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我才是主人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林昊,无疑是犀利的。

    在他内服外洗的两方药剂轮流伺候之下,受伤的金钱龟的情况得到了有效的控制,那条被毒蛇咬伤的腿不但没有溃烂,反倒是消了肿,可以完全缩进壳。

    一连天,金钱龟都被精心无比的照顾着。不过照顾它的并不是吴若蓝与林昊,而是吴仁耀。

    起初的时候,吴若蓝看见他这么积极,心里是极为担心的,因为父亲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她真害怕他会偷偷摸摸的把金钱龟拿去给严伯。

    她的担心是不无道理的,吴仁耀确实就是这么个唯利是图的人。而事实上,吴仁耀也日思夜想着这样做,可是每次要伸爪子的时候,最终还是缩了回来,因为他不敢啊,林昊已经发了话,没有他的同意,谁也不能决定这只龟的去留。

    是的,吴仁耀虽然是这个诊所的老板,虽然在嘴上从不让林昊占一点便宜,但他真的不敢得罪林昊。

    林昊的到来,表面上并没有给诊所给吴家带来什么变化,而事实上,一切都因为他的来临而改变了。

    以前的时候,他们两父女一顿饭也得一斤半,他一顿饭最少得吃碗,多的时候差不多五碗!

    能吃的人,一般都能干,否则就不是吃货,而是饭桶。

    林昊真的不是一般的能吃,但也不是一般的能干,来到诊所仅仅只是几天时间,他所带来的收入,便已经超过了吴仁耀一整年的劳碌所获。如果算上那只金钱龟,少说也能顶得过他辛苦十年!

    金钱龟虽然值钱,可是能比林昊更值钱吗?

    不,在吴仁耀心里答案是明显的,林昊是一颗摇钱树,只要他使劲摇,随时就能刮下一些钱来。

    吴仁耀虽然现实,可绝不是个没脑子没远见的人,卖了金钱龟,或许能挣个五十万。可是留住林昊的心,他很可能给诊所带来五百万,又或许更多。

    衡量轻重得失,吴仁耀只能生生压下把金钱龟拿去变卖的念头,不能压也得压。这种压抑的情绪经过发酵,扭曲,便变成了一种疼爱,不是对林昊,而是对那只金钱龟,所以这天来,他几乎是没日没夜衣不解带的侍候那只金钱龟!吴若蓝她娘当初生产的时候,他都没这么勤快积极。

    第四天头上,吴仁耀突然兴奋无比的从后面窜进来,舞足蹈的对吴若蓝与林昊道“吃了,吃了!”

    吴若蓝疑惑的道“什么吃了?”

    吴仁耀十分激动的道“小强吃东西了!”

    林昊与吴若蓝互顾一眼,疑惑的问“小强?”

    吴仁耀道“就是那只金钱龟,我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做吴小强!”

    林昊与吴若蓝“……”

    吴仁耀一扯着一人,兴奋的道“快,跟我去看看!”

    两人见他高兴成这个样子,也不扫他的兴,这就跟着进了进去。

    走到诊所后院的时候,两人看到那个浸养在大木盆里的金钱龟竟然已经探出头来,正张嘴咬着食台上的一根香蕉,吃得十分起劲的样子。

    人进来的动静虽然已经很轻悄,但还是惊吓到了它,立即就缩回了头去,然后便一动不动。

    吴仁耀则指着它道“看到没有,看到没有,小强吃东西了!”

    两人点头,脸上都浮起笑意,因为他们知道,龟也好蛇也好,小猫小狗也罢,不管是什么动物,生病之后肯进食,那就意味着康复已经开始了。

    吴仁耀十分得意的道“这两天,我可是什么都试遍了,鸡肝,小鱼,小虾,瘦肉等等,样样都试了一下,可它就是不肯吃,刚才我在这儿,一边跟它聊天,劝它吃点儿,一边自己吃香蕉,而且故意吃得很香的样子……”

    林昊与吴若蓝听得面面相觑,跟一只龟聊天?你还敢再无聊一点吗?

    “……然后我就突发其想的扔了一截香蕉给它,没想到它竟然刷地一下探出头,把香蕉咬住了!”吴仁耀说到最后,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

    林昊有些好笑的调侃他道“那你觉得它是喜欢吃香蕉,还是因为你的劝导起了作用呢?”

    “这个!”吴仁耀挠了下头,然后一挺胸膛道“肯定是我的劝导起了作用!”

    林昊与吴若蓝“……”

    “你们什么表情?”吴仁耀给两人一个难看的白眼,“龟可是很有灵性的,知道谁对它好,谁对它不好!”

    吴若蓝冷哼道“它要是真有灵性,肯定知道你对它图谋不轨,还肯吃你的东西?理你才是个五呢!”

    吴仁耀“这……”

    正在人说得热闹的时候,诊所前面传来了一个叫声“老吴,老吴!”

    听到这个声音,林昊与吴若蓝的脸色齐齐一变,因为他们都听出来了,这是严伯的声音。

    他们能听出来,吴仁耀就更能听出来,所以他们还没有反应呢,他已经蹭溜一下往外奔去,嘴里同时叫道“来了,来了!”

    吴若蓝的神色则有些郁闷,不但没有出去,反倒一屁股坐在那小板凳之上,一边撕着一根野草,一边难过的看着那只金钱龟,仿佛下一刻就要生离死别似的。

    林昊见她不出去,自己也跟着坐在旁边,心里有些纳闷的问道“姐姐,这个严伯不就是个村主任吗?屁大点的芝麻官,怎么那么有钱?舍得拿五十万的一辆豪车换一只龟?”

    吴若蓝道“你有所不知,石坑村虽然有一小半是惠城的,可是它是属于羊城的石坑村。在这样的村子里做村主任,顶得过其它地方的一个镇长。严伯除了是村主任外,也是村党委书记,集体经济组织理事长。”

    林昊道“那他应该贪了不少钱吧?不然光是他的工资,能开得起那样的车?能养得起金钱龟吗?”

    吴若蓝摇头道“这话你可不能随便说。严伯在咱们村里威望极高的,这话要是让别的村民听见,非揍你不可。他贪不贪我不清楚,但他就算不贪,家里也大把钱的,他是我们石坑村有名的地主,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在羊城,深城,莞城等地经商,都是大老板,他没有做村主任之前一直在外面炒房地产做生意的,早早就挣下一副身家,也热心村里面的慈善事业,嚅,咱们天天都要经过的那座能过大车的石拱桥,就是他一个人出资建的!两年前吧,他的身体好像出了什么问题,回来村里疗养,然后村民们自愿推选他做村主任的。不过他好像只找我爸吹水下棋,从没找我爸看过病,所以我也不知道他得的是什么!”

    林昊道“这么说,他是好人?”

    吴若蓝道“是吧,反正我没听到谁说他的坏话。”

    林昊道“那严伯叫什么名字?”

    吴若蓝道“就叫严伯啊!”

    林昊道“呃?”

    吴若蓝道“姓严,名伯!”

    林昊愣了一下,随即叫起来道“我靠,从小就占别人的便宜,你还说他是好人!”

    吴若蓝“……”

    两人聊得正欢的时候,吴仁耀与严伯进来了。

    吴仁耀指着那木盆正小心翼翼的勾头探脑的金钱龟道“你看,我没骗你吧!刚才它还吃了一根香蕉呢!”

    严伯伸进木盆里,将那只金钱龟抓了起来,仔细的看了又看后,这就将它翻过来放到地上。

    林昊与吴仁耀父女瞧得莫名其妙,这是要干什么呢?

    吴仁耀正想发问的时候,严伯却摆摆,示意他别出声。

    人便只好耐心的等了起来,过了足足有好一阵,那只金钱龟紧闭的腹甲才慢慢松开了,然后四肢便从里面伸了出来,接着头也伸出来,脚一蹬,头一顶,整个笨重的身子竟然让它灵活的翻转了过来,接着就迅速的往阴暗避人的角落跑。

    “哈哈!”严伯大笑着伸一把抓住,将它放进木盆后才道“不错,果然是治好了!一只病重的龟,绝对不能翻身的。老吴,以前我一直觉得你的医术不咋地,看来我是小瞧你了!”

    吴仁耀被夸得有点尴尬,因为金钱龟并不是他治好的,不过抬眼看看林昊,见他并不吱声,也就没有解释。这小子一天到晚都没有好脸色给他,他才不往这小子脸上贴金呢!

    严伯又看了一会儿那只金钱龟之后,便干脆的从裤兜里掏出那四个0扣在一起的车钥匙,递给吴仁耀道“老吴,我说话算话,按照咱们事先说好的,一交车,一交龟!这两天我才刚做了保养,还加满一箱油呢!”

    吴若蓝正要出声阻止,却被林昊轻扯了一下,显然是让她别着急,先看看再说。要是吴仁耀真敢把龟给严伯,不用吴若蓝说,他第一个就活劈了这厮!

    看见严伯递车钥匙,吴仁耀几乎是下意识的接了过来,因为拥有一辆低调又奢华的豪车一直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

    只是接过之后,看了又看,最终还是十分不舍的把车钥匙还给了严伯。

    严伯疑惑的问“老吴,你这什么意思?”

    吴仁耀看了眼在旁边虎视眈眈的林昊与女儿,无奈的冲严伯摇头道“严伯,不好意思!”

    “不要车,要现金?”严伯问一句,又笑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立即让人去准备!说实话,你真要我这车,我还不是那么舍得的,除了这车原本就是顶配外,我还花了不少钱改装的。行,你等着。”

    吴仁耀摇头道“不是的,你误会了。”

    “那是什么意思?要涨价?”严伯说着想了下,这就道“十年龄的野生金钱龟公,只换一辆已经落地的奥迪,确实是亏了点,那这样,我除了这辆车,再给你加八万,这样算公道了吧!”

    一只龟换一辆豪车,再加八万现大洋,这世上真的没有什么比这更划算的生意了!吴仁耀自然心动得不能再心动,但最终他只是无奈的摇头。

    严伯这下急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到底几个意思啊?”

    吴仁耀道“严伯,对不起。这只龟不是我捡回来的,也不是我将它治好的,所以我没有权处置他。”

    严伯愣了一下,随即恍然明白过来,转头看向吴若蓝,“若蓝,这事得你做主是不是?”

    “不,严伯,这事我也做不了主。”吴若蓝说着,转头看向林昊,“龟是他从毒蛇的口救下来的,也是他带回来的,更是他治好的,是要卖掉,还是要放生,由他说了算!”

    欢迎加入村医群路过围观打酱油,群号是460825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