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赶尽杀绝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车祸的结果十分惨烈,雷志远受了重伤,没来得及送到医院便已经死亡。

    庄先生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中天实业中召开领导层的会议,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他即惊又喜,喜忧参半的勉强撑到这场会议结束,这就急忙联系吉泽千惠,约她见面。

    吉泽千惠没有在公司,也没有在工地,而是偷得浮生半日闲的跑到郊区的仙湖国际高尔夫农场打球去了。

    庄先生赶到的时候,她正在草地球场上挥杆打球。

    此时的她戴着太阳帽,穿着粉红色的恤,下身是一条白色超短裙,裙摆下的双腿不着丝袜,更显白皙修长,脚下则是一双粉白色的球鞋。

    如此打扮的她,比平时少了几分她只有二十岁,那是绝对有人信的。

    庄先生看到她这副与平日完全不同的装扮时,先是愣了一下,可是当他的目光落到她雪白的美腿上时,身体却产生了强烈的反应,只能微微躬着腰,掩饰自己的态!

    吉泽千惠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到来,精神全都集中在球上,双脚微微张开与肩同宽,双手稳健有力的持杆,对准球后便挥杆而击,动作不是一般的干脆漂亮。

    “砰”的一声脆响,球飞得十分之远。

    直到这个时候,吉泽千惠才终于看到庄先生的样子,淡笑着道“先生,你来了!”

    庄先生见球侍还在旁边,不敢直入主题,只是忍着道“吉泽小姐,你好!”

    吉泽千惠挥挥手,示意休息一下,然后跟庄先生走到一边太阳伞下坐了下来,然后扭开一水缓缓的喝起来。

    看着她微微仰头吞咽的动作,庄先生突然有种强烈的冲动,那就是抓着她扎成马尾的长发,朝自己的腿间按下去。

    如此想法,将他自己都吓了一大跳,赶忙的甩甩头,甩去乱七八糟不该有的邪恶念头。

    吉泽千惠喝完了水后,这才问道“先生,找得我这么急,有什么事吗?”

    庄先生左右看看,发现球侍在远处捡球,周围并无旁人,这才张道“吉泽小姐,刚才我收到消息,雷志远在上班路上发生了车祸,送院的途中已然不治身亡。”

    吉泽千惠对此显然并不意外,语气平淡的道“哦,是这样啊,实在太不幸了。雷区长看起来并不像个短命的人啊!”

    庄先生啼笑皆非,这话说得,好像完全不关你的事似的。

    没等他再次张嘴,吉泽千惠已经继续道“先生,昨晚我已经说了,你只要做自己的事就好了,别的不用管的。”

    庄先生道“可是……这件事情会不会有手尾?”

    吉泽千惠摊手道“能有什么手尾,不过只是一起普通车祸而已!”

    庄先生暗里苦笑,这也说得太轻巧了吧,那可是一条人命,死的还是个高官啊!

    吉泽千惠又道“出事之后,司机没有逃逸,也没有酒驾毒驾,仅仅只是稍为违反了交通规则罢了!可谁想到就是那么巧,把雷志远撞了呢?而且肇事之后他还积极的将伤者送往医院,就算雷志远真的死了,他也是赔点钱,最了不起就坐两三年牢罢了。”

    庄先生道“司机牢靠吗?”

    吉泽千惠语气依然平淡的道“这个世上,没有谁是牢靠的,纵然是口口声声效忠于我的先生,也不见得牢靠……”

    庄先生忙道“吉泽小姐,我对你是绝不敢有二心的。”

    吉泽千惠没有理他,自顾自的继续道“只有钱,钱才是最牢靠的。你们有句老话叫做有钱能使鬼推摩,既然有钱能将鬼请来推磨,更何况是找人制造一起车祸呢?”

    庄先生道“我,我还是有点怕!”

    吉泽千惠道“先生,我发现自从你的传家宝被换过之后,胆子变得越来越小了,难道说它的原主人是个天生胆小懦弱的怂包?”

    这话,庄先生不知该怎么接了。

    吉泽千惠摆摆手道“你放宽心吧,我全都安排好了,三百万的安家费。他要是敢反口,我没有什么损失,反正出面的只是一个死士忍者,现在人已经回倭国去了。但那个司会不但会没有钱,甚至也会没有家人!”

    庄先生微微松一口气,“那夫人和雷志远的事情,就这样结束了?”

    “还没有!”吉泽千惠摇头,补充道“只能说属于你的那部分已经结束了。不过属于我的那部分,还没有解决。”

    庄先生道“吉泽小姐,你指的是?”

    “这一次的事情,差点又坏在了那个姓林的手里!”吉泽千惠的脸上浮起了怒容,咬牙切齿的道“这个杂碎,三番几次的坏我的事,弄得我损兵折将,颜面无存,我绝不能再饶过他了。”

    说起林昊,庄先生眼中也浮起怨毒之意,“不错,这个人不除,我们是不会有好日子过的。”

    吉泽千惠道“所以这一次,不论付出多大的代价,我都要拿下他。”

    庄先生道“吉泽小姐,你准备……”

    吉泽千惠摇头道“我准备怎样,你就不必管了,反正你也帮不上忙,你只要按照原来的计划,迅速整合中天实业,把它拿在手里就可以了!”

    庄先生讨了个无趣,只好讪讪的应道“是!”

    好钢要用在刀刃上,对于彭大海而言,林昊就是一块好钢!

    尽管这块好钢时不时都会出问题,但都只是些小问题,他对此并不在意,仍然无比的看重这块好钢!

    林昊既然回来上班了,那自然要把最棘手的病患交给他,除了一些疑难杂症,预约病号,他还让林昊参与到雷雪艳的诊治中。

    对于病人,林昊从来都是不挑的,不管病人是谁,跟他有仇有怨也好,有情有爱也罢,只要是病人,他都会接!

    只是雷雪艳这个病人,他拒绝了。

    为什么拒绝?因为她是仇人,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不,答案是否定的!

    林昊之所以拒绝,并不是因为跟她有仇,而是因为她的病已经没办法医治。

    内力击打过后的大脑,脑组织就像是被雷电击打过一样,迅速形成坏死,这种坏死是不可逆的,不管是做手术还是药物都不可能治愈!

    不过,真要说办法的话,也不是没有的,那就是只要林昊肯牺牲一下,跟雷雪艳啪啪啪一场,用帝经给她进行医治,或许还是机会修复的,不过也仅仅只是有机会罢了。

    然而林昊愿意这样做吗?答案也是否定的,他绝对不会!

    治病,他可以不挑。但是啪啪啪也不挑,那就太没品味了。

    不过他虽然没有参与雷雪艳的诊治,可他也没有闲着,从回医院上班第一天起,便几个科室不停的轮轴转!

    亲自带着他的彭大海把他当成了消防员似的,哪儿有火灾就让他往哪扑,林昊也表现得很乖,除了雷雪艳之外,几乎是指哪打哪!

    这天,中午下班的时候,送走了最后一个病人,感觉疲惫的林昊直接就去了医生值班室,准备睡一觉再去吃饭,吃完饭继续看下午的病号。

    只是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了一小会儿后,突然感觉到房门响起了动静,十分醒睡的他立即张开眼睛,结果发现走进来的是任君齐。

    任君齐见他睡眼惺忪的看着自己,这就问道“我把你吵醒了?”

    林昊道“没事!”

    任君齐关了门走进来,又问道“早上看那么多病号,累坏了吧?”

    林昊道“有一点儿!”

    任君齐扬了扬手中的食盒道“我在食堂打了饭菜,还打了你爱吃的红烧肉,咱们一起吃点儿?”

    林昊点头道“好!”

    任君齐这就把食盒放到桌上,然后和他一起吃。

    对付完一顿午饭后,任君齐收拾一下,然后站起身道“你继续睡吧,下午还有不少的病号等着你呢!”

    林昊摇头道“吃饱就睡很容易变成猪的。”

    任君齐道“那你坐一会儿再睡。”

    林昊又摇头道“坐着发呆又浪费时间。”

    任君齐道“那你想干嘛?”

    林昊一手拉过她的手,一手环着她的腰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咱们来深入交流一下吧,已经好几天没有跟你切磋了。”

    被他一碰,任君齐心头立即就狂跳起来,脸红红的轻横他一眼,“刚吃饱就做激烈运动很容易坏肠胃的。”

    林昊道“不做那么激烈不就行了。”

    任君齐“……”

    原本她是不想答应林昊的,白日宣那个啥,而且又是在医院里面,真的不太好呢!只是被他抱住轻吻几下,身体就无法自控的软了下来!

    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少男不钟情,任君齐虽然表面看起来是个十足的冰山美人,可是心头却是火热的,尤其是被林昊开恳之后,尝试到那种刻骨铭心、魂飞天外的快活滋味,她就再也难以离开林昊了!因此只是欲拒还迎的假意推攘几下,便半推半就的被他压在身下。

    然而正要宽衣解带之际,林昊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任君齐见他并不接,甚至看也不看,只顾着解自己衣服上的钮扣,忍不住推他道“先接电话呀!”

    林昊道“不接,天大的事,也没有这个事重要!”

    任君齐轻横他一眼,“迟一会儿又跑不了你的,先接电话呀!”

    林昊无奈,只能掏出手机,结果看一眼来电显示,眉头便皱了起来!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