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我要和你女儿上山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亲你?”吴若蓝一记爆粟就敲到他的头上,“你个小屁孩儿,连姐的便宜也敢占。”

    林昊揉着被敲得生疼的脑袋,却仍嘴硬的道“怕什么,咱们又不是亲姐弟!”

    吴若蓝愣了一下,随即道“可我已经把你当亲的了!”

    “不是吧?”林昊哭笑不得,“咱们才相处一天一夜,这亲情也发展得太快一点吧?”

    吴若蓝抬眼看看外面,见老头子一时半会回不来,这就猛地伸一把揪住了他的耳朵,凶相尽露的道“说不说,说不说?”

    显然,这女人见软的不行,来硬的了!

    林昊的耳朵被揪得生疼,很没骨气的求饶道“好嘛好嘛,我说,我说,就是从那儿诊断出来的!”

    吴若蓝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发现那是悬持在半墙上的电视,电视上正放着天气预报,仔细回忆一下,顿时恍然大悟。

    在天气预报之前,曾播放过新闻,而新闻要结束的时候往往会说一下财经指数,股市行情什么的。

    想必就是那个时候,范统频频抬头往电视上看,被林昊给观察到了,因此猜测他是炒股,而且还炒得非常大,要不然怎么会在治疗下半身性福这么关键的事情上,还心思分神去关注股市行情呢!

    一时间,吴若蓝不由佩服起他的观察入微的洞悉能力。然而心里虽然佩服,嘴上却骂道“你说你是不是贱的,好好跟你说话不行,非要逼我动粗不可!”

    林昊捂着仍被揪着耳朵道“那姐姐可以放开我了吗?”

    “不行!”吴若蓝果断的说一句,然后声音低了一些问道“你再告诉我,他那个什么分钟的,还包括一分钟什么的,你又是怎么看出来的……”

    林昊汗道“这个你也想知道?”

    吴若蓝道“当然!老师没教过你不耻下问吗?”

    林昊只能道“好吧,如果你真想知道,我也会告诉你的,不过这得从一个男人的身体造构说起,尤其是某个特别的生理部位,它的特征,功能……”

    “闭嘴!”吴若蓝终于知道他要说什么,脸有些红的悻悻撒了,“当我没问。”

    午吃饭的时候,果然有吴若蓝昨晚说的红烧肉,白切鸡,而且还是两只。

    毫无疑问,林昊这一次立的功劳太大了,吴仁耀不想良心发现都不行。

    林昊吃相从来都是那么恐怖的,一只十分凶猛的撕扯着鸡腿,另一只则从兜里掏出一叠处方笺扔到吴仁耀面前,显然这些就是他早上一直在写的东西,“这上面都是我要用的,你给置齐全了。”

    吴仁耀拿起来看看,不由一阵头大,因为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各种各样的药物,有西药,有药。再往后翻翻,发现还有一些医疗器械,大到外伤处置床,检查床,药柜,强光灯,提心电图,提b超……等等,小到术器械,术剪,术镊,血管钳,组织钳,巾钳,环甘,牵开器,探针,刮匙……等等。

    吴仁耀看得一阵阵头晕眼花,指着一叠厚厚的处方笺道“这总共得多少钱啊?”

    林昊一边撕咬着鸡肉,一边抽空道“几万到几十万,看你用什么样的质量!不过我得告诉你,别的东西都可以凑合,术器械,必须得给我整齐了,质量也必须过硬!”

    吴仁耀道“这……”

    “我给你打工,别的不要求!”林昊不等他把话说完便扬起两根指,“只有两点,一,给我吃饱。二,给我称的工具!所以我不管你有多抠,这些东西你添置也得添置,不添置也得添置!”

    吴仁耀被气得吹胡子瞪眼,“哎,哎,你什么语气,现在你是老板,还是我是老板?”

    林昊淡淡的道“我是老板的话,早就添置齐全了,还用得在这儿跟你磨吱吗?”

    吴仁耀气得不行,一掌拍到那些处方笺上“你只要给我看感冒发烧就可以了,别的不用看那么多。”

    林昊有些无奈的道“既然这样的话,那我真的恐怕找个更凉快的地方了!”

    吴仁耀张嘴又要喷他,但嘴巴刚张开,一块红烧肉就塞进他的嘴里,吴若蓝道“爸,天大的事不关饭事,咱们先吃饭,吃完了再说别的!”

    林昊幸灾乐祸的正准备奚落几句,可一张嘴,一根鸡腿也把他给塞住了,吴若蓝喝道“吃你的饭,少咯嗦!”

    结果真没人说话了,不过没一会却听到有“唔唔”的声音,吴若蓝与林昊疑惑的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只见吴仁耀脸红赤气,捂着脖子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鸡和肉是吴仁耀买的,饭也是他做的。

    男人嘛,做事总是比较粗糙,所以不管是切肉还是斩鸡,都特别的大块。加上做饭的时候,吴仁耀的心思全都沉浸在减掉一半债务的喜悦,红烧肉便焖得不是那么软绵。

    吴若蓝偏偏挑的是一块特大块半肥瘦塞进他的嘴里,心思急躁的他没嚼两下就要往下咽,结果便卡在喉咙里,想吞吞不下去,想吐吐不出来。

    看见他被哽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吴若蓝被吓坏了,急声道“爸,爸,你怎么样了?”

    吴仁耀哪能回答得出来,只是捂着喉咙“唔唔”的,眼睛也有点翻白了。

    吴若蓝赶紧的拿了一个碗,放到他的头顶,然后用筷子在上面捣起来,这是农村的土方法,不过一般并不见效,吴仁耀仍被哽得死去活来。

    在两父女乱成一团的时候,一旁的林昊仍像没事人似的,什么也看不到听不到的继续啃鸡腿吃肉。

    吴若蓝见了便急骂道“林昊,你还顾着吃呢,快给看看我爸啊!”

    林昊继续啃着自己的鸡腿,看着吴仁耀,却指向桌上的处方笺,意思再明白不过了,你答应去添置这些东西,我给你看看!

    吴仁耀这会儿已经被哽得死去活来了,哪还能再讨价还价,忙不迭的点头。

    林昊这才放下鸡腿,却将整盘鸡都端了起来,然后不紧不慢的走到吴仁耀背后,猛地一掌就拍了下去。

    “卟!”吴仁耀被拍得嘴巴一张,哽在喉咙里的红烧肉更飞了出去,然后连连的咳嗽起来,横飞的口沫直射桌上的饭菜!

    这样的重污染,饭自然是没法儿吃了!

    早有先见之明的林昊则端着那盘被保护得好好的白切鸡,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继续慢悠悠的吃。

    其实,他原本可以用更温柔的方式,那就是从后面抱住吴仁耀,双从他的双腋下穿过,交握成拳后用力的回扣在他胃的位置,造成胃部痉挛,让他把肉吐出来。

    只是林昊并不愿意抱吴仁耀,同时也觉得这法子太咯嗦,所以干脆直接的一掌拍下去。

    在吴仁耀终于回过一口气,软瘫瘫的坐在那里的时候,林昊已经将盘子里的鸡肉解决得八八,只剩鸡头鸡脖子鸡屁股了,放下盘子后,他就悠悠的道“大叔,记住你刚才答应的哈!”

    说完他也不理吹胡子瞪眼的吴仁耀,施施然的出去饭后百步走了。

    ……

    吴仁耀很现实,很冷漠,也很抠门,但他无疑是讲信用的。

    下午的时候,他就将东西添置了回来,不过林昊一一验收的时候却大失所望,因为这厮不但将采购单缩水,而且严重的打折。

    林昊列出的药物,西药加起来,总共有一千多种,可是吴仁耀却只买回二百来种,而且每种都像样品似的,一盒起,两盒止,五克起,一两止!

    这也就罢了,医疗器械也严重掺水,检查床不是医用的检查床,而是按摩院那种带洞的按摩床。强光灯也不是术专用灯,而是工地里面施工用的那种简陋强光灯。器械消毒锅也不是医用的,而是用来煲饭的压力锅。更奇葩的是,紫外线消毒灯,竟然直接变成了漂白粉……

    然而尤其让林昊不能忍受的是,这些东西通通都是旧的,明显旧货市场上淘回来的。

    见过抠的,可真没见过这么抠的啊!

    其稍为比较像样的,便是那个药柜,虽然旧得不能再旧,但它无疑就是一个药柜,而且是可以摆放八百多种草药的药柜,只是当他拉开那些抽屉的时候,发现里面布满蜘蛛,蟑螂,形形色色的小虫子,尤其是最下面靠角的一个抽屉,里面竟然有一窝刚生下的老鼠崽。

    在吴仁耀欢天喜地的把一只只红粉的老鼠崽塞进白酒瓶的时候,林昊终于看到了唯一一样称心如意的东西术包!

    虽然在林昊的列出的十几个术包,吴仁耀仅仅只买回来两个,而且都还是最普通的简易外科术包,不过这对林昊来说,已经勉强可以开展术了!

    尽管一切都不尽人意,但诊所的配置无疑齐全了一些,林昊的工作,也会顺畅一些。

    趁着下午没有什么人上门,林昊与吴若蓝便收拾整理起来,吴仁耀则在一旁研究他新弄的老鼠药酒,翻来覆去的看,耗到四点多钟,这就离开了诊所,美其名曰回家给你们做饭!

    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林昊向吴仁耀提了一个要求,“大叔,我明天准备去诊所后面的那片大山看看!”

    吴仁耀疑惑的道“上山干嘛?”

    林昊“我……”

    没等他把话说完,吴仁耀已经噼里啪啦的训起他来,“你知道那山叫什么吗?那山叫断魂岭,附近的村民一般没事都不进山,你知道那山有多陡峭多危险吗?你就算不知道,你没看到在山上摔得半死不活的女人吗?还上山,真是吃饱了撑着……”

    林昊苦笑,自己只说了一句,这厮就口沫横飞的说了一大通,幸亏今晚早有准备,上桌就拿了个大碗将自己的饭和菜都分了出来,否则这饭又没法儿吃了!

    “爸,你先闭嘴!”吴若蓝也忍不住了,伸将吴仁耀的脸扭到一边,不让他对着饭菜说话后才问道“林昊,好端端的,你上山干嘛?”

    林昊这才道“饭桶天后要来取药,本来我已经把所需的药材通通都列在单子上了,谁知道某人竟然缩水打折,方子也生生少了好几味药,所以我想上山去把药采回来!”

    吴若蓝听了,目光柔带凶的看向父亲……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