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诊所最大的秘密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有钱能使鬼推磨,既然钱连鬼都能请来推磨,更何况是请人来沏龟池呢?

    一天的时间,诊所的后院便多了一个由水磨石打造而成的椭圆形大龟池,设计也正如严伯所要求的那样,有深水区,有浅水区,有晒台,有陆地,有沙滩,有植被,有水循环,俨然一个生态浓缩小湖泊似的。

    严伯说了,越天然越舒适的环境就越能让金钱龟安居乐业,它们的心情舒畅了,自然就会产更多的蛋,孵化出更多的小龟,卖更多的钱!

    除了这个仿天然的龟池外,严伯还让人在龟池旁边弄了一套石桌石椅,专供他与吴仁耀喝茶下棋吹水所用。

    至于后院的围墙,在原来两米的基础上又加高了近一米,上面还插上尖锐的碎玻璃,周围安装了近十个摄像头,就连前院,也用一个方形的木栏栅围了起来,诊所因此也换了新面貌。

    当严伯得知吴仁耀只跟房东签了年合同的时候,商人本色又发作了,这地方坐北向南,背山面江,做养殖再适合不过了,年的合同怎么能够,急忙让他把房东找来,发挥其寸不烂之舌,硬是忽悠得房东又续签了十五年合同。

    第二天上午的时候,吴仁耀与严伯已经坐在后院龟池旁的石桌上,一边悠哉游哉的吹水下棋,一边观赏那些游来游去的金钱龟了。

    这,对于已到年的他们而言,无疑是一种享受。

    “哎,老吴!”严伯在干掉了吴仁耀的一个炮之后,问道“那个林医生你到底是从哪儿请来的?花了多少钱?”

    吴仁耀毫不客气的反吃掉他一只马,顺道将了军,然后才笑道“这是个秘密,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严伯随上了个士挡住将势,没好气的问“你看我是一般人吗?”

    吴仁耀抬头看他一眼,很认真的道“不一般的人我更不告诉他!”

    严伯“……”

    吴仁耀笑了起来,故作神秘的道“严伯,那小子是我诊所里最大的秘,你就别瞎打听了!”

    严伯道“我想打听啊!”

    吴仁耀道“为什么?”

    严伯道“我小女儿还没结婚呢!”

    吴仁耀愣了一下,随即骂道“你个老狐狸,你有女儿没结婚,我就没有吗?”

    严伯“……”

    吴仁耀摆道“好了好了,你就别打他的主意了,你没见他对我女儿很有意思吗?”

    严伯道“我看是你女儿对他很有意思吧?”

    吴仁耀习惯性的翻怪眼道“既然你知道了,还想挖墙角?”

    严伯嘿嘿的笑了下,然后道“行,不说这个。可是人家林医生这么大的本事,你这儿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个病号,不是委屈了人家吗?”

    吴仁耀有些警惕的问道“你什么意思?又想干嘛?”

    严伯道“我是说,要不要给他做做广告,四处宣传一下,让村里的人都知道你这诊所现在是他在坐诊,同时也知道他的本事?”

    吴仁耀想了想摇头道“算了,酒深不怕巷子深,是金子迟早会发光的,他的年纪还小,咱们没必要拔苗助长。”

    严伯想想也觉得有道理,于是就不再说这些,安安心心的跟吴仁耀下棋。

    前面的诊所里,吴若蓝正在用新买的茶壶茶杯在给林昊沏茶,用的是她自己在后院种的茶叶,水则是后山的山泉水。

    喝茶,不但有益身体健康,还可以清心养志。在她看来,林昊已经是个思想与身体都接近完美的健康少年,但稍显不足的便是性子还有些浮躁,培养他喝茶的习惯,对他无疑是一种锻炼。

    “林昊,你在那儿瞎转悠什么呢?”当她沏好一壶茶的时候,发现林昊还在面前踱来踱去,喊了一句便指着自己旁边的位置,“来,坐下喝茶!”

    林昊只好坐了下来,不过并没有坐到她的身旁,而是坐到她的对面。

    天气炎热,吴若蓝的护士服下只穿了清凉的短裙,贪凉爽的她在这样的天气是从不穿裤袜的,所以坐在对面位置,更能清楚明白的观赏她那双雪白嫩滑,匀称修长的纤细美腿。

    偷瞧好几眼后,林昊正有些心神荡漾,眼角的余光却瞥到吴若蓝投来的疑惑眼神,忙一本正经的指向墙上已经正对十点的时钟道“姐姐,你说都这个钟点了,怎么还没有病人上门呢?”

    “不要着急,急也急不来的!”吴若蓝将一杯茶递给他,悠悠的道“咱们开诊所的就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林昊没心思喝茶,敷衍的吸溜溜一口将杯的茶喝尽又道“姐姐,你说我怎么能不急呢?这几天总总共共就来了个病号,其两个还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纯属巧合。照这样下去,别说是缴房租,发工资,就是咱们仨吃饭都成问题吧!”

    他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诊所的病号量真的是少得不像话,平均下来每天一个都平不上,再这样下去,迟早关门大吉的。

    只是吴若蓝听了他这话,不但没有跟着愁眉苦脸,反倒笑了起来。

    现在这个时候正值淡季,诊所病号量少也没有什么好奇怪,林昊这些天来,虽然仅仅只看了个病号,可就是这个,已经抵得上吴仁耀以前看十个,百个,甚至千个,因为仅仅只是这个病号,已经为诊所带来了一百多万的收入,抵得上吴仁耀辛苦几十年!

    尽管这一百来万的收入,十万块抵了旧债,一百多万化作了固定资产,现金仅仅只有夏史和那些驴友凑来的六千块,而且因为添置药材器械,六千块也花得分不剩。不过,吴若蓝一点也不着急,因为她坚信,只要林昊肯留在诊所工作,诊所的病号量一定会多起来,往后的日子也一定会越来越好的,最起麻要比光靠自己那个天打鱼两天晒网还挑拣四的父亲强上一百倍。

    因此,她现在的心思不是怎样让诊所的病号量多起来,而是怎样才能留住林昊的心!

    有人说,想要抓住男人的心,要抓住男人的胃,还要抓住男人的命根子。

    后一个,吴若蓝是没有办法了,那样的事情她也做不来。但前一个,她却必须偿试一下,所以这两天她拿上网,不再是发微信圈或斗地主,而是上网找菜谱。

    给林昊的杯子又添了些茶后,吴若蓝就道“林昊,你放心吧,工资绝不会拖欠你的,到了每个月月底就会准时给你出粮的,姐姐绝不食言!”

    林昊实诚又直接的道“可是诊所没有收入,你拿什么给我发工资呢?”

    “这……”吴若蓝唯之语塞,半响才道“反正不管怎样,只要姐有一口吃的,绝不会饿着你的,你就别担心了!”

    看着她神色有些发闷,林昊便道“姐姐你别生气,我就是闲得有些发慌,而且也想早点把诊所的配置弄齐全,现在药物什么的虽然勉强齐了,可是b超,x光,以及术台还是没着落的。”

    “一口是吃不成胖子的,这些东西,只能慢慢来了!”吴若蓝说着指了指吴仁耀的那个书架堆得密密麻麻的医学书籍,“你,读读报!不行的话,我明儿把家里那台电脑搬来,再给你接条网线,让你上网。”

    见她已经贴心到如此地步,林昊还能说什么,只能老老实实的坐着,一边喝茶,一边看美腿!

    这对于他而言,无疑也是一种享受。

    只是看了一会儿,阳光就要照到她的两腿间,让林昊看到一直想看的地方的时候,后院传来吴仁耀好死不死的喊声“若蓝,加水!”

    “来了!”吴若蓝答应一声,这就提了水壶往后面走去。

    林昊苦笑,摇头叹口气看向外面。

    正是这个时候,从羊城那边的方向使来了好几辆摩托车,不过并不是一般街上可见的普通摩托车,而是那种价值几万甚至十几万的昂贵街跑,

    病号终于来了?

    看见那几辆街跑停在诊所外面的路口,林昊不禁欣喜的盼望起来,暗里一个劲儿的道进来,进来,快进来啊!

    然而那几辆街跑停下之后,却并不驶进院子,车上那几个打扮得花花绿绿的男男女女指着严伯那辆q5嘀嘀咕咕一阵后,竟然调了头,往惠城的方向驶去。

    看见他们走了,林昊很是失望,只能无聊的打开电视看新闻。

    不过没看多久,外面来人了!

    一个牛高马大身材魁梧的大汉,剃着整齐的锅盖头,乌黑的双脚上踩着一双人字拖,骑着一辆二十八寸的老款凤凰牌单车!

    这造型,不用问,一准儿是从惠城那边过来的。石拱桥那边往羊城,洋楼与别墅交叠,人也装扮得时髦得体,代步的不是奔驰就是宝马。石拱桥这边往惠城的方向,梯田与山地连脉,人也打扮得土里土气,代步的却是摩托和单车。

    大个儿骑着“咔唠咔唠”作响的单车风风火火进了院子后,把单车往院角的墙上一推,也不管它是稳还是倒,这就径直进了诊所。

    林昊上下打量这厮一眼,长得威猛,可年纪明显不大,顶多也就二十二的样子,只是看他那一身破烂的行头,心里又有些失望,这样的人身上哪能有什么油水呢?

    医者父母心,医者父母心,哪能因为人家没有油水就不待见呢,那不成了吴仁耀吗?林昊暗里反省一句,这就热情的迎上去问道“看病吗?”

    大个儿摇头道“不看病!”

    林昊疑惑的问“那看啥?”

    大个儿被问得挠起了头,仿佛这是一个很难的问题似的,半响才道“我啥也不看!”

    林昊啼笑皆非,“啥也不看,你来这儿做什么?”

    “我,我……”大个儿仿佛被问着了,我了个半天,这才终于想了起来,“我是来买针筒的。”

    林昊问道“买针筒做什么?”

    大个儿道“给……猪打针!”

    注射器,一般是不能随便售卖的,但在这乡下农村也没那么多讲究,何况这大个儿说是给猪打针,林昊这就从药房里拿来了一个20毫塔楼的特大号注射器递给他。

    大个儿摇头,扳着指点了点道“要八个!”

    林昊道“你养这么多猪?”

    大个儿点头,“嗯,很多!”

    林昊只好又去拿了个给他,大个儿拿了注射器就要往外跑。

    “哎,你干什么?”见这货竟然拿了东西就想跑,林昊二话不说扑了上去……欢迎加入村医群路过围观打酱油,群号是460825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