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 我认识一个女医生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陆治见山田友权看破自己中毒,心里虽然惊得不行,可是并没有认怂,表面上仍然不慌不忙,淡然自若的样子。

    输人不输阵,人活在这个世上,不就是因为一口气在吗?

    “山田先生果然好眼力,不过不用替我担心,我只是中了一点小毒,并不碍事!”

    “真的是这样吗?”山田友权皮笑肉不笑的道“那我就放心了,传说神王武功盖世,天下鲜有敌手,如果神王能早日恢复实力,我们的这次行动便能增添几分保障。”

    陆治的脸黑了起来,眼前这个家伙表面虽然客气,可是神色之间却隐透着不屑之意,显然并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麻辣隔壁的,老子要是没有中毒,随便就能将这个小鬼子埋了。

    现在这样,可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

    作为黑锋国际的神王,他明知意气用事要不得,尤其是在这种节骨眼上,可是他已经习惯了高高在上,被林昊莫名其妙的阴了一把,心中已经窝火得不行,现在又被这个小鬼子看轻,哪还能忍?

    “山田先生,你要是不信,可以派个高手来跟我切磋一下,当然,你自己亲自来也可以!”

    对于陆治的挑恤,山田友权十分意外,这货面青唇白,手脚还有些发颤,明显中毒不轻!

    落到了这步田地还不服软?看来黑锋国际的老神王将他惯得不轻啊!

    山田友权想挫挫他的锐气,让他以后识相一点,这样对未来的行动也有帮助,但他自己是不好出手的,否则就有趁人之危的嫌疑,所以不动声色的看了身旁的人一眼,然后对陆治道“神王言重了。我绝对不会怀疑神王的实力。”

    站在他旁边的那人立即会意,站出来冲陆治拱手道“神王阁下,我早就听说您的武功深不可测,今日有机会向神王阁下讨教,求之不得。”

    山田友权立即装模作样的喝道“放肆!竟敢在神王面前班门弄斧,渡边次郎你是不想活了吗?”

    渡边次朗忙道“山田先生,属下不敢,只是一时心痒难耐罢了……”

    “闭嘴!”山田友权喝骂一句,然后冲陆治道“神王,我管教无方,让你见笑了。”

    陆治早看出两人在唱双簧,冷声道“只是砌磋一下,无伤大雅,来吧!”

    山田友权勉为其难的道“既然这样,那就听神王的。”

    渡边次郎是一名人忍,心里十分骄傲,见陆治现在像个软脚蟹一样,心里十分不屑,感觉收拾他像玩似的,这就拉开架势道“神王阁下,请赐教!”

    陆治仍然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你尽管出手就是!”

    渡边次郎听得很是疑惑,难道这个家伙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吗?那好,老子就趁你病,要你命!

    “嘿衣!”当下一声大喝,立即抽刀朝陆治扑了过去,一刀直刺他的胸膛。

    陆治仍然坐在那里没有动弹,直到刀尖逼近,仅差几公分就要刺进他的身边之际,这才骤然出脚,奇快无比的瞬间就踢中了渡边次郎的手腕。

    渡边次郎只感觉手上一股剧痛传来,刀再也握不稳了,瞬间被踢飞,巧的是被踢飞的刀竟然直射向山田友权。

    山田友权面不改色,伸手刷地接过刀,然后扔回给渡边次郎,阴沉的喝道“拿出你的全部本事。放心吧,就凭你还伤不了神王。”

    渡边次郎羞愧的接过刀,然后一声大吼,再次扑向陆治,双手持刀的当头一劈而下。

    这一刀,他已经出尽了力气。

    如果劈实,陆治可能就会被一刀两半,看得山田友权有些心惊,这货要是真的被劈死的话,事情恐怕会变得麻烦的。

    正当他犹豫着要不要喝止之际,陆治已经霍地出手,看似十分随意的出手,可是那足以开山劈石的武士刀就滞在了半空,因为他的食指与中指已经紧紧的夹住刀锋。

    渡边次郎使尽全力,刀锋无法再下压分毫,而且也抽不出来,憋得脸红耳赤,怪叫连连。

    陆治不屑的冷笑,双指骤然一松。

    渡边次郎收力不及,顿时往后摔去,在地上翻了两个跟头才终于停下来,然后就怒不可遏的再次挥刀朝陆治扑去。

    “够了!”山田友权沉喝,“还嫌不够丢人现眼吗?”

    渡边次郎脸色胀红,但终于还是罢了手,因为他确实不是这个家伙的对手。

    山田友权对陆治笑道“神王不愧是神王。佩服佩服!”

    陆治道“献丑了!”

    山田友权道“神王一路奔波劳累,也很辛苦了,先好好休息一下,稍后我们再商议行动计划吧!”

    陆治跟渡边次郎动手,再次用了内气,胸口早已经是血气翻腾,必须赶紧运功调息,所以就答应了下来。

    山田友权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心下却是十分震惊,这个家伙明显已经中毒不轻,功力顶多只剩下七成,可是一个级别极高的人忍竟然连他一招也接不住,实在不是一般的厉害啊!

    这样想着,人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发现那个女巫竟然还卷缩在角落里,似乎并没有去洗澡,反而把脱下来的斗蓬又穿上去了,当下一股戾气上涌,刷地一下扑上去,一把揪住了她的领口,“你是不是想死,我的听你当作是耳边……”

    话未说完,他就愣住了,因为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斗蓬里的女巫的头发是湿漉漉的,脖子上也有着未干透的水珠,显然是已经洗过澡了!

    女巫其实是不想洗的,可是刚刚洒落在身上的白色粉末并不是闹着玩的,哪怕她有解药,也必须得清洗一下才有保障。

    女巫原本也是想挣扎反抗的,因为她还有很多邪恶的手段没施展出来呢,可是看到满脸戾气的山田友权,终于默叹了一口气。

    自己也不是什么贞女烈妇,既然他对自己的身体有兴趣,牺牲一下又何妨,虽然山田友权这样的,完全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她喜欢的是像林昊那样的小白脸。

    只是现在,为了利益,为了完成任务,她明显没有选择了。

    发现她原本绷紧的身体渐渐软了下来,看着自己的目光也不再充满杀机,山田友权明白了她的态度变化,心中大喜,这就猛地一把撕开了她的斗蓬,然后一手按住她布满刺青的脸,身体压了上去。

    当那啥不能那啥的时候,只能试着那啥!

    女巫感觉这个男人还是挺猛的,于是就使出浑身解数,紧紧纠缠住山田友权……

    这一边的山田友权风流快活,可是那一边的陆治却苦不堪言。

    他服用了从古堡带出来的万能解毒药,原以为很快就能化解自己身上的毒,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他的身体变得越来越无力。

    他整个人,仿佛有一层看不见的壳正在不停的褪去。

    无论他怎么努力,始终也无法摆脱这股越来越重的无力感,感觉身体状况在一分一秒的变差他,心内忧急如焚,可是又不知该如何是好!

    好不容易,终于煎熬到了天亮,他实在是无计可施了,只能扔掉了颜面,向山田友权求助。

    此时的山田友权已经睡醒了,正开始做晨运,对象自然是那个女巫。

    这个女巫的脸上虽然布满刺青,身材也不算特别苗条,可胜在肌肤白皙,尤其是技术相当了得,任何姿势都能解锁。

    一夜风流之后的山田友权直呼捡到了宝了,所以才刚刚醒来,便迫不及待的再战三六九。

    正在他忙活之际,房门被敲响了。

    山田友权并没有停,十分不悦的喝道“谁?”

    吉泽千惠的声音在外面响了起来,“山田友权,是我!”

    山田友权终于停了下来,“千惠,有什么事?”

    吉泽千惠道“神王有要事找你商议。”

    没等山田友权回应,外面的脚步声已经远去,忍不住自言自语的骂道“麻痹,这个陆治怎么这么多事。”

    不过最终,他还是穿上衣服,前往陆治的房间。

    房间里,吉泽千惠站在那里,可是陆治却躺在床上,他便疑问道“神王,请问有什么事?”

    陆治神色十分尴尬,吱唔着道“我……”

    山田友权见他吞吞吐吐的,便道“神王有话直说无妨,我们现在已经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陆治苦声道“我低估了身上所中的毒,现在情况十分不对劲,你们这边有没有名医,麻烦找一个来给我看看。”

    山田友权听得一下就乐了,妈的,叫你装逼,现在还装不装了?

    不过只高兴了半秒钟,他就高兴不起来了,陆治要是变成废柴,那是对他有害无益的!

    “神王,真是不巧,我们这次来得匆忙,并没有配备医生,你看古堡那边……”

    “我已经让古堡那边派医生过来了,可是他们立即动身的话,也得要两天的时间才能到达!”陆治苦笑连连的道“我现在这样的情况,恐怕撑不了两天了。”

    始终在旁边充当路人甲的吉泽千惠闻言,心中一动,这就道“神王,山田,我倒是认识一个医术很厉害的女医生,中西医都十分擅长,对中毒一类的东西,更是有很深的研究。需要的话,我可以代为联系的。”

    山田友权道“千惠,这个女医生靠得住吗?”

    吉泽千惠道“这个世上唯一能靠得住的,只有自己。但我们只是找她看病罢了,又不是让她干什么,她看病,我们付钱,完事了大道通天,各走一边,没有什么要紧的。”

    山田友权想想也是,了不起就杀人灭口罢了,确实没有什么了不起,于是点点头道“好吧,千惠你赶紧联系一下。我希望神王能尽快恢复,我们的行动是不能没有他的。”

    吉泽千惠道“好,我这就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