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天降横财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有些男人很贱的,明明不喜欢你,可偏偏就要撩你!

    辛晓雅觉得林昊很有潜力成为这样的极品渣男,刚刚还说对张嘉萌没兴趣,一转眼就去招惹人家。

    不过转而再想想,她又觉得这样挺好的。她现在什么都不愁,就是愁林家不能早日开枝散业。有句话叫做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家里的女人虽多,可是个个都不下蛋,万一林昊在外面寻花问柳的女人就下了一个呢?

    没多久,她又没闲心去胡思乱想了,因为拍品陆陆续续的上来了,翡翠、玉石、珠宝、古董、字画……各种各样,几乎什么都有!

    不管别人怎么样,反正林昊是大涨了见识的,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那么多值钱的古董文玩。不过他并没有见猎心喜,要把它们通通都拍回去,不是说没有钱,而是觉得没必要。

    这些东西对他来说,除了好看,没有任何意义。

    辛晓雅虽然早早就从林昊手上抢回了牌子,可是始终没有怎么举牌,这些东西对林昊来说新奇,可对她来说却是家常便饭,根本没有几件能入得了她的法眼!

    终于在第一百件拍品上场的时候,辛晓雅终于举牌,而且一拍到底,最终以两百万的高价拍下了一个高冰种的挂件。

    这是本场拍卖会进行到目前为止,她唯一拍下的一件东西,然而就这么一件东西,再大的赚头也是有限公司。但要说雷美英,这一次无疑是赚大了,因为这一百件拍品,没有一件流拍,几乎都是高价成交。

    不说后面还未出场的八件宝贝,就只是这前一百件,她已经最少获利数千万了!

    当她宣布前一百件拍品结束的时候,大家终于开始精神起来了,因为谁都知道,后面的这八件才是拍卖会的真正重头戏!每一件都属于稀世珍品,可遇而不可求,当然,它们的底价也不是一般的高。

    果然,当这最后八件拍品依次上场之后,大家的情绪无不高涨起来,因为每一件东西都几乎是独一无二,价值连城的。

    例如清雍正珐琅彩雉鸡牡丹纹盘,清康熙珐琅彩牡丹纹碗,幸运之星天然缅甸翡翠钻石项链,青铜兮甲盘,清雍正粉青釉贴花双龙盘口尊,宣德青花鱼藻纹大盅,金农《诗书画三绝卷》!

    这七件拍品,价格最低的在一千来万左右成交,价格高的则达到了三亿成交,而一直都没有出手的辛晓雅也在频频举牌,在此七件宝贝中崭获其三。

    最后的最后,第一百零八件拍品终于登场了,对于这件本场压轴的宝贝,众人无不充满期待,所以纷纷睁大了眼睛。

    旗袍女郎双手捧了个托盘上来,托盘上面的拍品也和之前一样铺盖着锦帕,从隆起的形状来看,应该是一件瓷器。

    只是当雷美英上前掀开锦帕后,众人却都失望之极,嘘声响成一片,因为锦帕下的竟然是一个黑不溜秋的罐子!

    这东西实在不敢叫人恭维,黑不溜秋也就算了,表面还有些许的裂痕,年头肯定是足的,可这品相实在让人难以下手,就算放在古代,它充其量不过也就是个咸菜罐罢了!

    如此一个咸菜罐竟然敢端上来拍卖,实在是叫人大跌眼镜,有一些比较心急的,已经站起来准备退场了。

    雷美英看到众人的反应后,不但没有着急,反倒咯咯笑了起来,花枝招展中波涛汹涌,直到笑完了才道“大家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把一个咸菜罐子端上来是不是?不要着急,听我慢慢跟你们说!我国的陶瓷史上,汝官哥钧定五大名窑如雷贯耳,其珍品以极高的艺术成就闻名于世。但除了这些,也不乏有一些民窑出来的作品风靡一时,流传至今,天目瓷就是其中之一。”

    众人开始议论纷纷,显然都知道天目瓷这一东西。

    雷美英点头道“不错,天目瓷就是黑瓷,可是因为它不起眼,甚到可以说是土得掉渣的颜色,往往被人所遗忘,除了宋代茶文化中得到较高礼遇以外,很少受到人们的青睐,不过近年来,黑瓷文化已经在崛起,尤其前两年美利坚一场拍卖会上一件黑瓷定窑碗以900万美元成交后,更是将黑瓷的价格推到风口浪尖……”

    林昊一点也看不上这个破罐子,听着听着就有点想打瞌睡,头也慢慢的垂向旁边的苗娘。

    是的,苗娘也跟着来参加拍卖会了,但她明显是来陪衬的,因为从开始到现在,她一声也没吭过。

    辛晓雅看见林昊竟然打瞌睡,而且还倒向苗娘那边,心里大吃一惊,赶紧的伸手戳了一下他的腰,任何女人他都可以碰,唯独玩蛊虫的女人是绝对沾不得的,要是沾上了,最后怎么死的都不会知道。

    林昊被戳得一醒,坐直之后疑惑的看向辛晓雅。

    辛晓雅道“认真一点,这可是你涨姿势的时候。黑瓷的市场很有潜力的。”

    林昊只好强迫自己振作起来,认真听雷美英讲解。

    “……大家现在所看到这件黑瓷,是业界中的一位前辈寄拍的,已经有多位专家鉴定过,为明代器物,器型类似明代景德镇窑烧造官民窑罐,属于北方的耀州窑系,是难得的古董物价,其价值更大体现于历史文化,不过有些可惜的是,它原本是一对的,分别刻着日与月两字,这只属于月瓷,日瓷不知流落何方,因此它的底价也打了个对折,现拍价为一千万元,每次举牌价为五十万……”

    林昊听说这咸菜罐的起拍价竟然要一千万,顿时就被吓了一跳,不由又看向大屏幕正在展示的罐字,想看看它到底哪儿镶钻了,竟然这么值钱?

    只是看看看着,他就呆住了,然后霍地扭头看向一旁的苗娘。

    巧的是苗娘此时也正扭头看向他,目光中也流露出惊讶之色。

    林昊低声问道“苗娘苗娘,你那个装消毒粉的罐子,好像也跟这个差不多是吗?”

    苗娘道“消毒粉?”

    林昊道“就是里面装着白色粉末,你叫我到处去洒的那个罐子啊!”

    苗娘点头,“跟这个一模一样。”

    林昊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它的底部是不是刻了一个日字!”

    苗娘再次点头,“是的!”

    林昊忙问道“你那个罐子是从哪来的?”

    苗娘道“师太之前让我清理过一次地下室,让我将一些破铜烂铁给扔掉,我看着这个罐子还挺好的,就拿来装东西了!”

    林昊顿时就振奋起来了,罗堂庵的地下室他可是去过的,里面陈放的通通都是好东西呢!

    那个罐子既然是出自那里,肯定是错不了的!

    这个时候,雷美英已经是第五次问过价了,可并没有人喊价,大家都对这个咸菜罐嫌弃得一逼,她也只能准备宣布流拍!

    其实这个结果,她也多少预料到的,黑瓷虽然正在兴起,市场潜力巨大,但明显还没有全面兴起。

    这黑瓷罐子确实是个不错的古董老物件,要是能凑成一对的话绝对是独一无二的稀世珍宝,别说是一千万,就是一个亿也能拍出去,但绝对要遇上识货的人!

    不识货的人,它也就是个咸菜罐罢了,何况还落了单!

    只是没等她张嘴宣布流拍,林昊已经刷地一下抢过辛晓雅手中的牌子举了起来。

    “你疯了?”辛晓雅难以置信的看向林昊,立即就要伸手将他的牌子压下来。她虽然有钱,也舍得在林昊身上花钱,可也不能这样被白白糟践的,“这东西不能要!”

    只是眼尖的雷美英已经看到了林昊的牌子,立即就抢着报道“林先生出价一千零五十万!还有没有比他高的?”

    谁会吃饱了撑着去拍一个咸菜罐,而且还是落了单的咸菜罐呢?

    没有,一个都没有!

    谁都没有举牌跟他竞争,就连张嘉萌也没有,刚刚她已经上过一次当了,觉得这这厮现在又想挖坑让她跳?

    她堂堂张家二小姐,能让一个渣男搞两次吗?绝对不可能!

    最终,林昊成了这个黑瓷罐子唯一的一个竞拍者,以一千零五十万的价格拍下了它。

    辛晓雅心痛得不行的抱怨道“我的钱啊,就这样被你白白糟蹋了!”

    林昊没有理她,反倒是从座位上站起来,然后冲台上的雷美英问道“雷总,这只咸菜罐现在是属于我的了吗?”

    咸菜罐?雷美英和众人都被他弄得啼笑皆非,既然你觉得这只是个咸菜罐,你还拍来干嘛?但还是保持着风度道“林先生,现在它还不属于你,得一会儿,你付了款之后,它才属于你。”

    林昊道“不能反悔了吗?”

    雷美英以为他要反悔,神色一变道“如果你违约的话,必须得支付该拍品价格的百分之五十,作为违约金!”

    林昊又道“我卖回给你也不行吗?”

    “我怎么会要一只咸菜……”雷美英说了一半才意识到不妥,自己也被林昊带进坑里了,忙改口道“拍品被拍出后,一般情况下是不再回购的。”

    林昊道“如果情况不一般呢?”

    雷美英道“林先生说的不一般是怎么个不一般法?”

    林昊道“例如我有另外一只日罐,能跟这只日罐凑成一对,再卖回给你呢?”

    雷美英听得神色一亮,“如果你真的有另外一只,我给你一个亿的价格回购这一对!”

    林昊立即就乐了,赶紧的掏出手机,“……喂,心欣,你在家吗?哦,哦,这样,你去你家后院那一排花圃堆垃圾的地方,对,就是堆放那些烂花盆的地方,有一个黑色的罐子,我扔在那儿的,底部有一个日字的,你把它送到永豪皇宫酒店来!”

    众人“……”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