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42章 轻轻一吻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林佩如出来后,见林昊神色有些凝重,忙问道“林昊,怎么了?”

    林昊问道“林叔叔现在是在医院吗?”

    林佩如点头,“是的,他的身体原本就不好,结果又挨了新兴帮那些人的打,情况就更坏了,现在一直住在医院里头。”

    林昊犹豫着道“你说新兴帮的人找不到你们,会不会去医院找林叔叔?”

    林佩如闻言霍地站了起来,“天啊,那我爸他……”

    林昊忙道“别急,我们先去医院看看。”

    林佩如道“那咱们赶紧走!”

    正在这个时候,李冰回到客厅,见林昊一副要出门的样子,疑问道“你又要去哪里?”

    林昊道“我有事要出去一趟。”

    李冰道“可是马上要吃饭了啊!”

    林昊道“来不及了,你们先吃吧。对了,给我一辆车子!”

    李冰这就带林昊和林佩如去了地下停车场,打开电源总闸,整个地下车库就亮了起来,“你自己挑吧!”

    林昊抬眼看去,只见车库里停着几十辆辆花红柳绿,各款各样的轿车,跑车,每一辆都是价值不菲的豪车,要是平时他肯定会跑去每一辆都把玩研究一下,只是现在,明显是没时间了,左右看了看,发现其中竟然也有一辆他开习惯了的宝马6,这就上去拉开车门,在上面的遮光板上找到钥匙发动了车子,林佩如赶忙坐了上去。

    油门一踩,6便驶出了别墅。

    守在别墅路口的便衣警察见状,这就问罗宝蓓,“头儿,你看你看,那个林昊又出门了,怎样,咱们要不要派人跟上去吗?”

    “用不着,随他去好了。”罗宝蓓淡漠的应一句,然后就推开车门下了车,掏出手机拨打自己给林昊那个手机的号码,响了好几声之后,电话才接通,不由就有些恼的道“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林昊在那头没好气的道“你没看见我正在开车吗?”

    罗宝蓓道“你去哪儿?”

    林昊道“香江这么大,我想出来看看!”

    罗宝蓓又被气着了,咬着牙道“再跟我耍嘴皮子,信不信我把你抓起来?”

    林昊有点无可奈何的道“阿姨,你这次又告我什么?”

    罗宝蓓道“危险驾驶!”

    “呃?”林昊愣了一下,“我可是有驾照的!”

    罗宝蓓冷笑道“你内地的驾照,在香江不能通用,你现在属于无证驾驶!”

    林昊叹气道“好吧,你赢了!”

    罗宝蓓道“说,去哪儿?”

    林昊道“去医院,探望我的亲戚,就我说过的那个林德发!阿姨你有跟着来吗?”

    罗宝蓓冷哼道“我吃饱了撑着,跟着你干嘛?”

    林昊道“可是我这个亲戚很可能会被袭击啊!”

    罗宝蓓竟然很不负责任的道“那关我什么事?”

    林昊道“阿姨,说这样的话你不觉得不符合你的身份与职责吗?”

    罗宝蓓没好气的道“我现在的身份是一个马上就要被起诉的警察,可讽刺的是,我现在的职责竟然就是保护起诉我的人!”

    林昊疑惑的道“李冰要起诉你?”

    罗宝蓓重重的哼了一声。

    林昊道“可她为什么呢?”

    罗宝蓓怒道“除了因为你,还能因为什么?”

    林昊想了想,终于想了起来,之前第一次罗宝蓓将自己铐回警署的时候,李冰可是说过,要扒了她那身皮的,当时只以为她说的气话,没成想最后真的这样做了!

    千金大小姐,果然不是一般的有性格啊!

    林昊道“好吧,我知道了!”

    罗宝蓓道“然后呢?”

    林昊道“没有然后!”

    罗宝蓓又被气着了,啪地一下挂断电话。

    在林昊放下手机的时候,坐在旁边的林佩如张嘴想要询问,但最终还是忍了。

    林昊见她欲言又止,便主动开口道“是那个姓罗的女警官!”

    林佩如点点头,并没有再去追问,只是低声道“林昊,这一次真的给你惹麻烦了。我……真的不知该怎么感激你才好!”

    林昊淡淡的道“不用客气,以身相许就可以了?”

    林佩如睁大眼睛“呃?”

    林昊见她被弄得一惊一咋的,不由大乐起来。

    林佩如嗔怪的横他一眼,却看到他的耳朵上有一点还没洗干净的血迹,这就掏出自己的手帕,凑过去准备给他擦干净。

    谁知道她刚凑过去,林昊却正好转过头来,两张嘴就这样不偏不倚的吻到了一起。

    柔软温凉的触感从唇上传来,林佩如甜美的脸就在眼前,林昊顿时就懵了,这,什么情况啊?

    林佩如也没想到会闹这样的乌龙,吓得急忙缩了回来,一张俏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羞得不知该如何是好,可是又见林昊仍是呆呆的看着自己,忙叫道“哎,看路,看路!”

    林昊这才回过神来,赶紧的稳住方向。

    莫名其妙的接了个吻,两人都很是尴尬,纷纷陷入沉默。

    好一阵,林昊才打破沉默的道“林姐,这么迫不及待就要报答我呀……”

    林佩如忍羞不住,伸手轻打一下他的肩膀,“你还说!”

    林昊再次乐了起来,回味起刚才那一吻,下意识的伸出舌头在自己的唇上舔了一下。

    看见他这么猥琐的动作,林佩如羞得想要挖个洞钻进去,嗔骂道“你讨厌死了!”

    林昊不以为耻,反倒哈哈大乐。

    他的笑声很感染人,林佩如原本是羞得不行的,但最后还是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然后扬起手帕凑过去,将他的耳朵擦拭干净。

    一路,在这样的暧昧又欢乐的气氛中驶到了华广医院。

    华广医院是香江十大公立医院之一,医院很大,医疗条件也不错,而且很多项目都是免费的,就算要收钱的项目,也收费极低!

    例如做一个心脏搭桥术,住院八天,出院时所交的费用就只是八百元港币。搭桥手术相当于免费做的。当然,自费项目比如支架,还是要自己付的。但如果经济条件很差,政府会支付你实用裸支架的全部费用。

    既然公立医院这么便宜,那不是所有的病人都涌去医院看病吗?

    不,这种事情是绝对不会发生的,因为香江的医疗制度是自成体系的,与内地不同,非常非常的不同。

    如果得了感冒,又或者别的一些比较轻的常见病,只要你持有香江居民的居民,都可以在社区内的政府诊所预约看病,而且费用很便宜,每次只需要四十元港币的挂号费,当然这个便宜,对内地来说已经很贵了,不过药费却是真的便宜,十元一种药,三个月的量,无论是波立维、立普妥、蒙诺,甚至是胰岛素、希罗达,都是十元用三个月。

    如果得了大病,那就得上医院,但公立医院却不是你想看就能看的,只有在社区诊所里看过,确定你的病情真的很严重,严重到必须上大医院才能解决的地步,那你才能去公立医院,但也不是随便去的,得诊所医生送你去医院急诊或写转介信,你才能去!另外,就算能去,也不是随便看的,也要排队。

    例如你要看的是心血管专科,第一次看一般要等一年!是的,你没有看错,排队等一年,等了一年轮到你了,那就去看,然后药费跟社区政府诊所一样,也是十元一种药,以后每三个月看一次。病情稳定后又会回到诊所去继续看。

    因此,在香江看病,那是相当难的,你想上公立医院,除了排队,只能排队,而且每次看的医生都是不一样的。

    当然,除了排队,也有例外的,那就是急诊。

    急诊不是像我们这样,打120,他们打的是999,不堵车的情况下,救护车五分钟内到达你家,免费送你到最近公立医院的急诊室。

    在急诊,有护士先进行分诊,分危急、紧急、次紧急和非紧急四类。如果是意识不清或血流动力学不稳定,属危急,立刻处理。心肌梗塞但血压正常,属紧急,两个小时内处理次紧急要等四至六个小时,非紧急要等六小时以上。这样的情况,如果是在羊城,那绝对是难以相像的,医生非得被人爆头不可,但香江人已经习惯了排队,在急诊室也能保持良好的秩序。

    一路过关斩将从急诊顺利进入病房,住院时间一般三天,稳定后就会送到康复医院,直至完全康复,从而保证公立大医院收治的都是病情最重最复杂的病人。住院费用也是极低,一百元每天,所有药费、检查治疗和手术费用都包括了。

    只是,在公立医院院预约做检查时间都很长的,一般很难在住院当天完成。如普通超声要约半年,心脏彩超约一年,或要约更长时间。检查的时间这么长,预约手术就更不用说了,比如白内障手术,那也是免费,但至少排队等五年以上!

    林德发是急诊收治入院的,现在已经住院超过三天,病情虽然还是危重,但已经稳定了下来,进入了华广医院所附属的康复医院。

    值得庆幸的是,新兴帮的人并没有来找林德发,不知道是还没来,又或是压根儿就没想过要来,进了华广医院,又到了其所附属的康复医院住院部后,林昊很快就在一个病房里见到了林德发。

    那是一个有五张病床的病房,每张病床上都躺有病人,床边都有探视的家属,隔开的帘子纷纷都缩着,因此整个病房看起来乱糟糟的。

    林德发的病床前也有一个阿姨,是林弟和林佩如准备跑路前给他爸找的护工。

    林佩带如走上前去,喊了一声“爸!”

    林德发躺在那儿,手里打着点滴,神智勉强是清醒的,但精神状态却很低糜,脸上还有未散尽的淤青,一只脚还打着石膏,显然这些伤就是新兴帮那些人给打的。。

    林昊仔细的看看林德发的脸色,眉头就忍不住皱了起来,因为他的情况看起来比自己想像的还要糟糕。

    “爸!”林佩如凑上前去喊了一声。

    “佩如!”林德发见女儿来了,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可是身上又没有力气。

    林佩如赶紧上前扶他,在他后背垫了个枕头,让他坐了起来。

    “这是……”林德发看见林昊,疑惑问道“你的朋友?”

    “他叫林昊!”林佩如解释道“是我们石坑村的人,从石坑村过来香江办事,顺道来看望我们的!”

    林昊道“叔叔,你好!”

    林德发听说是老家来的人,而且还是姓林的,神情顿时激动起来,扬起手握住林昊的手道“好,你也好,你爸妈叫什么名字啊?”

    林昊被问着了,“这个,我暂时也不知道。”

    林德发疑惑的道“你不知道……咳,咳,咳……”

    他的话还没说完,已经剧烈无比的咳嗽起来,一边咳还一边捂着胸部,满脸的痛苦之色。咳出了好几口痰之后,他才勉强平伏下来,可整个人却像剩下半条命的样子,极为的虚弱!

    当他想要再次张嘴说话的时候,林昊则冲他摆了摆手,然后伸手搭住了他的脉博。

    把完了脉之后,林昊的眉头皱得更紧,然后道“林叔叔,你先休息一下!”

    安抚了林德发一下后,林昊便将林佩如拉到外面的走廊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