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15章 好人与恶人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地下室的房间里。

    赤身的女杀手血青正跪在床上,正低眉顺眼,像个丫环一般给慵懒地躺在那儿的冷月寒揉捏着胳膊肩膀。

    她那雪白玲珑的身躯上布满伤痕,有的已经结疤愈合了,有的还浮肿淤青,有的则是泛着鲜血,惨不忍睹。不用问都知道,这一身新伤旧伤,通通都是冷月寒的杰作。

    说实话,除了照镜子外,林昊很难在另一个人的身上看到如此多的伤痕,一时间心里竟然感觉有些难受,同是天涯沦落人,杀手何苦为难杀手呢?

    看见一个男人突然闯进来,血青的心里颤了一下,但终究没有像别的女人那样在惊呼中抱着身体摭掩躲避,只是垂下头,将自己的脸藏在散乱的秀发中。。

    在冷月寒惨无人道的凌辱折磨之下,她的身心都已经麻木了!

    只要这个女人不再残虐她,自尊,羞耻,人格,节操一类的东西,她可以通通不要!

    “回来了!”冷月寒看到林昊进来,只是问了一声,声音清冷平淡,感觉不到丝毫感情。仿佛林昊不是被人抓走关了十几天,只是出去溜了个弯似的。

    也许是何心欣与李冰接林昊出狱的热情,给林昊造成了严重错觉,以为和冷月寒相见也会是小别胜新婚的一番温馨情景,结果看到冷月寒的淡漠态度,人才回到现实中,然后发现自己想太多了!

    不过也对,冷月寒要是会热泪盈眶的扑进他怀里,她还是冷月寒吗?

    回过神来后,林昊苦笑着点点头。

    “过来坐!”冷月寒拍了拍床边的位置,然后推开血青的手,指了指坐下来的林昊,显然是让她去侍候他。

    血青犹豫一下,终于还是转过身,挪到林昊的后背,双手颤颤畏畏的落到他的肩上,这一来心里也好受了些,因为林昊不能直接看到她的身体了。

    林昊原本是想要拒绝的,但想了想后,终于并没有说什么。

    两人都背对着血青,血青的穴位也没被制,武功还在,如果骤然痛下杀手的话,同时干掉两个的机会虽然不大,但拿下其中一个却是极有可能的。

    不过她没有出手,连出手的念头都没有。

    是的,她已经被冷月寒给虐坏了。

    在过去的十几天里,冷月寒几乎天天都跟她呆在一起,有时候甚至还和她一起睡,类似这样的机会,不知道给过她多少。她自然也尝试过出手,而且不止一次。只是每一次,她都失败了!失败之后换来的是冷月寒变本加厉,令人发指,毫无人性可言的凌辱残虐。

    在冷月寒看来,想要彻底的征服一个人,那就不要把她当作人,当成猪狗,把她踩到烂泥里去,虐得不成人形,让她痛不欲生,让她意志崩溃,让她心如死灰,那她就再也没有勇气反抗你了,征服也就顺理成章。

    血青的双手修长,手指纤细,很白也很好看,完全不像是一个杀手的手,反倒像是艺术家的,她的双手落在林昊紧绷的肩膀上,柔软有力,不轻不重,让他感觉很是舒服,一边缓缓的闭上眼睛享受一边问冷月寒道“事情都办妥了吗?”

    “办妥了!”冷月寒点头,“正如你所料的那样,伊始东一落网,赵伏龙就准备跑路!不过当时我并没有动他,而是一路的跟着。最后还跟着他上了船。”

    林昊微张开眼睛问道“他想去哪儿?”

    “去台省,那个负责给他偷渡的蛇头是这样说的!”冷月寒这就把擒住赵伏龙,折腾他,最后又把他交到罗宝蓓手里的经过说了一遍。

    不过,她省略掉了一个关键,就是那已经转到了她在瑞士银行不记名户头上的七个亿巨款!

    其实她原本也是想告诉林昊的,这么多的钱,她一个人也花不掉。只是之前与林昊的种种接触中,她了解到这厮的性子里有点懒惰,很容易安于现状,如果告诉他有这么一大笔钱的话,他恐怕就会更懒,为了让他上进些,努力些,勤快些,更有斗志些,她还是决定先把这钱的事情暂时隐瞒下来!

    说到最后,冷月寒又补充道“你说的那种药,我也已经给他吃下去了。不过我很好奇,三个月后,你真的会给他解药吗?”

    林昊笑了,问道“你觉得呢?”

    冷月寒想了想道“以你优柔寡断,妇人之仁的性子,我觉得你会给他。”

    林昊摇摇头道“你错了。”

    冷月寒“呃?”

    林昊道“对有些人,我或许会心慈手软!但对于那些想要置我于死地的人,我是绝不会留情的。”

    冷月寒目光有些欣慰的看着他,微微颌首道“不错,终于开始有些长进了。”

    听着两人的对话,血青的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心里却掀起万丈波澜,赵伏龙是谁?她是知道的!那可是一个百年大社团的龙头老大,手下掌管着几万人,号令四方,威风八面!不夸张的说,他跺一跺脚,香江的地下江湖都会震三震。

    然而就是这样不可一世的人物,到了眼前这两人的手里,却变成面团似的,任由揉捏,而且似乎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怎么不叫她震惊呢?

    “行吧!”冷月寒站起来道“我先上去了!”

    林昊也跟着站起来道“那我也上去!”

    “你上去干嘛!”冷月寒压着他的肩膀让他坐下来,“在这儿呆着!”

    林昊疑惑的道“我在这儿呆着干嘛啊?”

    真是个死蠢,我做了这么久的恶人,该轮到你这个好人出场了啊!冷月寒心里骂着,嘴上却道“随便你想干嘛就干嘛呗!你喜欢的话,用她来接接风,洗洗尘也是可以的。我听人说,处子血去霉气什么的最好了!”

    林昊睁大眼睛“呃?”

    冷月寒挥挥手,一边往外走一边道“除了你之外,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敢下来的。所以你尽可以为所欲为吧!”

    林昊“……”

    她的身影消失后,林昊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到了血青的身上。

    感受到他的目光,血青的心里一阵阵发紧,恐惧之下,终于无法自恃的抱着胳膊缩到了墙角。

    冷月寒虽然虐了她千遍万遍,但对于她的某道防线却始终不去触碰,原来的时候她还以为女人不会用那种方法来凌辱女人,可现在她却明白了。那个恶毒又残酷的女人是要把自己留给这个男人。

    无助与悲哀再加上害怕,让她有种想要哭的冲动,可是经过这么久,她的眼泪已经流干了,只能瑟瑟发颤的等着最可怕的事情降临。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这个男人定定的看了她一阵之后,竟然站起来离开了房间。

    看着他的身影彻底的消失,血青大松了一口气,一直强忍的眼泪也控制不住的落了下来。

    然而只哭了那么一会儿,她却又听到了脚步声,杀手的敏感让她一下就分辨出脚步声就是刚才离开的那个男人。

    果然,没多一会儿,林昊又再次出现在房门前,只是他的手里却提一个篮子,篮子上面还放着两个盒子。

    那里面装的是什么?血青心里第一时间涌起这样的疑问,可是再细细一想,不由就恨得咬牙切齿,也害怕得更是颤抖不止。

    她虽然还未经人事,却知道有一些变态喜欢通过工具来折磨女人,以此来获得变态的满足与快感。

    只是当林昊把盒子放下来的时候,她却感觉不对,因为她闻到了饭食的香味。

    林昊坐到床前,将两个盒子先拿开,露出了篮子里装的东西,只见里面放着热气腾腾的白米饭,香喷喷的红焖肉,金灿灿的烧鹅,绿油油的菜心。

    看到这些食物,血青几乎有种发疯的想要扑上去的冲动,被关进来那么久,她从来没吃过一顿像样的饭食,那个残酷的女人每天只给她半碗仅仅可以维持生命的粥水,除此之外再无其它。

    对一顿热呼饭的渴望,早已经超过了别的任何一切。

    林昊把米饭端起来递给她,“吃吧,吃完咱们再说话!”

    血青犹豫一下,终于一把抢过米饭,然后完全不顾什么形象的狼吞虎咽起来。

    看见她这样子,林昊温和的道“慢点儿吃,没有人会跟你抢,不够的话我再上去给你拿。”

    风卷残云过后,血青终于吃饱了。在她满足的悠悠呼出一口气的时候,她甚至有种感觉,有这么一顿饱饭吃,纵然马上就要死了,那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只是她这个想法还没停,林昊却突然来了一句“躺下来吧!”

    血青的神色顿时一滞,才稍为感觉有些好受的她仿佛再次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这才刚吃饱,马上就要……来吗?

    让我吃饱,就是为了让我有力气和你那啥吗?

    尽管无法接受,可她明显没有别的选择,这个温温和和的男人虽然龌龊,可相对于那个恶毒的女人,却好了一万倍也不值,最起麻他还会给自己一顿饱饭,而那个女人,能给自己的除了伤痛,只有伤痛!

    最终的最终,她只能无奈闭上眼睛,躺了下来。

    罢了罢了,反正是留不住的,权当是被鬼压了吧!

    在血青万念俱灰,准备麻木的承受一切的时候,却久久没有感觉到那男人压到自己的身上,紧张地闭合着的双腿也没有被扳开。疑惑的张开眼睛,却发现他打开了一个盒子。

    盒子里有很多东西,但明显不是绳索,皮鞭,手铐什么的,而是精酒,纱布,绵签,消炎药等等。

    看见他仔细的给自己的伤口上药,缝合,包扎,血青的心绪极为复杂,虽然觉得他这完全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可偏偏眼泪就止不住的落下来。

    当她身上的伤口全都处理好了之后,林昊又打开了一个盒子,里面放着一套裙子,甚至还有文胸与内内。

    当林昊发现她看到衣裙里眼泪流得更凶的样子,微叹一口气道“先把衣服穿上吧!”

    没有谁希望自己衣不蔽体,连乞丐都不例外,哪怕已经十几天没有穿衣服,但血清仍不能习惯这样赤果果的示人,所以赶紧的抓过衣服往身上套。

    当她穿好之后,林昊扭头看看,发现盒子里还有一条内内,疑惑往她的下身看去,当看到她脚踝上锁着的铁链时便明白了过来,她不是不想穿,而是穿不上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