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11章 死赖不走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请神容易,送神难!

    以前的时候,这话要是放在嫌疑犯的身上,罗宝蓓一定会觉得这是无稽之谈,抓捕嫌疑犯的时候或许会千难万难,可如果你要放他走,他绝对会脚不沾地的离开,八匹大马都休想拉回来。

    然而这一次,却真的见鬼了,遇上了一个不给说法不道歉就死赖不走的。

    林昊刚才说的话,无疑是带有威胁意味的,如果换了别人,罗宝蓓肯定第一时间就跳起来喝道你竟然敢威胁警察,你是外面的饭吃够了,想尝尝牢房是什么滋味是吗?

    只是对着林昊,这话她说不出来,因为说了也没用。这小子吃过牢饭了,而且好像还吃得有滋有味的样子。

    第一次与这小子接触开始,她就清楚的意识到,这绝对不是什么善茬,哪怕他表现得再老实再正直再人畜无害,他也不是。

    至于他的身手,她是亲眼见识过的,如果他真的蓄意要报复胡高,那么胡大长官最后恐怕连怎么死的都查不出来。

    不过话又说回来,对于胡高,罗宝蓓心里也是有怨言的,当初要抓捕林昊的时候,一个电话就把自己召了过去,用完之后,轻飘飘一句“你已经调往记,这个案子就不要再插手了”,然后将自己一脚踢开。可既然这样,为什么一开始又叫自己过去呢?

    这种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态度,就让罗宝蓓感觉很不爽!更别说是被无故逮起来,又被无辜关押了十几天的林昊呢?因此罗宝蓓很明白也很能理解林昊此时的感受。

    罗宝蓓再想想,想到自己要求把案子转到记的时候,胡高拒绝时没有丝毫商量余地的强硬态度,要管林昊这个闲事的心就淡了。

    这坨苏州屎是你们搞出来,我凭什么要给你们擦屁股呢?罗宝蓓想到最后,心里如此忿愤的道。

    苏州屎一词,也许有很多北方的朋友不能理解,那就解释一下。

    有一种说法是这样,广省人对苏州的感觉是山明水秀出美女,素有生在苏州,住在杭州,吃在广州,死在柳州的说法,因此在山明水秀的苏州,留下一坨屎,那实在太煞风景了。

    有一种说法是跟风流债有关,前人去苏州经商,跟苏州姑娘日久生情而留下风流债,屎是指风流的结果。

    又有一种说法,来自某位大家的俗语趣谈,他说有个外江佬主管羊城,政绩很不好,走后人们发现他原籍在苏州,故说留下苏州屎。

    简单的来说苏州屎就是指烂摊子!

    罗宝蓓打定主意后,这就把手一摊道“好吧,这事我不管了!”

    林昊疑惑的道“你不管了?”

    罗宝蓓道“是啊,你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反正我现在是记那边的,不在其位,不谋其职,我管那么多闲事干嘛!”

    林昊笑了,这个女警阿姨,还是挺有意思的嘛!

    两人呆了半响后,林昊见她又掏出烟来抽,一点也没有离开的意思,不由疑问道“阿姨,既然这事你不管了,你干嘛还不走?”

    “既然你不急着出去,我干嘛要急着走?”罗宝蓓说着柳眉挑了挑,佯装不悦的喝道“怎么,嫌弃我?不肯跟我多呆一会儿?”

    “怎么会呢?你……”林昊原本想调戏她说你胸那么大,我巴不得跟你呆一起呢!可是想到自己已经答应了不再拿她这一对事,这就改口道“你不是挺忙的吗?”

    罗宝蓓缓缓的吞云吐雾,没有回答。

    看见她这样的表情,林昊一下就醒悟了过来,“抓捕赵伏龙的行动失败了?”

    罗宝蓓无爱的看他一眼,漫漫的道“小子,哪壶不开提哪壶是吧?”

    林昊嘿嘿的笑了下,“放心吧,他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的。”

    罗宝蓓又看他一眼,摇头道“万一他已经出境了呢?”

    林昊没有回答,只是道“你记得我说过吗?我要送你一份大功劳的。”

    罗宝蓓道“你不是送了吗?我已经抓到伊启东了。虽然只是一起普通的命案,但他有黑帮的身份,也归记管!初入记,就抓了个小,以后的工作也不愁难开展了!”

    林昊原本想说,我指的并不是他,他不过就是只小虾米罢了,算附送的。不过有些事是不能说,一说就破。

    为了给她一个惊喜,也为了给自己留条后路,林昊就没有再接口。

    罗宝蓓又呆一阵之后,手机骤然响了起来,掏出来看看发现是下属打来的,急忙接听起来“是我,嗯,那流浪汉招了?在哪儿?清水围渔港码头?好,你们赶紧过去,我现在马上就来。”

    看见她挂断电话,林昊便问道“又要忙了?”

    罗宝蓓点头,脸带怒意的道“赵伏龙那个王八蛋在跑路前,将手机,车子,银行卡扔给了一个流浪汉,那流浪汉拿着他卡到处取现,害得我们被带得满香江转悠,这龟孙……”

    听她简单的说完经过后,林昊摇头道“阿姨,你现在去清水围码头应该也没用了,赵伏龙估摸着早就出海了。你一夜没睡,我看你还是回去好好的休息一下吧!你看你的眼眶都熬红了!”

    罗宝蓓多少有点感激他的关心,看了他一眼后摇头道“没办法,做我们这一行的就是劳碌奔波的命!虽然你说得很有道理,他估早就不在码头了,但不去看看,我是睡不着觉的。行了,不跟你说了,我得马上联系海警!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罗宝蓓走了之后,陆陆续续的又来了几波警察,都是劝林昊离开的!

    林昊压根儿没搭理他们,胡高不来道歉,他不会走的。

    蹬蹬蹬,脚步又从外面响了起来,进来不是别人,是那名每天给他送饭的小黄!

    小黄还是和林昊比较说得上话的,毕竟每天送饭的都是他,而且看在罗宝蓓的份上,小黄也算是尽自己的能力给予林昊关照。

    因此看到他来,林昊的脸色也稍显缓和,问道“黄sir,派饭了吗?”

    小黄苦笑道“林昊,你还真吃这儿的饭吃上瘾了?”

    林昊道“还不错吧,有荤有素,有饭有面包还有水果。比我以前吃的好多了!”

    小黄再次摇头苦笑,然后竟然很诚实的道“我原本是要给你带饭的,可是上面拦住了,说让你饿一下,说不定你饿了就想出去了!”

    林昊笑笑,指着他手里捧着的盒子道“那这是什么?”

    小黄这就把盒子放到他的床上打开,里面是林昊进来前被收缴的东西针盒,手机,钱包,衣服,鞋袜一等。然后指着这些东西道“你看看,这些是不是你的!”

    林昊看了一眼道“没错,都是我的!”

    小黄道“那你点点,看看有没有少?”

    林昊摇头道“我看过了,没少!”

    “那你换上就出去好不好?”小黄打着苦情牌的道“算是给我立一个功。你进来这么久,我就侍候了你这么久呢!”

    “抱歉!”林昊拒绝得很干脆,但末了又补充道“等这事完了,我请你吃饭!我保证比这里吃得好!”

    “……”

    小黄好说歹说都不行,只能无奈的准备抱着东西离开。

    林昊却突然伸手,刷地将手机拿了过来,然后摆摆手,示意他可以把别的东西拿走。

    小黄想着让他跟外界联系一下也好,兴许联系完了,他就想通了,然后自动自觉走了呢!

    待小黄走了之后,林昊这才打开已经关机的手机,屏幕亮了之后还有一大半的电量,显然是被没收后就立即关了机的!

    进入主界面之后,一串信息声便响个不停,都是未接来电的提醒。

    有吴若蓝的,有严素的,有何心欣的,有曾帆的,有夏允儿的,有夏史的,有林佩如的,有林弟的,有林石天的,有沈荆彬的,有沈静的,有柳思思的……旦凡是他认识,和他交好的人几乎都给他打了电话,显然是从新闻上得知了他的消息,纷纷打电话来询问的。

    看着这一长串的未接电话信息,林昊心里多少是有些欣慰的,活在这个世上,最怕的事情就是没人理没人问啊!

    只是稍为高兴一下,眉头不由又皱了起来,因为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自己上了新闻,假死的事情无就曝光了吗?

    那岂不是意味着自己从踏出这所牢房那一刻起,就要准备好被杀手集团与古堡联合追杀了?

    也许,他们不看南粤新闻,又或者外国收不到这边的电视台呢?

    人都是有侥幸心理的,林昊也不例外,这样想了下便暂时抛开烦恼,给关心他的一班亲朋好友一一回电话,向他们报平安。

    最激动的,无疑是吴若蓝,一接到他的电话,听到他的声音,她就哭了,泣不成声。

    林昊忙好言安慰道“姐,你别哭,别哭好吗?我是被冤枉的,现在已经证明我是清白的了,很快就能回去的!”

    吴若蓝好容易止了哭声,然后骂道“一出门就惹事,你这次回来,说什么我都不再让你出门了!”

    林昊苦笑道“姐,我没惹事,是别人陷害我的。”

    吴若蓝道“我不管,你赶紧给我回来!”

    林昊道“我现在还在牢里呢!”

    吴若蓝道“你不是说已经证明了是清白的吗?”

    林昊道“可还有一些手续没办好!”

    吴若蓝道“那一出来,你就立马给我滚回来。”

    林昊答应道“好!”

    挂了她的电话,林昊又打给了严素。

    谁知道严素这没心没肺的女人接了电话后,不但没哭,还调侃他道“黑面神,牢饭好不好吃啊?”

    林昊苦笑道“得,我挂了!”

    严素立即紧张的道“挂什么挂,现在什么情况?你没事了吧?”

    林昊道“没事,我是给你报平安的。”

    严素窃笑道“我就知道你会没事的。天大的事也休想难住你黑面神。”

    林昊道“对我这么有信心?”

    严素没说话,心里却道,当然,要不然我会心甘情愿的受你凌虐吗?

    挂了她的电话后,林昊又打给了李冰。

    在警署大厅待候的李冰看见林昊的来电显示,很是疑惑,左顾右盼一阵又不见他的身影,只好接电话问道“你出来了吗?”

    林昊道“没有,我还在牢房里。”

    李冰疑惑的道“那你干嘛不出来?他们还不肯放你吗?我们正跟外头等你呢!”

    林昊道“他们让我出去,可是我想让他们给我道个歉再走!”

    李冰恍然,随后竟然赞同的道“我支持你,不能白给他们关这么多天。必须得给你个说法。否则别说你不答应,我也不答应!”

    挂断了李冰的电话,林昊又打给了曾帆!

    听到他的声音的时候,林昊首先温和的问道“给病人看病呢?”

    曾帆道“没,闲着呢!”

    林昊的语气仍然很平和的问道“那,你们知道我被关起来的事情?”

    曾帆道“知道啊,你的事还没上新闻,我们就知道了!”

    林昊终于开始发作了,劈头盖脸的迭声质问道“那为什么没有人来保我?为什么没有人来过问这件事?你别告诉我,你们连在香江警署捞个人的权力都没有?”

    感觉到他的怒火不是一般的大,曾帆也不敢嬉皮笑脸了,忙道“林昊,你先别激动!”

    林昊怒气不减的道“你被人关起来十几天没人理没人问试试,看你激不激动?”

    曾帆道“你听我说,你听我说嘛!”

    林昊道“好,你说,你要是不能给我个像样的解释,我回去后,第一时间扒了你的皮,然后……”

    曾帆接口道“然后再去扒了韩雪的?”

    “我……”林昊怒道“我才没你那么猥琐!”

    曾帆正色道“林昊,是这样的,现在呢你还没有完成你的入职任务,所以严格的来说,你还不是我们的一员!所以你出了事情,只能通过你自己的能力去解决。这,也算是一种考验。另外,就算你真的成为了我们的一员,一旦你捅破了天,我们也不会承认你的存在。这是我们的潜规则,你一样,我也一样,就算是韩雪也不能例外。”

    林昊叹气道“这么说,真有什么事的话,我是指望不上你们的?”

    曾帆道“也不能这样说,必须得看什么事情。不过我们虽然没有出面,却也密切的关注着这件事的进展,就目前来看,上面对你的表现还是超级满意的!”

    林昊冷哼道“可是我对你们超级不满意!”

    曾帆还想说什么,林昊却已经挂断了电话……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