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他不理我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小÷说◎网,♂小÷说◎网,

    粤省人大多是讲究风水的,因此对新居入伙也十分讲究,一般都会遵从当地传统的习俗进行一些仪式,为新居带来好意头。

    所谓“入屋叫人,入庙烧香”,新居入伙的第一件事应该是“拜四角”仪式。这个仪式原本昨天第一场酒宴开始之前就应该进行的,只是当时各种琐碎的事情太多,来不及安排,只能推到第二天。

    “拜四角”的意寓是礼貌的向宅子内的土地神明打个招呼,焚香烧衣等等的仪式也有助驱走蛇虫鼠蚁,消毒环境,赶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早上九点一到,林宅上下已经集中到了厅堂的天井前。

    厅堂的最上方,已经由道士请来了林氏祖先的牌位,以及天神,土地,门神一等。在牌位的下方,摆着一张古老的八仙桌,桌上摆着祭品。

    照“拜四角”的规矩,祭品一般是几个水果,一些花生,糖果若干,以及连皮毛的肥猪肉一小件,总共准备五分,另外还放烧酒三杯,一套四角衣,一些溪钱,金银元宝,地神衣,地主衣等各一套。

    不过辛晓雅感觉这样太小气了,所以让请来专门做法事的道士往最盛大的仪式来整。

    结果贡桌上的猪肉便变成了烤乳猪,外加整鸡,整鱼,整羊,荤类下方是各种各样的点心,水果,琳琅满目的摆了满满一大桌,而这样的贡品,总共有五桌。

    沐浴更衣后的林昊妆扮一新,站在最靠前的位置,后面是排列整齐的女佣与家丁,他表面看起来也似乎没事人似的,跟身旁的林佩如低声的交谈着。

    只是当他看到也同样穿着新衣服,像个新娘子一样,在女佣簇拥下到来的吴若蓝之际,脸上的神色就垮了,因为他一下就记起了她昨晚对辛晓雅说的话“……别打太久,打到天亮就好了。”

    吴若蓝见他这样的表情,凑过来问道“干嘛了,见到我像见到鬼似的。”

    林昊别转过头,不理她。

    吴若蓝伸手轻拽他一下,“说话呀。”

    林昊这就冷声道“昨晚我挨打的时候,你怎么跟辛晓雅说的。”

    吴若蓝听得忍不住捂嘴笑了下,“你活该!”

    林昊更恼“你还笑?”

    吴若蓝道“明知道自己正在新居入伙,不过三朝不能出门,你还半夜溜出去不知道跟谁鬼混?而且错了还不改,还口不择言的说那种混账话。不说辛晓雅,我都想揍你。”

    林昊道“你……”

    吴若蓝道“我舍不得揍你,不代表别人也舍不得,以后看你还敢不敢乱来。”

    林昊被气得不行,往林佩如那边移了一步,再不理她。

    吴若蓝原本是想要跟他好好说话的,可是这个时候辛晓雅已经来了,只好作罢。

    看见辛晓雅,林昊原本就不好看的脸色变得更黑了,仿佛不是在拜神,而是在上坟似的。

    辛晓雅也没理他,目光扫了一圈见人齐了,这就冲旁边负责主持仪式的老道士点了点头。

    带着几个徒弟的老道士便开始了他的表演,各种神神叨叨的念咒,跪拜,舞剑一通之后,将五分祭品分别置于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这才将二十一支点燃的小香递给林昊。

    林昊一直觉得求神不如求己,对于风水迷信这种东西是从来不信的,不过在这样的时刻,也不得不敷衍一下,权当是图个吉利!

    接过香后,他就按照道士说的,先面向正门,然后由左边开始,绕着整个大宅用香前前后后里里外外的熏了一遍,包括厨房,库房等等。同时还按照道士教的那样,嘴里念念叨叨,如家宅平安,夫妻和睦,丁财两旺等等。

    香熏完了整个大宅后,他便把香烛分别在东南西背四个角插了三支,厅堂中央插上九支,同时点然五对蜡烛,各个方位插了一对。

    做完了这些,吴若蓝和辛晓雅便上来,帮着林昊在天井中央焚烧衣纸,但是林昊只顾烧自己的,理也不理她们。

    金银衣纸通通烧完之后,各种祭品不再取回。

    林昊用一支新买的扫把,打扫现场,方向是由大厅每个角位开始扫,将垃圾扫到大厅中央,再扫出大门口,此举象征把不洁的东西通通扫去。

    至此,入伙旺宅的拜四角仪式便算完成。

    只是仪式虽然完了,可事情并没有结束,酒宴才刚刚开始呢!

    今天是第二场酒宴,宴请的是林氏宗亲,除了在石坑村的几户人家外,更多的还是迁居至外地,甚至是海外的。

    这件事情,林昊早早就交待了林国平去张罗准备,林国平原本是瘫痪在床,个人生活不能自理的,可是被林昊治疗之后,已经能像个正常人一样能吃能喝能走几步路了,也不需要专人来照顾。

    作为林家长辈的他为了报林昊的恩情,自然拼尽全力的去做这件事情,也正是因为他的努力,散布全国……不,全球各地的林氏宗亲也终于通通都到齐了。

    在刚刚“拜四角”仪式还没结束之前,已经开始有宾客上门了。因此仪式一完,林昊便马不停蹄的来到门前,恭迎远道而来的各位叔伯兄弟婶婆姐妹。

    前来贺喜的林氏宗亲,绝大多数都是之前在祭祖仪式上见过的,林昊在特工训练时的认人本事也在这个时候得到最大程度的发挥,这个叔那个婶,这个哥那个姐的叫个不停,每个人的名字与称呼都准确无误,将一班远道而来的林氏宗亲哄得笑逐颜开。

    吴若蓝原本是跟林佩如,辛晓雅,以及刚从会所过来的杨慧一起站在林昊身后接待客人的。然而几次主动跟林昊说话,林昊都没搭理她,弄得她仿佛热脸贴冷屁股似的,心里十分的不是滋味,从认识到现在,林昊从来没对她这么冷暴力过的。

    辛晓雅很快便发现了她的异常,悄悄的把她拉到一旁问道“怎么了?”

    被她一问,心里感觉委屈的吴若蓝的眼眶便红了,低声道“他不理我!”

    辛晓雅恍然,“他不理你,你也甭搭理他!很了不起的样子,惹我不高兴了,今晚再把他吊起来打。”

    她说话的声音不算高,但也不低,正好就被林昊听了去,原本立即就要发作的,可是宾客络绎不绝的到来,他根本闲不下来,只好冷冷的看她们俩一眼,然后自顾自的上前迎宾。

    吴若蓝看见他冷漠的眼神,心里更难受了。

    辛晓雅安慰她道“没事的,等客人走了,我替你好好的收拾他。”

    吴若蓝摇头道“你别再乱来了,你越是这样,他只会越不理我的。”

    辛晓雅道“这……”

    吴若蓝吸了吸鼻子,为了不让自己难受,这就道“我进去里面招呼客人了。”

    辛晓雅道“也好,你去吧。”

    待她走之后,辛晓雅就走上前,在林昊耳边沉声道“你再给我们脸色看,今晚我一定会再把你吊起来,甚至剥光了来打的。”

    林昊转过来,冲她嬉笑一下,可瞬即又扳起脸紧瞪着她,一副“你有本事就来”的挑恤姿态。

    辛晓雅咬牙切齿的道“好,你给我等着。”

    这个时候,又有客人来了,两人听到声音,又齐齐换了笑脸迎上前去。

    家丑不外扬,两人显然都是有这种默契的。

    好容易,宾客全来齐了,林昊便准备进去。

    辛晓雅却一把拽住他,“先别进去,还有一个人没来。”

    林昊指着已经划满了勾的名单,瓮声瓮气的道“你是瞎呢,瞎呢,还是瞎呢?全都齐了。”

    辛晓雅没跟他计较,只是摇头道“这个人不在名单上。是我另外特意请的。”

    林昊没心没肺的道“那关我什么事?”

    辛晓雅的眼神沉了下来,“林昊,我警告你,这几天正是我来事的几天,心情特别的烦躁,你要是想找不自在的话,尽管来招惹我。”

    林昊原本是想反唇相击的,可是嘴巴还没动便感觉她身上的杀气已经弥漫开来了,心中不由一紧,但仍然道“辛晓雅,我告诉你,我林昊长这么大,从来没怕过谁!我不管你的目的与初衷是什么,但你越对我凶,我就会对你越反感。”

    辛晓雅平淡的道“你是想告诉我,你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让我对你温柔一点吗?”

    林昊不置可否的冷哼一声。

    辛晓雅继续道“如果你真这样想的话,那我也告诉你,老娘从小到大,从来不懂温柔是什么东西!你要是顺着我也就罢了,你要是跟我对着干,我保证你吃不了兜着走。你不信的话,咱们就走着瞧!”

    林昊怒道“那咱们就走着瞧。”

    眼见两人就要打起来的样子,林佩如忙上前道“你们一人少一句行不行,今天是什么日子不知道吗?”

    剑拔弩张的两人被一提醒,终于都冷静了下来,然后谁都不再搭理谁。

    眼见着差不多要开席了,一辆挂着两地车牌的宾利从村外开了进来,然后径直驶向这边。

    不多一会儿,轿车就驶到了宅门前。

    左佑见状,忙上前替来人开了车门,一个男人便从后座上走了下来。

    这个男人明显已经有了点年纪,可是谁也说不上他到底是几岁,也许三十多,也许已经有四十出头,他的五官不算很出众,但一出现在众人面前,根本不用说话就知道是个极不简单的人物。

    尽管他刻意的低调,衣着打扮都很普通,气势内敛,可是不管怎样也掩饰不了他身上无形中散发出来的王者气息。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