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36章 林弟家的悲剧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移民,听起来是一件很美的事情!

    看到这两个字人们往往会产生无限联想,例如别墅洋房,例如汽车番狗,例如异国风情的女人……反正就是奢华富足,令人向往的幸福生活。

    然而,不是每个移民人的生活都那么风光的,林德发就是一个反例。他的移民生活充满了辛酸苦辣,甚至可说是一个悲剧接一个悲剧。

    林德发在前来香江之前,一直都在石坑村务农,尽管那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可就算是十几年前,石坑村的村民也很少靠务农为生了,稍为有点本事的人都另找活路,只有少数一部分没技术没门路没能力的人仍在过着脸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

    林德发,便是这少数人中的一员!

    生活的贫困潦倒,让他极力想寻找到一条出路。

    当他失散多年的叔叔林利保从香江回来探亲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出头之日终于来了!

    林利保在战乱时期就避难去了香江,已经在香江取得了合法的永久居留权,不但没有成家,而且已经年满六十岁,照这个条件,是可以把自己的子女接过去定居的,另外,林德发在很小的时候是过继了给林利保的。

    几经艰辛,林德发终于如愿以合法的身份,带着妻子与及一双年幼的儿女到了香江,只是,换了一个环镜之后,生活却远不如他所想像的那般美好。

    林利保在香江属于孤寡老人,疾病缠身,一直靠领综援,也就是救济金过活,所以纵然是将林德发一家带到了香江,除了一个合法居住的身份之外,其他的什么都给不了。

    刚开始那几年,林德发夫妻俩是吃尽了苦头的,没有技术没有文凭的他们除了卖力气之外,什么都不能卖。

    那时候,林德发白天在工地上做小工,夜里跟着短程渔船出海拉网,体弱的妻子则在村屋里带孩子,串塑胶花,虽说三餐得以温饱,可日子过得比在石坑村还要紧巴。

    直到又过了两年,林利保因意外过世了,林德发得到了一笔不算很多的保险金,在天堂围开了个小书店,靠着卖报纸卖书卖限制级杂志,生活才渐渐有了点起色。

    只是好景不长,生活才刚开始有点盼头的时候,体弱的妻子病倒了,然后查出是癌症。

    为了给妻子治病,林德发不但花光了所有积蓄,而且熬得心力交疲不成人形,可最后仍是无补于事,妻子终于还是病逝了。

    妻子过世之后,林德发不知道是因为痛失亲人郁郁寡欢的缘故,还是长年累月劳苦成疾的原因,没多久身体便出现各种不适,再到后来已经没办法再正常工作,只能在家休养。

    那个时候,林佩如刚刚中学毕业考上了香江大学,可是面对家里如此窘迫的情况,她哪还能再自私的上学,只能放弃学业,接手书店,一边照顾父亲,一边供林弟上学。

    日子虽然艰苦,但勉强还能维持着,只是又过了几年,互联网开始普及,人们改为在网上看书,出版业不景气,买书租书的人也越来越少,就连买限制级杂志的人也开始在网上下载岛国片,书店的生意也越来越萧条。

    偏偏这个时候,之前负责这一片的和胜堂头目被人干掉了,然后冒出了个新兴帮。

    这个新兴帮不但收保护费,而且比之前的和胜堂收的还多一倍,令周围的商户苦不堪言!

    不过这无疑不是最悲剧的,更悲剧的是,新兴帮的三大响马之一洪强还看中了林佩如,时不时都上门来骚扰一通。

    有一次洪强正在书店里正纠缠林佩如的时候,恰好周末从香江大学回来的林弟撞见了,血气方刚的他哪里能忍,当即就冲了上去。

    林弟从小就酷爱舞枪弄棒,上中学开始便练跆拳道,这个时候已经是跆拳道黑带,当时洪强就带了两个跟班,身上又没家伙,所以被林弟揍得屁滚尿流,满地找牙。

    将人打跑之后,林弟天真的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可他哪里知道,自己已经捅了个马蜂窝,给自己给家里招惹了无穷无尽的灾祸。

    过了没两天,林弟回香江去上学,可是他前脚一走,洪强后脚就来了,而且带了不少人马,不但将书店给砸了,还把当时正好在店里的林德发打至重伤!

    然而仅仅是这样,那也就罢了,洪强竟然还要求林佩如自动自觉得送上门去陪他一个月,否则这事还没完。

    林弟得知消息后,立即赶回家,和姐姐一起将父亲送往医院。

    他是一个血性汉子,遇到这样屈辱的事情,哪肯善罢干休,留下姐姐在医院照顾父亲后,他便开始图谋报复。

    经过多方打听,林弟得知洪强经常出入于原朗区一个名为“江丽夜总会”的地方。

    尽管初生牛犊不畏虎,但他并没有犯傻到硬闯进去,因为洪强经常出入的这个夜总会同时也是新兴帮在原朗区的据点。身为跆拳道黑带的他虽然能打,但顶多也只能同时对付七八人罢了,可新兴帮这个据点里面最少有七八十的人马。

    不能硬闯,便唯有智擒!

    林弟耐心的在夜总会附近伏守起来,连续等了三天三夜,他终于等到了机会。

    这一天晚上,洪强喝得醉熏熏的从夜总会里面搂着一个妖艳的女人出来,身边没有像往常那样前呼后拥的跟着一大班小弟,只有两个跟班,就是之前被林弟揍过的那两个。

    在他们出来的时候,林弟隐忍着没有出手,而是开着书店平时用来进货的破旧面包车缓缓的跟上去。

    跟到一段相对偏僻路段的时候,林弟便一脚油门狠狠的撞到了洪强的奔驰车上。

    车子被撞了,洪强的两个小弟便怒骂着从车上下来,林弟二话不说,抽出一根棒球棍就扑上去!

    这两个小弟哪会是林弟的对手,三下五除二就被放倒了,然后林弟就从车里将仍然醉醺醺的洪强给劫走了,带到附近渔村的一艘废船里。

    狠狠的虐打了一夜后,又搞掉他一排牙齿,还生生断了他一只手之后,林弟才隆重的警告他,下一次要是还敢来找麻烦,那就要他的命!

    这之后的几天,风平浪静,洪强仿佛真的吸取了教训,不敢再来找他们的麻烦了。然而就在他放松警惕的时候,书店突然莫名其妙起了一场大火,里面的所有东西都被烧得一干二净。

    反应极快的林弟立即意识到这是洪强开始报复了,立即就叫姐姐从医院回来收拾行李,准备离开香江到外地去避难。

    只是最终,他们还是慢了一步,没等他们收拾好东西,洪强已经带着人马,抄着家伙杀上门来了!

    进门,洪强就用枪抵住了林佩如的脑袋,已经抢过菜刀的林弟也被迫放弃了抵抗。

    再然后,便有了林昊在公屋大厦所看到的一幕。

    听完了姐弟俩你一言我一语的叙述后,林昊不免唏嘘感叹,幸福的人都一样,不幸的人却各有各的不幸。

    半响,林昊才道“阿弟!”

    林弟放下奶茶的吸管,抬头看他,心里却十分郁闷,自己的老斗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给起这样的名字,不管男女老乡,只要一叫自己的名字,自己立马就得矮一截!就不能学一下严伯的老斗么?任谁开口叫他都得吃亏。

    偏偏林昊还好死不死的又问道“你介意我这样叫你吗?”

    林弟立即道“介意!”

    林昊则道“介意我也只能这么叫!”

    林弟“……”

    林昊继续道“首先,我要说的是,你确实是条汉子,没给我们林家丢脸!”

    林弟顿时涌起一股识英雄重英雄的惺惺相惜之感,人可以穷,但绝不能没骨气没血性,这就是他的做人理念!

    只是没等他高兴完,林昊已经缓缓的摇头,“然后我想说的是,你真的不自量力,而且还很傻很天真!”

    林弟怒道“你说什么?”

    林昊继续不客气的道“你既不够狠又没有脑子还没有兄弟,就这样也想跟一个帮会抗争,你是活腻了想死吗?如果你真的想死,那你就自己去死,麻烦不要带上你的家人可以吗?”

    林弟瞪着他,鼻孔呼呼的出气,显然被气得不轻。

    林昊语气平淡,话却极犀利的质问道“你觉得我说错了吗?如果不是因为你自以为是,你家里会变成现在这样吗?你会被人像狗一样摁在地上虐,你姐会差一点被人糟蹋吗?”

    林弟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最后沉声道“林昊,我承认,你确实救了我们一次,可你要以为这样就可以对我冷嘲热讽,指手划脚的话,你就大错特错了!”

    林昊道“我没有冷嘲热讽,我只是就事论事。而且你确实不知所谓!”

    见两人说着说着突然吵了起来,林佩如十分的着急,忙道“你们别吵,别吵,有话好好说呀!”

    林弟霍地站起来道“姐,我们走!”

    林昊冷笑道“就这样走吗?”

    林弟道“以后有机会,我会报答你的。”

    林昊面无表情的问道“如果你已经没有机会了呢?”

    林弟恼怒之中又有些疑惑的瞪向他“什么意思?”

    林昊伸手指了指窗外“你自己看吧!”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