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双双被逮捕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在林昊被女尸人们缠着狂虐不止的时候,庙里面已经传来了嘶喝打斗声,显然苗娘已经跟那个黑蛊师交上了手。

    不知道苗娘是习惯战斗的时候大呼小叫,还是不敌,一直能听到她的叫声。

    林昊很想进去一看究竟,又或是助她一臂之力,可此时他自己又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很多时候,男人都是比女人辛苦的,可是男人一般不叫唤,像此时的林昊一样,他就闷声不响的挨干。

    只是渐渐的,他也感觉自己受不了了,四飞这种事情真不是一般男人可以玩的。再不想办法的话,他就要被这几个女尸人活活玩死了!

    当他正着急上火之际,突然看到大门侧边有一个石墩,这种石墩是用来插竹杆,晾衣服用的,原本应该有一对,中间有一个孔,可以插一根竹杆进去,再在中间横一根竹子用以晾衣服,现在虽然不知道另一个哪儿去了,可是对林昊而言,有一个就足够了。

    他一个猛步急窜过去,一只手就伸进了石墩中间的孔中。

    石墩最少得有二百斤重,一般人是绝对轮不起来的,可是对于帝经六层的林昊而言,这都不是事。

    手伸进石孔后,猛地一提,石墩就被他举了起来,正好一个女尸人扑到跟前,林昊就顺手一石墩砸过去。

    “嘭!”的一声响,石墩重重的砸到了这个女尸人身上,她的身躯承受不住如此重击,直接倒飞而去,重重的撞到了墙壁上,粘在上面半天,才缓缓的跌落于地!

    换了普通人的话,这一击已经足够致命了,纵然不当场身死,也会吐血好几升后倒地不起。只是让人万万想不到的是,女尸人纵然遭此重创,可倒在地上后竟然又立即爬起来,继续朝林昊扑来!

    麻辣隔壁,这还是人吗?林昊心中忍不住暗骂,可是骂过之后又不由苦笑,这确实不是人,是死人!

    经此一遭后,林昊知道再不能手下留情,也不能讲仁义道德的给她们留全尸了,所以在又一个女尸人扑到的时候,他手中的石墩便狠狠的朝她的头部砸去,接着是腹部,最后是双腿。

    这名女尸人瞬间就倒下了,仍然挣扎着要爬起来,可是被石墩砸断的双腿支撑不起身体,只能在地上翻来滚去。

    林昊见状,便继续轮起石墩,对她们的双腿下手。

    “嘭嘭嘭……”不断的重击之后,另外三名女尸人也纷纷倒在了地上,腿骨尽断的她们也是一样,再也没办法爬起来了,可她们仍然活着……不,确切的说她们还挣扎不止,但明显已经丧失了战斗力。

    “咚!”一声响,林昊扔掉卡在手上的石墩,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终于摆脱这四个要命的女尸人了。

    稍为喘顺一口气后,林昊也不再理她们,直接进入山民庙,顺着厮杀声响寻去。

    穿过昏暗阴森的庙堂,一路辗转之后终于来到了庙的后方,这是一个庭院!也许是因为背靠山势,终年不见阳光的原故,这里显得特别的潮湿,阴暗,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仿佛死亡的气息。

    在庭院的正中央,苗娘与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在厮杀!

    两女打得十分的激烈,苗娘的面纱都被打掉了,露出了她的庐山真面目,那是一张俏美无双,艳若桃李,可又带着稚气的脸!

    她的脸,给人一种很矛盾很复杂可又很迷人的感觉!你说她是个少妇吧,可她偏偏长得像萝莉一样。你说她是个萝莉吧,偏偏神态中又透着世故沧桑!

    林昊走过那么多山,喝过那么多水,见过那么多女人,可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女人像苗娘这样的。

    呆愣了有两三秒钟,他才把目光投向那个与她对战的女人。

    这个女人,无疑就是黑蛊师,可是并不像是何胜军所说的罗妮,因为要是罗妮的话,这会儿应该四十好几了,可眼前的女人顶多只是二十出头。

    她此时的样子,明显要比苗娘狼狈很多,因为不但头上戴着的斗笠被打掉了,连身上的裙子都被撕裂了,从领口一直裂到肋间,露出了大片雪白的肌肤,一双丰满圆润的车头灯当当吊吊的。

    尽管已经衣不蔽体,但她毫不在意,只是不停的跟苗娘厮斗,完全不去摭掩!或许也是因为苗娘的攻击太过凌厉,让她根本无暇摭掩吧!

    林昊站在那儿呆呆看了一阵,突然又醒悟过来,既然七老八十的苗娘因为蛊术可以成萝莉模样,同样也习了蛊术的这个黑蛊师怎么就不能变成少女模样呢?

    错不了,这个女人应该就是罗妮!曾经被何胜军搞大了肚子的女佣!林昊如此肯定的想着,可很快注意力又被半空中的“嘶嘶”声响所吸引。

    他下意识的抬头往天上看去,好一会儿才看清楚,原来在半空之中,苗娘的金蚕正与另一只硕大的昆虫在撕咬着。

    那只昆虫约有成人手臂粗大,浑身黝黑透亮,头部顶着两根锐利的尖角,背部有两块黑甲,黑甲上还长满凸刺,此时黑甲已经攻开,羽翼正不停的扑展。

    林昊一眼就认了出来,这就是他在古堡中见过的蛊虫,也就是苗娘所说的诛虫。

    如果说金蚕是苗娘的本命蛊,那么这条诛虫就是罗妮的本命蛊!

    这样的战斗,一般人是帮不上忙的,林昊也自然一样,谁知道上去后会不会一不小心就沾上什么蛊呢!

    不过就算这样,他还是掏出了手术刀,凝聚帝经在手,准备随时接应苗娘。

    只是他的担心明显是多余的,苗娘虽然大呼小叫不止,可她的功力与蛊术明显是在罗妮之上,将她打得左支右绌,完全没有反击之力,天上的那条诛虫也是一样,被苗娘的金蚕弄得嘶嘶的不停惨叫!

    “卟!”一声闷响,罗妮的诛虫被金蚕一通猛撕之后,终于支撑不住,失势的从天上掉了下来,重重的砸在地上。

    诛虫受创,与之身心相连的罗妮竟然也同时吐出一口鲜血,然后被苗娘一掌给拍得飞了出去,掉落于六七米开外!

    趁你病,要你命!

    苗娘明显比林昊更明白这个道理,立即就要朝罗妮扑去,然后抬起一脚狠狠的踢到她的腹部。

    “啊”罗妮发出凄厉的惨叫整个人飞起,身躯重重的撞到了后面的一块大石上,最后弹落于地的时候已经是一动也不动,不知道是已经挂了,还是昏迷过去。

    苗娘想要冲上前查看的时候,外面却突然传来了紊乱的脚步声。

    “不许动!通通不许动!”一阵威严而又杂乱的叫喝声响起。

    林昊回头一看,发现来的竟然是一班警察,而且通通都是荷枪实弹,黑洞洞的枪口纷纷指向两人。

    背对着警察的苗娘却没当一回事,头也没回,只是捡起自己落在地上的面纱重新戴上,然后就要继续朝罗妮走去。

    为首的一名警察见状便大喝道“站住,否则我们开枪了。”

    罗妮置若罔闻,仍然朝前走。

    “咔咔”枪械拉开保险的声音纷纷响了起来。

    林昊识得轻重,知道武功再高也难敌一枚子弹,所以赶紧的一把拽住苗娘,不让她再轻易妄动。

    苗娘愤怒的瞪向林昊,而且要甩开他的手。

    林昊没有说什么,只是冲她微微摇了摇头。

    苗娘虽然心有不甘,但看到那些黑洞洞的枪口,最终还是颓然的叹了口气。

    这个时候,警察已经上来了,林昊和苗娘都没有再反抗,因为这样的时候要是在反抗之中被乱枪打死,那就等于白死,根本没有伸冤的地方。

    出了山民庙,又下了长长的石梯后,林昊看见下面已经站满了人,有的是保安,有的是群众,可在人群中他好像看到了张俊。

    只是一眨眼间张俊便不见了,弄得林昊不知道是人太多导致眼花,还是活见了鬼!

    两人被双双押上警车之后,警车往在呼啸中驶出山民村。

    在警车内押解着两人的警察有四名,全都荷枪实弹,显然把两人当成了极度危险的犯罪份子。

    其中一个比较年轻的警察见苗娘一直戴着面纱,这就呼喝道“把面纱给我解下来。”

    苗娘只是冷冷的瞥他一眼,什么都不说。

    这名警察怒了,大喝道“你耳朵聋了,我让你把面纱解下来。”

    苗娘终于吭了声,声音不带丝毫感情的道“如果我解下面纱,你们通通都要死!”

    警察年轻气盛,显然是被刺激到了,立即伸手就要去揭苗娘的面纱。

    苗娘也不闪避,只是冷哼了一声。

    结果警察警察的手刚碰到面纱,还没抓紧,手上传便来一股剧烈的刺痛,仿佛被毒蛇给咬了一口似的,立即就无法自控的捂着手惨叫起来。

    另外几名警察赶紧的查看他,发现他的手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胀了起来,仅仅只是几个眨眼间便肿得像个猪蹄似的。

    这下,几个警察终于识得厉害了,再无人敢造次,纷纷都坐远一些,不但跟两人保持着距离,而且还举枪瞄着他们。

    一路没有太多的话,除了那个年轻警察的惨叫声不时作响。

    约摸大半个小时,两人被带到了奥省警局,然后也没人来审问他们,只是将他们关在同一个临时羁押室里……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