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0章 吓死人了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最终,林昊打消了捅严星菊花的念头,因为这厮现在已经够惨了。

    给他上了吊,常规输入能量合剂与抗生素后,林昊看了看他那只一直紧缩着的手,这就道“先下来!”

    严星想也不想的应道“下不来!”

    林昊疑惑的道“呃?”

    严星斜眼瞪着他,瓮声瓮气的应道“一动就痛得要死,我怎么下来。”

    林昊只好道“那你把手给我!”

    严星道“给不了!”

    林昊道“呃?”

    严星怒道“一只手撑着,一只手断了,怎么给你!”

    林昊道“把那只断了的伸过来!”

    严星紧张的道“你要干嘛?”

    一旁的严素见状忙道“严星,黑面神这是要给你治疗了,你把手伸给他啊!”

    严星闻言仍有些犹豫,一副想伸又不敢伸的样子,林昊则不想再磨蹭,刷地双手齐出,左手抓住他的手腕,右手拿住他的肘关节。

    严星这只脱臼的手原本就疼得要命,被他这一抓就更是痛得不行,整张脸都因此皱了起来,张嘴爆粗道“姓林的,我草你……”

    后面的话还没来得及骂出来,林昊的手已经猛地用力,一拉一扭一按再一转,便听得肘关节里响起了“咔嚓”一声。

    “啊”严星终于无法自控的惨叫起来,那声音就像生孩子遇上了难产般尖锐凄厉。

    严素被吓呆了,捂着嘴惊愕的看着林昊,因为这个治疗实在太粗暴直接了!

    “咯咯咯咯”外面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严星父亲的声音也跟着响了起来,“严星,严星,你怎么样了?你怎么样了?”

    严星没有搭理外面的声音,只是凶狠恶毒的瞪着林昊,仿佛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了似的。

    林昊淡淡的问道“瞪着我干嘛?想咬我?”

    严星愤怒的道“姓林的,你这是在报复我!”

    “呃?”林昊饶有兴趣的逗着他道“这话说得有点奇怪,我和你无仇无怨的,为什么要报复你?”

    严星道“因为我早上故意在你的脚下扔了一串鞭炮。”

    “咦?”林昊佯装惊讶的道“那是你故意扔的?我还以为是你不小心的呢!”

    严星“你……”

    林昊继续道“原本你摔这么严重,我是很同情你的,可要是这样的话,那你就是活该了!”

    这话,差点没把严星的肺给气炸,也不说等我好了之后让你怎么怎么的,直接就一拳朝林昊的脸上砸去,用的就是那只脱臼的手。

    “啪!”的一声响,林昊单掌稳稳的接住了他这一拳。

    看见两人竟然在这个时候打起来,严素立即就慌了,忙道“哎哎哎,你们别,别呀!”

    严星感觉自己这一拳仿佛打在墙壁上,立即就想缩回来,可这个时候林昊的手掌突然摊开,五指骤然一握,牢牢的将他的拳头给握住了。

    紧接着,林昊的另一只手伸上去,从他的腕关节处开始一寸一寸的往往上揉捏。

    严星想要挣脱他,可是使尽了吃奶的力气也无法挣开他的掌握,随着他的揉捏,手上反倒涌来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好像很痛苦又仿似极为舒服,弄得他不由自主的想要叫唤,但最终还是死死的咬牙忍住了。

    严素见两人的打斗就此停下,林昊的动作又有些古怪,仿佛在做推拿又好像在检查似的,便按捺了下来!

    林昊的一只手从严星的手腕处一直揉捏到了他肩膀的地方,这才彻底放开他的手道“好了,庆幸只是脱臼,没有骨折!”

    严星疑惑的活动一下自己那只原本脱臼的手,惊奇的发现原本疼得厉害,而且没办法伸直的手竟然可以活动了,不但可以活动而且不再感觉疼痛,一时间不由有点发呆的看向林昊。

    说来话长,其实只是眨了几下眼的瞬间,严星的父亲仍在外面敲门,叫唤。

    严星回过神来,冲外面的父亲喝道“爸,你烦不烦啊,你就不能消停一点儿吗?”

    听见他终于答应,严星父亲紧张的问“严星,你没事吧?”

    严星语气的应道“死不了!你少操心!”

    这话一出,外面终于安静了。

    林昊虽然感觉严星对他父亲的态度有些恶劣,但这是别人的家事,和他无关,所以也没理会,只是拿来了把剪刀,扬在手里“恰恰”的活动了两下!

    听见这声音,严星忍不住扭头看了看,看见那锋利的剪刀,心头一紧,立即喝问道“你要干什么?”

    林昊没有理他,而是又拿起一把剪刀,递给严素道“你也来帮忙!”

    严素接过剪刀后问道“要怎么做?”

    林昊道“把他身上的衣服通通剪开!”

    严素疑惑的道“通通?”

    林昊点头道“对,通通,所有,全部,阿娜是颠?”

    “不!”严星不等严素答应,便叫着要从床上蹦起来,可是身体才一动,牵动身上的伤口与及数之不清的大刺小刺,立即痛得他龇牙咧嘴的连连吸气,“咝,咝,姓林的,我,咝,我警告你,你别乱来!你敢剪我的衣服,我绝对饶不了你。”

    严素也喃喃的道“是啊,黑面神,这……不太好吧!”

    林昊理也不理严星,只是面无表情对严素道“你没看到他身上扎了这么多刺吗?不将他的衣服通通剪开,怎么能将刺拔干净。隔着衣服能扒刺吗?”

    严星立即叫道“那也不行……”

    “闭嘴!”人的忍耐无疑是有限度的,林昊也一样,怒斥一句后他就一把捏住严星的下巴,强迫他抬起头来看自己,然后沉声喝道“严星,我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在外面多牛逼,到了我的地盘,尤其是在这个手术床上,你就得老实听我的!”

    严星接触到他阴沉又深邃的目光,仿佛蕴含着无限杀意似的,从来都天不怕地不怕的他心中不由一禀,尽管依然愤怒的与他对视,可是底气已经严重不足。

    林昊冷冷的盯了他一阵之后,这才放开了他,然后走到他的身则,抓起他那件布满泥巴和血迹,还破了无数口子的大恤。

    “唼咧!”一声响,剪刀已经从恤的下摆一下剪到了腰上。

    随着恤被剪开,一片雪白,细腻,滑嫩的肌肤也暴露在空气中……虽然多少沾了些泥。

    见鬼,这家伙的肌肤竟然比女人还白呢!

    林昊纳闷在心里骂一句,剪刀却毫不停滞的继续往上剪,然后眼睛就睁得更大,因为他看到了一段比女人还要纤细还要柔软的腰肢。

    这是……人妖?

    林昊的剪刀终于停了下来,疑惑的看向严素,显然是在问这是怎么一回事。

    严素没有回答他,只是一脸复杂古怪的表情。

    不过这个时候,感觉到背上凉飕飕的严星仿佛已经认命了,不再叫喊,也不再挣扎,只是把脸更深的埋在床里。

    林昊从严素那里得不到答案,又不好问严星,只能继续往上剪,只是才剪那么几公分,他的剪刀又一次滞住了。

    恤下面,竟然还有衣服,不,确切的说那不是衣服,是布条,薄薄的布条,交叉重叠的缠在胸背上,那形状就像缠织带一样。。

    这,什么玩意儿?

    看着那你抹胸,又像裹胸布的东西,林昊莫名其妙,完全搞不清楚这是什么状况?一个大男人,缠这种东西做什么呢?

    正在他失神的时候,下面传来了“唼咧唼咧”的声音,严素已经拿着剪刀顺着严星的裤管开始往上剪。

    林昊回过神来,这就将严星的恤迅速的一剪成两半,然后再顺着肩膀剪开,去除了恤之后,他就毫不犹豫的用手指勾起了严星胸背上的白色布条,一条一条的剪断。

    不管严星胸部缠的是什么鬼,想要将他身上扎的那些刺通通弄干净,那就必须将他身上所有的衣物通通都去除掉。

    随着布条一条一条的被剪断,严星的身体也一下跟一下的颤抖起来,当最后一根布条被剪断的时候,林昊感觉严星的头抬了抬,仿佛要扭头来质问自己似的,心里也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最后严星竟然没有把头抬起来,反倒是把脑袋更深更紧的埋在床头。

    那头低臀高的模样,简直就像是一只遇到敌袭的鸵鸟似的。

    林昊的疑惑的顺着他的脖子往后背看,越看心里就越纳闷,因为这纤瘦柔美的背和腰,怎么看都不像是个男人的。

    当他的目光越过他的背往胸前看去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错,确切的说是差点儿当场震精了!

    严星那表面看起来原本是平平坦坦的胸部,随着那些布条散落之后,竟然垂下了一双仿似倒扣瓷碗一样的东东,那竟然是……

    哎哟,我滴妈呀!

    这,这到底什么情况?

    这个严星,到底是男是女还是人妖啊?

    今儿个打雷又下雨的,不要开这种玩笑好吗?

    林昊真的精呆了,愣愣看着严星那比严素还要发达的胸肌……不,胸部!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