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第一次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吉泽千惠看到莫妮卡,知道自己唯一的依仗没有了,此行也变得无比凶险,能不能出林家这个门都变成未知数了!

    不过变故之下,她还是立即有了主意,那就是准备出手再一次将眼前的莫妮卡控制在手上,以她作为人质的安全离开。

    只是没等她有所动作,林昊已经将莫妮卡一把拽到身后,喝斥道“你要反天了,竟然泼水给客人。”

    莫妮卡没有理会林昊,只是仍然愤怒的瞪着吉泽千惠,如果今晚没能从湖边人家逃出来,她这会儿已经身陷地狱了。如果可以的话,她不是想用水泼吉泽千惠,而是用硫酸,然后再用木驴招呼她。

    林昊来到吉泽千惠面前,一脸真诚的道“吉泽小姐,真的抱歉,我这个女佣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回头我把她吊起来狠狠的打,你消消气,消消气哈!”

    吉泽千惠定了定神,伸手抹了抹脸上的茶水,竟然仍保持着笑意道“林昊君,好手段啊!”

    林昊道“你在说什么,我不懂。”

    吉泽千惠道“你觉得今晚一定能将我留下吗?”

    林昊似乎有点迷糊的样子,“吉泽小姐,我有点跟不上你的谈话节奏了。”

    吉泽千惠的笑容终于冷了下来,“林昊君,已经到了这个田地,你就没必要再跟我演了!”

    “好吧!”林昊叹了口气道“如果我想的话,确实可以将你留下来的。”

    吉泽千惠道“你确定?”

    林昊点头道“是的!”

    吉泽千惠又笑了,笑容透着不屑与自信,然后刷地兜里掏出了一个哨子塞进嘴里,响亮又尖锐而且还很古怪的啸声响了起来。

    林昊没有阻止,只是摇头道“吉泽小姐,我们客家人是很讲礼数的,三更半夜的话最好不要吹什么哨子,因为很容易招来鬼怪的。”

    吉泽千惠等了一阵,没有听到外面的动静,秀眉皱了起来,连着又吹了好几下哨子。

    林昊见状便道“好了,不要吹了,没用的。”

    吉泽千惠看着他淡定的神色,终于感觉不妙了,“我的人……”

    林昊伸手推开门,“喏,不是在那儿嘛!”

    吉泽千惠扭头看向院里,发现自己之前派来石坑村的八名高手果然出现了,不过他们并不是自己走来的,而是被人抬着来的,整整齐齐的摆放在院中。在他们的身旁,佐右与杨慧静静的站在那里。

    林昊道“吉泽小姐,你现在相信我可以留下你了吗?”

    吉泽千惠颓然的扔掉了哨子,然后叹气道“林昊君,你这又是何必呢?你要知道,就算留得住我的人,也留不住我的心的!”

    林昊摇头道“我要你的人就够了,你的心那么狠毒,我要来做什么呢?”

    吉泽千惠道“难道你不知道,只有征服女人的心,才能解锁更多的姿势。”

    林昊道“这倒是知道的。你的意思说,游戏还要继续。”

    吉泽千惠点头道“今晚就算你已经饶了我一次!还剩两次!”

    林昊摇头,不语。

    吉泽千惠道“林昊君要食言而肥吗?”

    林昊道“不,我说话是算话的,可是你数错了,还剩一次!”

    吉泽千惠道“怎么说?”

    林昊道“在茶水饭菜碗筷上下毒,我确实是不屑的,太上不得台面了。”

    吉泽千惠动容的道“哦?”

    林昊极为无耻的道“我喜欢在空气中作手脚。”

    吉泽千惠闻言色变,立即就想捂住鼻子,因为这个茶室里始终弥漫着一股香味,这股香味和茶香没有多大区别,很清很淡,几乎微不可闻,所以她也没放在心上,没想到这里面也有文章!

    不过她还是冷笑道“林昊君,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如果这里的空气也有问题,我怎么没有感觉不适呢?”

    林昊道“你现在难道没有心慌意乱的感觉吗?”

    吉泽千惠的道“有!”

    林昊摊手道“那不就结了。”

    吉泽千惠道“可那并不是因为空气有毒,是因为你救下了这个小洋妞,同时又把我困在这里,我才感觉心慌意乱的。”

    林昊挠头道“不对啊,我明明在这个房间里点了毒香的,而且毒香里面还混了剧毒无比的草乌头花贲,你没理由不中毒的。”

    吉泽千惠道“草乌头花贲发作起来有什么症状?”

    林昊道“先是口舌,四肢及全身发麻,头晕,耳鸣,心悸气短,面色苍白,腹痛腹滞等症状。如果救治不及时,最后会因心脏衰竭而亡的。”

    吉泽千惠道“可我完全没有这些感觉!”

    林昊抓耳挠腮,一副十分纳闷的神色,“难道说……我用的草乌头已经过了有效期?”

    吉泽千惠有些不耐烦的道“林昊君,你的戏演完了吗?”

    林昊摇头道“我没有演戏,我说的是真的。”

    吉泽千惠道“可是我确定自己没有中毒,尤其是你说的那个草乌头。”

    林昊道“好吧,就算草乌头不灵,那你没有感觉屁股发痒吗?”

    吉泽千惠有些羞恼的道“你什么意思?”

    林昊道“哦,我忘了告诉你,我除了喜欢在空气中做手脚外,还喜欢在座位上做手脚。”

    吉泽千惠目光疑惑的看向刚刚自己坐过的那张椅子,椅子上有一个团形的草蒲团,然后冷笑道“林昊君,我觉得你还是算了吧,这个蒲团不过是普通的蒲草编织而成,没有什么特别的!”

    林昊道“它确实没有什么特别,可是我要是在上面加了一些东西,那它就特别了!”

    吉泽千惠道“你加了什么?”

    林昊道“一种类似粉末,其实却是虫卵的东西,它能从衣服的纤维缝隙中钻进去,然后从皮肤渗入,进入人体后吸取营养,分化繁殖,最后侵袭所有的组织与器官。让人受尽痛苦与折磨而死。”

    吉泽千惠突然感觉有些恐惧与恶心,因为她想起了电影中那些人中了蛊术,呕吐出大堆大堆虫子的恐怖场面,忍不住问道“那这些虫子首先又会引发怎样的症状呢?”

    林昊道“类似过敏一样的痒,红肿,消退之后就暂时没有感觉了,因为虫子已经进入了身体,安静的潜伏着吸收营养,直到它们开始分化敏殖,四处游走的时候才会出现全身症状。”

    吉泽千惠摇头道“我不相信。因为我现在没有任何感觉。”

    “真的吗?”林昊又一次挠头道“怎么会这样呢?难道这个也失灵了?可我以前明明百试百灵的。我用它坑了不少人呢!难道说吉泽小姐像我一样从小就……有什么奇遇,身体百毒不侵?”

    吉泽千惠被弄得好气又好笑,“林昊君,如果你硬要说两次,那就两次吧!我们不争了好吗?”

    “我这人一向追求实事求是,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我明明下了毒的,可偏偏你就没中毒,虽然我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可既然你感觉没有中毒,那就算一次好了!”林昊说着从兜里掏出一个小子,里有一颗黑不溜秋的小药丸,“不过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为了避免你有什么闪失,我还是把解药给你吧。当然,你觉得没有什么不适的话,可以不吃,随手扔掉就行了。”

    吉泽千惠有点被搞懵了,因为这厮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她都搞不懂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了。

    不过最后的最后,她还是问道“那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林昊道“当然可以。但是你得记得,你仅仅只剩两次机会了,要好自为之哦!”

    吉泽千惠也不去争辩到底剩一次还是两次,她只想赶紧离开这个地方,远离这个狡诈无比的家伙。

    只是在她要出门的时候,林昊又道“慢!”

    吉泽千惠有些恼怒的道“林昊君还要做什么?”

    林昊指了指桌上道“你的解药忘拿了!”

    吉泽千惠犹豫一下,终于一把抄起那个小药,然后夺门而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