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 女大不中留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每个人都有隐私,每个人都有秘密,不要去盘根问底,给自己留一点和善,也给别人留一丝余地,因为有的时候剥开伤口真的很残忍!摘自了了一生胡言乱语录!

    林昊不知道苗娘为什么要戴着面纱,也不知道面纱下的她是一副怎样的面孔,更不知道她到底是用什么驻颜术保持着少女一般的窈窕身材!

    对于神秘未知的女人,男人都是充满好奇的,因此每次看见她都有种揭开庐山真面目的冲动,但最后还是忍了。

    苗娘是冷月寒的奶妈,是天英师太的随从,更是一个神秘蛊师,对于如此深浅难测还上了年纪的女人,林昊觉得自己还是保持着一份敬畏之心比较好!

    不过目前而言,别的都是浮云,最重要的还是赶紧搞掂谢艳体内的那条蛊虫才是正经。

    尽管苗娘已经答应了会将谢艳体内的那条蛊虫引出来,可是迟迟也不见有什么行动,林昊不由就急了起来,要知道时间拖得越久,蛊虫就越会根深蒂固,情况也会变得越糟糕。

    林昊实在忍不住,这就去找被安排住在会所的苗娘。

    此时上午阳光正好,苗娘半躺半坐在小院前的石阶上,双手往后撑着,突显着长裙下丰满的车头灯,玲珑体态柔美迷人!

    看着她青春窈窕的模样,有谁能相信她是带着冷月寒长大的奶妈呢?

    林昊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发现谢艳正在院子中,来来回回的踱着步,没有规律也没有方向,可是神情焦虑着急,十分不安的样子。再仔细看看她的脚下,发现有一个白色粉末划成的大圆圈,她就在圆圈内走来走去,始终不敢靠近那些粉末。

    这个样子,很有点像是被神奇药笔圈起来的蚂蚁,只是圆圈比较大,蚂蚁也换成了人,十分的诡异。

    这个白色的圆圈,想必是苗娘画的,谢艳也是苗娘推进去的,可她为什么这样做呢?

    这样做就能把她体内的蛊虫引出来吗?

    对于林昊的到来,苗娘表现得无动于衷,仍然半躺半坐在那儿一动不动的看着在圈中乱转的谢艳。

    只是林昊走近后还没开口,她已经道“哟,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棺材见了也要开盖的二少爷来了!”

    林昊不喜欢这个称呼,因为他从不感觉自己有多二,但还是礼貌的应道“苗娘,您好!”

    苗娘淡淡的道“我不太好。”

    林昊道“为什么呢?”

    苗娘道“住得不习惯,吃得也不习惯。”

    林昊听得直皱眉,会所的房间是五星级酒店的标准,会所的饭菜也是米其林三星主厨亲手做的,那么多名媛千金在这里住过都没说什么,你一个奶妈竟然挑三拣四?不过他还是忍着道“会所里有很多客房,苗娘想住怎样的房间,可以自己去挑选,会所也有擅长各种菜系的厨师,苗娘想吃什么尽管吩咐他们就是!”

    苗娘摆手道“算了算了,跟你沟通不了的!”

    林昊这才想起,这虽然是个看起来很嫩的女孩,实际却是个年纪很大的老女人,两人的年纪可能差了一辈不止,中间竖着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自然是难以沟通的。

    不过林昊也没想过要跟她混得多熟,所以就指着还在那儿乱转的谢艳道“苗娘,现在你是开始要把她体内的蛊虫引出来吗?”

    苗娘摇头道“只是做些准备工作,让她热热身罢了。”

    林昊汗道“这个也要热身?”

    苗娘道“你以为把蛊虫引出来这么容易吗?”

    林昊想到那条恐怖又狡猾的蛊虫,想到那次差点搞出人命的试验,反驳的话就说不出来了。

    苗娘并没有揪住不放,只是问道“何胜军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林昊愣了一下,然后点头道“目前还好。”

    苗娘显然不满意这样的答案,“还好是有多好?可以下地吗?”

    “只能说很勉强,他刚刚做完手术,伤口内还有引流管,也还没拆线,最好是不要下地。”林昊说完后有些纳闷的问,“你那么关心他做什么?”

    苗娘面纱上露出的眼睛泛起白色,“你觉得我会对一个糟老头有意思?”

    糟老头?林昊汗得不行,说得你自己就好像不老似的。

    苗娘伸手指了指还在下面乱转的谢艳道“我关心他自然是因为她。”

    林昊道“他要是能下地了,你要做什么?”

    苗娘道“自然是带他回奥省去?”

    林昊道“为什么呢?”

    苗娘又一指谢艳道“当然还是因为她。”

    林昊道“可是又为什么呢?”

    “为什么为什么?”苗娘终于被弄得烦了,“你哪来那么多为什么?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去做好了。”

    林昊有点被气着了,但还是忍着没有发作,“何叔叔现在的情况下地是比较勉强的,但要说带他回奥省,那是可以的!”

    苗娘施施然的道“那你安排吧!”

    林昊疑惑的道“现在?”

    苗娘翻起白眼道“要不然什么时候,等明年?”

    林昊汗了下,只能离开会所,去找何心欣商量。

    父亲身受重伤,后妈又得了神经病,何心欣原本是六神无主的,可是林昊一直在身边,她的精神有支柱,所以始终保持着冷静!

    听了林昊的要求后,她立即就把熊将召唤过来安排行程。

    来的时候,他们是乘直升飞机来的,但现在何胜军的情况明显是不适合直升机的颠簸摇晃,所以最后是调来了一辆大巴型的豪华房车,由一列车队护送着走陆路返回奥省。

    何胜军要被送回去,何心欣自然得跟着回,谢艳更不会被留下,通通都随车而回。

    为了避免谢艳这个不稳定的因素半路作怪,林昊想要给她用镇静剂的,但苗娘却说不用,用一根细细的红绳拴在谢艳的手腕上,红绳另一端则接在她自己的手上。

    十分的奇怪,原本焦躁不安的谢艳被系上红绳后竟然平静下来,在姆妈上车的时候,她也低眉顺眼的跟了上去。

    林昊将要上车的时候,发现冷月寒只是站在下面,完全没有一点要上车的意思,疑惑的问“你不跟我们去奥省?”

    冷月寒没有说话,只是微微摇了摇头。

    林昊皱眉,原本已经上了车又重新下来,走到她身旁低声问“小寒寒,你为什么不跟我去?”

    冷月寒道“有苗娘跟着你就可以了!”

    林昊道“可是我和她不熟,甚至有点代沟!”

    冷月寒道“你又不跟她谈恋爱,要那么熟做什么?”

    林昊“……”

    冷月寒道“苗娘的实力并不弱于我,有她在你身边,我很放心。”

    林昊仍然不情愿的道“你不要那么懒,跟我一起去嘛!”

    这是撒娇吗?

    冷月寒听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可是心却被他给弄得很软,但最终只是道“我不是懒,我有别的事情做。”

    林昊道“万一我对上了那个黑蛊师,有个三长两短呢?”

    冷月寒语气终于变得冷淡,“你的帝经已经练到了六层,这个天下能伤到你的人已经不多,真有什么冬瓜豆腐的话,那只能怨你命不好,同时也算我瞎了眼。”

    话说得这么绝,林昊放弃了吗?不存在的!

    他更是死皮赖脸的道“小寒寒,我虽然是别人的精神支柱,可你却是我最大的依靠,你不在我身边,我会很不习惯。”

    对上他满含深情的目光,冷月寒似乎终于被打败了,什么都不再说,径直就上了车。

    林昊大喜过望,赶紧的跟了上去。

    苗娘看见冷月寒上车,眼中顿时露出疑惑的愕然之色,不是说了不去的吗?

    看到后面眉飞色舞的林昊,苗娘终于明白过来,缓缓叹一口气道“果然女大不中留啊!我说我在奥省人生地不熟,让你陪我走一趟,你死活都不肯去,这小子几句甜言密语,你就巴巴的上车了。”

    冷月寒选择性耳聋了,没有搭理她,自顾自的坐到前面的位置坐下来。

    林昊也没理苗娘,走到冷月寒旁边,挨着她坐下来。有她陪着去奥省,他就像吃了个定心丸,什么黑蛊师白蛊师的,通通都不在话下!

    “小寒寒!”林昊心情好,嘴变得特别甜,态度也特别殷勤,从自己的包里掏出零食递给她道“来,给你!”

    冷月寒摇头不接,看起来不食人间烟火的她虽然并不是真的不吃烟火,但零食她却是从来不吃的。

    林昊将零食塞回去,又拿了一瓶水递给她。

    所谓好女怕缠男,冷月寒一直都冷得像块冰似的,摆明了生人勿近后果自负的态度,一般人根本就不敢靠近她,可邪乎的是林昊偏偏就不怕这种冷,火热火热的一直死缠着不放,将她这块坚冰一点一点的融化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