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破龟这么值钱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第十章破龟这么值钱

    吴若蓝的脚下,有一条比儿童臂还要粗大的凶猛毒蛇。

    这条毒蛇的颜色是呈黑白相间的,头背部有对称的大鳞,扁平状,像是吃饭用的饭匙一般,看起来极为恐怖碜人。

    此时这条毒蛇已经卷曲着盘了起来,而在它的躯体之竟然卷着一只比成人掌还要大许多的乌龟,毒蛇尖利的獠牙正咬着乌龟的一只前爪死死不放,蛇身也死死的缠着乌龟,显然是要将它变成晚餐。

    乌龟的头和四肢都紧缩在背壳之,奈何一只前爪已经被蛇咬,怎么也缩不回去,发出“滋滋”的惨叫,看起来极为可怜。

    在吴若蓝惊叫之前,林昊已经发现了这卷成一团的龟蛇斗,所以她的叫声一起,他已经将她迅速的扯到了背后,退了两步后才安慰她道“别怕,有我在,有我在!”

    女孩子天生就害怕蛇虫鼠蚁之类的东西,何况是这么恐怖的毒蛇。只是吴若蓝却很搞笑,一边缩在林昊的后面,一边又探头张望,“这,这是什么蛇?”

    林昊道“这是粤省很常见的毒蛇,有人叫过山风,也有人叫饭铲头,属于眼镜蛇类的一种,被它咬之后会眼睑下垂,复视,吞咽困难,眩晕,面瘫,呕吐,继而出现呼吸麻痹,如果得不到有效治疗,几个小时之内便会死亡。”

    吴若蓝听见那乌龟不停的惨叫,于心难忍,“林昊,你快救救这只龟啊!”

    林昊点点头,虽然就算救下了这只乌龟,已经被咬伤的它也多半活不了,可是这眼镜蛇却是好东西,通经络,祛风湿,对风湿性关节痛,脚气有很好的效果。

    小锄头从他的掷出,刷地一下,不偏不倚正蛇的寸,死死咬着乌龟一只脚的獠牙也松开了,只是蛇身仍然缠卷着那只乌龟。

    林昊走上前去,捡起锄头又在蛇头上敲了几下,直到将它彻底的弄死,这才扔进了后背的箩筐。

    吴若蓝却捡起了那只龟,只它的一只脚仍在血流不止,心疼得不行,忙道“林昊,你快救救它吧!”

    林昊微微摇头,“它已经被咬伤了,眼镜蛇的蛇毒入体,很难救的!”

    吴若蓝走过来,伸拉住他的胳膊轻摇道“你医术那么高超,你一定有办法救它的对不对?”

    她的身体挨得很近,随着轻摇的动作,丰满酥胸时不时的轻蹭到林昊的臂上。

    如此阵状,林昊哪能受得了,只能接过那只乌龟,查看起它受伤的脚。

    龟也是好东西,林昊对它的种类分属虽然不是很了解,但却知道龟肉和龟板具有滋阴补阳,去湿解毒,益肝润肺补血的功效,甚至还有的说可以防癌抗癌,虽然并没有研究可以证实。

    不过这只龟已经被毒蛇咬伤了,要不然拿回去煲个汤什么的,味道应该不错。林昊这样想的时候,看见一旁急的眼眶有些发红的吴若蓝,心里又有些惭愧,犹豫一下,终于取出刚采的野田,摘下茎叶塞进嘴里嚼碎,然后敷到受伤的龟脚上。

    见药敷上去了,吴若蓝便问道“这样就可以了吗?”

    林昊摇头,“这只是止一止它的疼痛,想要救它,估计还得抗眼镜蛇毒的血清。”

    吴若蓝回想一下,昨天父亲采购回来的药物之就有抗眼镜蛇毒的血清,虽然只有一瓶,但她还是立即扯着林昊道“走,咱们赶紧回家!”

    林昊知道她急着回去干嘛,虽然苦笑,但也没有反对,带着她往山下赶。

    回到诊所的时候,诊所的门前停了一辆车,而且还是一辆奥迪q5。

    石坑村过了那两河之隔的石拱桥就属于惠城地界,这边并没有平整的水泥路,只有坑坑尘尘的泥坑路,所以能使到诊所门前的车,基本都是高底盘的。当然,也有摩托车,从惠城这边驶来的。从这一点便不难看出,两地的经济差距有多大。

    两人进去的时候,吴仁耀正与一个年约五十来岁的年男人坐在那里喝茶吹水。

    “严伯!”吴若蓝跟老头儿打了声招呼,便急匆匆的进了后面的药房,出来的时候,里已经拿着那唯一的一瓶抗眼镜蛇毒血,递给林昊道“快!”

    林昊看看吴若蓝,又看看吴仁耀,有些迟疑的问道“真的要吗?”

    吴若蓝一巴掌拍到他的身上,心急的喝道“少咯嗦,快点儿!”

    林昊只好无奈的从箩筐找出那只已然奄奄一息的乌龟,然后找来一只小号针筒,准备给那只龟进行皮下注射。

    吴仁耀与那严伯见两人这么热闹,也忍不住凑过来。

    见林昊正要用那瓶抗眼镜蛇毒血清给一只龟注射,吴仁耀立即叫了起来,“哎哎哎,这抗眼镜蛇毒血清可得好几百块钱,而且我只出了这一瓶,你竟然拿来治一只龟!不行,不行,打住,赶紧给我打住,听到没有?”

    吴若蓝这会儿心急火撩,哪有心情跟父亲讨价还价,忙一把拦到父亲跟前,然后冲林昊道“林昊,你快点儿!”

    林昊并不愿意瞎折腾,可他喜欢恶心吴仁耀,于是干脆利落的打开抗眼镜蛇毒血清,给乌龟进行了注射。

    吴仁耀见抗眼镜蛇毒血清已经被用了,气得跳脚的骂道“你们,你们这些败家的玩意儿!”

    林昊与吴若蓝互顾一眼,没说话,只是心有灵犀的一笑。

    一旁的严伯没有说话,但始终盯着那只龟,见林昊已经注射完了,这才终于开口道“小伙子,这龟能让我看看吗?”

    林昊没有多想,直接把龟递给了严伯。

    严伯仔细的打量起那只龟,甚至还把它的尾巴拉长了来看他的生殖腺,看过之后神色却是大亮,然后问道“这只龟被什么咬了?”

    林昊这就将箩筐里的那条眼镜蛇拿了出来,“它!”

    严伯看看那蛇,叹气的摇头道“可惜,可惜了!”

    吴仁耀见了却是大喜,“太好了,太好了,今晚有蛇肉吃了。”

    吴若蓝“……”

    林昊则注意到了严伯的话,问道“这位老伯,你为什么说可惜?”

    吴若蓝插嘴给他们介绍道“林昊,这是严伯,我们石坑村的村主任。严伯,他叫林昊,是我们诊所新请来的医生!”

    严伯显然对那只龟的兴趣更多于林昊,所以敷衍的点了点头便算是招呼过了,然后问道“你们知道这叫什么龟吗?”

    人互顾一眼,纷纷摇头。

    “这叫线闭壳龟,红头龟,川字背龟,你们看,他全身是金黄色的,背上有个墨黑色的川子,肉却是红色的。受惊吓的时候,龟板和龟背可以完全合起来,把头和四肢藏进去,龟板还有一个关节,可以收缩活动,这是别的龟绝对没有的!”严伯见人像是听梦似的一脸茫然,无奈的摇头道“算了,跟你们说这些,你们也不明白。不过它有一个名字,你们一定知道的!”

    人疑惑的道“什么名字?”

    严伯一字一顿的道“金钱龟!”

    人愕然“金钱龟!!??”

    严伯点头,“不错,它就是龟类之最值钱的金钱龟,尤其难得的是,它不但是野生的,同时还是一只公的!”

    吴仁耀终于听到了关键字,双眼一亮,立即问道“严伯你的意思是说这只龟很值钱!”

    严伯点头,伸指了指自己放在外面奥迪q5,“如果这只龟没有被毒蛇咬伤,我愿意用这车跟你们换!”

    人“……”

    半响,吴若蓝才道“严伯,你别跟我们开玩笑了!”

    吴仁耀也笑得很假的道“是啊,你那辆车少说也要五十万,跟我们换一只龟,这玩笑开得太夸张了吧!”

    严伯摇摇头,严肃的道“我一点儿也没跟你们开玩笑。我家里就养了八只金钱龟,可全是母的,没有公的。你们知道公的金钱龟多难得吗?人工繁殖出公龟的概率仅仅只是1,自然界野生金钱龟公母的比例是100只只有只公的。你们的这只,照它粗犷的腹甲以及背壳上的年轮来看,最少最少也在十岁以上,正是生殖力最强的时候。”

    “发财了!发财了!这回发大财了!”吴仁耀高兴得舞足蹈,像个疯子似的大喊大叫起来。

    不过这也难怪他兴奋,倒了半辈子大霉,终于走一次狗屎运了,怎么可能不得意忘形呢?情绪失控之下,他差点就要抱着女儿亲一口,可是看到女儿那么大了,只能生生打住!

    不过下一刻,他的笑容就消失了,那股兴奋劲儿更是被当头浇了一盆冰水似的,因为严伯道“老吴,你别高兴,我是说这龟没被咬伤之前,我绝对跟你换!”

    吴仁耀听得脸色骤变,忙问道“那现在呢?”

    严伯叹气道“现在,龟已经被毒蛇给咬了,而且还是剧毒无比的眼镜蛇,肉也不能吃,唯一有用的只能是龟壳,如果你们愿意,我给两万你们。这龟卖我。”

    吴若蓝不等父亲说话,便忙摇头道“不,严伯,这龟我不卖的,我只是看它被蛇咬伤,挺可怜的,所以才把它带回来救治,等治好了,我还要送回山里去的。”

    严伯听得愣了一下,摇摇头道“不可能的,眼镜蛇可以说是我们这里最毒的蛇,你们很难救活的。”

    吴仁耀压根儿没将女儿的话当成一回事,甚至当她是神经病,几十万的金钱龟,治好了还送回山里去?脑子被驴踢了就送回山里去。所以他忙问严伯,“严伯,要是我真把这龟治好了呢?”

    严伯笑起道“那我还是那句话,我这车跟你换!当然,你要折现也可以,一口价五十万。”

    “不!”吴若蓝立即抱着龟往后面的药房走,“我不换!”

    林昊也不理吴仁耀与严伯,跟着吴若蓝走了进去。

    吴仁耀有些尴尬,讪笑着对严伯道“严伯,你用不着理他们,这事我做主!”

    严伯道“那你用点心思,把它给救活!野生的金钱龟公,真的很难得的!只要你能治好它,我绝不食言!”

    吴仁耀点头如蒜的道“好,好,你放心吧!”

    严伯道“那成,今天你应该没功夫陪我下棋的了,过两天我再来。”

    吴仁耀道“你慢走,你慢走!”

    送走了严伯之后,吴仁耀便赶紧进了后面的药房……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