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陷害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罗富宽没理她,而是拿过她的手机,再次打开视频,查看上面的日期,发现那是跟李冬梅最近一次在西天会所鬼混时的画面。

    那天……自己做了什么?

    罗富宽仔细思索,然后终于想了起来,那天晚上他在西天会所有一个饭局,酒足饭饱之后,他喝得有点多,晕晕乎乎的便没有回家,直接在西天会所住下了,可是饱暖思那啥的他怎么睡都睡不着,于是就把李冬梅叫去暖床。

    在李冬梅即将到达之际,他将自己手提包里的袖珍拿了出来,找好位置,调整好角度,开始录制。

    李冬梅来了之后,两人缠缠绵绵的来了三个回合,整到凌晨四点多才罢休,人到中年的罗富宽体力不支,整完就直接变猪了,完全没有精神体力去收拾那个。

    第二天睡到上午将近十点,罗富宽被电话吵醒了,省人民医的院长质问他为什么还没到卫生厅的会场,罗富宽这才想起自己有一个极为重要的会议。时间紧迫,什么也顾不上,赶紧去参加会议了。

    自那天之后,他似乎就再没有看到自己的袖珍。

    看来,自己的就是落在了西天会所的包间里,然后被人捡到了,看到里面的内容,所以拿来威胁自己。

    事情,无疑就是这样子的。不过捡到的不是别人,赫然就是一直在暗中偷窥着他一举一动的庄先生。

    搞清楚了事情状况后,罗富宽再次掏出手机,可是还没拨号便看见李冬梅仍在那里哭哭啼啼的,以往在床上看着还挺舒服一张脸,这个时候却显得特别不顺眼,心里一阵烦躁,顿时就喝骂道“哭哭哭,哭个球啊!”

    李冬梅愤恨又幽怨看他一眼,依然泪流不止,但已经不再发出声音。

    有些女人,是必须要哄的。但绝不能一直哄着,否则就会恃宠而骄,罗富宽认为李冬梅就是这样的女人,所以不再管她,而是再次拨号打给庄先生。

    电话一接通,庄先生便首先问道“罗院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罗富宽道“先生,我前几天不是去了你们西天会所了吗?”

    庄先生道“没错,那天你喝得有点多,还是我让人把你送上去的。”

    罗富宽道“后来第二天我走的比较急,把我的漏在了房间里面,是不是被你们西天会所的员工给拿走了?”

    庄先生道“应该没有吧!”

    罗富宽道“不要说应该,到底有,还是没有?”

    庄先生道“这个我真的没办法确定,我对下面的员工虽然要求极为严格,可是人心难测,难保会有些异想天开的人……不对,是没有,绝对没有!”

    罗富宽道“你确定吗?”

    庄先生道“是的,我可以确定,因为那天你们前脚刚走没多久,还没来得及收拾打扫呢,便又有人住了进去。”

    罗富宽道“这个人是谁?”

    庄先生答非所问的道“罗院长,你记得我那个倭国朋友吉泽千惠吗?”

    罗富宽被弄得很不耐烦,我正问东呢,你却给我答西!但为了解决这件事情,他也只能忍着道“当然记得,她不是生病了吗?我不但安排了专家给她看病,后面还亲自安排她在我们医院住院的。”

    庄先生道“那天我在找你派医生来之前,其实已经有人来给吉泽千惠看过病的。当时吉泽千惠就住在你们隔壁,那人给吉泽千惠治疗之后,便直接进了你们的房间。那个时候你们房间还没有收拾呢!”

    罗富宽指责道“既然没有收拾,你为什么让他住进去?”

    庄先生道“我们会所的经理是要给他换个房间的,毕竟你们那个房间还没收拾嘛,可他非要在那儿休息。说是就在隔壁,比较方便给吉泽千惠诊治,能随叫随到。会所的经理没办法,只能任由得他。”

    罗富宽道“后来呢?”

    庄先生道“后来因为治疗不见效果,而且他又跟吉泽千惠发生了矛盾,他就走了。”

    罗富宽道“也就是说,他拿走了我的那个?”

    庄先生道“我不敢确定,只能说有这种可能。毕竟我也没见过那个!”

    罗富宽闻言赶紧问道“那人叫什么名字?是做什么的?现在人在哪里吗?”

    庄先生道“他叫林昊,是石坑村的一个村医。”

    罗富宽感觉这个名字有点耳熟“林昊?”

    李冬梅听到林昊的名字,顿时浑身一震,因为她记得这个名字,也记得这个人,就是这个家伙害得她颜面尽失,所以忙插嘴道“这个事跟林昊有关?”

    罗富宽忙捂着听筒,对李冬梅道“庄先生那边怀疑是林昊将拿走了。”

    李冬梅咬着牙道“你问问那个林昊是不是明珠区人民医的医生!”

    罗富宽这就问电话那头的庄先生,“他是不是也是明珠区人民医院的医生?”

    庄先生道“对,他还有这个身份,年轻虽轻,可是医术还不错的样子,很多人找他看病的。”

    罗富宽一点也不关心林昊的医术好坏,要说医术好,省人民医大把医术高超的医生!他关心的是不是这厮拿走了他的。见庄先生说是,这就冲李冬梅点了点头。

    李冬梅这就一把抢过电话,冲庄先生问道“视频就是林昊发的?”

    “这个我不确定啊!”庄先生装聋作哑的应一句,然后又模棱两可的道“不过罗院长说有落在房间,我想多半是林昊拿走了。”

    李冬梅闻言愤怒的瞪着罗富宽,你这个老糊涂老东西老不死,你说你偷拍也就偷拍了,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东西会忘记拿走呢,你这不是作死吗?而且自己作死就算了,竟然还带上我。

    罗富宽知道这祸是自己闯的,所以被李冬梅瞪着也不敢发作。

    电话那头的庄先生停了下又道“这样,我一会儿给你们发一段走廊上的监控视频,你们确认一下我说的林昊,是不是你们认得的那个林昊,千万别搞错人了。”

    电话挂断后,过了五分钟左右,罗富宽的微信上收到一段视频。

    罗富宽赶紧的打开,只见那是一段西天会所走廊上的监控视频,有一个年轻男人正走入其中一个房间,而那个房间无疑就是罗富宽与李冬梅鬼混的那个房间,时间也正好是他们鬼混后的第二天。不过只能看到这个年轻男人的背影,看不清面容。

    视频继续播话,接着画面跳了下,房门再次打开,一个年轻男人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两人赶紧张大眼睛,仔细的查看视频,想要确认这人是不是林昊,然而视频里的年轻男人戴着帽子,又立着领,完全看不清他的面容。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