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09章 我一定会回来的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罗宝蓓确实一夜没睡,可是她一点也不感觉疲倦,反倒无比精神,像是打了一桶鸡血似的。

    其实也难怪,逮住了真正杀害金来福的凶手,还证明了林昊的清白,同时又立了一大功,她能不兴奋吗?

    不过,这并不是她真正兴奋的原因,她兴奋的是现在正有一头超级大鳄等着她去抓捕!

    是的,只要抓住了赵伏龙,抓住了和胜堂的龙头老大,她就不愁在记无法立足,不愁竖立不了威信,不愁施展不了自己的远大的志向与抱负。

    赵伏龙,是罗宝蓓志在必得的,而且她也了解过了,赵伏龙昨晚在豪城夜总会喝得大醉,最后带着一对双胞胎嫩模回了家。

    如果不出意外,这会儿赵伏龙应该还在宿醉中抱着两个女人做着春秋大梦的呼呼大睡。

    不过就算是这样,罗宝蓓还是十分的小心谨慎,不但没向手下透露抓捕的对象,更不让手下开警笛,甚至还不让他们穿警服。这次行动,她绝不允许有任何的差错发生!

    然而,有句话说得很好,理想从来都是丰满的,可现实往往却透着骨感。

    当她带领着大批人马赶到赵伏龙那比李冰还要豪华的大别墅,并且团团包围住,直接带队破门而入的时候,却发现真的像林昊说的那样,太晚了!

    赵伏龙逃了,据下人交待,天还没亮,这个家伙就急匆匆的出门了,不但没有收拾行李,甚至连那对嫩模姐妹的过夜费都没给。

    天还没亮?

    听到这个关键词的时候,罗宝蓓的秀眉蹙了起来,她去逮捕伊启东的时候是凌晨两点半,带回去后就立即马不停蹄的进行审讯,天隐隐发亮的时候才正式审讯完毕,可是赵伏龙却天没亮就逃了?

    这证明什么?

    记里面有奸细?

    还是赵伏龙一直派人盯着伊启东?

    罗宝蓓心里无数疑问,可也来不及去找答案,立即就下令对赵伏龙发出悬赏通缉令,同时定位的手机信号,追踪他所驾驶的奔驰跑车。

    其实,赵伏龙是不想逃,一点也不想!

    他甚至从来不认为自己会有落荒而跑的那一天。他一直都认为,跑路是一种窝囊的行为,只会发生在那些莽汉,混混,丝,又或者废柴身上,反正不管是谁,绝不可能会是他。

    只是现在,却明显由不得他了!

    凌晨那个电话,是他的老子打来的,赵国胜在电话里告诉他,出事了,事情非常大条,如果不赶紧跑,以后只能去赤柱监狱看他。

    尽管他的老子在电话里并没有说得多详细,甚至连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都没说清楚就匆匆挂断了,但赵伏龙却立即就清醒了过来,宿醉的酒意全无。

    顾不得想那么多,赵伏龙赶紧的翻身下床,急急忙忙的套上一身衣服,拿了手机,钱包,车钥匙就马上离开!

    至于陪他一夜的两个女人,他看都没再多看一眼!

    这个世上,也许有很多人都会老点他。但他相信有一个人绝对不会,那就是他的老子。否则怎么会有虎毒不食子的话呢?

    在路上的时候,他打给了专门组织偷渡的蛇头,蛇头听到是赵大少的电话,二话不说就答应亲自驾一艘渔船在清水围渔港码头等他。

    联系完了蛇头,找到了退路之后,赵伏龙才勉强冷静下来,思来想去,他觉得只有一个可能伊启东出事了!因此他急忙再次掏出电话,进行确认。

    当然,他是不会傻到直接给伊启东打电话的,万一他真的已经被逮捕,电话已经被警方监控呢?

    他看过很多警匪片,只要通话超过三十秒,警察就能找出手机的位置。所以他只是打给自己的两个心腹,让他们去确认伊启东的下落。

    很快,他们就打回电话来了,说是谁都没办法联系上伊启东!

    听到这个消息,赵伏龙的一颗心就彻底凉了,因为这无疑证实了出事的就是伊启东,心里也懊悔得不行,之前要是当机立断的杀人灭口,那该有多好啊!

    大丈夫,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啊!

    不过现在,就算他肠子悔绿了也没用了,事情已经出了,除了赶紧跑只能赶紧跑,所以脚下一脚比一脚紧的踩着油门。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赵伏龙明显不是个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得过且过的那种人。

    从他留学归来,坐上和胜堂龙头位置,并亲手谋划出第一起命案的时候起,他就已经开始为自己留后路了。

    在他简单粗暴的政权下,很快就全面控制了和胜堂的整个财政权!然后他很快发现,和胜堂的收入大体分为两部分,一大部分是可以见光的,另一小部分是不能见光的。

    能见光的那部分,通通都有据可查,每年也要向董会成员公布,不能见光的那部分,有的只有简单的流水账,有的甚至连起麻的流水账都没有,每年只需要按比例给坐馆们发放分红,然后大部分留在公司,也就是在他父子的手里,这笔账叫做公账,以应对社团内部出现的各种突发情况。

    公账,往往也叫糊涂账,读金融管理出身的赵伏龙深知这里面有大把文章可做,所以他并没有动那笔可查的能见光的正当收入,而是在那笔公账里做手脚,用蚂蚁搬家的方式把钱挪走。

    几年下来,他在海外银行的不记名户头里面,已经有了七个亿的资金,只要账户和密码就能转账,取现。所以就算警方冻结了他在香江的个人账户,对他也没有太大的威胁!

    七个亿,对赵伏龙而言并不算多,但只要有钱,他跑路的日子便照样能风风光光。

    他已经计划好了,先去台省,那里有他以别人的名议偷偷置下的产业,然后弄个新的身份护照,立即去美利坚,在那儿他有很多同学,靠着他们的关系,再加上自己的钱财,混张绿卡是分分钟的事情!

    在外面呆个年,等风声没那么紧了,再回来徐徐图之也不迟!

    人,无疑往往都是矛盾的!像某些女人一样,明明不喜欢那个男人,却不停的接受他对自己的好。某些男人也同样,明明不喜欢那个女人,却和她睡了一晚又一晚!赵伏龙也不例外,他鄙视跑路的,可早早为自己留了后路。

    一路无惊无险,车子很快就驶到了清水围渔港码头。

    天还没有亮透的码头上迷迷蒙蒙,灰灰暗暗,这,无疑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

    腥气极重的海风迎面吹来,赵伏龙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来,自己或许也像这个天气一样,等待着新的署光来临吧!

    他从车上下来后,打亮了强光手机,一长两短的闪了三下。

    靠在岸边的一艘渔船也紧跟着亮起了灯光,两长一短!

    这是赵伏龙跟蛇头预先设计好的接头暗号,只是当将手机扔进海里,然后上船的时候,目光不禁意的触及到台阶下正卷缩着的一个流浪汉。

    那流浪汉不知道是太冷了没睡着,还是已经睡醒了,正在那里好奇的看着赵伏龙。

    见赵伏龙看向他,流浪汉便斗胆张嘴道“先生,有烟吗?给我一根可以吗?”

    赵伏龙原本是不打算搭理他的,可是想了想之后,心头涌起了一个极好的主意,这就走上前去,对流浪汉道“烟呢,我是不会给你的。因为我马上要上船了,得留给自己抽。”

    流浪汉“……”

    赵伏龙道“不过我可以给你比烟更好的东西!”

    流浪汉忙问道“是什么?”

    赵伏龙笑问道“你相信天上掉馅饼这种事情吗?”

    流浪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天下掉陷阱他倒是常常听说,所以只能愣愣的看着他。

    赵伏龙伸手指了指自己刚才开的那辆价值五百万的奔驰跑车道“看到那辆车没有?”

    流浪汉流着口水的道“看到了!”

    赵伏龙这就把车钥匙扔给了他,“它是你的了!”

    流浪汉愣愣的接住钥匙,难以置信的道“给,给我了?”

    赵伏龙又掏出钱包,将里面的金卡一张张的掏出来,扔到他的身上,“这些都给你,密码都是709394!”

    流浪汉喃喃看着落了一地的金卡道“这,这……”

    赵伏龙扔完了所有在香江本地开的卡后,想了想,又把自己身上的西装也脱下来扔给他,“还有这个,也给你!”

    流浪汉已经有点懵了,“先生,这,这些真的都给我吗?”

    “是的!”赵伏龙点头,然后沉声道“我只给你八秒钟的时间,拿着这些东西赶紧从我面前消失,否则我就改变主意了!八,七……”

    没等他数到六,那个流浪已经搂着那堆东西疯了似的撒腿就跑,因为他怕跑慢一秒,这个比他还疯的疯子就会改变主意。

    看见流浪汉钻上了他的车,折腾半天才打着引擎,然后晃晃悠悠的离开,赵伏龙才松一口气,接着登上那艘渔船!

    和蛇头接了几句话,说了目的地,又给了他一捆现金后,渔船很快就发动了。

    看着渐离渐远的渔港码头,赵伏龙很想喊一句灰太狼那样的台词我一定会回来的。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