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一百万都没问题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林昊的年纪,实在是太小了!

    也正因为如此严伯一直都将他当成无关轻重的酱油党,从来都没正眼看过他,这个年纪,在那些大医院里这个年纪连个实习医生都不够格,在这个诊所里,顶多也只是个学徒罢了。

    只是当他听见吴若蓝这样说,仿佛真是请来的医生而不是吴仁耀收的学徒似的,这才终于拿正眼看他,打量一阵之后疑问道“咦,我怎么感觉你这么面熟,我们是不是哪里见过。”

    这套近乎的段,明显有些掘劣。谁知道林昊竟然点头道“是的!”

    严伯忙问道“在哪里?什么时候?”

    “就在这里,前两天!”林昊说着仿佛怕他记不起似的,很好心的提醒道“我把龟抓回来的时候。”

    严伯被弄得啼笑皆非,于是不再跟他闲扯,直入主题的道“你把这只龟卖给我。我那里有八只母的,就缺这一只公!”

    一公八母,这样一夫多妻的生活明显是林昊向往的。

    严伯见他不吱声,又道“嗯,这样吧,一口价六十万!这个价公道得不能再公道了,你去外面问问,应该没有人能比我出更高的价格!”

    林昊想也不想的摇头道“抱歉,我不卖!”

    严伯愕然的道“为什么?”

    林昊道“因为我姐姐不高兴!我不想让她不高兴!”

    严伯疑惑的道“你考虑清楚了吗?这不是六十块,是六十万!有这六十万,你大可以不必在这里打工,可以去过更好的生活了!”

    “是的,我考虑清楚了!”林昊道“我姐姐说要把这只龟治好了放回山里去,几十万的一只龟,费尽心治好,竟然还要送回去。我怎么想怎么都觉得二,可如果她感觉二得开心,二得有价值,我是无条件支持的!所以这只龟,别说是六十万,六百万我都不卖!”

    为了要给吴若蓝一个开心,六十万就这样扔了?

    这事,不管别人怎么想,反正吴若蓝是被感动得稀里哗啦,从小到大,除了父亲,再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像林昊对他那么好了,眼泪悄然落下都不自觉,只是一个劲儿的看着林昊……

    严伯虽然被林昊拒绝,可是并没有离开,反倒是对这小子有了点兴趣,只为了博个吴若蓝一个开心,甘愿舍弃六十万,这是傻呢,傻呢,还是傻呢?

    不过越看林昊,他就越觉奇怪,因为这小子看起来真的很眼熟,仿佛以前真在哪儿见过似的,可是又想不起来曾几何时,在哪里,最后只好问道“你……叫林昊?”

    林昊点头道“是的!”

    严伯问道“我们村里也有姓林的,你是哪里姓林?”

    林昊摇头,“不是很清楚。”

    “呃?”严伯扭头疑惑的看向吴仁耀父女,见他们也不解释,只好转开话题道“这只龟是你治好的?”

    林昊点头,问道“是的,要我告诉你怎么治吗?”

    “我不是医生,你告诉我也没用。”严伯摇摇头,随即还是不太死心的问道“这只龟,真的不能再商量了吗?”

    林昊道“不好意思,不能。”

    严伯极为失望,他家的母龟早就到了繁殖年龄,每年都会产蛋,有的时候一年甚至能产十近四十颗,可是因为没有公龟,始终都没能把蛋孵出来,所以寻找一只合适又生猛的公龟,尤其是野生的公龟,是他的一个心愿。

    不过严伯在村里的好口碑不是假的,虽然有钱有势,虽然极为失望,但也没有强人所难,买卖这种东西讲讲究的是你情我愿,勉强不来的。

    只是他仍没有离开,而是拉着吴仁耀道“老吴,龟不卖给我,陪我下几盘棋总没问题吧!”

    吴仁耀识相的道“没问题,没问题,让你一只炮都可以!”

    严伯笑道“我不要你让,只要你别悔棋就好了!”

    两人说笑间,已经回到诊所内,摆开棋局准备开始下棋,可就是这个时候,诊所来人了,而且还是他们都熟悉的人范统!

    石坑村地理位置特殊,不但占地广,人口多,姓氏也很杂,但真正的大姓也只有四个严,范,吴,林!别的姓氏虽然也有不少,但多数都是水库移民牵来的,真正在石坑村有祠堂的,也就这四户。

    范姓和严姓,在石坑村是最多,也最有话事权的的。吴姓和林姓则很没落,尤其是林氏,祠堂都开始荒了。

    范统走进来的时候,吴仁耀的神色一下就变得不自在起来,因为以前的时候,范统每个月都来,每次几乎都是不欢而散,从来没有个好好商量的时候,所以一看到这厮,吴仁耀的间歇性头痛就会发作。

    这不,范统才一进来呢,吴仁耀就捂脑袋了。

    范统看见严伯也在,并不是很意外,只是笑道“严伯也在啊!”

    严伯轻哼一声,当年事情发生的时候,他虽然还在外面做生意,也不是村主任,但后来是了解过的,所以对两家的事情十分清楚,欠债还钱虽然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可他讨厌这货像是大姨妈一样,每个月都来,每次来都纠缠不休!

    两人虽然不同姓,但论辈排资的话,范统是严伯的子侄辈,所以严伯就不客气的教训道“饭桶,我说你也不缺那几个钱,何必把人家逼得那么死呢!当初的事情,老吴也是受害者,为了赔偿,他已经算是家破人亡了,你就不能当行行好,为自己积点阴德吗?”

    范统被训了个大花脸,但对着一村之主的严伯也不敢发作,以后要是征收了,还得靠他多丈量个一尺半方呢,所以就道“严伯,你放心,我今儿个来不找吴仁耀还钱!”

    “不找他?”严伯疑惑的道“难不成你找若蓝?如果是的话,我劝你省省吧!你少动她的歪脑筋,否则我抽不死你!”

    范统被弄得哭笑不得,“我是来找那个谁,对,那个林昊,林医生!”

    吴仁耀这就冲里面叫喊了一声,“林昊,林昊!”

    在里面正逗弄着那只龟的林昊闻言就走了出来,看见范统后微点一下头道“来了?”

    范统微点一下头,这就扔下严伯与吴仁耀,坐到另一边的诊台前,然后压低声音问道“林医生,天的时间已经过了!我的药……”

    “你等下!”林昊说着就走进了药房,然后拿来了一个装巧克力的铁盒,不是很大,约有月饼盒四分之一的样子,“嚅,已经给你准备好了!”

    范统赶紧的打开盒子,盒子一开,药香味便扑鼻而来,只见里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如软糕一样小块状黑色药糕,乌黑透亮。看起来真的就像巧克力一样!

    “林医生,这个……”

    “这就是你的药。”林昊淡淡的解释道“那天我给你看的时候,发现你的肾虽然亏得不行,可是消化能力却是极好的,而且我看你也不像是那种有功夫煎药的人,所以就为你量身订做了这个药糕,你随身带着,每天早晚两次,吃完了之后,再过来,我再给你看!”

    范统尝试着拿起一块咬了口,咀嚼了起来,然后神色便亮了起来,因为他发现这黑不溜秋的药糕并不难吃,软而不黏,苦带甘,就像是一种特别的点心一样,不由连连点头道“竟然还有点甜,挺好吃的呢!”

    严伯见这边热闹,也没心思跟吴仁耀下棋了,凑了上来,伸就拿走了一块药糕。

    范统见状,立即着急的叫起来,“哎,严伯,你干嘛?这可是我花十万块买来的呢!”

    “这玩意儿要十万?”严伯微愣一下,看看他,又看看的药糕,然后塞进嘴里咬了一口,尝了尝后道“味道有点奇怪,不过挺特别的!”

    范统见他竟然吃了,更是着急,伸忙将他里剩下的大半给抢了回来,盖回盒子道“严伯,这是药,不是点心!你可别乱吃。”

    严伯疑惑的问“是治什么病的药?”

    范统脸浮窘色,没有吱声。一个大男人,谁好意思说自己那玩意儿不行呢?

    严伯见他这样的表情,微想一下后脸色骤变,忙退后几步离得他远远的道“我平时都说你了,别挣两个钱就臭显摆,更别一天到晚的胡搞乱搞,这回好了吧?招了吧?”

    范统哭笑不得,解释道“我不是招,我是那个……虚了。”

    严伯“呃?”

    范统声音更小的道“就是和女人打仗,打不赢!”

    严伯恍然,疑问“一上阵,就落败?”

    “也没有那么夸张!”范统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怎么也能撑个几分钟吧!”

    几分钟的几是个数,有可能是2,但也有可能是9,不过严伯猜他顶多不过5,所以很是同情的看他一眼道“我家里有虎鞭浸的酒,一会儿去我家,叫你婶给你倒点回去!”

    范统摇头道“那东西我也有,可是不见效!”

    严伯道“那你在这里治就能见效了?”

    范统立即指着林昊道“他说包好的!”

    林昊摇头道“包好,我没有说!我只是说你遵我的医嘱,好个八八不成问题!嗯,我这样说吧,以前你只有两分钟,但我给你治过之后,十分钟绝不是问题!”

    范统激动起来,忙伸出道“林医生,如果真的那样,那我就太感激你了!”

    林昊摇头道“不好意思,我没有和病人握的习惯。另外,你也不用感激我,我给你治病,你给我钱,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范统微愣一下,这就放下悻悻的道“对啊,我付了钱的,十万块呢,我干嘛要感激你!”

    林昊不以为意,交待道“再另外,你这个属于肾阳亏,除了谨计我之前交待的劳逸结合,节制房事,忌大喜大悲外,可以适当的吃一些补肾的食特,当然,如果你的经济许可的话,时不时的进服一些冬虫夏草,那也是很有效果的。至于虎鞭酒,那个太烈了,不适合你,喝下去你会虚不受补,烦躁不安的,当时那一晚半晚好像是行了,可过后照样还是不行!食补调理不可急,必须得缓缓而行!”

    听着他交待的医嘱,严伯有些意外,因为他虽然听不太懂,但感觉真的很厉害的样子!

    “对对对!”范统点头如蒜的道“林医生,你说得太对了,当时好像是行了,但用不着一两天就被打回原形的。”

    林昊挥道“那你去吧,把药吃完了,再来找我,然后我再根据你恢复的情况,再给你进行调理。”

    “好,好!”范统忙答应两声,随后又担心的问道“那下一次,还要收钱吗?”

    林昊道“我已经说过了啊,十万,给你治好。亏了是我的,赚了也是我的!”

    范统彻底放了心,眉开眼花说了句古得拜,这就往外走,一边还喃喃有词“……韭菜,鲈鱼,牛骨髓,羊骨煲汤……”

    看见这厮终于走了,吴仁耀这才松了一口气,对一旁表情复杂的看着林昊的严伯道“来,严伯,咱们继续下棋。”

    严伯没有应声,而是招对林昊道“那个……林医生,麻烦你过来一下好吗?”

    林昊有些不情愿,但还是走过来道“严伯,那只龟的事情,你还是别想了,我不想让姐姐不高兴。而且只是区区几十万,我相信自己努力一点,还是可以挣到的。”

    严伯摆摆道“我们不说龟的事情,我就问你,你是哪个医学院毕业的。”

    林昊摇头道“我没有上过医学院。”

    严伯疑惑的道“那你的医术?”

    林昊仍是那句“跟别人学的!”

    严伯想了想道“那你除了会看肾亏外,还会看别的吗?”

    林昊毫不谦虚的道“内科,外科,妇科,儿科,五官科,反正医院能看的,我这儿都能看。”

    严伯没说话,只是看向吴仁耀,显然是想听听他的评价。

    吴仁耀摆道“严伯你不要看我,这小子到底有多少本事,我不清楚。但照他这几天的表现来看,他是绝对超过我的。”

    严伯沉吟一阵,终于对林昊道“既然你觉得这么能,老吴也这么器重你,那行,你就给我看看吧!只要你能给我看好,不要说十万,一百万我都给你!”欢迎加入村医群路过围观打酱油,群号是460825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