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严伯的病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严伯今年只有五十四岁,并不算太老,甚至可说仍属壮年。

    尽管这几年楼市并不是特别好,但那是他在回来担任村主任后的事情,在这之前,他在羊城的房地产事业一直是蒸蒸日上的,用日挣斗金来说有点夸张,但一年下来随随便便也有五千万。

    既然如此,那他为什么早早退休呢?

    羊城有句老话是这样说的有头发的,哪个想做癞痢!明面上大概的意思是说有头发绝不会去做光头,事实上却说的是一种无奈。

    是的,严伯之所以回乡,仅仅是迫于无奈!

    他生病了,而且病得不是一般的严重!

    只是他到底得了什么病,他自己从来都不说,别人无从不知晓,就连时不时和他喝茶下棋的吴仁耀也不是很清楚,但他知道严伯确实是病了,因为他亲见着严伯的身体一年比一年消瘦,健康状况一年不如一年。

    这会儿,吴仁耀听见严伯说要让林昊给看病,忍了很久的他终于是没法儿忍了,“严伯,你得的到底是什么病?”

    严伯道“老吴,真是不好意思,本来我这个病早就应该和你说的,可是……”

    吴仁耀很有自知之明的道“可是你觉得我的医术太过马虎,说出来也没什么用是吗?”

    “不是这样的!”严伯摇头道“我这个病不是普通的病,大医院的医生都没办法,你又怎么可能有办法呢?”

    吴仁耀苦笑,这不还是一个意思吗?

    旁边一直在等的林昊见两人聊起来没完,多少有些不耐烦的插嘴道“严伯,如果你真的想让我看,那就到这边来吧。”

    后面的话,林昊没说,但谁都听出来了。你要不是想让我看,我就哪凉快哪呆去了!

    严伯没有说什么,走到了诊桌前坐了下来,并把伸到了林昊的面前。

    林昊并没有第一时间去摸他的脉,而是仔细的打量起他。

    西医讲究视触叩听,医讲究望闻问切,但不管是医还是西医都离不开看,离不开用眼睛去观察,去评估。

    看过之后,林昊发现严伯不是一般的消瘦,颧骨微微突起,眼窝却有下陷,整张脸都有些发黄,眉目之还隐透着痛苦。

    对病人有了初步印像之后,他就开始把脉,伸搭住了严伯的脉博,然后闭上了眼睛,只是随着时间推移,他的眉头却越皱越紧。

    当他终于放开的时候,并没有像以往一样,立即就说出诊断,反倒又开始实施体查,让严伯躺到了新添置的检查床,也就是那张带洞的按摩床上,仔细的进行全身各处的检查,尤其是腹部。

    如此的繁琐,显然这个病真的像严伯自己所说的那样,真不是什么普通的病。

    “严伯!”检查结束之后,林昊让严伯坐回去,然后开始问诊“你这个消瘦的情况是两年之内发生的吗?”

    “是的!”严伯叹着气道“没有回乡之前,我是一百六十斤,现在却只有一百零五,而且体重还在往下掉。”

    “除了消瘦,是不是有时候会畏寒,发热呢?”林昊又问道。

    “是的!”严伯神色一亮,忙点头道“冷的时候,身体会忍不住打摆子,仿佛身上结了冰似难受。热起来温度不但高,而且难退。隔一段时间就会如此,反反复复的,很折磨人。”

    “晚上睡觉是不是不安稳,时不时都会惊醒,有时候会磨牙,有时候甚至会大叫!”

    严伯的眼神更亮,连忙点头,“我自己虽然不知道,可我老伴是这样说的,说我有时候半夜睡得好好的,突然会抽搐,喊叫,经常会把她给吓醒!”

    林昊又问道“医院是不是诊断你为肝病,嗯,或者肝癌!”

    “对!”严伯点头,神色又复黯淡,目光流露出绝望之色,站起来往外走去,从车上的杂物箱里拿出一叠病例本,回来后就递给林昊,“这是我的病历,上面写的诊断是高度怀疑肝a,这个a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后来找了人一问,才知道a就是癌的意思!”

    吴若蓝闻言失声道“严伯,你得了肝癌?”

    严伯绝望的苦笑,虽然极不愿意承认,但还是点了点头。

    林昊则没说话,只是翻看起他的病例,发现b超报告上的描述是肝区可见一个0x20的高密度阴影,很像是占位性病变。而占位性病变,往往就意味着肿瘤。不过他同时也注意到,报告上的日期是两年多以前,于是就问道“这两年来的检查报告呢?”

    “自从那一次去医院看过之后,知道自己得了肝癌,我就回来了这边,然后再也没有上过医院,感觉有什么不舒服,我就自己瞎弄点药吃。”严伯说着又自嘲的补充一句“久病成医嘛!”

    林昊摇头,“严伯,你这是乱来啊!”

    严伯苦笑连连的道“得了这种病,等于一只脚已经踏进了鬼门关,剩下那只脚什么时候进去,随时都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别人都说了,得了癌症,除了术就是化疗,术就不说了,化疗会掉头发,会呕吐,会虚弱,会生不如死。我可受不起那个罪,与其被折腾来折腾去的折腾死,我还不如回家,安安乐乐的等死呢!”

    林昊再次摇头,不过这次却没说什么,因为这无疑是癌症患者的典型心理逃避现实!

    见林昊不说话,只是看着自己,严伯便收回了病例本,叹气道“林医生,我知道,我这样的病谁也没办法的。没关系,你不用为难的。我早就接受这个事实了。”

    林昊又一次摇头,然后问道“严伯,如果我没听错的话,你说我要是把你这个病治好了,别说十万,一百万都愿意给我?”

    严伯疑惑的看他一眼,随即点头道“你要是真能治好,一百万我当然给你!”

    吴若蓝睁大眼睛,吴仁耀的眼睛则睁得更大,仿佛看到一堆金子放在眼前似的。

    看见俩人如此吃惊,严伯摇头道“钱财不过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人要是死了,再多的钱也没用!跟一条命相比起来,一百万算什么?狗屎都不如!”

    林昊竟然还是摇头,“严伯,我要是真治好了你,我不要你的一百万!”

    严伯几乎是下意识的问“那你要什么?”

    林昊道“我要你养的那八只金钱龟!”

    严伯微愣一下,随即指着林昊笑道“你小子可真是识货,我那八只金钱龟虽然是母的,可是每一只都开始产蛋,可以做种龟,每一只都在二十万以上,随便都不止一百万呢!不过你要真能治好我这个病,八只金钱龟通通给你又何妨,原本买它们回来的时候,就是准备煲汤吃肉的。”

    吴若蓝与吴仁耀惊愕无比的失声道“煲汤吃肉?”

    严伯点头,“我看见新闻上说,有一个得了癌症的人,原本早就要死了,可是他吃龟肉喝蛇汤,又多活了近二十年呢!所以我回来乡下后,也吃了很多龟和蛇,不过都是普通的,别人养殖的品种,这八只金钱龟是我儿子买回来给我的,而且还是野生的,当时买回来的时候,还没开始产蛋,但也要十几万,现在开始产蛋了,就更金贵了,你说我怎么舍得吃它们!不过龟蛋我倒是吃了不少……反正也孵不出来。”

    人这才恍然,心下暗叹有钱,果然任性啊!

    林昊道“严伯,幸亏你没有把它们吃掉,否则你就白吃了!”

    严伯皱眉,有些恼火的道“你说我白痴?”

    林昊汗了下,摇头道“我是说你吃了它们也不会对你的病有一丝一毫的帮助!”

    严伯“呃?”

    林昊摆摆道“先不扯这个,我就问你,我给你把这病治好,你把八只金钱龟给我,能不能成交?”

    严伯疑问道“我这病你真的能治?”

    林昊点头道“当然!”

    严伯仍是不相信的道“小子,你可搞清楚,我这得的不是肝炎,是肝癌啊!”

    林昊道“我比你更清楚你得的什么病,你别的不用说,你就说能不能行吧?”

    严伯想也不想的就拍板道“如果你真的能治,当然没问题,八只金钱龟通通都给你!”

    “好,太好了,哈哈哈哈!”林昊大笑了起来,仿佛那八只金钱龟已经非他莫属似的。

    严伯与吴仁耀父女却是莫名其妙,像是看神经病一样看着他。

    吴若蓝则赶紧的扯过林昊,见他还在张嘴大笑,这就伸轻轻的一巴掌拍到他的嘴上,止住了他之后才低声道“林昊,这事情可不是开玩笑的。你到底有几分把握?你要知道,严伯是村主任,在村子里很有威望,也很有话事权的,你要是把这事搞砸了,惹恼了他,以后我们想留你在这里恐怕都不行的!”

    林昊将胸脯拍得山响的道“姐姐,你放心吧。我林昊虽然有点狂妄自大,但从来不打没把握的仗,我说我能行,我一定能行的!”

    吴若蓝道“这……”

    林昊道“怎么?姐姐到现在还对我没有什么信心?”

    吴若蓝道“我……”

    林昊想了想道“姐姐,要不这样好不好?咱们来打个赌,我要是没把严伯治好,以后我就给你白打工,工资我不要了,只要给我管顿饭就行!”

    吴若蓝好气又好笑的道“那你要是治好了呢?”

    林昊指了指自己的脸颊,“那你就亲我一下,以作奖励!”

    “成交,跟你赌了!”正在吴若蓝要说“休想”的时候,吴仁耀已经大声的答应了下来……

    欢迎加入村医群路过围观打酱油,群号是460825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