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身世之谜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诊所里。

    林昊正在狼吞虎咽着已经有点半温不冷的饭菜,为了严东一等,把午饭都给耽误了,实在是不值当。

    看着吃得极香的林昊,吴若蓝也很想吃点儿,可想到那八人,她又一点胃口也没有。挣扎了好一阵,终于还是放下碗筷道“林昊,你怎么就放他们走了?”

    林昊一边吃饭一边抽空道“不放他们走干嘛?留他们下来吃饭吗?大叔可只准备了咱们俩的饭菜。”

    吴若蓝啼笑皆非,随后心里忽地一突,忙问道“林昊,你别告诉我,刚才你给他们吃的那点药,就是已经给他们戒了毒吧!”

    林昊狂汗,“姐姐,你觉得我有那么神吗?”

    吴若蓝摇头,“应该没有吧!”

    林昊道“不是应该,是绝对没有!他们都已经开始静脉注射了,证明毒瘾已经深种,哪是那么轻易可以戒掉的。”

    吴若蓝疑惑的问道“那你给他们吃的是什么?”

    林昊道“后悔药!”

    吴若蓝道“呃?”

    林昊不答,只是道“不说这个了,吃饭,快吃饭,不然就真的凉透了,要闹肚子的!”

    吴若蓝见他不肯说,又没心思吃饭,只好退而求其次的问道“那你觉得他们下午点真的会回来吗?”

    林昊反问道“你觉得会吗?”

    吴若蓝摇头道“当然不会!”

    林昊点头,“我也觉得不会!”

    吴若蓝愕然的道“那你为什么还让他们下午回来?”

    林昊道“无他,就是想让他们尝尝后悔的滋味!”

    吴若蓝“呃!!??”

    林昊并没有解释,只是迅速的将碗里的饭扒干净,推开碗筷后便拿来纸笔,迅速的刷刷写了起来。

    吴若蓝见状,也不再追问,收拾碗筷去洗刷。

    不多久,林昊写完了,朝诊所后院迭声喊道“大叔,大叔,大叔,大叔,大叔,大叔!”

    “来了,来了!”好一阵,吴仁耀才从里面出来,一边应着一边骂骂咧咧的道“嘛呢?嘛呢?叫魂啊,这不是来了吗?叫人还不带喘气的!”

    林昊把写好的那几张纸递给他,“别闲着了,赶紧帮我买东西去!”

    吴仁耀接过来一看,只见上面写着有自己之前漏下没买的便携式b超,便携式心电图,术台,无影灯,还有室验室需要的离心,生化分析仪,全自动酶免分析系统,低温冰箱……等等等等。

    “天啊!”吴仁耀只看了一半便叫了起来,“你这是要干什么?建一个检验科吗?”

    林昊道“这你就别管了,反正给我买来就是!”

    吴仁耀没好气的道“你知道这些东西要多少钱吗?”

    林昊道“不用很多,大概就四十万吧!”

    吴仁耀道“四十万,还不用很多?你以为我是开银行的吗?我哪有那么多钱?”

    林昊道“怎么没有,刚刚你不是才收了四十万吗?”

    吴仁耀欲哭无泪的道“这才刚有点收入,你就要全部败光吗?”

    林昊道“你希望我给他们成功戒毒吗?”

    吴仁耀道“当然!”

    林昊道“那你就少咯嗦,赶紧买去。”

    吴仁耀苦笑连连的道“林昊,有多大的头就带多大的帽子,没那么大的头,你可别硬撑,出了什么岔子,我可是不负责任的。”

    林昊道“大叔你放心吧,协议是我跟他们签的,没你啥事,你就替我去买东西就好了!”

    吴若蓝也跟着道“爸,你就去吧,咱们的诊所配置越齐全,出差错的几率就越低,钱也挣得越安稳!”

    吴仁耀又坚持了半响,见自己怎么说都没用,只好无奈的摇头,去房间将藏得严严实实的钱拿了出来,嘴里却还在嘟哝道“这钱才刚拿到,我都还没捂热呢!”

    林昊突地一伸,将装钱的袋子一把夺了过来。

    吴仁耀立即叫道“哎,你干嘛?”

    “大叔,你办事,我不放心,你这前前后后去采购了好几次,每次不是放水,就是打折!”林昊一边说一边摇头,“所以想来想去,这次还是我自己去吧!这些东西以后都是我用的,我才知道什么样儿的称!”

    吴仁耀道“这……”

    林昊不容他说话,从钱袋里拿出五叠钞票塞到他的上,“嚅,这五万块给你留着。”

    吴仁耀还想说什么,吴若蓝便道“爸,就这样吧,这次我跟林昊一起去,你买的那些东西真的不行。”

    吴仁耀见事已至此,只能无奈的妥协,将一个专营医疗器械的熟人电话给了他们,他虽然心疼钱,可是对采购他确实不在行,如果在行的话,当年就不会出那样的事情了。

    严伯与吴仁耀的一盘棋局马上就要分胜负了,可是左等右等也不见他回来,这就忍不住从里面走了出来,得知林昊与吴若蓝要去采购医疗用品,这就问林昊“会开车吗?”

    林昊道“当然!”

    严伯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将自己的车钥匙扔给了他,然后扯着吴仁耀道“快快快,下棋去,年轻人能搞掂的事情,你还瞎操什么心!”

    吴仁耀张了张嘴,但最终没再说什么,跟着他去后院继续下棋去了,操劳大半辈子,他也确实该放松放松了!

    出发之前,吴若蓝原本是有些不放心的,因为她没有看过林昊开车,担心他的驾驶技术不行,可是上了车之后,却见他熟练无比的发动,松刹,踩脚刹,挂档,给油,打方向盘,车子既平又稳驶出,所有动作一气呵成,行动流水般自如,一颗悬起的心便放了下来。

    车子过了石拱桥,顺着村道出了石坑村,外面便是车水马龙的大省城。

    难得出门的吴若蓝情绪很高,抬眼四处张望,仿佛没到过大省城似的。

    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将一顶鸭舌帽扣在头上的林昊则表现得很平淡,收放自如的驾车,更多的目光则投到吴若蓝的身上。

    因为出门的关系,吴若蓝自然不能再穿护士装,换了一身简单的修身连衣裙,一双美腿也不再是裸着,穿上了肉色丝袜,脚上踩着一双高跟凉鞋。

    斜斜的阳光从车窗外射进来,刚好落在她的双腿上,使得她的丝袜美腿更是亮目扎眼,但更吸引林昊目光的,却是双腿尽头,裙摆深陷下去的神秘角地带!

    阳光照射下,粉色的内裤若隐若现,丘陵突起也更是明显,看多几眼,林昊便有些口干舌燥,心思浮动。

    正在他有些神思恍惚的时候,吴若蓝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双腿忙合到一起,还用捂住嗔骂道“哎哎,往哪儿看呢!”

    偷窥又被抓住,林昊竟然很无耻的笑道“往好看的地方看呀!”

    吴若蓝脸红耳赤的骂道“臭流氓!”

    听到这句熟悉的对白,林昊又笑了起来,“男人不流氓,神经不正常!”

    吴若蓝被气得不行,可是……又好像并不是很反感这种被调戏的感觉,于是扭过头不再搭理他。

    采购的事情很顺利,两人先是到信誉良好的医药公司拿了几样紧缺的药物,例如滴管,大号针筒,生理盐水,葡萄糖。然后转往医疗器械公司,购买检查与化验设备。只是当他们回程的时候,十五万已经一毛也不剩下,还倒欠了医疗器械公司两千现大洋,货到诊所再付余款。

    回去的半路上,吴若蓝突然想起一事,问道“对了,林昊,你的身份证呢?这两天我就得给你办社保了,你还不把身份证给我吗?”

    这个问题,显然把林昊问着了,半响才冲她摇了摇头。

    吴若蓝蹙起秀眉道“摇头是什么意思?”

    林昊道“我没有身份证!”

    “怎么可能?”吴若蓝难以置信的道“每个人都有身份证,你怎么会没有?还是说你没拿户口簿去办呢?”

    林昊又摇头道“我也没有户口簿!”

    吴若蓝睁大眼睛“你说什么?”

    林昊道“我确实没有!”

    “你是……”吴若蓝突然恍然大悟的样子,“我知道了,你是超生的!你父母不愿交罚款或者交不起罚款,所以没上户口,也办不了身份证!”

    林昊啼笑皆非,“姐姐,你的想像力这么丰富,为什么不去写小说?”

    吴若蓝道“我想过写来着,可是总是坚持不下去……哎,你少跟我扯这些有的没的,你还没跟我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父母到底为什么不给你上户口?”

    林昊苦笑道“姐姐,我都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他们又怎么给我上户口呢?”

    吴若蓝吃惊的道“啊?”

    林昊的语气有些沉重的道“我是很小的时候,被别人拐走的!这一次,我是回来寻亲的。”

    吴若蓝好看的眼睛睁得更大,“你是被拐卖儿童?”

    林昊点头,“那个时候,我还很小,大概只有四岁的样子,记忆也很有限,我只是依稀记得,我家里说的是粤语,房子特别大,家里有很多人,村里有一棵很老很老的老榕树。”

    吴若蓝迟疑的道“你是说……咱们石坑村的那棵百年老榕树。”

    林昊点头,“嗯!”

    吴若蓝恍然的道“我说那天你看到那棵老榕树的表情怎么这么奇怪呢!”

    林昊道“那棵老榕树确实很像我记忆的样子,可我也不确定是不是,因为我找不到我记忆的那个大房子了。”

    吴若蓝道“这并不奇怪,石坑村这十几年来,拆迁变动很大,以前很多的老房子都拆掉了,整个村子完全变了样,你找不到也很正常。可是……你能够确定你是从我们村子被拐走的吗?”

    林昊摇头道“我不能够完全确定,但我回来之后,已经找遍了所有现在还保留着或曾经种植过老榕树的地方,只有石坑村的这棵,还有这里的口音与我记忆的是最相似的,而且我在村子里转悠的时候,也隐约有着一股似曾相识的感觉。”

    吴若蓝道“那你的名字是别人给你取的,还是?”

    林昊将车靠到边上,从自己的脖子解下了一样东西递给她。

    吴若蓝接过来看了眼,神色便骤然一变……欢迎加入村医群路过围观打酱油,群号是460825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