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退婚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谢艳被借蛊传音之后,人便平静了下来,暂时没有异况。

    一连两天过去,她的情况也趋向平稳,只是这样的平稳并不是好转,仅仅只是暴风雨来临前夕的暂时平静罢了。

    这天早上,林昊与何心欣好梦正酣!自从羊城一趟再回到何家之后,两人便没了什么顾忌,几乎是公然的睡在一起,仿佛已经是小两口似的。

    对于这件事,何家的长辈们虽然有所耳闻,可也无可奈何,现在的林昊是绝不能得罪的,抛去他的身份不说,何家正在经历的这场劫难也必须得靠他来化解,所以只能叮嘱下人三缄其口,绝不能对外透露半个字!

    这个时候,何心欣已经醒来了,不过她并没有起床,她怕自己的动静会吵醒熟睡中的林昊。

    恋奸情热的两人是如胶似漆的,干柴烈火之下几乎一点就燃,昨天晚上又忍不住恩爱了一回,然后就在柔情蜜意中相拥入眠了!

    看着熟睡中如婴儿般纯静的林昊,何心欣的心中是柔情万千的,恋爱的感觉美好得超出了她的想像呢!

    正感觉浪漫之际,发现林昊的眼睛张开了,然后二话不说就将她压在了身下,接着就要开始晨运。

    何心欣被弄得哭笑不得,“林昊,你上辈子是不是猪公投胎呀?”

    林昊停下来,看着她。

    何心欣道“不然这方面的需求怎么这么强烈呢?一张开眼睛就要呢!”

    林昊道“谁要怪你这么秀色可餐!”

    何心欣道“才不关我的事呢,是你自己的原因!”

    林昊反思一下道“我也不知道,自从我的帝经练到第五层过后,我就感觉自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对这方面特别的渴望!”

    何心欣道“会不会练出什么毛病了?”

    林昊摇头道“我也不清楚,得回去问问才知道。”

    何心欣道“可千万别出什么问题呢!”

    林昊道“应该不会的。好了,先不讨论了,咱们继练晨运吧!”

    何心欣苦笑道“别人都说只有累坏的牛,没有耕坏的地,可是遇上你这样的牛,地真的要被耕坏呢!”

    林昊这就直起身道“坏了吗?我检查一下看看!”

    “呀!”何心欣脸便热了起来,惊呼着忙抱紧他,不让他动弹,“不要看,不要看!”

    林昊道“必须得让医生检查一下的。”

    何心欣道“不要不要,我骗你的,没坏没坏!”

    林昊道“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检查一下吧。”

    两人正纠缠之际,外面敲了敲门,声称老太爷要见他们。

    何心欣这才想起一事,忙推开林昊道“今天这个日子很重要,咱们得赶紧起床。”

    林昊道“为什么?”

    何心欣道“反正你听我的就是了。”

    林昊道“可是晨运才只做了一半呢!”

    何心欣道“少做一次半次又不会死,可是今天这件事不去办,咱们以后会很麻烦。”

    林昊道“到底是什么事呢?”

    何心欣道“今天爷爷要去张家给我退婚!”

    听见这个事,林昊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便不再纠缠她,替谢艳去掉蛊虫重要,但退婚同样重要。

    两人双双起床,匆忙洗漱过去就去了何洪叶的大别墅。

    到了大别墅的时候,门前已经停了好几辆车,中间还有一辆加长的宾利。

    何洪叶见了两人后,只是让他们跟着上车,并没有多说什么。

    车行大半个小时,驶入了一个规模与何家庄园差不多的豪宅,看着这样的地方,林昊多少是有些自惭形秽的,因为只有这样的家世,才能与何心欣称得上门当户对的。

    到了大门前要下车的时候,一直没出声的何洪叶看着相依相偎在一起的林昊与何心欣,终于张嘴道“算了,你们俩就留在车上吧,你们这种糖黏豆的样子,更容易刺激张家,事情也更难收拾。我跟你三叔进去就可以了。”

    两人原本就不想见到张家的人,如此正好乐得轻松悠闲。

    何心欣乖巧的道“辛苦爷爷了!”

    何洪叶摸摸她的头,这就拄着拐杖下车,与何家强已经走了进去。。

    此时宿醉在某个二线女星家里的张俊也早已接到了父亲张定坤的电话,急急的赶回到家中。

    在回来的路上,张俊有些奇怪,何老太爷一向不出门,对何家的事情也大多都不再理会,一心只是种种花,养养龟,为什么突然这么正式前来拜访呢?

    尽管心中狐疑不解,在何洪叶与何家强进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门口迎驾“何爷爷,何叔叔。您们好!”

    何洪叶两父子对他微笑点头,“世侄,你好!”。

    此时一个精神烁烁的方脸老者跟另外一个中年秃顶男也迎了出来。

    方脸老者正是张俊的爷爷,澳省张家的家主张震霆,作为跟何洪叶一样身份地位的人,自有一股气势在身上,不怒自威。

    中年秃顶男则是张俊的父亲张定坤。

    张震霆微笑着何洪叶道“何老哥,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何洪叶道“来得仓促,还望老张别见怪。”

    张震霆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来来来,里面请!”

    几人进门之后,落座一通寒暄完了。何洪叶便直奔主题的道“老张,这次来呢,主要是有一件事想跟你们商量一下!”

    张震霆见何洪叶说得如此慎重,心头也微微一紧,这事恐怕小不了呢,但还是道“老哥旦说无妨,大家都不是外人嘛!”

    何洪叶开门见山的道“我想要取消心欣与张俊的婚约!”

    此言一出,张震霆愣住了,张定坤愣住了,张俊更是愣住了。一家三代仿佛被点了穴似的,全都呆在那里。

    足足过了有两三秒钟,张震霆才首先反应过来,皱紧眉头问道“老哥,你这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吗?”

    何洪叶叹息一声道“老张,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们作为长辈的,没有权力去决定孩子的未来,让他们自己选择自己的婚姻,自己过自己的生活吧。”

    “砰!”张震霆终于忍不住了,猛地一拍桌子站起身来,怒发冲冠地对着何洪叶道“何洪叶!当年是你主动找我定下的这门亲事的,现在你想反悔?”

    何洪叶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老张,当初的我门户之见太深,为人也太过固执,是我错了,我不能够一错再错,取消婚约这件事情,也是我的错,是我何家对不起张俊,在这里跟张俊说一声对不起!”

    何洪叶八十几岁的人,而且还是一方霸主,主动向晚辈道歉,这面子绝对是给足张家了。

    何家强忙将父亲搀扶起来,对着张俊道“张世侄,这件事情并不是我们想的,可婚姻的事情,真要当事人双方你情我愿。不然会痛苦与后悔一辈子的。”

    张震霆理也不理他,暴怒的看向何洪叶,“你以为一句对不起就可以当成什么事情没有发生了吗?”

    张定坤也跟着道“何叔叔,你们这样做实大太过分了,你知道我们张俊等你们家何心欣等了多久?他从22岁开始等,一直等到现在29岁,等了7年,足足7年啊!这7年里,我们张家拒绝了无数豪门的联姻,你现在却告诉我们说取消婚约,虽然说你们何家今非昔比,可我们张家真的那么好欺负吗?”

    何家强道“我们家心欣不喜欢张俊,两个人就算勉强在一起也不会有幸福,既然原来已经错了,绝不能一错再错!而至于你们张家的损失,我们会作出相应赔偿的。”

    张定坤道“赔偿?你说的轻巧,就算把你们整个何家给到张俊,都赔偿不了他这些年的青春。”

    何洪叶脸色阴沉了下来,只见他看向张震霆道“老张,该说的我已经说了,你不同意也没办法,我不能牺牲我孙女幸福来继续这件事情。”

    张震霆的脸变得无比阴沉,“何洪叶,这么说来,你今天上门是跟我们撕破脸皮来了?”

    何洪叶摇头道“老张,我没有这个意思,我是带着诚意来跟你们商量的。”

    张震霆道“何洪叶,我告诉你,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我们张家不会同意取消婚约,如果你们何家要一意孤行,那我们两家便是不死不休的结果!”

    “哼!”何洪叶手中的拐杖一顿,身上隐忍的强大气势骤然就爆发出来,“既然你们不肯商量,那撕破脸就撕破脸吧!我何家何惧之有?”

    在旁边一直表现得失魂落魄的张俊终于忍不住了,大声叫道“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何家强道“张世侄,心欣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

    张俊怒声道“就是那天那个大陆仔,那个赤脚医生?何叔叔,何爷爷,何家身为名门贵族,你们会让心欣嫁给一个赤脚医生?开什么玩笑?”

    林昊是个大陆家,也是个赤脚医生,可人家也是台省彭家的唯一继承人!

    不过林昊的身份,他们是不可能对张家明言的,否则就显得太过势利了。

    何洪叶道“只要心欣喜欢,她想嫁给谁,我们都不反对的。”

    张俊从何洪叶脸上看到了决然,知道这件事已经再没有商量的结果,脸色也终于变得阴沉起来,因为太过于愤怒,他脸上的肌肉都在激烈地颤抖着……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