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 悲惨往事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林昊递过来的,是一条银光灿灿的项链,由细细的节串环环相扣而成!

    刚开始的时候,吴若蓝以为这只是银的,街上随便一个摆地摊的都能买到,值不了几个钱,但仔细看才发现,那不是银,而是昂贵的铂金,做工也十分精细考究,绝不是哪里都能买到的。

    这么大一条铂金项链,放在十几年前的话,少说也值个几万块吧!

    不过真正让吴若蓝色变的,并不是项链,而是项链的下端,那儿还挂着一个形状奇特怪异的玉佩,那是一个似佛不像佛,似观音又不像观音的人物,摆着双合什,单脚勾起,一脚站立的造型,就如武侠小说的金鸡独立招式!

    不过这奇特的造型还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块玉的颜色与质地。

    绿,浓浓的绿,浓得化不开的绿,整块玉佩入眼的感觉就是绿。细看之下,绿又仿佛乏出蓝的色调,但这绝对是极绿之后造成的错觉。

    它的绿,就像是绿得会流油,随时都可能滴出来一般,

    为了看得更仔细清楚,吴若蓝将玉佩举起来,对着外面折射而来的光线细。

    日光下,玉佩显得更是光滑圆润,晶莹剔透,里面透出一种凝重的湖绿色,换一个角度,又成阳绿色,变幻莫测,十分的神奇。

    翻转玉佩,发现上雕刻着一个名字与日期林昊,199年月1日。

    这,无疑就是林昊的名字与出生日期,而上面的字苍劲有力,透入玉体,与玉佩浑然一体,显然并不是玉佩买来之后再粗糙的加上去,而是在玉佩制作的同一时间刻画的!也就是说这很可能是一件长辈送给林昊的出生礼物,而且是至亲!

    吴若蓝只是个小护士,不是古董专家,可她就算再没见识,再没眼力劲,也能看出这块玉绝非凡品。

    这,无疑也意味着,林昊可能有着一个不俗的身世。

    看了半响之后,吴若蓝示意林昊勾过头来,然后重新将玉佩系到他的脖子上,然后道“林昊,如果你真是我们石坑村走失的话,我觉得找出你的身世并不难,咱们只要下午回去的时候,找到林伯,让他把村里姓林的人全都找来,问问谁家曾在十几年前不见了孩子,那就一清二楚了!”

    林昊摇头道“姐姐,虽然我很迫切的想找到自己的家人,但我并不希望太多人知道,这一次要不是你一直逼问我身份证的事情,我也不会跟你说。”

    吴若蓝疑惑的问“为什么?”

    林昊犹豫了一下,终于道“因为我是逃回来的!”

    吴若蓝又被弄得愣了一下,“逃回来?从哪逃回来!”

    林昊道“从国外,确切的说是从国外山上的一个城堡。”

    吴若蓝听得眼前冒起无数小星星,忙问道“这到底又是怎么一回事,你被拐走后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会在国外的?”

    林昊缓缓的诉说道“我被那个人贩子掳走后,又数次被贩卖,最后一次,我跟别的很多小孩被装进了货柜箱里,然后货柜箱就开始了漫长的摇荡,虽然我被关在货柜箱里面,但我知道我们肯定已经被装上了一艘大船,在海上航行,那是一段不分白天黑夜的漫长日子,也是我一辈子的恶梦,因为每一天,身边都会有小伙伴离世,每一天都有人把他们的尸体拖走扔进大海,那个时候,我就告诉自己,不论如何,必须得活下去。”

    听到这儿,吴若蓝的眼眶就红了,也情不自禁的握住了林昊的。

    林昊感激的看她一眼,继续道“当货柜箱终于再次打开的时候,我们已经到达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可和我一起装进货柜箱的小孩,已经少了一半!当我从货柜箱里走出来的时候,我以为恶梦终于结束了,谁知道那仅仅只是恶梦的开始!”

    吴若蓝十分紧张,忙问道“然后呢?”

    林昊道“姐姐看过一个电影叫《特工》吗?”

    吴若蓝点头“看过!”

    林昊道“之后那几年,一直到我十二岁以前,我就是像电影里的情节那样过来的,但有区别的是,我们全是男的,训练更彻底更全面也更加极限,彼此间的斗争也更残酷,在训练结束的时候,和我一起的那一百多个孩子,仅仅只剩下十个。之后我们就被分开了,我不知道那九个孩子去了什么地方,又做怎样的事情……”

    吴若蓝急急的打断他问道“你呢?你被弄去了哪里?”

    林昊道“我被弄到德国的一个古老城堡,不过那儿与其说是一个古老的城堡,不如说是一个戒备最森严的军事基地,同时也可以说是一个最先进的医学研究院,因为那里有一班极为疯狂极为变态极为恐怖的医学狂人,当然,你也可以理解为他们是世界顶尖的医学科学家,他们有医,有西医,有西医,有苗医,有藏医,有蒙医,壮医,维医,印度医,玛雅医……甚至还有巫医,我刚开始的任务是协助他们护理来自全球各地各种各样的奇怪病人,他们所患的几乎全都是疑难杂症,像是吸毒这种只是碎料,送来之后,他们都懒得用常规的办法去给他们戒毒,只是当他们是小白鼠一样做新的研究尝试。”

    吴若蓝听得目瞪口呆,樱唇都不知不觉得微张,仿佛等待接吻似的,半响才问道“后来呢?”

    林昊道“后来他们见我小小年纪竟然能将每个病人的病情,病情变化倒背如流,甚至还能猜测出必定出现的变化,觉得我很有学医的天分,于是把我调出病房,让我轮流的跟随他们学习,十六岁的时候,便让我上术台打下,只是半年时间,便让我开始独立术,然后就是各种各样无休无止的术。再之后,几乎所有送来的新病人,都交由我接诊,我最多的时候,是同一时间管理着一百四个多个特级重病号。”

    吴若蓝难以置信的看着他,樱唇张得更大。

    林昊提醒她道“姐姐,你要流口水了!”

    吴若蓝这才醒过神来,忙合紧嘴,并伸轻抹一下,脸虽然红,却忍不住问道“既然那个古堡戒备那么森严,那你是怎么逃出来的呢?”

    林昊道“我把自己弄死了!”

    吴若蓝被吓了一跳“啊?”

    林昊忙道“姐姐别紧张,那不是真死,只是假死。在古堡呆了那么多年,我学会了很多东西,当然也学会了制造药物。当我发现每当病人每每出现死亡,他们就会立即将尸体送出古堡去火化的时候,我就开始有意的研究一种可以让人呼吸心跳全部停止,就是像乌龟冬眠那样的假死药物,经过一年的努力,我终于研究成功了,而那个时候,我的工作量也早已大到了普通人不能承受的极限,所以我吞下药物假死后,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我是过劳死!”

    吴若蓝推测道“那你就这样逃出来了?”

    林昊摇头,“不,我差点儿就失了!”

    吴若蓝心头一悬,急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林昊道“或许是看在我为古堡工作了那么多年,又或者是和我一起那么长时间,多多少少有点感情的份上,他们不但没有动我的尸体,甚至没让人立即送去火化,反倒在古堡之给我举行了丧礼,而在丧礼没有完全结束的时候,我体内的药效就已经过了,那个时候我躺在棺材之,盖子还没钉上,他们都是医学界的翘楚,只要其有任何一人仔细的看我一眼,便会发现我是假死。然后我的下场便会惨不忍睹,身体会被活活解剖,器官被分离移植,将我的身体掏空之后,那些变态可能还会用营养液让我的脑袋活着,让我尝试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

    尽管林昊此时已经逃出来了,但吴若蓝仍是听得心惊胆颤,毛骨悚然,紧张无比的问道“那后来怎样了?”

    林昊道“值得庆幸的是,那个时候已经过了遗体瞻仰告别式,并没有谁再来看我一眼,然后我就被埋葬在离古堡几十公里之外的科斯坟场,再之后我就用陪葬的术刀,一点一点的将棺盖挖出一个洞,又经历了千辛万苦才逃回来的。”

    吴若蓝听完之后,整个人都彻底的傻住了,好半天才喃喃的问道“林昊,你跟我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姐姐,这样的事情,我骗你做什么?”林昊苦笑连连的道“如果被他们知道我还活着,不但古堡的人不会放过我,就连培养我的那个杀集团也不会放过我的。所以寻亲这件事情,只能隐秘的进行。我真的不希望他们知道我还活着!”

    吴若蓝忙不迭的点头道“林昊,你放心,你的事情我绝不会跟任何人说,我也会揭尽全力的帮助你的。”

    林昊感激的看她一眼,张开双道“来,姐姐抱一个!”

    吴若蓝下意识的就要扬去抱他,只是才扬起便迅速清醒过来,脸红耳赤的骂道“臭流氓,又想占我的便宜。”

    伎俩被识穿,林昊讪讪一笑,再次发动车子,打了方向灯后,一边留意着后方的车辆,一边缓慢的变道向前,然而在他就要驶入主道的时候,一辆保时捷毫无预兆的从后面挨着冲上来……

    欢迎加入村医群路过围观打酱油,群号是460825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