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87章 教育进行时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杀手,何苦为难杀手。

    林昊深深知道作为一个杀手的无奈与悲哀,所以平心而论,他是不想为难那个落在他手上的女杀手。然而没有办法,有的时候,你想是做成一些事情,那就得违背本心,更得硬起心肠。

    当他把自己的想法与计划告诉冷月寒后,冷月寒并没有向他拍胸脯保证什么,神色平淡的应了一句“我知道了!”

    林昊道“然后呢?”

    冷月寒想了一下道“恶人我来做,好人就给你吧!”

    林昊疑惑的看着她,显然不太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

    冷月寒没有多作解释,转身离开。

    林昊原本是想问你把那个女人带哪去了,准备对她怎么样?可是看见她又恢复了那爱搭不理的高冷模样,终于还是忍了,因为她一旦装酷,自己问什么都是白搭。

    也许,只有在床上,在身上没有任何伪装掩护的赤诚相对的时候,她才会热情一些吧!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林昊忍不住这样想。

    冷月寒离开林昊的房间后,这就直接去了地下室。

    李冰的别墅很大,地下室也不小,除了车库,酒窖,仓库外,这里还有很多的房间。

    这些房间,是房子的前主人给下人们住的,但李冰搬进来后,发现地下室阴暗潮湿,根本不适合人居住,便一直空置着。

    不过现在,其中一个空着的房间已经有人住了,不是别人,就是那个被林昊带回来,又被冷月寒接手的女杀手。

    冷月寒搜刮掉女杀手身上所有的武器后,仍不是那么放心,要知道杀手杀人的办法很多,藏武器的地方也很多,所以她又将女杀手身上的衣服给扒了,连内衣也没给她留下!

    直到将她脱得一丝不挂了,这才再次从头到脚的检查起来,仔细得让人发指,连头发以及下身都没放过。

    不过在扳开她的腿的时候,冷月寒却意外的发现,这个女人竟然还是黄花大闺女,心中也不由一喜,她虽然不是男人,可是林昊是男人。

    下一次,那厮跟自己练功的时候,如果又忍不住,可以让这个女杀手去灭火的。以这女人的年纪,身材,相貌,再加上还是原装的,也不算辱没他的。

    只是,当冷月寒想到林昊那挑剔的胃口,不由得又是一阵阵叹气,男人她见得多了,可是像林昊这种挑剔得不能再挑剔的男人,她却是头一次见。

    收回乱七八糟的心思后,冷月寒再次检查,确定女杀手身上再没有任何可以伤害别人也伤害她自己的武器后,她拉来一条消防水管,狠狠的对着女杀手冲刷起来。

    香江的初冬并不算冷,没有雪,也很少雨,相比于大雪纷飞,寒风呼啸的北方,这里就算是人间天堂,可再温暖那也是冬天。

    冰凉的水柱冲到赤身果体的女人身上,冷得她如坠冰窖,可是她并没有像别的女人那样抱着身子大呼小叫。不过这显然不是因为她的骨头有多硬,而是她身上被制的穴位仍没解开。

    冲刷干净后,冷月寒也没给她穿衣服,拿来一条铁链,锁在她的脚踝上。

    铁链不是普通的铁链,是精钢所制的,每一个环都有婴儿的手臂粗大,一头牢牢的焊接在地上。

    冷月寒试过了,纵然是使尽全身功力,也不能让铁链有丝毫的松动。

    做完这一切之后,冷月寒才松一口气,解开了女人被制的穴位。

    女人一恢复自由,也不顾自己仍是赤条条的不着寸缕,第一时间咬牙切齿的扑向了冷月寒。

    冷月寒不屑的哼了一声,身形轻晃,轻描淡写的退了两步,便站定在那里冷笑着看她。

    女人扑到一半,脚上的铁链一紧,整个人便“别吱”一声摔倒在地上。

    冷月寒见状,叹了口气道“你看你,刚给你洗干净,马上又弄脏了!”

    “啊”女人怪叫起来,使劲的挣扎想要扯断铁链,可是使尽了吃奶的力气仍无补于事。

    没折腾几下,她又尖叫起来,因为冷月寒又打开了消防水龙头冲着她冲刷起来。

    冲了约有十来分钟,冷月寒再次关了水笼头,神色平淡的问道“还要再试试吗?我现在什么都没有,就是有时间,可以陪你慢慢玩,给你慢慢洗!”

    女人终于识相的不再徒劳挣扎,只是瑟瑟发抖的蹲在那里,捂着胸,夹着腿,愤恨无比的瞪着她。

    冷月寒嗤笑一声,“没必要这样,你身上有的,我也有,而且好像比你的长得更好。”

    女人没有说话,也没有去看她的身材,只是紧紧盯着她,眼中散发着无限杀意。

    冷月寒不屑的道“算了吧,别说你被铁链锁着,就是放开你,也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女人的嘴唇蠕了蠕,可最终也没出声。

    冷月寒道“你是不是想说,如果我有本事,就将你放开试试!”

    女人虽然没有这样说,可心里无疑是这样想的。

    冷月寒慢悠悠的摇头道“本事,我自然是有的,可是我没兴趣和你单挑!”

    女人的神色更冷,眼中有屈辱,有不甘,但更多的还是愤怒。

    冷月寒拉了张椅子,在她面前坐下,这才道“好了,现在咱们可以聊聊了吗?来,先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女人没有说话,也没有再看她,只是垂头绝望的看着地面。

    冷月寒问了三次,女人始终都不出声,冷月寒这就有点恼了,站起来调头走了出去,再回来的时候手中已经多了一条长长的马鞭。

    “啪!”的一声,冷月寒挥了一鞭子,指着她喝问道“最后问你一次,叫什么名字?”

    女人抬起头,漠然的看着她。仿佛是在说,我就是不告诉你,你能把我怎么样?

    这,几乎等同于挑衅,冷月寒火大了,扬起长鞭不管三七二十一,劈头盖脸的在她身上抽打起来,一边抽还一边骂道“跟我装死狗?我叫你装!叫你装!说不说!说不说!说不说!”

    女人被打得惨嚎连连,可就是不求饶,弄得冷月寒更是发狠的收拾她。

    “不,不!”金来福将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对赵伏龙道“赵总,这不行的。这件事一旦弄砸了,我的生意就完了!”

    赵伏龙淡淡的问道“难道金总不想完成围村的改造项目吗?”

    金来福道“我想,可是我得罪不起他。更确切的说,我得罪不起李子锋。”

    赵伏龙道“这事要是能成,他就将屁也不是,李子锋也将视他如仇敌。对你也将不再有任何影响。而且,我还可以保证,这事完了之后,我一定会把柳思思送到你的床上!”

    这个诱惑,无疑是巨大的,金来福差点就心动了,可是最终他还是摇头道“不行,真的不行!我冒不起这个险!”

    赵伏龙叹口气,“可是如果你不答应我,别说你的生意,连你这个人都得玩完呢!”

    金来福被开得一愣,警惕的道“赵总,你想干什么?”

    “别紧张!”赵伏龙笑笑,伸手将旁边放着的一个平板电脑拿了起来,自问自答的道“金总,你知道刚才在你来之前,我在干什么吗?嘿嘿,我在看一场很精彩的限制级影片。”

    金来福有点摸不着头脑,他完全跟不上这厮的谈话节奏。你看电影跟我们现在谈的事情,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赵伏龙没看他,只是自顾自的划开平板电脑的屏幕,里面顿时传来一阵女人娇婉的吟啼声,同时还夹杂着一个男人粗重的喘息声。

    不用问,光是听这种声音就知道里面正播放着什么了!

    金来福并不是那种没见过肉的愣头青,与其是看别人演的限制级影片,他更愿意自己亲自去拍,所以听到声音,可是目光并不看向那个平板电脑,只是注意着赵伏龙的神色。

    赵伏龙没理他,仿佛完全沉醉于影片中,自顾自的欣赏起来。好一阵,这才意犹未尽的把平板电脑推了过来,“金总,你也看看吧!这可是你主演的作品。”

    金来福听得心头一阵紧,因为他也感觉那男人的喘息声有点耳熟,赶紧拿过平板电脑看起来,这一看可真把他给吓坏了,因为屏幕里,那个脱得赤条条的,露着肥胖又丑陋的身躯,正扛着一个女人双腿的中年男人,赫然就是他自己。

    “这,这……”

    “金总!”在金来福惊魂不定之际,赵伏龙却赞叹道“你会的花样可不少呢,看了你的作品,我涨不少姿势啊!”

    金来福终于从画面中抬起头来,咬牙切齿的道“姓赵的,你好卑鄙!”

    这个影片,确实是金来福主演的,而且还是他自导自拍的,但他从来没有给别人看过,一直都藏在他家那隐蔽的保险柜里,连同影片一起存放的,除了他的一些现金,外币,产权证明外,还有别的很多影片。

    影片现在会出现在赵伏龙手里,那仅仅只有一个可能,赵伏龙派人闯进了他的家,找到了他藏在壁画后,镶嵌在墙壁内的保险柜,并且撬开了它。

    面对金来福的怒骂,赵伏龙不以为意,仍然语气平淡的道“金总说得不错,我确实有点卑鄙。可你也很无耻,咱们不过是半斤八两而已!”

    金来福怒道“你……”

    赵伏龙摆手打断他,指了指已经被金来福关掉的平板电脑“金总的这些作品,不但让我涨了见识,开了眼界,但更让我惊讶,因为我竟然发现和金总拍对手戏的女主角,很多我都认识。别的不说,就说刚才那个女人,我没记错的话,她应该是房屋署某个副署长的妻子。如果那位大署长看到自己的妻子竟然被你压在身下,不知道会不会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来打压你呢?”

    金来福的冷汗一下就冒了出来,忙道“赵总,你千万别……”

    赵伏龙再次摆手止住他的话,拿过平板电脑,划开屏幕后又换了一个限制级影片,然后评头论足的道“金总,你的口味很杂啊!这个女主角,比起刚才那位署长夫人真的差太多了,虽然比年纪的话要年轻一轮不止,可她脸上那么多苍蝇屎,而且干瘦如柴,演技……啧啧,像死鱼一样,根本就谈不上什么演技啊!不过也对,宁吃鲜桃一颗,也不吃烂梨一筐!”

    金来福面如死灰,不停的抹着冷汗,喃喃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赵伏龙咂了咂嘴道“金总,说实话,这种限制级影片,我平时也看的,可如果女主角长得这样的,我看一眼就掉了。不过我还是看完了,为什么呢?嘿嘿,因为这女人我正好认识,知道她是十六老大崩牙堂的女儿,十六虽然一年不如一年,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势力是绝不容小觑的。我虽然几次想要并吞他的地盘,可是没底气啊!没想到,你的胆子却比我还大,竟然连他的女儿都敢碰!”

    金来福终于扛不住了,哀求道“赵总,你手下留情,手下留情啊!这些东西要是流出去,我十条命都不够死的。”

    赵伏龙笑道“那你乖乖的,跟我合作吧!”

    金来福一边抹着冷汗,一边点头如蒜的道“好,好!我合作,我合作。你说怎样,就怎样好吗?”

    赵伏龙点点头,然后叹口气道“早知道你这么容易答应,我也不让手下那些人多费手脚了。”

    金来福心中一紧,“赵总,你……还做了什么?”

    赵伏龙道“也没做什么,我那些弟兄光顾你家的时候,你女儿正好回来了!”

    金来福听得霍然站起,怒道“姓赵的,你把我女儿怎么了?”

    “别激动,别激动嘛!你女儿没事!”赵伏龙伸手压了压他的肩膀,弄得他重新坐下之后,这才掏出了手机,将一段视频打开给他看“你看,你女儿好着呢!”

    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被捆绑在椅子上,一边挣扎一边叫道“爸爸,爸爸……”

    金来福只看了一眼,脸色便变得一片苍白,冷汗也跟着涔涔而下,“赵,赵总,我已经答应你了,你又何必这样呢?”

    “顺手,只是顺手而已!”赵伏龙收起手机,给自己倒了杯茶,慢悠悠的喝完之后才问道“金总,我听人说,你好像在警署里有个督察还是帮办的亲戚是吗?”

    金来福道“是,是的!”

    赵伏龙淡笑着问道“那你会去找他商量吗?”

    金来福忙摆手道“不,我不敢,你放心,我不敢的!”

    赵伏龙微微点头,然后目光阴沉的盯着他道“金总,我听过一句话,淫人妻女者,妻女必被人淫之。你的老婆虽然人老珠黄了,可是你的女儿却含苞待放……”

    金来福惊恐万状的道“不不不,赵总,你别,你千万别。我合作,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只求你别伤害我女儿!”

    赵伏龙哈哈一笑,“喝茶,喝茶,咱们慢慢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