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与蛇共舞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有些男人,无疑就是那么奇怪的。

    你明明不喜欢她,可就是偏偏想要占有她!

    林昊喜欢吉泽千惠吗?答案绝对是否定的,他从来都不喜欢这个女人,不管是她穿着衣服,还是脱光之后。

    既然如此,为何还死死揪住她不放呢?难道真的是想占有她?答案似乎也是否定的。他对这个女人明显没有性趣!

    林昊在跟着吉泽千惠进到浴室的时候,心里一直在思考,想要搞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半天之后,他的心里总算有了答案,自己之所以这样对她,仅仅只是为了给她找不痛快,想要在精神和调教她,征服她。

    未来,他肯定是要对上古堡和杀手集团的,如果能让吉泽千惠绝对臣服,那自己手里就多了一张可以打的牌!

    有句话是这样说的,当知道你过得不好,那我就放心了。虽然用来形容此情此景并不是那么合适,但林昊无疑就是不想吉泽千惠好过。最少在她完全臣服之前,绝不会让她好过。

    在吉泽千惠将浴缸放好水,回过头来看向他的时候,四目相对,他心里刚刚涌起的一点测隐之心便消失了,仿佛戴上恶魔的面具似的,冷漠的沉声道“脱!”

    吉泽千惠暗里恨得咬牙切齿,可表面却不敢有丝毫违逆,犹豫一阵,终于将身上的衣服通通脱了下来。

    林昊又道“进去。”

    吉泽千惠便什么也没说,进去浴缸坐了下来。

    只是她进去后,轮到林昊犹豫了,真的要跟她一起洗澡吗?那自己岂不是被她占便宜了?然而再想想,他又觉得自己太矫情了!

    一个大老爷们,有什么好损失的?真要说损失,应该是她才对!

    林昊想通后,没有再磨蹭,脱下了身上的衣服进了浴缸,不过只是背对着她!

    等了半天没反应,他就喝道“呆着干嘛,给我搓背!”

    面对他匀称结实又白皙细腻还带着数不清陈旧伤痕的背脊,吉泽千惠扬起双手的时候,很想运起内力的狠拍下去,将他的脊椎拍断,把肺拍出来,送他归西,只是最后,双手却是缓缓的落到了他的背上,给他揉搓起来。

    正忙碌的时候,林昊突然问道“吉泽小姐!”

    吉泽千惠的脑袋正乱七八糟的,听到他的叫声,心神一震,忙应道“我在!”

    林昊道“以前你有这样侍候过男人吗?”

    吉泽千惠道“没有!”

    林昊冷笑道“照猜也没有,因为你的手法根本没有丝毫技术可言!”

    吉泽千惠很想应他一句,本姑娘卖身不卖艺的!

    过了一会儿,林昊又问道“你恨我吗?”

    吉泽千惠愣了下,看着他的后脑勺道“林昊君希望我怎样回答?”

    林昊道“用自己的心回答。”

    吉泽千惠道“恨!”

    林昊道“你就不怕我不高兴?”

    吉泽千惠气苦的道“那你又让我用心回答?”

    林昊叹着气道“看来,你并不懂得怎么取悦一个男人!”

    吉泽千惠确实不懂,以往都是男人取悦她,何曾有过这样低三下四,卑躬屈膝的时候!

    林昊道“从今往后,你应该认真学学了。因为就算我今晚给了你解药,你也摆脱不了我。我或许不会成为你的男人,但绝对会是你的主人。”

    吉泽千惠怒得不行,你想控制我?想我当你的傀儡?你做梦!

    只是这样的话,她也只敢在心里说说罢了。

    一通搓洗之后,林昊又道“需要我帮你搓背吗?”

    吉泽千惠又刷地一下回过神来,忙道“不,不用!”

    林昊转过身来,沉声喝道“嗯?”

    吉泽千惠无法迎视他那冰冷锐利,又满带着侵略性,而且具有无上威严,不容有丝毫反抗的眼神。感觉一对上就将会被刺得遍体鳞伤似的,所以只能垂下头,然后默默的转过了身。

    她屈服了,又一次,为了让他心情愉悦,为了解药,为了活着!

    林昊这就拿过旁边的沐浴乳,倒了一些在手上,搓匀之后在落到了她柔顺瘦削的肩膀上!

    被他一触碰,吉泽千惠感觉自己像是触电似的,无法自控的颤抖了起来。

    不过林昊却不再像之前那么粗暴蛮横的对待她,反倒轻柔无比的给她缓缓揉搓起来,仿佛对待的不是敌人,而是亲密的恋人。

    时间,静静的流淌!

    浴室里弥漫着芬香,可是气氛却很诡异,没有硝烟火药味,可是也谈不上浪漫温馨!

    半个小时后,两人终于都洗完了澡,双双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林昊问道“你的卧室在哪儿?”

    吉泽千惠朝楼上指了指,“二楼右手边的那间!”

    林昊这就拉起她的手,上到二楼,进入她的房间。

    房间里有着一股淡淡的清香气息,女人闺房独有的味道。林昊无疑是喜欢这种味道的,深吸一口气后,这就和衣躺到了大床上。

    吉泽千惠迟疑的问道“你……今晚真的要在这儿过夜?”

    林昊反问道“你什么时候看我开过玩笑?”

    吉泽千惠道“那你在这儿睡,我到隔壁房间睡吧!”

    林昊道“为什么?”

    吉泽千惠被给问着了,什么为什么,难道你要跟我睡吗?你不怕睡着了,我要你的狗命吗?

    尽管最后她什么都没说,可林昊却似乎有透心术,看透了她的心思似的,淡淡的道“如果不是为了要跟你睡,你觉得我会留在你这里过夜吗?”

    吉泽千惠的脸色再次白了,之前搞了那么多,通通都只是前戏?现在才终于要动真格的?

    林昊则不管她愿意不愿意,带着她就上了床。

    双双躺下之后,林昊便道“关灯吧!”

    吉泽千惠无奈的伸手到床头,将灯给关了!

    房间顿时就黑了下来,只有淡淡的月光从窗外照入,映出朦胧的视野。

    吉泽千惠躺了一阵,这才忍不住问道“林昊君,我的解药呢?”

    林昊道“明天早上给你!”

    吉泽千惠迟疑的道“会不会……来不及?”

    林昊道“有我在,没有来不及这一说!”

    吉泽千惠道“可是……”

    林昊打了个呵欠道“睡觉吧,我困了!”

    吉泽千惠听得有些愕然,睡觉?不是要那个啥吗?

    刚开始,吉泽千惠以为他是在装蒜,一会儿肯定会闷声不响的压到自己身上,将自己那什么。

    只是没过几秒钟,旁边竟然传来了他均匀的睡鼾之色,这厮竟然真的睡着了!

    你t留下来过夜,又叫我陪床,就是为了斋睡?

    吉泽千惠无法自控的暗骂一句,可随后又觉得自己是神经病,他不想那个岂不是更好吗?难不成自己真那么犯贱,不被那个就不舒服啊?

    林昊睡着了,而且还睡得很香的样子!吉泽千惠却没有丝毫的睡意,这是她成年以后,第一次跟一个男人同床共枕。

    不习惯,也不舒服,旁边这个男人,可是一个魔鬼啊!

    吉泽千惠忍不住,轻轻的转了个身,面向林昊那边。

    借着朦胧的月光,她可以看到他的侧脸,而他的侧脸明显更加的帅气,而睡着的他,仿佛婴儿般沉静,完全没有防备,也没有一点杀伤力的样子。可他醒着的时候,却是那么的可恶,又那么的可怕!

    观察他一阵之后,发现他是真睡着了,吉泽千惠的手就不由摸向了枕头底下,在那下面,有一支听话水。

    她不是一个甘心受别人控制的女人,任何人都不能凌驾在她之上。

    她虽然身中林昊下的独门毒药,可不等于她已经完全没了办法,还有一种办法叫做以毒攻毒!

    他的毒药,别人是不能解的。而她的听话水,这世上也没有人能解。

    她想趁着这个机会,将听话水打进他的身体里,让他像庄先生一样,受听话水控制!

    他要是不给自己解药,自己也不会给他听话水。

    这,无疑是目前最为可行的办法!也是唯一的办法!

    想到就去做,吉泽千惠就是这样的女人,所以她摸到听话水的注射器后,这就拔掉塞子,扬了起来,准备对林昊的脖子刺下去。

    只是注射器将要扎下去的时候,她又犹豫了!

    自己这一扎下去,真的能扎中他吗?万一他是在装睡呢?如果被他躲过的话,那他对自己的折磨恐怕会更加变本加厉了!可是不扎下去的话,自己就完全没有筹码,只能像砧板上的肉,任由他宰割了!

    正在她犹豫未决之际,林昊突地翻了个身,把她给吓得手一哆嗦,僵滞在那儿完全不敢动了。

    不过林昊明显没有醒来,仅仅只是翻了个身罢了,原本平躺的他,变成侧躺,与她面对着面。

    吉泽千惠认真的看看他,发现并没有醒来的迹象,这就缓缓的深呼吸两下,再一次扬起注射器。

    她决定了,必须得博一博!富贵险中求,自由也是一样的!

    “嗡嗡”只是没等她把针扎下去,一阵震动传来,然后林昊便霍地一下张开了眼睛,他调成震动的手机有来电。

    林昊是真的睡着了,不过他睡得并不沉,一张眼看到吉泽千惠,然后眼角的余光便瞥到了注射器的寒光,立即就伸手。

    吉泽千惠知道这是最后的机会,将注射器刷地往下扎……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