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半夜去找碴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小÷说◎网,♂小÷说◎网,

    美智子见朴允儿进了房间,微松一口气后,心里又有些失落,她原以为林昊真要叫人暖床的话,首先应该是她才对的,没想到竟然是落到朴允儿头上。

    不过这样也好,现在的她还没有完全彻底的准备好呢!

    尽管明知道下一刻房间里要发生什么,但她并没有像下午一样离得远远的,反倒是紧贴着门,想听听里面的动静,也让自己提前有个心理准备,因为她觉得这种事情,迟早会落到自己头上的。

    只是听了一阵后,又没有听到下午那种要拆房子似的声音,甚至连说话的声音都没听见!

    咦,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朴允儿这么快就适应了二少爷,开始和他进入了前奏?

    朴允儿这个小娘皮,之前还装得一本正经,结果一进房间竟然是这个样子。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

    正在她乱七八糟想个不停之际,房门突然没有任何征兆的开了,正紧紧贴在门上的美智子直接就摔进了房间。

    只是没等她摔到地上,一只稳而有力的手已经扶住了她,抬头看看,发现正是她的主子二少爷林昊,而他并不是赤条条的,衣服好端端的穿在身上,再扭头看看床上,发现朴允儿正安静的躺在上面,不由喃喃的道“二,二少爷。”

    “嗯!”林昊扶稳她后便放开手,指着床道“你也上床去吧。”

    美智子呆住了,“我,我也上去。”

    林昊厚着脸皮道“不错,我原本是想让朴允儿来暖床的,可她似乎有点贫血,手脚都是冷的,怎么睡也不暖,所以还是找多一个人,三个人挤挤肯定暖的。”

    美智子听得目瞪口呆,哄女人上床的理由,她听得很多,可是这么烂的,她还是第一次听。

    林昊道“愣着干什么,赶紧上去呀。”

    美智子这才如梦初醒,慌慌张张的上了床。

    只是她刚躺好,林昊的手就伸了过来,她以为他是要脱自己的衣服,吓得整个人一阵绷紧,结果却感觉他的手指在自己身上迅速点了几下,然后……没有然后了,她失去意识的昏睡了过去。

    终于将两个贴身女仆搞掂了,林昊大松一口气,推开房门走出去!

    只是当他来到围墙边上,正准备翻身跳出去的时候,一人已经悄无声息的到了他的面前,拦住他的去路。

    林昊定睛看看,发现竟然是家里的保镖总管,辛晓雅的头号响马左佑。

    左佑向林昊微微躬了一躬,然后问道“二少爷,请问你要去哪儿?”

    林昊道“那个……我出去方便一下。”

    左佑道“二少爷的房间里好像有洗手间。”

    林昊只好道“我说的这个方便不是那个方便。”

    左佑又道“二少爷的房间好像有女孩。”

    林昊只能脸皮更厚的朝他挤眉弄眼的道“左佑,大家都是男人,你应该懂的,家花哪有野花香呢?”

    左佑道“这个道理我当然懂。”

    林昊高兴的道“既然你懂,那就行个方便吧,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左佑摇头道“对不起,二少爷,大小姐有交待,谁要看见你出去不拦阻,谁的腿就会被打断。”

    林昊道“你不能当作没看见吗?”

    左佑又摇头,“我不能这么自欺欺人。”

    林昊的眉头皱了起来,“这么说来,你是一定要拦着我?”

    左佑道“是的!”

    林昊又问“没有人情可以讲?”

    左佑道“二少爷,请不要为难我好吗?我失职的后果会很严重的。”

    “那行吧!”林昊无奈的拉开架势,“赶紧放马过来?”

    左佑摇头道“我不敢跟二少爷动手。”

    林昊眼看着跟杨慧约定的时间要到了,心里焦急,哪还有闲心跟他咯嗦,直接一个箭步窜上前,当胸就给了他一掌。

    左佑不避不让,举掌相迎。

    “嘭”的一声闷响,两人各被震退了一步,显然实力是旗鼓相当,不由均露出讶色的看向对方。

    左佑显然是没想到这个看起来白净又羸弱,只懂得看病撩妹的二少爷武功竟然如此高强。

    林昊也没想到,辛晓雅一个小弟的武功都跟自己不相伯仲。

    两人互顾一眼后,再次拉开架势,然后拳打脚踢,你来我往的互拆近百招,可始终高下难分。

    林昊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心里更是急得不行,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必须得赶紧摆脱这个家伙才行,否则就白白浪费一整晚的时间了。

    左佑则是不紧不慢,见招拆招的沉稳应对着林昊。

    “咦?”林昊一招就要攻至近前的时候,目光看到左佑的后方,所有动作顿时一滞,“小姐姐!?”

    左佑下意识的扭头,往自己身后看去,结果却发现后面空荡荡的,别说是人,连个鬼影都没有,意识到上当,立即就要转身。

    只是这个时候明显已经有点迟了,高手相争,一丝一毫的松懈都可能招致灭顶之灾。

    不过林昊并没有灭他的顶,只是在他身上点了两下,制住了他的穴位罢了。

    奸计得逞后,林昊便将已经变成机械人似的左佑搬到墙边,然后低声道“左佑,不好意思了,我真的急着要去方便,你在这儿呆一会儿哈。我解决完了就马上回来。”

    左佑身不能动,嘴不能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林昊翻墙而去。

    林昊出去之后,不露痕迹的绕过那些巡逻的保镖,从大宅后面的山路绕到会所那边。

    在会所的侧墙边,一辆皮卡安静的停在那儿。

    车上已经坐着一个人,不过并不是莫妮卡,而是跟他早早约定好了的杨慧。

    只是上车之后,林昊又有些奇怪,“你怎么把这个车开来了?”

    杨慧道“这是一辆很好的车。”

    林昊汗了下,“还有呢?”

    杨慧道“车上有很多装备。”

    林昊道“其实我是想问,莫妮卡怎么会愿意把车借给你。这可是她的宝贝啊。”

    杨慧轻笑道“这是我们女人之间的秘密,不能跟你说。”

    林昊道“好吧,咱们出发。”

    杨慧便发动车子,按照林昊说的目的地驶去。

    每一个人,都有着一些不愿向人提及的事情。

    每一个城市,都有着相对黑暗与混乱的地方。

    在整个羊城,要说治安最差的地方无疑就是明珠区,这里城中村居多,出租屋无数,流动人口密集,三教九流,龙蛇混杂。不过要说最差中的最差,无疑就是新塘。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黑恶势力,新塘也不能例外,不过和别的地方不一样的是,这里没有“过江龙”,仅仅只有“地头蛇”。

    太子娱乐城,属于塘口村的地标性建筑,里面包含了桑拿,按摩,餐饮,ktv,住宿等等吃住玩乐的服务。当然,这些都只是太子娱乐城看得见的东西,看不见还有地下钱庄、地下赌场、莞式服务……反正只有想不到的,没有他们不敢做的。

    那么是谁在经营着太子娱乐城呢?答案是呼之欲出的,那就是青帮。

    青帮并不像忠义堂,朱和堂,和胜堂那样,属于存世百年的大帮会,它最早的时候只有一个人,那就是现在有着地主之称的谢承德。

    初中辍学的谢承德在新塘老市场卖猪肉,不是市场中心的正经摊位,而是市场边上的一个巷口半摭半掩的卖,因为这样可以省一大笔摊位费,还也可以卖不经检验的私宰猪肉。

    刚开始那一段时间,谢承德倒也挣了一些钱,当他以为日子可以这样顺风顺水过下去的时候,苦难却开始了,首先是市场的工商来找碴,当他好容易托了关系找人出面,送烟送酒还送了一笔钱后,终于消停了。

    然而安生日子没过几天,麻烦又上门了,一些小流氓小混混看他年纪小好欺负,隔三差五的来收保护费。

    谢承德当时年轻气盛,给了一次,给了两次,第三次就不肯给了,结果被小混混给狠揍一顿,猪肉摊挡被掀了,人也被打了。

    伤好之后,谢承德继续摆摊,但出摊不再是他一个人,还拉上两个同样也是初中辍学的难兄难弟阿虎和阿吉!

    结果没过两天,小混混又来收保护费,他们仨就跟小混混们狠狠干了一架,因为人数相当,那一架他们勉强干赢了。

    只是第二天出摊,小混混又回来了,人数比昨天多了一倍。谢承德仨人又被狠揍了一顿,这回不但猪肉摊被掀了,猪肉被抢了,连那连载猪肉的三轮车都被砸得稀巴烂,甚至连进猪肉的本钱也被抢了。

    这一次,谢承德确实是真的怒了。

    当夜,他就带着阿虎阿吉两人,悄悄的摸到了这伙小混混的头目家门口,蹲守到午夜十二点半,终于等到了这个头目,于是三人拿着猪肉刀就扑了上去,总共砍了这个头目十三刀,虽然刀刀都避开了要害,可还是将他砍成了重伤。

    搞掂了这个头目,谢承德知道卖猪肉的营生是做不下去了,不过当时的他已经熟悉了私宰猪肉的贩卖方式,而且知道这方面的需求极大,仅仅只是新塘市场偷卖私宰猪的就有二十多个点,甚至有一些正经摊位也偷着卖。

    脑子灵活的谢承德意识到这一行有利可图,便借着自己是本地人的优势,在自家老屋背后搭了个简易窝棚,作为屠宰场所,然后向外面收购生猪,自己屠宰后对外贩卖。

    刚开始的时候,他们只是一头猪两头猪的收,而且就仨人自己屠宰,发展到后来,他们是十头八头的收,而且专门顾人屠宰,生意也从最开始只局限于新塘市场发展到周边所有的市场。

    生意做大了,钱挣得多了,跟随着谢承德的人也多了起来。

    有一天,经常向谢承德购猪肉去贩卖的阿狗鼻青脸肿的来找他哭诉,声称自己被市场的小混混经常收保护费,这营生干不下去了,向他预定的几头生猪也不要了。

    谢承德在那个时候已经意识到客户就是上帝的说法,而且他也有过跟阿狗几乎一模一样的遭遇,所以得知这件事后让他不要慌张,第二天准时出摊。

    阿狗虽然害怕,但还是照他说的第二天又继续摆摊,结果那帮小混混真的来了。只是没等他们开始跟阿狗索要钱财,早就等着他们到来的谢承德便率领着二十多人赶到,将一班小混混打得落花流水。

    阿狗事件,发挥了效应!

    在口耳相传中,作为本地人的谢承德几乎一战成名,之后但凡市场上是遇到收保护费,或者遇到纠纷什么的,纷纷都来找谢承德。

    当时的谢承德也够仗义,几乎是有求必应,最后见找得人多了,索性就半公开的向新塘市场上的行摊主收取“管理费”,这个管理费其实就是保护费,交了钱后就可以保你安安生生的做生意。

    自此,青帮便应运而生,作为老大的谢承德自封“地主”外号,不是说他有多少地,而是说他是本地人。

    随着青帮在新塘的名声越来越响亮,找上门来的人也越来越多,除了找碴的,也有来送钱的,市场周边经常被小混混捣乱勒索的商铺店主也开始寻找谢承德庇护。

    年之间,青帮几乎统治了新塘市场一带,因为再没有一些小帮小派敢来这边闹事收保护费什么的。

    不过谢承德明显是个有野心的人,他明显不满足于一个市场的地盘,爪子开始往外探,瞄向了市场周边的“娱乐餐饮”等行业。

    他先是让自己的手下冒充反派去捣乱,然后自己扮演正派去摆平,用这种方式,先后跟周边生意极为红火的酒店,饭馆,酒吧建立了合作关系。

    只是仅仅如此,他仍不满足,因为青帮看起来人数众多,规模不小,可业务范围却还是有限,收入主要还是靠私宰猪,看场子,收保护费,追债,解决纠纷等几项,并没有真正赚钱的项目。

    当他去了一趟奥省,发现那里的娱乐博彩事业如此红火之后,瞬间心动,回到新塘后也开始经营起小规模的地下赌档,但也只是小打小闹。

    一直到他认识了太子娱乐城的老板孙志宗,并建立合作关系的时候,青帮才算是有了质的转变。

    孙志宗原本是一个正当生意人,做的是酒店,ktv,桑拿,餐饮等生意!太子娱乐城不但是他的物业,也是他的生意之一,但由于经营不善,亏损越来越严重,他就想着用什么法子来救场。最后想到的便是投入不需要太多的大保健行业。

    孙志宗有钱,也有关系,可是缺人,尤其缺谢承德这种有势力,又敢打敢杀的人。

    他找到了谢承德,两人几乎是一拍即合勾搭成奸。

    孙志宗负责出资,出场地,并搞掂上层关系。谢承德则成为大鸡头,负责运营,找资源,拉客源,维持秩序等等。盈利七三分,孙志宗拿七成,谢承德拿三层。

    自此两人一路顺风顺水,靠着孙志宗这棵大树,谢承德不但认识了很多真正的有钱人,也开展了不少的业务。

    梁少秋这个富二代,谢承德就是通过孙志宗认识的!当他发现孙志宗在梁少秋面前要点头哈腰的时候,立即就意识到梁少秋要比孙志宗更加牛叉,便有了抱大腿的心思。当他发现梁少秋竟然对自己的女儿谢丽婷有意思的时候,几乎是亲手把女儿送到梁少秋床上的。

    只是当他刚搭上梁少秋这层关系的时候,孙志宗便出事了,其实出事的并不是孙志宗,而是孙志宗那个当大官的老斗,只是孙志宗也被一并捎了进去罢了,太子娱乐城作为孙志宗的物业,也被彻底查封。

    如今这个时代,当官的是不能翻船的,一翻船就再无翻身之日。孙志宗的老斗完了,孙志宗也跟着完了,一个被判死刑,一个被判十年有期徒刑,所有资产充公。

    孙志宗父子虽然完了,可是谢承德并没有,他不但没有进去,而且在最后的充公资产拍卖会上,以32亿的价格拍到了太子娱乐城这栋大厦。当然,这一切都是靠梁少秋的钱和关系。

    梁少秋自然而然成了谢承德最新的合伙人,太子娱乐城重新营业的时候,不但没有换名字,也没有换经营项目,反倒增加了更多的项目,例如地下赌场,地下钱庄。

    只是谢承德好像是个不祥之人,专克自己的合伙人。

    太子娱乐城重新营业不多久,梁少秋就疯了,梁少秋的父亲梁光强也挂了!

    不过就算这样,谢承德仍然是屁事没有,反倒过得更加逍遥自在,他成为了太子娱乐城真正的业主与老板!

    买下太子娱乐城大厦的钱虽然是梁少秋出的,可是产权登记人却是他谢承德,而且他也一直将这栋大厦当作是梁家娶自己的聘礼,虽然他的女儿并没有跟梁少秋结婚,可是两人早就同居在一起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梁光强当时软禁他的女儿陪着发疯的梁少秋时,他也没敢反对。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