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69章 恶报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香江因为一些历史的原因,使它成为了一个相对特殊的城市,不但有着独特的医疗体系,保释制度也相对完善。

    经过律师的担保,又支付了三百万的保证金后,洪强被保外就医,这除了因为他的伤势原本就较重外,还因为他的病情又出现了新的变化,极为严重的变化。

    凌晨的时候,经过叶名世的针灸治疗,他的情况原本已经稳定下来,甚至可以说是好转,因为上午的时候,他都有闲心调戏给他打针换药的护士了。

    然而中午打完针吃过药后不久,他又出现了疼痛,和昨晚一样剧烈的疼痛,但不同的是,昨晚的疼痛是从外往里渗,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痛,而这一次却是由外往里钻,而且集中在腹部。

    整个腹部,里面的五脏六腑,仿佛翻江倒海一般,直把他痛得哭爹喊娘,死去活来。

    骨伤科的医生赶紧了请来消化内科的专家进行会诊,可是一通检查下来,众医生仍是像昨晚一样,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因为他肠胃功能看起来一切都正常,可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绞痛呢?

    尽管搞不清楚原因,但专家们还是进行对症处理,也就是哪儿痛治哪里,对付腹痛,首选的自然的抗胆碱能药,例如阿托品,6542等,只是这个药用下去之后,却完全不见效。

    无奈何之下,专家们只能选择强镇痛剂吗啡,这是阿片受体激动剂,有强大的镇痛作用。只要一针下去,一般的疼痛都能暂时控制下来。然而,洪强的这个疼痛,明显不一般,最大剂量的吗啡下去,仍然不见丝毫的效果。

    这下,众医生全都被弄得软瘫瘫的无计可施了。

    眼看着病人的情况无法控制,医院只能通知警方,虽然还没有正式转职记,但已经接手这个案子的罗宝蓓赶到医院,得知情况后不敢怠慢,赶紧通知了家属,洪标与洪彬第一时间赶到,然后要求保外就医。

    罗宝蓓起初是不同意的,可是洪强的主治医生称,洪强的疼痛如果一直得不到缓解的话,恐怕会有生命危险。无奈之下,只能同意了担保,反正洪强要是真的死了,那案子就算结了。如果能挺过来,那还得乖乖的回到司法程序中。

    将洪强抱上一辆丰田霸道,驶出医院的时候,洪标见他还在后排座上不停的翻来滚去,同时还大呼小叫不停,这就道“好了,阿强,别装了,警察看不见了!”

    驾车的洪彬也感叹的道“阿强,我没想到你的戏这么好,刚开始的时候,我都差点当真了。快把你的眼泪鼻涕给擦了吧!”

    洪强泪流满面的喊道“大哥,二哥,你们在说什么啊,我,哎哟,我装什么装啊,我,我是真的痛,真的痛啊!比昨晚还痛啊!”

    一时间,两兄弟面面相觑,然后洪彬就第一时间叫了起来,“靠,你不是装的?我还以为你故意装成这样,好让我们把你保出来呢!”

    洪标也忙问道“可这怎么回事?早上的时候,叶叔给你看过后,你不是说不痛了吗?”

    洪强挣扎着道“早上是不痛了,可是刚才吃过饭后,又痛起来了。哎哟,好痛,好痛,真的要死了!大哥,二哥,你们赶紧想办法救我,我不想死啊!”

    洪彬被吓住了,扭头问洪标,“哥,怎么办啊?”

    洪标道“还能怎么办?当然是马上找叶叔!”

    洪彬这就赶紧的给叶名世打电话,可怎么打也接不通,最后只能给洪民打电话,匆匆说了一遍情然,然后询问叶名世的去向。

    不多一会儿,洪民再次打回电话,让他们马上去青衣老街的仁堂医馆。

    仁堂医馆后堂的阁楼上。

    让彭瑞华缝合包扎了胸前伤口的叶名世迷迷糊糊的睡了一觉后,听到有脚步声上楼,立即就警惕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可是牵扯到伤口,又不由滋溜溜的吸了口凉气。

    当看清楚上来的是端着药的彭瑞华,这才微松一口气,同时也叹一口气,打了半辈子的鹰,最后却被鹰啄了眼睛,尤其让他感觉丢脸的是,那竟然还是一只母的鹰雏儿!

    “师父!”彭瑞华将药递过来道“药煎好了,趁热喝吧!”

    叶名世接过药闻了一下,药味浓郁醇厚,火候把控得极为到位,心中多少有些慰藉!他这辈子最大的骄傲不是替洪民打下了半壁江山,而是收了一个孝顺又尽得自己衣钵的徒弟。

    在叶名世将药喝完之后,彭瑞华问道“师父,是谁把你伤成这样的?”

    叶名世摇头道“这个事你别问了。”

    彭瑞华道“可……你不是已经退隐了,不再管新兴帮的事情了吗?”

    叶名世叹口气道“我倒是想不管,可是洪爷不让啊!”

    彭瑞华道“师父,我知道洪爷当初是救了你一命,可是你给他卖命大半辈子,怎么也该还清了吧!你老都老了,他就不让放过你吗?”

    叶名世道“救命的恩情,是随便就能还清的吗?”

    彭瑞华道“可是……”

    叶名世打道他道“好了,你别说了!这些事,是我的事。和你没有关系。这个地方我已经完全买下来了,你安安心心的经营你的医馆,做你的医生吧。”

    彭瑞华无奈的点头,收了碗后问道“师父,你还有什么需要吗?”

    叶名世原本想说没有的,可是想了想又道“我听说你医馆对面这几天来了个新楼凤是吗?你把她给我叫过来吧!”

    楼凤,是该地一种特色暗娼,详情自己问度娘吧!

    彭瑞华惊讶的道“师父,你都这个样子,还……有心思想那事啊?”

    叶名世这辈子都没有成家,而且不好烟不好酒不好赌,就独独好一个色字,哪怕现在已经五十好几了,可是每个月都要耍好几套大宝剑的,所以他道“咯嗦个什么劲儿,让你去,你就去!”

    彭瑞华也知道自己师父的嗜好,宁愿不吃肉,也不能没有女人的,所以无奈的答应一声,然后下楼去找那楼凤了。

    过了不多久,楼凤来了,不是很年轻,已经三十好几岁了,但面目姣好,身材丰满,风韵犹存,而且也完全符合彭瑞华的胃口,太年轻的,他还不喜欢呢!

    对于香江人而言,时间就是金钱,楼凤也一样,三言两语的商量好后,这就开工。

    只是叶世名把衣服脱了之后,那楼凤却突然说不干了。

    叶名世怒道“你怕我给不起钱是不是?”

    楼凤道“不是的,老板,我是看你受伤了,怕你再给伤着。”

    叶名世的神色有所缓和,“你在上面不就行了。”

    楼凤摇头,“老板,我看还是算了!”

    叶名世道“我给你加一倍的钱!”

    楼凤仍然摇头,“老板,我是为了你的身体着想啊!”

    叶名世终于怒了,“敢不做我的生意?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是哪个管的?乌鸦是不是?你信不信我一句话,就让你以后都没工开!”

    楼凤不是乌鸦管的,可是管她的那人的老大就是乌鸦,面露惧色的她委屈的道“老板,不是我不想接你的生意,也不是我嫌在上面辛苦,而是……”

    叶名世喝道“而是什么?”

    楼凤伸手指了指他的下面,“你自己看!”

    叶名世怒了,“看什么看,嫌我的小吗?”

    楼凤道“不是的,你看看呀!”

    叶名世疑惑的垂眼看去,脸色顿时一惊,因为自己的下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片红红的斑点,伸手摸了摸,不痛,但有点痒,于是不以为然的道“你以为我有什么病吗?真是的,你别看我这把年纪,我身体比你还健康呢!一会儿你就知道,保管让你死去活来。”

    楼凤道“可是……”

    叶名世道“没事,只是有点过敏罢了!”

    楼凤仍然摇头,“可是你后面也有啊!”

    叶名世疑惑的走到镜子前,照了照,发现自己的背臀的地方也是满满一大片的红斑,心头不由一惊,下意识的伸手去摸了下,可是不摸还好,一摸就痒了起来,然后忍不住去挠,可是越挠就越痒!

    只一会儿,皮肤就给挠破了,见红了,可仍然不止痒!

    感觉到火辣辣的疼痛,叶名世不敢再挠了,扭头看看,发现那楼凤已经吓得脸有点白了,心里不由叹口气,因为这样的情况下,还想跟她办什么事,只能是霸王硬上弓了!

    洪标一等快马加鞭的赶到青衣老街的时候,洪民也刚好到了仁堂医馆的门口,于是一家大小赶紧将洪强弄了进去。

    进门,洪彬便冲迎上来的彭瑞华喝问道“叶叔呢?”

    “在,在后面!”看到眼前这样的阵状,彭瑞华忙应道,“可是师父他……”

    众人没等他说完,便急急的抬着洪强走了进去。

    只是进了后堂,上了阁楼,见到叶名世之后,众人又通通呆住了。

    叶名世正赤身的躺在床上,哎哟哎哟的叫唤不停,一个女人坐在床边,一只手正在他的身上乱摸着。

    这老儿,性致可真好啊!洪家大小无不这样想,只是当他们看清楚一些后,却又被吓了一跳,因为女人手上拿着一管999皮炎平,而叶名世全身上下都布满了可怖的红斑。

    洪民忙问道“老叶,你这是怎么了?”

    叶名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刚才的时候,只是下腹和后背出现红斑,然后有些微痒,可是很快,全身各处都冒起了红斑,而且越来越痒!

    不是一般的痒,是剧烈难忍的奇痒,仿佛全身都爬满了虫蚁,正开足火力撕咬他似的。

    叶名世痛苦的摇头道“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

    洪民道“你是医生,你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吗?”

    叶名世惨然苦笑,能医不能自医,是医生的通病啊!在身上各处使劲的抓挠一阵,稍为缓解了一下身上的奇痒后,这就迅速的穿上衣服,然后挥手示意那楼凤离开!

    楼凤如蒙大赦,赶紧的闪人。

    叶名世这才强撑着道“早上的时候,洪爷你吩咐我去找那个林昊,我就去了,一直守在李冰的别墅附近等着他现身,好容易等到他出来后,我就设法抄了他的头,将他拦了下来,结果我一出手,他带着的那个女人就扑上来了,而且那个女人还是高手中的高手,我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被她砍了一刀之后,我就回到这里,让我徒弟包扎伤口,可是没多久身上就痒了起来。”

    洪民疑惑的道“会不会是她的刀上带了什么毒?”

    叶名世摇头道“我也不确定!”

    洪民道“你还撑得住吗?”

    叶名世挣扎着道“勉强还行吧!”

    洪民道“那你给阿强看看吧!”

    叶名世这才注意到被洪标与洪彬搀扶着,脸色煞白又冷汗涔涔还惨哼不绝的洪强,疑惑的问道“阿强,你又怎么了?”

    洪强有气无力的惨叫道“叶叔,我也不知道,突然又痛了。哎哟,痛死我了!”

    叶名世一边给自己挠痒,一边问道“像昨晚那样痛吗?”

    洪强摇头,“不是,这回是肚子痛。”

    叶名世便只好死撑道“过来,我给你看看。”

    洪标两兄弟便把洪强扶了过去。

    叶名世虽然痒得不行,可还是咬着牙给他把了脉,然后就皱眉道“依照脉像来看,你恐怕是中毒了!”

    洪家众人闻言神色齐色,“中毒?”

    洪民忙问道“他怎么会中毒的?中的是什么毒?”

    叶名世摇头道“暂时看不出来,但可以肯定的是,中的是急性的剧毒!”

    洪彬道“叶叔,那你有办法解吗?”

    叶名世苦笑道“我连他中的是什么毒都不清楚,怎么解呢?”

    洪强原本就痛得不行,听见他这样说,最后一丝希望灭绝了,心神一阵崩溃,人也支撑不住了,两眼一黑就昏死了过去。

    “阿强!阿强!”洪标与洪彬赶紧的扑上去叫他,一边摇晃,一边还乱摁他的人中穴。

    折腾一阵后,还真把可是洪强给弄醒了,只是他一张开眼,便又捂着腹部嚎叫起来。

    洪民见状忧心得不行,“老叶,没有办法可想了吗?”

    叶名世忍着身上的奇痒想了想,这就道“我有个家传的刺穴解毒法,一般的毒,是能解的……”

    可是我就怕这毒不一般啊!这后半句话还没说完,洪民便已经催足道“那还等什么,赶紧给他试啊!”

    叶名世只好打开自己的针盒,掏出银针,只是将银针捏在手里的时候,他一向都稳如泰山的手却抖了起来,因为身上的奇痒。如是再三,始终都无法集中精力的他只能叹气唤道“瑞华!”

    一直站在后面的彭瑞华赶紧上前道“师父,我在!”

    叶名世将银针递给他道“你来吧!用我教你的刺穴解毒法!”

    彭瑞华答应一声,接过针后,没有迟疑,立即给洪强施针。

    三十六针,分别刺在洪强三十六个穴位上,起针之后,穴位上有血丝缓缓渗流而出,洪强的嚎叫声虽然没有停止,但却稍为低了一些。

    洪民等人见状,无不松一口气,因为看起来,这招好像管用呢!

    只是叶名世却丝毫也没有放松,洪强的叫声之所以转低,不是刺穴解毒法见效,而是他快支撑不住了。忙又摸了一下洪强的脉,暗里不由苦笑摇头,脉象没有丝毫好转的变化,反倒更是严重了,可见这毒非同一般。

    不过这会儿,他也顾不上洪强了,因为他已经痒得没办法忍受了,一边在自己身上乱挠,一边对自己的徒弟道“瑞华,你给我把下脉看看。”

    彭瑞华赶紧的给他把脉,完了之后,他愁着眉道“师父,你……好像也中毒了!”

    叶名世苦笑道“我猜也是!”

    彭瑞华道“那我也给你放血解毒?”

    叶名世点头,虽然他觉得并没有什么卵用,但这会儿,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彭瑞华再次下针,同样针刺三十六穴。

    只是起针之后,穴位虽然也和洪强的一样流血不止,可是叶名世却没感觉自己的症状有丝毫改变。

    彭瑞华给他又把一下脉后,神色也变得惨淡,想了想道“师父,我在网上收集了个解毒的方子,要不给你试下!”

    叶名世摇头道“算了,不用折腾了。没有用的!”

    彭瑞华“呃!?”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