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八十七章 无间道计划(下)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梁无艳到底多少岁,没有人说得清楚,仅仅只看面容,确实带有太大的欺骗性。

    其实要说欺骗,更高的还是隔着屏幕,美颜,瘦脸,大眼,滤镜,再加上化腐朽为神奇的化妆术,五十岁大妈都能变成少女。

    梁无艳真的是个五十岁大妈?这个还真不好说,反正梁少秋和她睡的时候,发现她的皮都皱了。黑灯瞎火的夜里还勉强能够应付,可是早上醒来一看,既反胃又恶心,像是突然有了妊娠反应似的。

    不过人老灵,鬼老精,梁无艳发现情况不对,立即就拉着梁少秋溜了。

    梁少秋仍然搞不清楚状况,一边跟着她跑一边问“祖奶奶,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梁无艳骂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黑简那个傻叉被策反了!”

    “策反?”梁少秋摸不着头脑的道“黑锋国际的杀手不是都被血咒控制着吗?他怎么敢策反?”

    梁无艳觉得这小子有药也没得救了,“血咒是一个月一次解药的,像黑简这种杀神级别,身上最少有三个月的解药。可是如果他被人拿下了,如果不投降,不顺从,恐怕当场就得死。”

    梁少秋终于恍然大悟,“你是说他去石坑村投毒,被姓林的识破,并且被逮住,然后在他的身上做了什么手脚,让他不得不反?”

    梁无艳点头,“阿奴那个狗东西,别的不行,可脑子还是很灵的,在古堡做苦力的时候,偷学了不少东西,下毒的本事比老毒柴恐怕只高不低。他要是在黑简身上做手脚,黑简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

    梁少秋惊愕的道“姓林的真的没死?”

    梁无艳怪眼连翻的道“黑简已经反了,你还不明白?还不死心?”

    梁少秋喃喃的道“我……”

    梁无艳道“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昨天晚上将老毒柴活活抽死的,就是黑简!”

    梁少秋又被惊了一下,“什么?”

    梁无艳道“只有黑简那样的身手,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溜进去,将谢丽婷弄昏,把老毒柴活活抽死!”

    梁少秋道“这,这……”

    梁无艳紧了紧他的手,喝道“跑快点!再不跑我们都得死在这里。”

    两人跑出了农家乐的大门,一辆车“嘎”的一声停到了面前,将他们吓了一大跳。

    驾车的那人冲他们急声道“梁少,快上车!”

    梁少秋定睛看看,发现开车的是范明,这就拉着梁无艳要往车里钻。

    梁无艳犹豫一下,终于还是上了车。

    车子一路疾行,沿着海湾大道往前行。

    直到农家乐已经被远远抛在后面,完全看不见踪影了,梁少秋这才大松了一口气,看看前面正在驾车的范明,张嘴想说什么,可是一旁的梁无艳却从身上掏出了一把匕首,横到了范明的脖子上。

    范明感觉脖子一凉,垂眼看看,顿时吓得一哆嗦,方向盘一乱,差点没开进阴沟里。

    梁无艳冷冷的喝道“停车!”

    梁少秋不解的道“祖奶奶!?”

    梁无艳不理他,只是冲范明喝道“靠边,停车!”

    范明忙不迭的靠边将车停下,“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车停下之后,车内一片死寂,范明也不敢回头,生怕被锋利的匕首割破脖子。

    梁少秋看看范明,又看看梁无艳,疑惑的道“祖奶奶,你这是做什么?范明是自己人!”

    “自己人?”梁无艳冷哼道“黑简已经反了,你觉得他还是自己人吗?”

    范明道“祖,祖奶奶,我,我是好人啊!”

    梁无艳骂道“好你妈个蛋!”

    范明苦笑道“我,我是坏人。可我没有出卖你们啊!”

    梁无艳道“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

    范明道“我真的没有出卖你们。”

    梁少秋认真想想,也觉得范明有点可疑,但他如果有问题的话,为什么这个时候还接应自己逃跑呢?“那你说说,黑简是怎么回事?”

    范明道“我也不清楚啊!”

    梁无艳逼问道“你不清楚?”

    范明一脸无辜的道“我真不清楚,之前的时候,梁少让我将简哥接回石坑村,并且听从他的安排,我当时也不知道简哥到底要干嘛?只能将他接回我家住下来,好吃好喝的招待着……”

    梁无艳喝道“说重点!”

    范明道“好好好,他让我先去水利公司在石坑村的供水分布图。我没弄到,我问他到底要干嘛,他说要在林家的水里投毒。我虽然害怕,可是梁少你给了我那么多钱,我只能硬着头皮去打听,结果打听到了他们家喝的是桶装矿泉水,之后又弄到了司机送水的时间,告诉简哥后,他就消失了,然后过了几天,他叫我一起回来复命,我就回来了!”

    在他说话的时候,梁无艳始终紧盯着车内后视镜,看着他的眼神,想通过察言观色,看看他有没有撒谎。

    只是这些话,基本都是实话,虽然中间还有一些保留。但范明也是个戏精,演得十分投入。

    梁少秋听完后疑问道“就是这样?”

    范明道“梁少,我如果撒半句谎,让我家破人亡,不得好死!”

    梁少秋只好看向梁无艳。

    梁无艳伸手一把揪住范明的头发,将他从前排生拉硬拽的弄到后排,然后紧紧的盯着他。

    范明脸色苍白的看着她,心中无比的恐惧。

    梁无艳盯了他一阵之后,终于开口道“你确实没撒谎,可是你也隐瞒了我们一些事情。”

    范明忙摆手道“没有,我没有……”

    他的话还没说完,梁无艳已经扬起了手中的匕首,狠狠的扎进他的手臂,“你再不老实,下一刀我就扎你的心脏。”

    范明痛得整张脸都扭曲了,捂着血流如注的手臂道“祖奶奶,我……”

    梁无艳又一次扬起手中的匕首,冰冷的道“开口之前,先想清楚。”

    范明看着那还带着自己鲜血的匕首,浑身发颤,最后眼眶发红的道“你们为什么要逼我出来!”

    梁少秋原以为梁无艳冤枉了范明,范明看起来没有问题,可是这话一出,他却不禁叹服,辣椒虽然是小的辣,可姜却还是老的辣啊!顿时就怒喝道“说,不说你就死定了!”

    范明咬牙切齿的道“……黑简那个畜牲,他,他,把我老婆搞了!”

    此言一出,梁少秋与梁无艳不由面面相觑,这事虽然听起来很刺激,可是跟他们所期待的口供不一样啊。

    梁少秋问道“到底什么情况?”

    范明的道“我把黑简接回去后,好吃好喝的招待他,甚至把家里最好的房间都让给他住,可是他趁我出去打听情况的时候,竟然把我的老婆搞了。这样还不单止,晚上的时候,他还把我灌醉,就在我身边搞我的老婆。”

    这些,也都是事实,而且是一个男人不愿意提及的事实。

    范明说起这个事的时候,悲愤交集,声泪俱下,绝不是演戏就能演出来的。

    只是疑心病极重的梁无艳仍然不放过他,“这个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范明一边流泪一边道“我以前总是喜欢在外面,呆在家里的时间很少,可是我又不是很放心,所以就在家里装了监控,我调看监控的时候,看到了!”

    梁无艳听到这里,神色却亮了一下,“视频录像还有吗?”

    范明犹豫了半响,终于将自己的手机掏出来,打出视频录像递给她。

    梁无艳按了播放键,梁少秋也忙凑过去看。

    一阵之后,梁无艳不禁感叹道“这个黑简,真的不是一般的会玩啊!”

    梁少秋连连点头,“确实是高级玩家,我也自愧不如。”

    梁无艳无爱的看他一眼,你都没鸟用了,还玩个鬼啊!扭头看到仍然泪流不绝的范明,“你看到视频后呢?又怎样?”

    范明咬牙切齿的道“我想杀了他。”

    梁无艳道“那你动手了吗?”

    范明摇头,“没有!”

    梁无艳道“为什么?”

    范明颓丧无比的道“他是杀手,武功高强,我哪里打不过他。”

    梁无艳没好气的道“打不过他,你不会下毒啊!”

    范明又摇头,“我不知道上哪买毒药啊!”

    梁无艳叹气道“你可真是个废物!”

    范明的眼泪又一次落了下来,悲愤的道“我原本打算着,这次跟他一起回来,如果有机会,我就杀了他,我……”

    梁无艳摆手道“行了行了,你就别在我面前吹牛批了,在你家你都没胆子动手,何况是回来以后。”

    范明怂拉着头,嚅嚅的接不了话。

    梁少秋看了一阵视频之后,又冲范明问道“除了这些,你还有什么隐瞒我们的?”

    范明摇头不绝,“没有了,没有了,梁少,我真的没有什么瞒你们了,我老婆的事情,打死我,我都不肯说的。我……”

    梁无艳不屑的道“可是我还没把你打死,你就说了!”

    范明喃喃的道“我,我……”

    梁少秋道“范明,你该不会也是个无间道吧!”

    范明连连摇头,“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

    梁无艳见梁少秋还要追问不休,止住他道“行了,小梁子,别在他身上浪费唇舌了,他就是个窝囊废,老婆被人上了都不敢吱声,有什么胆子来做卧底?”

    范明有些愤怒,忍不住看向梁无艳。

    梁无艳立即冷冷的逼视着他,“我说错了吗?”

    范明被她一瞪,又扛不住的垂下头去。

    梁无艳不屑的冷哼一声,拿过他的手机,再次欣赏起来,这种当事人在场的表演,纵然临床经验十分丰富的她也没见过的。

    梁少秋看到范明泪流满面,心里虽然没有同情,可表面却还得表示一下的,毕竟汤永安可能凶多吉少了,自己和梁无艳要离开这里,只能依靠这个家伙,于是就缓声道“范明!”

    范明哽咽着应道“我在!”

    梁少秋在车上找来一块破布,一边缠住他受伤的手臂,一边道“姓林的既然没死,我们是草木皆兵的,不是自己人绝对没办法相信,所以刚才祖奶奶对你……你要理解!”

    范明没有说什么,只是点点头,看起来十分的委屈。

    梁少秋道“不过你放心,只要你死心踏地的跟着我,以后我有一口吃的,绝对不会饿着你。”

    范明吸着鼻子道“谢谢梁少!”

    梁少秋拍拍他的肩膀,“好了,大丈夫何患无妻,那么容易被上的女人,不要也罢。只要离开了这里,我给你找女人,倭国的,高丽的,俄罗斯的,随便你选。”

    范明连连点头,擦干眼泪,“好!”

    梁少秋道“那现在我们怎么离开?”

    范明道“我联系一下我老表!”

    梁无艳抬起头来,“还是刚刚那个农家乐的?如果是的话,你还是算了,我可不想死得那么早。”

    范明摇头道“不是,是另外一个捕鱼的,他有一艘小渔船。”

    梁无艳终于不吱声了。

    梁少秋则催促道“那你赶紧联系吧!”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