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60章 恶有恶报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这个夜晚,注定了有很多人睡不安生,除了接到李子锋电话的赵伏龙父子外,还有罗宝蓓罗大警官!

    罗宝蓓带领着一队人马守在别墅外面的路口,可是他们并没有看到杀手进去,也没有看到杀手出来,一直到别墅灯火通明,吵杂声响起,她才知道李次再次被行刺。

    然而这件事情还没处理完,华广医院那头又出了状况,洪强被人袭击了。

    洪强虽然是个,归记管,可却是罗宝蓓抓的,而且她的警衔级别摆在那里,记只能通知她。

    交待了手下一番之后,罗宝蓓就匆匆赶往华广医院。

    当她进入住院部骨伤外科的时候,这里已经非常的热闹,记来了人,新兴帮也来了不少人,是作为家属的洪标和洪彬带来的。

    罗宝蓓并没有理会他们,直接拔开人群进了房间。

    “啊!啊!啊!”刚一进门,她便听到洪强发出含混不清的惨叫声。仿佛被不停爆菊的惨叫声。

    在医学界,疼痛是有级别划分的,分别是一到十级。

    针刺进手背,约为一至三级,头发被拉扯,锥子刺大腿,大小约等于四级,刀切到手,软组织挫伤等,约为四到七级,女人生孩子时的宫缩剧痛,达到七至八级,而一度烧伤,重度血管性头痛,偏头痛等约为八至九级,疱疹癌症级的压迫神经式疼痛约为十级。

    林昊的这套点穴手法极为毒辣,堪比传说中的分筋错骨手,其疼痛程度绝不亚于女人生小孩。

    从林昊离开到这会儿,不过也只是两个小时,但这两个小时里,他已经活活痛昏过去四次。

    罗宝蓓刚开始看到他这模样的时候,以为他是装的,可看到他已经痛得在床上不停的翻滚,而且口角歪斜,口水鼻涕眼泪齐齐横流,又感觉演戏没办法演那么真。

    看了一阵之后,她有点呆不下去,这除了因为洪强的模样实在惨不忍睹外,更因为他已经痛得大小便失禁,整个病房都臭不可闻。

    当她退出病房的时候,记的负责人便迎了上来,“罗警官!”

    这负责人叫温辉林,罗宝蓓有过接触,虽然不同部门,但按警衔来说,要比她要低一级,这就微点下头问道“老温,这什么情况?”

    温辉林道“洪强说他被人袭击了。”

    罗宝蓓疑惑的道“被谁袭击?”

    温辉林点头,“据他自己交待说是林昊!”

    罗宝蓓皱起眉头道“林昊?就是那个和他被抓进来有关的那个林昊?”

    温辉林再次点头道“是的!”

    罗宝蓓沉吟一下道“除了他的口供外,还有别的目击证人吗?”

    温辉林摇头道“没有!”

    罗宝蓓道“你们不是有人守着他的吗?”

    温辉林道“我们守着他的伙计称他一直在病房外,没有看到有任何人出入。”

    事发当时,记那个负责看守的警员正外出买宵夜,但他绝不会承认自己擅离职守,否则那将会面临可怕的后果,要知道香江警察可是出了名的纪律部队。

    罗宝蓓又道“值班的护士呢?”

    温辉林摇头道“护士也说没有人来过。”

    罗宝蓓左右扫了一眼,发现走廊上安装监控,这就伸手指了指道“监控呢?”

    温辉林道“我们已经看过了,这是唯一的疑点。”

    罗宝蓓道“嗯?”

    温辉林道“今晚医院的监控通通都失灵了,到现在还没修好,而坏的时间,刚好就是洪强说林昊进入病房的时间吻合。”

    毫无疑问,这是被和林昊一起来的冷月寒给破坏的,她说替林昊处理手尾,指的无疑就是监控。

    见罗宝蓓不说话,温辉林便道“罗警官,你看……”

    罗宝蓓道“洪强是我亲手抓的,林昊也被我两次带回去,嗯,你们能不能把洪强这个案子交给我办。”

    温辉林有些为难的道“可是洪强有社团的背景,是我们记重点关注的对象。”

    罗宝蓓想了想道“那我向上面申请一下,咱们协同办案好了。另外我现在所办的案子,也可能与社团有关,可以并案一起处理!”

    上面如果同意这样做的话,温辉林自然不会有意见,这就点了点头。

    罗宝蓓便立即掏出手机打电话,只是电话还没打完,走廊那头新兴帮的人已经闹了起来,不过记的人已经顶了上去,她便继续打自己的电话。

    此时是凌晨三点半,她的顶头上司梁剑英正在睡梦之中,被吵醒后十分不悦,但还是耐着性子听她说完了事情,然后就更不高兴的道“想管记的案子?可以啊,只要你能让李冰那边撤诉,别说是记的案子,就是你转职去记,我都没意见!”

    罗宝蓓还没来得回应,那边便已经传来挂断的忙音,只好苦笑着再次回拨,然后张口道“妈!”

    梁剑英在那头打断她道“打住,你现在是以女儿的身份给我打电话,还是以下属的身份给我打电话,如果是以下属的身份的话,麻烦你叫我梁警官。如果你是以女儿的身份的话,麻烦你不要说公事!”

    罗宝蓓叹一口气,像是堂上被打败的律师般无奈的道“好吧,我没什么话可说了!”

    梁剑英便啪的再一次挂断电话。

    收起手机后,罗宝蓓见走廊那头已经出现了推攘的情况,这就冲上去喝道“闹什么?闹什么?”

    她虽然是个女的,可是长居高位,身上自然有一股威势,这一上来,乱轰轰的人群立即安静了下来。

    戴着黑边方镜,看起来很斯文,完全不像的洪彬道“作为家属,我要见见我弟弟。”

    罗宝蓓威严的喝道“洪强涉嫌一宗故意伤害案与及一件强未遂案,正在审理调查期间,任何人不得探视。”

    她这么一说,洪标洪彬两兄弟带来的人立即乱七八糟的叫起来。

    罗宝蓓怒声道“闹什么闹,再闹我就以非法集会与及破坏公共秩序的罪名把你们通通带回去。”

    已经三十出头,微微有些发福的洪标向后面作了个手势,一班人马顿时通通安静了下来,然后他才开口问道“这位警官,请问你怎么称呼?”

    罗宝蓓冷声道“我姓罗,不用跟我套近乎,我对你们这些人从来没有好感。”

    洪标道“罗警官,你对我们有没有好感,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你有没有剥夺我们的基本人权。”

    洪彬接口道“不错,法律不外乎人情,你不能剥夺我们的基本探视权。”

    罗宝蓓冷笑道“哟嗬,还跟我说起大道理来了。不过你们打错算盘了,我不是律师,我是警察,我从来不是个喜欢讲什么人情道理,只律!我说你们无权探视,你们就无权探视。”

    洪标的脸终于沉了下来,“罗警官,你确定要这样一意孤行吗?”

    罗宝蓓道“如果我说确定呢!”

    洪标没有再说话,只是看向洪彬。

    洪彬也不说话,只是掏出电话,匆匆说了两句。

    不多一会儿,一个记的下属便急匆匆的跑来,在罗宝蓓与温辉林的耳边低语道“外面来了三四百号人,将住院大楼围起来了。”

    听见这样的情况,温辉林立即紧张了起来,看向罗宝蓓。

    罗宝蓓冷冷看向洪标两兄弟,“你们这是在威胁我?还是公然向香江警察发起挑衅?”

    洪标摇头,“罗警官,我们没有威胁你,也没有挑衅香江警察的意思,我们仅仅只是想见我弟弟。”

    罗宝蓓道“如果我坚决不同意呢?你就让外面那些人冲进来,对医院打砸抢吗?洪标,你这样做之前,我劝你考虑清楚后果!”

    洪标继续摇头,“罗警官,我不想这样做,我说了,我只想见我弟弟,希望你能体谅一个做哥哥的心情。”

    罗宝蓓无疑是个软硬不吃的主,让她向一个低头,她做不到,所以面无表情的喝道“你什么都不用说,我说不让你们见,就绝对不会让你们见,你们有本事,就冲击医院试试,看看最后到底是谁吃亏。”

    洪彬忍不住了,怒容一现,立即走到窗边,将手扣成一个环状,显然是要向下面的人吹口哨,示意他们冲进来。

    正是这个时候,记的温辉林却轻拉了一下罗宝蓓的衣角,然后在她耳边道“刚刚我打电话向我们头儿请示了一下,他说洪强现在还没有定罪,可以让他们见一面。”

    罗宝蓓被气得不行,“谁让你去请示的?”

    温辉林嚅嚅的道“我,我怕场面控制不了。”

    罗宝蓓被气得胸前起伏不定,立即就要发作,可是看见洪标一班人正在面前,又不想让外人看笑话,于是生生忍住了。

    听见两人的对话,洪标拦住了洪彬,然后还故意说了句谢谢,这才带着自己的人往病房走去。

    只是他才一动,罗宝蓓便伸手拦住道“除了你们两兄弟,别的人,通通让他们滚。”

    洪彬刚要张嘴,洪标却向他摇摇头,“让他们散了吧!”

    洪彬只好向跟来的马仔挥手,并让他们将下面的那几百号人遣散,这才跟洪标一起进了病房。

    “啊好痛好痛,救命救命”病房的门一开,洪强惨叫不绝的声音立即传了出来,在床上不停的来回翻滚着,几个医护人员都摁不住他,然而他越动,疼痛就越是钻心,越是剧烈,仿佛正有千条剧毒的虫蛇不停在在他体内撕咬似的。

    “阿强,你怎么了?”洪彬第一时间凑上去问道。

    看到两个哥哥到来,洪强泪流不绝的叫喊道“大哥,二哥,我受不了了,真的受不了了,让那个姓林的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洪标兄弟俩见状,无不动容,因为他们比谁都了解自己这个弟弟,在新兴帮中绝对是一等一的硬汉!

    一般的疼痛,别说让他惨叫,让他求饶,就是让他皱一下眉头都休想,可是现在却痛苦流涕的求饶,显然已经痛到了极点。

    洪标转头问旁边的主治医生,“医生,我弟弟这是什么情况?”

    主治医生道“他说自己被人用手指点了几下,然后就产生了全身剧痛,可是我们给他检查过后,却发现他除了受伤的四肢外,别的任何器官系统都是正常的。”

    洪彬立即指着他的鼻子骂道“正常你啊正常,你看他现在这样子像是正常吗?”

    主治医生被骂得脸色发窘,却又作声不得,因为洪强的症状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

    洪标还算勉强能克制住自己的情绪,道“医生,我弟弟痛得这么厉害,赶紧给他打止痛针啊!”

    主治医生摇头道“打了,而且已经用了最大剂量,可是很奇怪,完全不见效果。”

    洪标无奈,只好上前扶住翻滚不停的洪强,“阿强,你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在洪强断断续续的叙述中,兄弟终于了解了事情经过,立即就将矛头指向领他们进来的温辉林,质问他是怎么保护自己弟弟的。

    温辉林被逼问得不知该如何应答,只能求援似的看向门外站着的罗宝蓓。

    罗宝蓓之所以不让他们见面,无疑就是怕这样的状况,既然温辉林要自作主张,那这样的难题自然也交由他处理,所以无视了温辉林的目光,而且干脆的消失在门口。

    温辉林求助无望,只能吱吱唔唔的道“这个事情,我们还在调查。不过按目前所有的证据来看,没有人看到有医护人员之外的可疑人员进入病房。”

    洪彬立即叫道“你什么意思?没有别人进来,为什么我弟弟会变成这样?”

    温辉林道“这个……我也不清楚!”

    看见警方是这样的态度,兄弟俩很是失望,而在床上翻滚的洪强则是绝望,他支撑着道“哥……你们问他们有什么用,去找那姓林的,答应他所有的要求,哎哟,好痛,好痛啊,我要死了,要死了!赶紧去找他!”

    兄弟俩面面相觑,最后洪彬道“大哥,是不是该给爸打电话了?”

    洪标有些无可奈何的道“打吧!”

    洪彬这就忙掏出手机,给他们的老子,也就是新兴帮的真正龙头老大洪民打电话。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