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痒死个人了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半个小时的时间,说长并不长,说短也不短!

    对于奇痒难止的吉泽千惠而言,这半个小时的时间却是长得不能再长,她一直对着时间,几乎是一秒一秒的数着时间熬过这半个小时的。

    她原以为,过了这半个小时后,臀上的痒意就会像那个女专家所说的一样,药到病除。毕竟这个女专家一派稳重,看起来很是靠谱。

    然而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半个小时过去了,臀上的症状不但没有减轻,反倒变得更加剧烈,奇痒难耐的感觉排山倒海似的涌来,相比之前更加的汹涌,更加澎湃!

    “我的妈啊,要命了!”吉泽千惠无法忍耐的叫喊了起来,手也无法自控的伸到臀上狂抓乱挠起来。

    听到叫喊声,井上理绘赶紧的冲了进来,“吉泽部长,你怎么了?”

    吉泽千惠痛苦的叫道“痒,好痒,痒死我了!”

    井上理绘也被吓得不行,赶紧的冲外面叫道“医生,医生,快点进来!”

    吉泽千惠对井上理绘喝道“你快帮我挠挠,快,快,快点!”

    井上理绘忙不迭的凑到床边,将手伸进被窝,在她的臀部上挠起来,可是并不敢用力!

    吉泽千惠叫道“大力点,大力点,你没吃饭啊!”

    井上理绘只好开始用力,结果没一会儿就感觉手上湿湿的,知道恐怕是又被自己挠出血了,心里面也更是紧张,这样挠下去,吉泽部长的臀会整个挠烂吧!

    这个时候,李冬梅终于进来了,疑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

    吉泽千惠怒声道“你瞎啊,看不到吗?我痒,我好痒!”

    井上理绘见医生进来了,忙把手从被窝里拿出来,结果发现已经是一手在鲜血,仿佛刚用这只手杀人破肚似的。

    李冬梅疑惑难解的道“不应该啊,完全没有道理的,我的药就是专门针对过敏的。”

    吉泽千惠怒吼道“那你说我为什么还会痒,而且比刚才没用药之前更加痒!”

    李冬梅也被弄得糊涂了,这样的情况,她当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喃喃的道“这,这……”

    井上理绘见李冬梅还呆呆愣愣的站在那里,忙伸手推她一把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想办法给吉泽部长治疗啊!”

    李冬梅直到这会儿似乎才终于回过神来,赶紧的掀开了吉泽千惠身上盖的被子。

    只是一掀开被子,不管是她,还是旁边的井上理绘,通通都被眼前的情景吓呆了。

    吉泽千惠的臀部已经被挠的血肉模糊了,仅仅只是血肉模糊那也就罢了,有很多的地竟然已经化脓了,黄黄白白的液体粘着血,从她的臀上不停渗出来,惨不忍睹,无比恐怖!

    井上理绘见她们俩一副见了鬼的表情,不由的扭头看一眼自己的臀后,发现上面竟然满是脓血,也被吓得尖叫起来。

    然而吓归吓,叫归叫,痒意还是止不住,她忍不住冲井上理绘喝道“挠,给我挠,赶紧给我挠!”

    井上理绘连连摇头道“不,不能再挠了,吉泽部长,再挠下去的话,你的屁股就彻底烂了。”

    吉泽千惠哪里听得下去,见她不愿给自己挠,她就自己伸手到背后挠起来。

    李冬梅见状忙道“吉泽小姐,你不要去挠,指甲上带有细菌,越挠就会越严重的!”

    吉泽千惠怒得不行的道“那你倒是赶紧想办法给我止痒啊!”

    李冬梅虽然从未遇到这样的症状,但也知道很可能自己用的药起了反作用,赶紧的再次打开药箱,用消毒液为给清洗掉原本涂抹在上面的抗过敏药膏。

    果然,药膏洗掉之后,吉泽千惠虽然还是痒得不行,但只是回到了最初的时候,不再像刚才那般难以忍受了。

    李冬梅沉吟一下后道“吉泽小姐,你这个恐怕不是普通的过敏,我建议你最好马上去省人民医接受住院治疗,再这样下去,我怕会引起严重的败血症,最后危及生命。”

    井上理绘也害怕吉泽千惠有什么三长两短,所以就跟着劝道“是啊,吉泽部长,我们送你去医院吧。”

    吉泽千惠一点也不想住院,可是到了这样的地步,明显已经由不得她选择了,犹豫半响后,终于点了点头。

    不过在要出门的时候,吉泽千惠的目光瞥到被自己扔在桌上的那个小药,心思一动,立即对井上理绘道“理绘,你马上把这颗药丸交给黑川,让他弄一点点去化验,看看里面的成分到底是什么,有没有毒性?”

    井上理绘道“好,我先送你去医院,然后让他去化验。”

    吉泽千惠道“不,你现在就他去!”

    井上理绘只好赶紧出去,将药丸交给黑川英介。

    在庄先生的周旋下,吉泽千惠很快住进了省人民医,而且还是最豪华的特护病房。

    省人民医皮肤科的全体专家,也在上班的第一时间对她进行了会诊,并用上了最好的进口抗过敏药。

    结果还是像之前一样,不用药还好,一用药,吉泽千惠的症状就更加严重,仿佛身上钻进了成千上万只蚂蚁,不停地撕咬着她的皮肉似的,这无法抑制的强烈痒意,直把她折磨得死去活来!

    对如此特殊的病症,一班专家也变得束手无策,他们跟皮肤类的疾病打交道少的有一二十年,长的已经三四十年,可是真的没有见过这种越治越严重的过敏症!

    吉泽千惠的病症在入院后,不轻反重,不但专家忧心,井上理绘等人忧心,就连庄先生也变得惶惶不可终日,他的性命现在完全控制在吉泽千惠手上,吉泽千惠要是有什么冬瓜豆腐,他也绝对别想好活。

    那一次被林昊整废了传家宝受伤住院的时候,吉泽千惠假扮成护士,给他打了一针,那一针吉泽千惠当时声称只是镇静催眠剂,事实上完全不是。

    吉泽千惠是一个卑鄙阴险又多疑的女人,绝不会轻易的相信一个人,更不会随便在一个人身上投资,除非这个人已经完完全全的受她掌控。

    尽管吉泽千惠能量通天,可是要给庄先生接回那根已经报废的传家宝也是一笔不小的投资,不见兔子的她怎么可能撒鹰,所以她给庄先生打的就是“听话水”!

    这件事情,庄先生在回国之前才知道的,可知道了又怎样,他已经完完全全的沦为吉泽千惠的傀儡了。

    一旦打了那种“听话水”,那就得每个月都打一次,要是不打,那就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吉泽千惠让庄先生看过一个视频,那是一个已经对“听话水”上瘾的人,因为没有及时的继上药,鬼哭狼嚎的满地乱滚,叫声凄绝无比,仿佛来自地狱最痛苦的灵魂,别说是亲自去体会那种感受,仅仅只是看着他就感觉毛骨发寒。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对吉泽千惠不敢有丝毫的忤逆之心,甚至不敢让她出任何的意外,因为再过不久,那就是一个月之期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