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6章 碰一鼻子灰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这无疑是一桩悬案,不,该说是一例疑难杂症,夏史莫名其妙的就感觉蛋疼了!

    林昊上下审视他一阵后问道“昨天早上开始隐隐作痛是吗?”

    夏史忙点头道“对,就是昨天早上开始的。”

    林昊又问道“那你前天晚上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啊!”夏史挠头回忆一下,然后声音低了下来,“好像是和别人深入切磋了几下。”

    “好像?”林昊疑问道“和男的?”

    夏史被弄得怪眼连翻,叫道“你可以侮辱我,但不可以侮辱我的性取向。”

    “好吧!”林昊道“那当时的战况很激烈吗?”

    夏史道“我不清楚。”

    林昊疑惑的道“你自己的事情都不清楚?”

    夏史道“我当时喝醉了。只记得迷迷糊糊的好像是和别人那啥了。”

    林昊“……”

    夏史想了想,冲外面叫了一声,“阿卷!”

    没多一会儿,阿卷就从外面走了进来,“少堂主,林医生!”

    夏史道“你跟林医生说说前天晚上的情况。”

    “前天晚上?”阿卷被问得挠起了头,“没有什么情况啊,我们不就是去自己的场子里唱歌,喝酒嘛!”

    夏史问道“那我喝完酒之后呢?”

    阿卷道“喝完酒,少堂主你就醉了,然后咱们就在酒店开房睡了。”

    夏史道“那我和谁睡的?”

    阿卷忙摆手道“肯定不是我啊!”

    夏史怒道“信不信我一脚过去!”

    阿卷被吓得一凛“呃!?”

    夏史喝问道“我到底跟谁睡的?”

    阿卷道“是女的呀。”

    夏史道“哪个女的?”

    阿卷道“就当时跟咱们一起喝酒那几个小太妹啊!”

    夏史愕然的道“几个?”

    阿卷点头道“四个!”

    夏史愣住了,半响才问“然后呢?”

    阿卷摊手道“然后我不知道啊,我也没跟着进房间,不过……”

    夏史道“不过什么?”

    阿卷道“我第二天去找你的时候,给你守门的那几个小弟说,你房间里噼哩啪啦的动静一直到天亮才停,让我没什么要紧事,最好别吵你。”

    夏史“……”

    至此,这桩莫名其妙的蛋疼悬案已经水落石出了,夏史就是喝醉了跟别人胡搞乱搞,坐伤或撞伤引发的炎症。

    林昊也没心思再问下去了,因为知道得越多越感觉蛋疼,直接开处方,让他去拿药,然后自己脱了白大衣,洗手准备下班。

    新的医疗机构经营许可证还没办下来,只有中医资格的他,纵然不能光明正大的休假,也可以偷偷翘班的。

    只是当他出门的时候,拿了药的夏史又追了出来,“林昊,林昊,我吃了这些药就可以了吗?”

    林昊道“大概,应该,或许可以吧!”

    夏史苦笑道“哥们,这事关系到我下半身幸福,你认真点好吗?”

    林昊道“谁让你去乱搞的。”

    夏史道“我不是喝醉了,什么都不知道嘛!”

    林昊“就算是清醒也是一样的吧!”

    夏史“……”

    林昊见他确实很担心的样子,终于不再逗他,正色道“炎症的表现并不是很严重,我给你开了西药和中药,吃完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

    夏史不太放心的道“确实不会有问题吗?”

    林昊摊手道“有问题再说呗!”

    夏史无奈的叹口气,左右看了看后道“哎,你记得要替我保密,这事谁都不能说,尤其是我姐。”

    林昊问道“我替你保密的话,有什么好处呢?”

    夏史想了想,很认真的道“你要泡我姐的话,我绝不阻拦。真的,不信我可以发誓!”

    林昊大寒,喝道“滚!”

    回到老诊所宿舍的时候,林昊发现自己那辆从杜子彰手里赢来,却很少开的8不知道哪儿去了?不过他也不担心,因为车钥匙是在严素身上的,有时候她要买菜或买龟粮什么的,就开他这个车去。

    这会儿车不在,多半是她开出去了。

    走进老诊所宿舍看了看,果然没看到严素的身影,就连何心欣也不在,只有田美花在后院伺弄那些龟。

    这两个女人,跑哪去了呢?林昊有些奇怪,问田美花道“花儿,她们哪去了?”

    田美花道“心欣姐好像去后面那个工地了,素姐说去新塘派出所办什么事了。”

    严素去新塘派出所?难道是找她那个派出所的亲戚替自己问档案的事情?

    想到这个,林昊兴奋了起来,赶紧掏出手机拨打严素的号码,电话一下就通了,铃声却在附近响起,遁着声音寻去,只见严素的手机就在她自己房间的床头上,可是却看不见她的人影,显然出去的时候忘了带手机!

    这女人,还敢再迷糊一点吗?林昊摇头苦笑,想了想后这就拿上她的手机,驱车前往新塘。

    羊城,是个国际大都会,地广人多,下面共有十一个市辖行政区。

    明珠区无疑是这十一个区中最为偏远的,但它虽然偏远,下面也有着二十二个行政街区,每个街区辖管着大大小小的社区与行政村。石坑村便属于其一。

    约摸半个小时左右,林昊驱车来到了新塘中心,找人打听一下很顺利找到了新塘派出所,只是进去后找了一通却没发现严素的身影。

    这女人,跑哪去了呢?

    林昊很是纳闷,可是不来已经来了,总不能白来这一趟吧。左右看了看,发现户籍科的办公室就在前面不远,于是就走了过去。

    这是个挺大的办公室,有七八张办公桌,不过里面只有一个女警在那儿写写算算,这女警约摸四十岁左右,带着眼镜,长得……跳过吧,反正看起来不是那么好说话的样子。

    不过林昊还是走了进去,礼貌的道“阿姨,你好!”

    女人头也不抬的问道“什么事?”

    林昊道“请问我可以查看一下石坑村的户籍档案吗?”

    女警不知道是听力不太好,还是手头的工作太过重要,林昊问了半天,她始终没答复,手上不停的写着,时不时还敲敲旁边的计算机,看起来真的不是一般的忙。

    林昊没办法,只好耐心的在旁边等着。

    过了有好几分钟的样子,女警终于抬起头来,“你刚刚说什么来着?”

    林昊只好把刚才的话再次重复一遍。

    女警闻言便多看了林昊一眼,然后道“你是哪个单位的?”

    林昊道“我是吴仁耀诊所的医生,我叫林昊!”

    女警“什么什么?”

    林昊只好更深入的解释道“就是石坑村里的一个诊所!”

    女警撇了一下嘴,伏下头去继续写材料,半响才爱理不理的问道“你看这个户籍档案做什么?”

    林昊道“我想找到失散的家人!”

    女警也不问他看档案和找家人有什么关系,直接道“你去报案处吧!档案不能给你看,我这里也不管人口失踪案。”

    林昊忙道“不是的,你听我说……”

    女警突然不耐烦的打断他道“你有完没完了,我说得还不够清楚吗?”

    林昊苦笑道“你就不能让我把话说完吗?”

    女警挥手,像是赶苍蝇似的道“我没功夫听你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林昊忍不住嘟哝道“你怎么这个态度呀?”

    女人不知道恰逢每个月那几天,还是婚姻生活不太愉快,又或是更年期提前了,听见林昊这样说,霍地站了起来,咄咄逼人的道“我什么态度?你说说我什么态度?对你这种人我需要什么态度?”

    林昊疑问道“我这种人?”

    女人冷声道“不错,就是你这种人,你以为自己是什么新鲜萝卜皮?跑我这充大爷来了?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户籍档案这么重要的东西,是你想看就可以看的吗?”

    林昊终于怒了,伸手一掌拍到桌上,“你说什么?”

    女人被吓了一跳,刷地退后两步,声音却更高的道“你想干什么,你想干什么?”

    两人的争执声一起,惊动了别的警察,纷纷从自己的办公室里走出来,询问情况。

    女警见了他们,立即就指着林昊道“这人莫名其妙,跑来说要看户籍档案,我说不行,他竟然赖在这里不走,还跟我胡搅蛮缠。”

    “我没有胡搅蛮缠,你说不能看,那我不看就是了。可你就不能好好说句话吗?开口闭口我这种人我这种人。我真的很想问你,我到底是哪种人呢?”林昊质问不停,然后不等她插嘴又继续道“不错,我的确只是个无权无势的小老百姓,比不上你这种高高在上的国家干部。可你别忘了,你拿的工资,就是我们这种老百姓的纳税钱。不夸张的说,就是我们这种人在养活你们!我也没有什么过分的要求,只是请你好好的说句话罢了,有那么困难吗?”

    这话,说得那女人脸红了起来,可她虽然知道脸红,却丝毫也不知道悔改,声音更高的道“你们看看,你们看看,他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到这会儿还在这胡说八道。”

    “我胡说八道?”林昊冷笑起来,指着另外几名警察道“你问问他们,我是不是在胡说八道?你们敢说自己拿的工资,不是我们的纳税钱吗?”

    那几个警察也被弄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其中一人就走上前来喝道“你闹够了没有,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另一人也跟着道“在这里闹事,你是不是嫌在外面呆得太自由了?”

    一个年纪较轻的警察直接上来,指着林昊道“你,立马给我滚出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