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共处一室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羁押室面积不大,总共不足十平方,除去厕所以及一张床外,能活动的空间十分有限,林昊与苗娘只能并排坐于床边。

    室内的灯光很明亮,四面到处都铺垫着厚厚的海绵,显然是怕被关押在此的嫌犯自残或殴斗什么的事情发生。

    也许是第一次被关押在这样的地方,又也许是第一次跟一个男人单独呆在狭小的空间内,苗娘明显感觉很不适应,有些局促不安的样子。

    林昊也感觉有些尴尬,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临时羁押,可却是第一次和一个女人被关在一个羁押室里。

    以前在香江,甚至在内地的时候都不是这样的,怎么到了奥省之后就男女不分了呢?

    如果要被连续关押的话,只有一张床,晚上怎么睡呢?

    难道说两个人同睡一张床?那可怎么行,尽管苗娘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女人,可是她的皮囊却是年轻的,甚至是漂亮的,而且漂亮的不像话,漂亮得充满诱惑!

    对于已经有过男女之事的林昊而言,跟这样一个玲珑韵美的女人睡在一起,他能忍得住吗?

    然而不睡一起的话,难道一个睡床上,一个睡地下?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林昊觉得睡地下的必定是自己,可是地上全是灰尘和脚印,甚至还有之前嫌犯留下和痰和血迹,脏得一批,怎么睡呢?

    正在他胡思乱想间,苗娘却突然在那头道“林昊!”

    林昊下意识的应道“在!”

    苗娘道“你过来。”

    林昊扭头看看,发现苗娘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进了侧边的厕所里,一时间有些莫名不解你要方便,让我参观?我了个去,不是这么变态吧?

    厕所是没有门的,只有一堵约有一米高的矮墙勉强可以摭羞。林昊虽然乖乖的走了过去,但并没有走进去,只是站在原本应该有门的位置。

    苗娘又道“转过身去!”

    林昊这下终于明白了,苗娘确实是要方便,但不是要让他参观,而是要他把风,羁押室虽小,可是墙角却装着一个摄像头,监控着整个羁押室!

    想要方便,又不想让监控后面的人看到,那就只能让人挡在厕所门口,否则就是现场直播了!

    对于这种事情,林昊是可以理解的,苗娘虽然神秘莫测,但她终究只是个有血有肉的凡胎俗子,既然如此,人有三急也属正常!身为女人,有羞耻之心就更正常!

    他唯一然望的便是苗娘千万不要买大,买小就好了,否则这个羁押室就没法儿呆了!

    苗娘见他转过了身,可还是不太满意,在背后扯着他摆了摆位置,确定可以挡住摄像头后,这才轻挽裙摆蹲了下去。

    “哧哧”的水声响了起来,林昊虽然看不见,但也想像到那是一副怎样的画面,说实话,他甚至还有点想回过头来看一眼的冲动。不过他不敢,因为他真的偷看的话,可能最后是怎么死的都不会知道!

    好容易,苗娘终于方便完了,值得庆幸的是她并不没有买大!

    冲过水,整理好后,两人又回到小床前坐下。

    林昊为了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无话找话的道“苗娘,其实你长得这么漂亮,完全没有必要一直带着面纱的!”

    苗娘扭头看向他,眼中有些疑惑。

    林昊不打自招的道“你跟那个黑蛊师战斗的时候,我看到了你的脸呢!”

    苗娘道“你真看到了?”

    林昊点头,“嗯!”

    苗娘突然格格的笑了起来,笑声无比的诡异!

    林昊被笑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好好的,你笑什么鬼呢?

    苗娘的笑声突然嘎然一止,“你可以准备身后事了!”

    林昊“呃?”

    苗娘冷冷的道“在我离开苗疆的时候,师父曾叮嘱……”

    “等等!”林昊忙打断她道“你的师父不是天英师太吗?”

    苗娘道“师太是我的主人,不是我的师父。因为师太救了我的师父,师父无以为报,就把门下年纪最小的我赠给了师太。”

    林昊好奇的道“无以为报,一般不都是以身相许的吗?”

    苗娘突然声音很大的道“两个女的,怎么许?”

    林昊“……”

    苗娘继续道“师父曾叮嘱我,谁让看了我的脸,那就只有两个办法,一是让他死!”

    林昊狂汗三六九,立即叫了起来,“苗娘,我只是看了你的脸,又不是看到了你的身体,用得着去死这么夸张吗?”

    苗娘道“对我而言,我的脸比我的身体更重要!”

    林昊忍不住低声嘟哝道“早知道这样,我刚刚就转头看一眼了!那样死了也比较值!”

    苗娘目光刷地沉了下来,一抹杀意涌现,一掌就朝林昊身上拍去。

    “轰!”林昊看到她眼神不对已经开始提防,所以闪得极快,这一掌拍到了床上,将床都拍塌了。

    一掌拍空后,苗娘仍不罢休,立即张牙舞爪的再次朝林昊扑来。

    林昊不是木头,自然不会站在那儿挨揍,连忙躲闪起来。

    两人都是高手,一个狂追,一个连闪,动作快得无与伦比,劲气横飞间犹如电闪雷鸣,弄得狭小的羁押室一片鸡飞狗跳。

    按照一般情况而言,如果嫌疑犯这么个闹法,监控背后的警察不可能不发现,也不可能不派人来制止的。可奇怪的是,两人追打了半个小时,都快把羁押室拆了,仍然没有人来查看。

    最后的最后,还是林昊首先投降道“大哥,别杀我,别杀我……不,苗娘,别杀我别杀我!”

    苗娘扬起手掌,对准他的天灵盖,“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林昊道“我不是故意看到你的脸的。而且你刚刚不是说有两个办法吗?除了将我杀死之外,还有什么办法?”

    苗娘犹豫一下,最后还是摇头道“没有第二!而且我也不是故意要杀你,谁让你看到我的脸呢!”

    林昊啼笑皆非,“你这不是蛮不讲理吗?”

    苗娘道“我做什么事,从来不讲理,只看心情!”

    林昊忙顺水推舟的道“可你要是把我杀了,你一个人呆在这里,会很闷很无聊很寂寞很空虚!”

    苗娘道“可是留着你,也不见得能让我心情多好?”

    林昊道“你先暂时饶我不死,最少能有个人说说话,聊聊天,解解闷!”

    苗娘道“我对着你,感觉更烦!”

    林昊道“我可以给你讲笑话,给你唱歌,让你不那么烦的!”

    苗娘想了想竟然放下手掌道“你先讲一个笑话来听听!”

    林昊道“从前有一个老和尚,临终前遗憾一辈子没见过女人,他的徒弟就下去去找了个小姐脱光了给他看。老和尚看后感慨的道卧槽,怎么跟尼姑一样!”

    苗娘道“然后呢?”

    林昊道“然后他就挂了,哈哈,你说好不好笑,哈哈。老和尚真是个呆瓜,尼姑就不是女人了吗?而且这个老和尚明显不纯洁,竟然知道尼姑脱了衣服是什么样!哈哈!太好笑了!”

    “一点也不好笑!”苗娘没有表情的扬起手掌道“受死吧!”

    林昊忙道“别别别,我再给你讲一个,我们石坑村路口有一个卖龟苓膏的人,他从不吆喝叫卖,他就合一个计算器,不停的按归零归零归零归零归零归零归零……哈哈哈哈,这个是不是特好笑!我当时还不知道他为什么一直按计算机,后来严素给我说了我才知道,当时差点被笑死了!”

    苗娘道“根本没一点可笑的地方!”

    林昊见她又蓄劲要劈的样子,忙又道“我还有,还有笑话!用老大老二老三老四老五造一个短句,老五对老四说老三的老二老大了!哈哈,这个好笑了吧!”

    苗娘道“也不好笑!”

    林昊又道“那天我在石坑村看到一个得了酒精肝的女病人在严伯女儿的饭店喝酒,我就走过去好心的道小心肝!你知道她怎么回应我的吗?她竟然当庭广众的说小宝贝!你终于跟我表白了!这个好笑了吧!”

    苗娘道“不好笑!”

    这下,林昊被打败了,无力的道“算了,你笑点太高了,臣妾枪法不好,戳不中啊!”

    “呵呵!”结果没想到苗娘突然就笑了,笑得像个神经病,又像个狐狸精似的,一边笑还一边要求道“再给我唱首歌听听!”

    这是被饶过不死了吗?

    林昊大喜过望,赶紧的唱道“大河向东流啊,天下的情侣都分手啊~~诶嘿诶嘿让你秀啊,过完元宵都分手啊~~路见不平一声吼啊,不分手就泼汽油啊~~点火烧死没人救哇~嘿嘿没人救啊~嘿嘿没人救啊~嗨呀,二姨呀,秀恩爱的都分手呀~你说这得多大仇哇!”

    苗娘听得虽然没有笑,可是却频频点头,“这歌不错,回去你就跟小寒分手,你要不分,我就给你泼汽油。”

    林昊“……”

    苗娘喝道“继续,不要停。”

    林昊只好继续“大河向东流哇,苗娘的男人参北斗哇,嗯嘿嗯嘿参北斗哇,全是苗娘前男友哇,啥样的全都有哇,大叔欧巴小鲜肉,嗯嘿嗯嘿小鲜肉哇,光是这样还不够哇,路见帅哥一声吼啊,该出手时就出手,扛起帅哥往家走啊,嗯嘿嗯不够啊!”

    苗娘一巴掌就拍了下来,不过不是打在他的天灵盖上,而是打在他的脸上“我可没那么风流,别这首了,换别的!”

    祸从口出,林昊被打得不冤,改什么娘不好,非要改苗娘呢?

    “……怎么会爱上了她,还不是因为眼瞎,付出了我的车子房子无所谓,俺滴亲娘啊,写不完你的鬼话,一包a4写不完你有多渣!”

    “下一首!”苗娘摆手道“我最讨厌这个狗屁纸短情长了!”

    林昊只好换了个曲风,活泼又轻松的“……厚厚的肥肉是我的爱,每一筷子都要夹两块,什么样的回锅肉最呀最精彩,什么样的鸡鸭鱼肉最开怀,大大的鸡腿快端上来,红红的火锅就像一片海,怎么吃都不胖是我们的期待,边走边唱边吃才是痛快……”

    林昊不知道苗娘听了这歌是什么感觉,反正他唱着唱着就感觉自己饿了,仔细想想,不但没吃午饭,连早餐都没吃呢!

    正是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在羁押室门外响了起来,“哟嗬,你们还挺会给自己找乐子的嘛,都开起演唱会来了。”

    林昊与苗娘抬眼看看,发现外面来了一个肥头大耳的警察,肩膀上的星花不少,看来级别不低,赫然就是带着抓他们的警官。

    肥警官又接着道“不过也对,在正式被收监之前,还有点自由,能乐就多乐一下吧,到时想乐就乐不起来了。”

    林昊立即走到门前质问道“我们犯了什么罪?”

    肥警官冷声道“你们犯了什么罪,心里还没点逼数吗?”

    林昊道“警官,麻烦你把话说明白点!”

    肥警官道“哼,还跟我装蒜,你们总共杀了多少个人,自己不清楚吗?”

    林昊怒道“我们根本没有杀人。”

    肥警官道“你不用抵赖,人证物证据在,抵赖也没有用!”

    林昊道“你”

    肥警官再不理他,径直离开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