟了呢,坚持一下,五分钟很快就到了。”

    有人说在等待中的人,那是度日如年的。可是他们不知道,在残忍的酷刑下,那却是度秒如年的。

    梁颂哪里还能再撑下去,连连摇头叫道“不,我撑不住了,求求你,放了我,我什么都说,我什么都说。”

    林昊不紧不慢的道“真的不再坚持一下,已经到三分钟了,还剩两分钟,不对,剩一分多钟了。”

    梁颂连连摇头道“不,不,一秒钟我都撑不下去了,求求你,放过我,放过我吧!”

    林昊叹了口气,伸手给他解开穴位。

    疼痛瞬间就消失了,梁颂仿佛被扔到岸上的鱼,经历了垂死挣扎后终玩无力的大张着嘴喘气。

    林昊拉过刚才阿兰坐的椅子,坐下来后慢条斯理的道“现在咱们可以聊了吗?”

    梁颂道“可以,可以!”

    林昊问道“是你叫人去我家的宴席上捣乱?”

    梁颂道“是我!”

    林昊道“就因为那天我跟你的一点冲突。”

    梁颂立即道“对!”

    林昊摇头,目光紧紧的盯着他道“可是我感觉不对!”

    梁颂目光闪烁了一下,“怎么不对,我就是这样一个睚眦必报的小人啊。”

    林昊道“我没有怀疑你的人品,我只是怀疑你的胆子。我回来石坑村的时间虽然不是特别久,但也不算短了。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跟我叫板,你罢了。”

    梁颂道“你别瞧不起人,我……”

    林昊缓缓的扬起了自己的手,修长的五指轻轻挽一下道“看来,刚才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必须得再体验一下才行。”

    梁颂被吓得冷汗一下飙了出来,瞳孔都唯之收缩了,忙大叫道“我说,我说,我全说。”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