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94章 可怕迷幻剂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眼看着再不阻止,那真的是什么都来不及了!

    李冰终于忍不住了,张嘴准备大叫我愿意。

    只是没等她开口,冷月寒已经飞窜了过去,一把将林昊从柳思思身上拎了起来,扔到了一边。

    林昊倒在地上之后,又爬了起来,朝柳思思扑过去。

    冷月寒又一次将他拎起来,扔到一边。

    林昊的神智虽然已经不清醒,脑子里能想到除了啪啪啪,只有啪啪啪,可是他也知道阻止自己风流快活的就是这个可恶的女人,于是怒吼一声,朝她扑了过去。

    看他凶狠的样子,不但是要打败她,甚至是要推倒她。

    看来,在野兽的世界里,只有征服了更强大的母兽,才能获得更大的快感。

    只是,林昊在清醒的状态下也不是进阶一日千里的冷月寒的对手,更何况是现在神智不清,只空余一身蛮力呢!

    仅仅只是几招之间,他就被冷月寒放倒了。

    只是一被放倒,他又爬了起来,再次朝冷月寒扑去,冷月寒也再一次把他摔倒在地上。

    看见林昊一次又一次的倒在地上,不但被摔得鼻青脸肿,而且无比狼狈。站在一旁的李冰心里疼得不行,眼泪断断续续的一直流个不止,可是她也硬是忍着不吭声。

    因为再怎么样,也比眼睁睁的看着他和柳思思苟且在一起强得多!

    兴许,让他这样发泄一通,身上的药力就散发掉了呢!

    血青一直在冷眼旁观,确切的说是抱着幸灾乐祸的心态在冷眼旁观,不过到了最后,她还是张了嘴“你除非是把他摔死,否则他不可能放弃的!”

    冷月寒冷冷的看她一眼,又一次将林昊摔了出去。

    血青又道“我们做个交易吧,你把我放了,我可以救他!”

    冷月寒愣了一下,一脚将扑过来的林昊踩在脚下,疑惑的问道“你能救他?你也懂医术?”

    血青道“我不懂医术,但我知道他被人下的是什么药。”

    冷月寒道“是什么药?”

    血青道“知道吗?”

    冷月寒的眉目沉了下来,冷冷的逼视她。

    看她这样的表情,显然是不知道了,血青便给她解释道“是一种能够使人的知觉,思维,情绪和行为都发生变化的物质,人在这种药的作用下,会出现精神错乱,有的情绪变化无常,有的头脑中出现幻觉,并且把幻觉当成是真的,做出许许多多奇奇怪怪的行为。而他吃下去的这种显然是复合型的,是以性药为主的……”

    “卖弄够了没有?”冷月寒冷喝道,她原本还想听下去的,可是被她踩在脚下的林昊见挣扎不开,竟然就抱着她的腿,不停的往上摸,而且一边摸还一边啃,仿佛在啃一个蹄子似的,弄得她又痒又不自在,但也只能强忍着,因为脚一松,这厮肯定又扑柳思思身上去了,面无表情的喝道“你如果没有解药,就给我闭嘴。”

    血青道“我当然有。使用杀人,那可是我们擅长的手段之一!”

    冷月寒伸手道“拿来!”

    血青垂眼看一下裹在毛毯中一丝不挂的身体,“你觉得我现在这个样子,有可能带着解药吗?”

    冷月寒问道“解药在哪里?”

    血青道“在我住的地方!”

    冷月寒又喝问道“你住在哪里?”

    血青哼了一声,闭紧了嘴巴。

    冷月寒眉目一沉,一脚甩开林昊,飞扑上去,对着血青就是正反两耳光,然后抓着她的头发,将她反拧着摁倒在地上,声音没有一点表情的道“我看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又想试试分筋错骨手的滋味了!”

    血青听得心里一阵狂颤,可仍然硬气的道“你除非放了我,否则你别说用分筋错骨手,就是弄死我,我也不会告诉你的。”

    冷月寒被气得不行,这就双手齐出,准备再让她试试分筋错骨手的厉害!

    “啊!”然而就在此时,李冰突然尖声叫起来,因为在冷月寒松开林昊的时候,林昊已经趁机又扑向柳思思,而柳思思也很主动的靠向他!

    两人一接触,立即又像磁铁一般分不开了,柳思思甚至立即就骑到他的身下,扯下他的裤子要坐下去。

    在霸道的药性之下,两人不但丧失了理智,也完全没有了做人的基本廉耻。

    李冰见阻止不及,看到脚下有消防水笼头,立即就拾起来,扭开开关就朝一对狗男女狂喷了下去。

    柳思思的后背被水柱一碰,身体失控的前倾,总算阻止了她跟林昊合二为一。

    只是,激烈的水柱也使得李冰无法站稳脚步,呛呛啷啷的退了好几步,水柱也在房间里乱射一通,不但射到了林昊与柳思思身上,也射中了冷月寒与血青。

    李冰一直退到了墙角,背后撑住墙,这才勉强站稳了,然后咬牙抱稳水龙头,再次对准欲分未分的林昊与柳思思狂射起来。

    强劲的水柱,终于将林昊与柳思思彻底的分开了。

    李冰也不管柳思思,把水柱对准林昊,一边射一边哭喊道“林昊,林昊,你给我醒醒,给我醒醒!”

    林昊被射得节节败退,一直退到了墙角,可仍然摆脱不了水柱,遮脸护裆左闪右避也无补于事。

    这样射了两三分钟后,林昊终于倒地了地上,李冰也扛不住了,手里的水管几次差点脱手飞出。

    冷月寒见状,也顾不上再收拾血青,疾扑过去一把夺过水柱,再次朝林昊疾射,同时还兼顾着射向屡次想向他爬去的柳思思,将两人一左一右的分开。

    这场景,还真有点棒打鸳鸯的意思!

    射了约有二十分钟左右,房间里终于响起一个声音“够了,别射了!”

    冷月寒依然不管不顾,继续疾射不停。

    “冷月寒,你这个小娘皮!”叫喊声变成了暴吼,“老子叫你别射了!听到没有?”

    冷月寒终于移开水柱,因为这是林昊的声音,定睛看看,只见林昊正抱着胳膊,瑟瑟发抖的缩在墙角。

    她赶紧的的关了水龙头,凑上前去问道“黑面神,你怎么样?清醒了没有?”

    林昊刚刚和冷月寒拼斗的时候,已经出了一身大汗,人虽然没有清醒,可药力也随着汗水排出了一些!

    紧接着,又被冰冷的水柱一通狂灌,意识终于恢复了一点点,虽然仍是头晕脑胀,浑身难受,可终于能勉强说话了,只见他一边发抖一边道“还是十分的难受,身体好像要爆开了!”

    “那怎么办?”冷月寒这样说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瞥到正悄悄往李冰挪去的血青,顿时喝道“李冰,退后!”

    李冰被喝得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也正是这一步,使得一直在蓄势而发,等待机会的血青落了空!

    她探出去的那只手,原本可以掐到李冰的脖子,可现在却生生滞在了离李冰的只有两厘米不到的地方,脚下的铁链已经绷直了,她的手也已经伸到了极限。

    李冰见状,俏脸发白,连忙又退了两步。

    看见她脱离危险,冷月寒微松一口气,飞扑上去,大耳光对着血青就是正正反反的抽了起来。

    林昊艰难的道“冷月寒,住手!”

    冷月寒终于停下了手,但血青已经被抽得颜面浮肿,嘴角挂血,整个猪头一样了,不过她还是不解气的在她身上踢了一脚,怒喝道“下次敢动歪心眼,我就把你的一双爪子都砍下来。”

    血青嘴巴嚅了嚅,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冷月寒指着血青对林昊道“她说她的住处有解药,如果……”

    林昊无力的摇头道“你觉得她的话能信吗?”

    冷月寒道“这……”

    林昊道“不过只是混合型而已,药性虽然强烈霸道,但只要我能恢复一点神智,它就没有什么了不起!李冰,你赶紧把我做好的那种六角棱形中成药拿四颗下来。记住,是棱形的,别拿错了!”

    李冰忙答应一声,然后飞快的往上面跑。

    林昊看了看身上,发现自己的长裤被扯到了膝盖上,里面的四角内内也被扯下一半,虽然没露械,可是胡子已经现了一大半,不由一阵苦笑,赶紧把裤子给提起来,只是找了找却发现自己随身不离的针盒不知道哪去了,忙问道“冷月寒,我的针盒呢?”

    冷月寒回忆一下道“好像你刚刚非礼好姐的时候,掉在上面的客厅里了!”

    林昊苦笑一下,“赶紧帮我拿来。”

    冷月寒二话不说,往楼上窜去。

    她一消失,柳思思便飞快的扑了上来,嘴唇在他湿漉漉的身上一边不停乱拱,一边又去解他刚穿好的裤子。

    林昊刚刚才十分艰难压下去的邪火被她这一撩拨,又轰轰的燃烧起来,尽管无比的痛苦与不舍,但他还是推拒着柳思思,“嫂子,我知道你难受,我也一样。你忍一下,再忍一下,马上就会好的!”

    两人正拉扯间,李冰首先跑回来了,手里拿着四颗棱形的中成药。

    林昊接过来嗅了嗅,确定这是自己所制的解毒药后,这就急忙塞了两颗进自己的嘴里,狠嚼一通后就生生咽了下去,然后又把一颗塞进柳思思的嘴里。

    柳思思虽然神智不清,可是五觉未失,感觉到嘴里的东西有苦味,立即呸的一下吐了出来。

    林昊皱了皱眉头,赶紧的捡起来,想了想后,也顾不上面沾了灰,塞进嘴里,连同另外剩下的那颗也一起塞进嘴里,再次狠嚼起来。

    事急从权,他只能用自己的嘴来给她嚼药,灌药!

    嚼了一通之后,感觉药全都嚼碎了,这就把嘴巴凑向柳思思。柳思思以为他要跟自己接吻,饥渴无比的她立即下意识的轻启朱唇迎接。

    这样的画面,绝不是李冰愿意看到的,所以痛苦的扭转过头……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