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蛊虫作祟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火,真的起了,被烧的并不是林宅。

    然而也不是跟林昊无关,起火的是他之前住的那栋小楼,现在软禁着谢艳的地方。

    从窗户中看到火光冲天的小楼,林昊哪还顾得上再缠冷月寒练功,失声大叫道“我了个去,救火,快救火!”

    叫喊声未完,他的身影已经窜出了房间,飞跃向属于他的那栋小楼。

    到了近前后,发现熊将们正手忙脚乱的救火,他拽住熊三问道“里面还有人吗?”

    熊三道“我不知道!”

    林昊又问“谢艳呢?”

    熊三道“应该还在里面。”

    林昊听得心里一急,立即就想从门口冲进去救人,可是刚到门口,一股熊熊火焰就从里面狂喷而出。

    紧随而致的冷月寒赶紧的将他一把拽回来,这才避免他被灼伤。

    当林昊挣扎着要摆脱她再次冲进去的时候,她却说什么也不再放手了,任何的人命在她眼中都只是蝼蚁之命,死不足惜,可林昊的命却比她的命更加重要。

    林昊原本还要挣脱冷月寒的,可是扭头看看,发现一身狼狈谢艳已经被别的熊将救出来了,正在一旁呆着呢!

    人既然已经救出,林昊也没有那么担心了,房子烧没了就烧没了,只要有钱还可以重新盖嘛!所以就呆站在那儿,眼睁睁的看着小楼在熊熊大火中燃烧。

    很快,左佑首先带着一班保镖赶到,随后杨慧带着员工首先前来,接着是村民从四面八方涌来,消防水栓被打开了,水柱升起一道弧形浇灌进小楼,只是诡异的是大火仍然熊熊烈烈的燃烧着。

    冷月寒看着看着就蹙起透眉,“这火有点不寻常!”

    林昊也意识到了,一般的失火怎么可能这么凶猛,这就走到那班熊将跟前问道“谁来告诉我怎么回事?”

    熊将们纷纷看向刚才轮值的熊三和熊四,显然是只有他们才知道情况。

    熊四委屈的道“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熊三接口道“对啊,老爷吩咐我们,必须打醒十二分精神的看守夫人,我们就一直在外面实着,连磕睡都不敢打,可是突然就起火了!”

    林昊疑惑的问“火是从里面起的?”

    熊三道“是啊,就从里面起的。”

    这个事,看来只能问谢艳了,林昊这去找谢艳,可是在人群中找了一圈却没有发现她的身影,不由疑问“谢艳呢?”

    一班熊将回头看看,发现刚才还呆坐在一旁瑟瑟发抖的谢艳不见了,顿时着急起来,赶紧四处寻找。

    林昊稍一思索,脸色便变了,“不好,大家快去会所。何胜军有危险!”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林昊已经一马当先的往会所奔去。

    小楼的失火,很有可能是谢艳故意所为,而她之所以要纵火,目的是制造混乱好趁机脱身,如果她仅仅只是想逃走,那也就罢了,最怕的就是她图谋不轨。但如果真的是后者,那她的目标仅仅只有一个何胜军!

    林昊狂奔至会所后,第一时间就扑向何胜军的房间,发现房门紧闭,里面灯光亮着,甚至还能清晰的感应到两个人的气息,于是再顾不上许多,立即一脚踹开了门。

    房间里面,何胜军和谢艳都在,两人正紧紧拥抱着,而且还在接吻。

    这个样子就让人有点尴尬了,跟在林昊后面的一班熊将面面相觑,人家老两口正庆祝劫后余生的亲热呢,你跑来瞎捣什么乱啊?

    你自己捣乱就捣乱,你还带着我们,你安的什么心啊?

    不用猜都知道刚才所发生的剧情,谢艳被人救出火海之后,趁着混乱离开了现场,前来寻找丈夫慰藉受惊的心灵。何胜军大方的给予拥抱以示安慰。

    郎情妾意,恩爱绵绵。

    一班熊将这就要掩上门,拖林昊离开。可是林昊却像发神经似的大喝道“何叔叔,小心!”

    小心?小心什么鬼?怕人家搞出人命吗?何家业大家大,生再多的娃也不怕,你瞎操什么心啊?一班熊将如是想!

    不过林昊的大喝还是让何胜军有点醒神,自己的娇妻现在是个精神分裂症患者,所以立即就想推开她。

    只是这个时候明显已经晚了,还没推开谢艳,他的腹部已经传来了一股剧烈的刺痛。

    何胜军强忍着剧痛推开她,发现自己的腹部上已经多了一个血洞,而谢艳的手上握着一把带血的尖刀,脸上还浮着残酷的冷笑。

    我了个去,谋杀亲夫!一班熊将通通都被吓呆了!

    谢艳刺了这一刀后,发现何胜军还没死绝,又一次扬刀刺向何胜军。

    林昊突飞而致,一脚将谢艳踢倒,扶住摇摇欲坠的何胜军,“何叔叔,你怎么样?”

    何胜军捂着血流不止的腹部,痛苦之极的看向谢艳,“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为什么?还用问吗?她已经被第二人格所占据,谢艳变成了谢珂,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谢艳挣扎着从地上爬起,神色阴沉,眼中布满杀机,如梦呓般不停的重复道“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话音未落,她又一次扑了上来。

    林昊又一脚将她踢开,怒声冲那班站在门外的仿佛看戏般的熊将喝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把她给我抓住啊!”

    一班熊将这才如梦初醒,一窝蜂似的涌进来。

    谢艳则是不管不顾,又一次扑上来,虽然扑到一半就被熊将给摁倒在地,可仍然挣扎嘶叫不绝,神情痴妄,动作机械,可是力气又奇大无比,几个熊将七手八脚之下,竟然还险此被她挣脱。

    咦?这个样子,女孩子像有哪里不太对啊!林昊很是疑惑,可也来不及多想,赶紧护着何胜军离开。

    没多久,接到消息的吴若蓝,曾帆一等急急赶回,急救手术也连夜展开。

    何胜军被刺的一刀极深,伤及到了肝脏,性命垂危。

    林昊来不及多做考虑,立即对他进行开腹手术。

    腹部层层打开后,首先进行清创,阻断第一肝门,然后用电刀切开损伤处创缘的肝包膜,用手指法断离已经失活的肝组织,直至正常的肝实质为止,接着修复受损伤的血管及胆管,确认已经彻底清除及完全止血后,这就用一带蒂大网膜条填入肝创品内,再将肝创缘于以褥式缝合……

    手术足足进行了三个多小时,结束的时候已经天亮了。

    当林昊从手术室内摘下口罩走出来的时候,何心欣立即抢上前去询问道“林昊,我爸怎么样了?”

    林昊呼了一口气道“万幸,终于抢救回来了!”

    听见他这样说,何心欣这才放下心来,可是却忍不住扑进林昊的怀里哭起来,这一整晚她实在太过担惊受怕了。

    林昊也很想抱抱她,给她揉揉胸,好好的安慰一番,可是吴若蓝还在手术室里,为了不露那么多的马脚,他只能忍住了,轻拍她的肩膀道“放心吧,何叔叔会没事的!”

    安置好了何胜军后,林昊前往会所,在经过自己那栋小楼的时候,发现火已经被扑灭了,但已经是为焦黑一片。

    左佑还带着人在处理善后,显然是怕死灰愎燃!

    林昊走上前的时候,左佑赶紧迎了上来,“二少爷,起火的原因已经查明了。”

    林昊道“是什么原因?”

    左佑道“属于人为的纵火,火是从二楼的一个卧室燃起的,周围发现了高度白酒的空瓶子,从二楼一直散落到三楼,尤其是三楼最多。”

    林昊突然想起来,搬进林家大宅之后,这栋小楼就成了库房,辛晓雅用一个房间专门收藏白酒,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等等足有好几百瓶之多,没成想最后竟然成了谢艳的纵火工具。

    “好,我知道了!”林昊点点头,交待道“再去确定一下里面的情况,不要有未扑灭的火种。”

    左佑道“好的,二少爷。”

    林昊离开火灾现场后,径直去了会所,杨慧见了他之后,将他带到关押着谢艳的地下室。

    谢艳坐在一张椅子上,手和脚分别被绑在扶手与椅脚上,垂着头陷入昏睡状态!

    此时的她,完全不复之前优雅端庄的贵妇模样,衣裙紊乱,满身污垢,像是刚从垃圾堆里被捡回来的疯女人。

    林昊看到这个女人,火气就忍不住冒起来,真想找个藤条狠抽她几顿,可是想到她也是个无辜受害者,终于还是忍了,只是伸手轻轻摁住她的人中穴!

    谢艳感觉到疼痛,终于悠悠的醒转过来,张开眼睛左右看看,一脸惊愕的道“这是在哪儿?你们绑着我做什么?”

    毫无疑问,现在的谢艳还是谢艳,第二人格已经退去了。

    杨慧冷声道“你还跟我们装?你自己做了什么心里没点逼数吗?”

    谢艳一脸茫然的道“我做了什么?”

    杨慧道“你……”

    林昊将杨慧扯了回来,低声道“杨慧,没用的,事情不是她干的。”

    怎么不是她,明明就是她!杨慧正想这样说的时候,突然想起她是具有双重人格的精神病患者,终于止住了。

    林昊问道“谢阿姨,你记得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吗?”

    “昨晚?”谢艳茫然的道“昨晚我早早洗了澡,看了会儿电视后感觉很困,然后就去睡觉了!”

    林昊道“之后呢?”

    谢艳道“之后就发现被你捆绑在这儿了!”

    林昊苦笑,看来跟谢艳的第一人格是说不通的,必须把她的第二人格召唤出来才行。

    只是谢艳自己虽然在人格切换上极为自如,几乎可说是无缝联接,可是别人怎么才能将她的第二人格召唤出来呢?

    了了建了一个群783229840,欢迎各位新老朋友加入。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