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五章 请个保安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林昊,他们应该做梦都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的!”透过大门,看见八人在芭蕉林里忙碌的身影,吴若蓝窃笑一下,然后问道“对了,你让他们挖蚯蚓干嘛?”

    林昊正想回答,吴若蓝又恍然的道“哦,我记起来了,老师曾说过的,蚯蚓又叫地龙,有解毒,利尿,镇痛,平喘,降压,搞惊劂等作用,对小儿惊风,咳喘,咽喉肿痛,风湿性关节疼痛,甚至半身不遂都有作用的,你一定是要让他们挖来做药是不是?”

    谁知道林昊却摇头,“姐姐,你想太多了!”

    吴若蓝“呃?”

    林昊道“我只是想让他们挖些蚯蚓给龟吃而已。”

    吴若蓝睁大眼睛“啊!?”

    林昊道“蚯蚓含有高蛋白质,对龟而言是一种很好的食物!大叔整天给它们喂香蕉,营养不够的。”

    吴若蓝“……”

    林昊道“另外,我还想跟你说一说咱们诊所请保安的事情。”

    一说这事,吴若蓝赶紧的起身,想假装什么也没听到的往后院走去。

    林昊则赶紧的拉住她的,将她摁坐到椅子上,“姐姐,你别忙着走,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嘛!”

    吴若蓝只能无奈的道“好吧,你说!”

    林昊道“咱们为什么要顾保安呢?首先一个,诊所后院养着一百多万,不,加上严伯刚刚又提来的五只,后面已经养了价值近百万的金钱龟!可是咱们这个诊所却不能保证什么时候都有人的,万一我要出诊,你要跟我去打下,大叔又有什么事不在,被人趁虚而入把龟偷走了呢,那不是得不偿失吗?另外一个,现在咱们接收了八个戒毒患者,这些人是需要监督的,可我不可能随时随地守在他们身边吧!”

    “这……”吴若蓝犹豫了好一阵,态度终于有所松动的道“你觉得真有必要顾保安?”

    林昊道“太有必要了!”

    他说的基本都是实情,吴若蓝有些无可奈何,只能硬着头皮道“好吧,我去跟我爸说!”

    林昊摇头道“不,你别跟大叔说!”

    吴若蓝疑惑的道“为什么?”

    林昊道“因为他不会同意的!”

    吴若蓝想起父亲那抠得要出血的小气劲儿,不由得一阵叹气,是的,他绝不会同意的。“那……咱们该怎么办?”

    林昊道“还能怎么办,先斩后奏呗!”

    吴若蓝道“可要是贴招聘告示的话,怎么可能瞒得过他呢?”

    林昊道“谁说咱们要贴告示的,直接去把人叫来就行了!”

    吴若蓝疑惑的问“把谁叫来?”

    林昊道“那个力大无穷的梁大牛啊!”

    吴若蓝的眼睛亮了下,要说保安的话,没有谁能比梁大牛更合适的了,可随即又有些忧心的道“他能愿意来咱们这里做保安吗?他的脑子虽然不是特别灵光,可十分勤快的,养了不少猪,一年下来也能挣不少的钱呢!”

    林昊道“不试试的话,怎么可能知道呢?”

    吴若蓝想了想道“好吧,那我把他找来,你做他的思想工作!”

    林昊点头道“行!你去吧!”

    吴若蓝这就赶紧出了诊所,很快就把梁大牛找来了。

    见了梁大牛之后,林昊没敢就在诊所里给他做思想工作,因为吴仁耀知道了肯定会阻挠的,所以把他拉到诊所对面的芭蕉林边。

    梁大牛见他神秘兮兮的,心里有些紧张,“那个……林大夫,你找我有啥事?我猪还没喂完,家里也一大堆的活儿呢!”

    林昊问道“大牛,你想养一辈子的猪吗?”

    这,仿佛是一个很难的问题,梁大牛挠着脑袋想了半天才道“我不知道!”

    林昊沉吟一下又问道“那你告诉我,你最想干的事情是什么?”

    梁大牛嘿嘿的笑了起来,有点不好意思的道“讨一个像若蓝妹子那么漂亮的媳妇儿,天天晚上嘿咻嘿咻,生一堆白白胖胖的娃。”

    在一侧偷听的吴若蓝阵阵恶寒,赶紧走进芭蕉林。

    林昊不得不佩服梁大牛,这目标太远大了,就他这样的能讨着媳妇就不错了,还敢要求像吴若蓝一样漂亮的,自己都不大敢想呢!于是又问道“那你觉得养猪可以讨到媳妇吗?”

    “这个……”梁大牛使劲的想了想,沮丧的摇头道“养猪只能一天到晚就对着猪,连女人都见不着,哪能讨着媳妇!”

    林昊听得一阵咋舌,谁说梁大牛脑子不灵光的,心里可亮堂呢!这就谆谆善诱的道“那我给你一份可以天天见着女人,还很轻松,而且还不耽误养猪的工作怎样?”

    梁大牛的眼睛睁得牛大“还有这好事儿?”

    “当然!”林昊发挥大忽悠的本事,“只要你答应,马上就有!”

    梁大牛忙问道“是什么工作?我小学差几年毕业,没啥化,精细活做不来的。”

    林昊正想说话,却见吴若蓝从芭蕉林里慌慌张张的跑出来,一边跑还一边喊道“不好了,不好了!”

    看见吴若蓝惊慌失措的模样,俩人赶紧迎了上去,林昊问道“姐姐,你别慌,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我……”吴若蓝指着林子道“你还是赶紧去看看吧!”

    林昊急忙的跑进芭蕉林,到了八人挖蚯蚓的地方一看,只见严格格倒在地上,仿佛全身骚痒疼痛的在地上翻滚着,嘴里还不停的胡乱嘶喊道“给我,给我,我要,我要,我要,我好难受,好难受啊!”

    林昊只看了一眼,便明白了,她之所以会这副模样,显然不是春心大作的想要男人,而是毒瘾发作了,想要毒品。

    毒瘾发作起来,那是无比难受的。有的人会感觉有成千上万的蚁蚂在身上爬,在啃噬自己的血肉,痒,一直痒到骨子里。痛,一直痛入心菲;有的人会感觉寒冷,刺骨的寒冷,从里冷到外,别说是盖绵被,就是放到火上烤也无法暖和;有的人会胸闷,会呕吐,会抽搐,会昏迷;更有甚者会失去理智,会发疯,会产生幻觉,会做出自己都无法想像的颠狂行为。

    此时的严格格虽然还没有到发疯的地步,却已经难过的死去活来,人也变得无比的狼狈,披头散发,满面满身的泥污,可她却全不在乎,只是不停的嘶喊道“给我药,给我打针,我受不了了,我要死了!”

    她的同伴们站在旁边,默然的看着她,没有谁能幸灾乐祸,有的只是同情,难受,焦急,还有恐惧,无边的恐惧,因为现在的她,很快就是一会儿的自己!

    严东看见严格格如此难受,终于忍不住的扑了上去,他跟这人是同一条村的,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感情绝不亚于亲生的兄弟姐妹。

    “格格,格格,你忍一忍,忍一忍,能熬过去的,你一定能熬过去的!”

    正在嘶嚎不绝的严格格突地眼神一定,然后猛然张嘴狠狠的咬住了严东一口。

    严东的臂被咬得他鲜血横流,但他却硬气的一声也不吭,只是悲戚的看着她。

    严格格松开牙后,狠狠的盯着他骂道“严东,你这个杂碎,我恨你,我恨你!”

    严东没有吱声,脸上却充满了羞愧,他知道严格格为什么恨自己,他们人之所以会吸毒,都是自己自以为是的接了别人一条烟,然后又把烟分给他们抽的缘故。

    一旁的范莹见状,则赶紧的扑上去,一边用纸巾捂住严东血流不止的臂,一边冲严格格骂道“严格格,你发什么疯?他怎么会知道那烟里含有白粉的,他发烟给你的时候用刀子架在脖子上逼你吸吗?落到这步田地,除了自认倒霉,还能怪谁?”

    这个时候,再争论谁对谁错,显然已经没有意义了,毒瘾正在发作的严格格没有再理会两人,只是狂乱的冲林昊道“姓林的,快,给我打针,给我打针,我有钱,我有的是钱,我的钱比严东还要多,只要你给我药,给我打针,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

    林昊漠然的站在那里,心里却很感叹,你们有钱,我当然知道,穷人家的孩子玩得起四号吗?你们之所以落得如此田地,不就是钱给害的吗?

    正在林昊发呆的时候,旁边的吴若蓝却推了他一把,“你还愣着干嘛?看戏啊!”

    被她这一提醒,林昊才想起自己是医生,职责是给他们戒毒,所以赶紧的一弯腰,将严格格背着回了诊所。

    当严格格被放到检查室的床上的时候,已经变得十分狂躁不安,叫声也更尖厉凄绝,显然已经到了毒瘾发作的最高峰,她的小伙伴们无计可施,只能在旁边急得团团乱转。

    在林昊出去后再次出现在检查室的时候,严东便一把扑了上去,揪住他的衣领,穷凶极恶的喊道“你刚刚没收到的东西呢?”

    林昊漠然的看着他,“你要干嘛?”

    严东指着严格格道“你看不到吗?她已经这样了,再耗下去她就死了,我要给她打针,你赶紧把收缴的东西还我!”

    “打你b!”林昊一般不喜欢打人,也不喜欢暴粗的,可是听了他的话,忍不破口大骂一句,然后一巴掌将他拍到墙上,接着看也不再看他一眼,喝道“出去,通通滚出去!”欢迎加入村医群路过围观打酱油,群号是460825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