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8章 收债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范统家那富丽堂皇,奢华大气的客厅里。

    柳思思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范统坐在她身旁的沙发扶手上,警惕的盯着林昊。

    林昊大大咧咧的翘着二郎腿坐在他们的对面,姿态随意又慵懒,仿佛跟自己家似的。

    李娟虽然知道范统夫妻一点也不欢迎林昊,但她感念林昊治好了自己身上的疾患,所以壮着胆子给他上了一杯茶,用的是范统一般不肯拿来招待人的好茶叶。

    客厅里,静得落针可闻,只有林昊“啧啧”的品茶声时不时响起。

    半响,柳思思终于忍不住了,明知故问的道“姓林的,你来干嘛?”

    林昊放下茶杯,平淡的道“如果我说没什么事,只是来串串门,你信吗?”

    信你的大头鬼!范统夫妻俩虽然什么都没说,可是脸上已经将心里的话写得明明白白。

    “看你们这样的表情,显然是不信了。”林昊摊了摊手,然后道“好吧,那我就不再捌弯抹角,我呢?是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范大夫人如果没有失忆的话,应该记得我们今天的打赌吧!”

    尽管早已经猜到林昊的来意,可是当他正式说出来的时候,范统夫妻的脸色还是变了变。

    林昊也不理他们什么反应,自顾自的道“不错,我是来收赌注的。”

    柳思思神色阴沉不定的变幻一阵,突然扭头对李娟道“阿娟,你今晚先放假吧!”

    李娟疑惑的道“放假?”

    柳思思点头道“明天再回来。”

    李娟有些莫名其妙,她是范家的全职保姆,吃住都在范家,突然给她放这么个假,不长不短的,她能去哪呢?所以就为难的道“可是……我去哪呢?”

    柳思思有些不耐烦了,没好气的道“你想去哪就去哪?”

    范统从钱包里掏出了两张钞票,塞给李娟道“去吧去吧。怎么这点机灵劲儿都没有,没看这儿有事吗?”

    李娟接过了范统的钱,却并不想离开,不过并不是因为她无处可去,她虽然是外地来的,可是在羊城却有很多姐妹老乡,随便找一个就能对付一夜。她之所以想留下,是抱着幸灾乐祸的心态,想要看好戏。

    是的,她已经听别人说了林昊与柳思思打赌的事情,而且知道赌注是什么。

    照理来说,食君之禄,担君之忧,柳思思和范统都是她的老板,她就算不能分忧,也应该同情才对,怎么会有这种心态呢?

    其实,这也怪不得李娟,要怪就怪柳思思太刻薄了,人家只是在你家做保姆,并不是卖给你做丫环,平时把人家当牛当马驶也就罢了,还从来没有一句好话,动不动就骂骂咧咧的。范统虽然不怎么骂她,可这厮也不是东西,偷看她洗澡也就罢了,还时不时的对她动手动脚,有一次柳思思不在,他甚至还想霸王硬上弓,要不是他肾太虚了,软脚蟹一样根本压不住李娟,李娟就被他糟蹋了。

    试问对着这样的两人,李娟能有同情心吗?

    不过最终,李娟还是拿着钱走了。

    一见她离开,柳思思立即喝问道“姓林的,你到底想怎样?”

    林昊没有说话,只是冷眼看向范统。

    柳思思起初没会过意来,好一阵才想明白,他的意思明显是要让范统走开!

    为什么要让自己的丈夫离开?难道他真的想像林石天说的那样,让自己给他……跪舔!?

    想到这里,柳思思的心中一紧,羞臊又愤怒的瞪向林昊。

    范统虽然是个妻管严,但不代表他没有脑子,同样身为男人的他一看林昊这样的神色便明白了,怒声道“姓林的,你不要欺人太甚了!”

    林昊神色平淡的道“刚刚有人对我说,人生无非是让别人笑笑,偶尔笑笑别人。不过换到你们身上,我觉得必须改改,那就是人生无非就是欺负一下别人,偶尔又被别人欺负一下!”

    范统指着他道“你……”

    “饭桶,今天我跟你媳妇打赌的时候,你没有阻止。现在已经出了结果,你最好也不要在这里瞎掺乎!”林昊说着停了下,然后又道“借用你媳妇的一句话,你今晚放假了,明天再回来吧!”

    范统怒得整个人都颤抖起来,咆哮着道“你想让我走,门都没有。”

    “饭桶,你的口味有点重啊!”林昊点点头道“行吧,既然你想看现场直播,那我成全你,你留下吧!”

    “你,你,我,我……”范统被气得不行不行了,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最后好容易才吼出一句,“这是我家,你马上给我滚出去。”

    林昊仍然坐在那里动也不动,语气淡淡的道“你不用撵我,等你媳妇兑现了承诺,我自然会走的。”

    说来说去,林昊就是铁了心想让柳思思给跪舔的样子,身为丈夫的范统终于忍无可忍了,挥起拳头朝林昊扑了过去,“王八蛋,我跟你拼了!”

    林昊依旧坐在那里动也不动,仿佛压根儿就没看到范统扑上来似的,一直到拳头快砸到脸上了,这才刷地伸手,猛地握住他的手腕。

    范统感觉自己的手像被一只大铁钳给钳住似的,想打打不出去,想缩缩不回来,又惊又怒的道“你,放手!”

    林昊不屑的看着他,“我不放又怎样?”

    范统恼羞成怒之下,另一只手再次握拳扬起,朝林昊脸上打去。

    “咔嚓!”范统这一拳还没打出,被林昊握住的手腕已经响了一下,然后一股无法忍受的剧痛从手上传来,全身的力气尽失,整个人也无法自控的惨叫了起来,“啊”

    然而他嘴巴刚刚张开,叫声还没有完全出来,林昊已经奇快无比的伸手在他身上连点了几下。

    范统的声音因此嘎然而止,不但叫不出来,人也不能动了。

    说来话长,其实就是眨了个眼的瞬间。

    柳思思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丈夫的一只手腕已经脱臼了,整个人却还保持着出拳的姿势滞在那里,尤其奇怪的是,他的眉头还紧紧的皱着,嘴巴张得大大的。

    这种情形,实在是太诡异,太恐怖了!

    柳思思被吓得惊恐万状,声音颤抖的问“你对他做了什么?”

    已经变成机械人一样的范统挡在眼前,林昊便换了个沙发,四平八稳的坐下来后,这才对柳思思道“没做什么,他太吵了!我让他安静一下!别管他了,咱们还是来说说赌注的事情吧!”

    好一阵,柳思思才勉强平静下来,“你先放开他,我再跟你说!”

    林昊摊手道“我没有抓着他啊!”

    柳思思道“我是说你先让他恢复自由。”

    林昊语气缓和的道“可是他很吵啊,会影响我们两个,会破坏气氛的。还是让他这样吧!”

    柳思思喝道“不,你赶紧放开他,否则……”

    林昊接口道“否则你报警是吗?”

    柳思思道“对,我报警。我不但有亲戚在卫生局,我还有人在派出所的。”

    林昊不屑的冷笑道“我既然敢闯进你家,你觉得我会怕吗?”

    柳思思伸手猛地抓起放在桌旁的手机,立即就要划开屏幕按110。

    林昊则伸出一只手,竖起两根手指指着旁边的饭桶道“柳思思,你相信吗?在你按下号码的时候,我已经一指头戳死了饭桶。然后在你的电话接通之前,我已经弄得你身不能动,口不能言!”

    柳思思的动作滞住了,愣愣的看着林昊。

    林昊平淡的道“如果你不信的话,大可以试试。”

    柳思思看看自己仿佛中了邪一样的丈夫,又看看恶魔似的林昊,衡量轻重得失之后,终于颓然的放下了手机。

    林昊冷笑一声,也收起了比那尖刀更可怕的手指,“现在咱们可以聊聊了吗?”柳思思没有回答,只是愣愣的看着自己那个变成机械人一样的丈夫!

    林昊以为她是担心范统,这就道“只要你兑现承诺,我保证他会安然无恙,毛都不会少一根。”

    柳思思做人泼辣狠绝,不但天不怕地不怕,更不知道后悔是何物,可是现在她真的害怕了,也后悔了!

    她真的不该招若这个比恶魔还恶魔的男人啊!

    半响,她才开口道“你想要怎样?”

    林昊问道“你承认吗?我们林氏的祭礼比你们任何一姓的都风光气派。”

    柳思思无语点头。

    林昊道“这么说,我们的打赌,我赢了是吗?”

    柳思思再次点头。

    林昊道“那么现在,我可以收取赌注了吗?”

    柳思思这次没有立即点头,也没有出声,只是垂下头坐在那里。

    林昊等了好一阵仍不见她吭声,这就不耐烦的道“怎么?愿赌不服输吗?”

    柳思思摇头,有气无力的问“你真的想要我像林石天说的那样给你……”

    林昊习惯性的不答反问“你觉得呢?”

    柳思思心里一阵揪紧,又问“就在这儿,当着我丈夫的面?”

    林昊竟然还是道“你觉得呢?”

    柳思思恨恨的瞪着他,“姓林的,你不觉得你这样很过份吗?你难道不知道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的道理吗?”

    林昊道“那就日后再说吧!”

    柳思思“……”

    林昊道“柳思思,叩心自问。如果今天输了的是我,你会饶了我吗?”

    柳思思张了张嘴,最终却什么都没说,以她的性格,绝没有饶过林昊的道理。

    “没话说了吧?”林昊冷笑一句,喝道“那你还等什么?”

    柳思思沉默了,良久才咬牙切齿的道“林昊,你是个恶魔!”

    林昊道“我听出来了,你这是在夸我,而且是发自内心的!”

    柳思思“……”

    林昊没再说话,只是将二郎腿放下来并张开,而且懒洋洋的将双手放到颈后,目光却霍霍的看向柳思思。

    走得夜路多,迟早是要撞鬼的,柳思思不但撞了一个,而且是个魔鬼。

    幽幽的默叹一口长气后,柳思思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缓缓的,一步比一步艰难的走了过去,然后认命的跪到在林昊两腿中间……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