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19章 解毒剂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和两女一边在茶室中品茶,一边商量,直到深夜才散去。

    林昊回房间的时候,想了想这就敲门进了冷月寒的房间,发现她正盘坐在床上练功,这就道“把血青脚踝上的钥匙给我。”

    冷月寒疑惑的问“你要放她离开吗?”

    我想让她把裤衩穿上!这样的话林昊自然是说不出口的,所以他只是摇了摇头,并不解释。

    冷月寒也不问,从身上掏出一把钥匙递给他。

    林昊拿到钥匙后,又让好姐去热了些饭菜,并拿了些毯子绵被一类的东西,这才去了地下室。

    离中午那一顿,已经有七八个小时了,血青也确实饿了,看见林昊提着篮子到来,脸上虽然强装没有表情,可心里却是无比欢喜的,看见他绝对要比看见冷月寒好一万倍不止。只是,当她想到自己现在的状况之际,脸又迅速的红了起来。

    在她吃饭的时候,林昊用钥匙打开了她脚下的铁链,然后把拿来的绵被一等铺盖到她的床上。

    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林昊一直背对着她,空门大露。

    如果血青想要痛下杀手,绝对可以一击致命,只是动了几次这样的念头后,终于也没有出手,只是问道“你就这样一直背对着我,就不怕我突然袭击你吗?”

    林昊整理床铺的动作滞了一下,但只是一下又继续整理起来,头也不回的应道“有点怕,但我相信你不会。”

    血青问道“为什么?”

    林昊道“因为你就算将我击杀了,你也逃不出这个地下室。”

    血青瞄了一眼房间四角的,无奈的叹口气,什么也不再说,狠狠的撕咬起手中的鸡腿,看到篮子里还有半红酒,这就拿起来,用牙齿咬掉塞,一口肉送一口酒的吃起来,豪迈得像个女汉子。

    林昊给她弄好了床铺后,这就坐到一边,默默的看着她,心里却有说不出的同情,曾几何时,自己不是也像她一样吗?

    生死不由己,自由更是奢望,就连一顿饱饭,也要看别人的心情。

    血青酒足饭饱,脸上带着满足之色的坐到一角,一边伸懒腰,一边悠悠吁气,露出满足如猪的萌态。

    林昊看着有些好笑,心里涌起了恶作剧的心思,张嘴道“今晚,我睡这里了!”

    血青愕然的看着他,“啊?”

    林昊故意的问道“不欢迎吗?”

    血青苦笑,“你说呢?”

    林昊道“这地下室阴寒潮湿,要换了我的话,肯定巴不得有人陪我睡的。”

    血青一脸的汗,然后弱弱的道“能不能……过几天再说?”

    林昊道“为什么?”

    血青声音低得不行的道“我来事了!”

    林昊愣住了,抬眼往她的裙子上看去,发现裙摆的下方一团糟糕,心里终于恍然,难怪她刚才吃饭什么的时候动作那么别扭呢!想了想,他就拿起篮子走了上去!

    看见他走了,房门洞开着,脚上的铁链也打开了,血青突然涌起一种逃跑的冲动。只是当她站起来的时候,看到墙上的,终于又颓然的坐了下去。

    林昊再回来的时候,手里提着两桶热水,嘴里还咬着那个篮子,篮子里有新的衣裙鞋袜,同时还有一包没开封的小绵被。

    血青不想感动的,可是看见这些东西,她的眼眶却禁不住红了。

    林昊将东西通通都放下之后,这就走了出去,并交待道“好了就叫我!”

    血青神色复杂的看着他的背影,足足有那么一阵,这才动作起来,迅速的开始宽衣解带,漱洗。

    身为女人,谁愿意自己蓬头垢面,满身血污呢!

    洗刷,整理完毕之后,她就冲外面唤了一声“好了!”

    林昊走进来后,发现她已经焕然一新的坐于床的一角,于是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上去。

    血青默默的看着他,好一阵才开口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想让我变成无间道,成为你在黑锋国际的卧底,让我帮着你对付国锋国际对吗?”

    林昊愕然的看着她,“你怎么猜到的?”

    血青道“这里根本没有什么节目,唯一能做的就是胡思乱想。中午你跟我聊过之后,我想了半天,终于想明白了!”

    林昊没有否认,反倒是点点头道“不错,我确有此意!”

    血青摇头冷笑道“算了吧,我劝你还是不要白费心机,痴心妄想了。”

    林昊道“为什么?”

    血青道“如果你对黑锋国际真的那么了解的话,你应该知道是为什么!”

    林昊思索一下,恍然的道“你是说血咒?”

    血青神色又是一变,喃喃的道“你竟然真的知道血咒!”

    林昊道“我当然知道!”

    血青神色无比复杂的看着他,“原来的时候,我并不敢确定你的身份,但现在我已经知道了!”

    林昊道“哦?你说说看!”

    血青道“血咒这种东西,是黑锋国际独有的。但它即是一种禁制,也是一种荣耀,绝不是黑锋国际的每个杀手都拥有的。那些并非嫡出的杀手,甚至连血咒是什么东西都不会知道。”

    林昊点点头,示意她继续说。

    血青道“只有从小被带到集训岛里培养的杀手,才会有资格被下血咒。所以我现在可以完全肯定,你绝对是从黑锋国际里面逃出来的。”

    林昊没有感觉多惊讶,只是道“血青,你要比我想像中的聪明很多呢!”

    血青苦笑着道“能从集训岛通过考核出来的杀手,有哪一个不是聪明绝顶的呢?”

    林昊叹道“是啊,不够聪明的话,他们只能死在岛上了。”

    尽管林昊已经默认,但血青再次问道“你真的是从集训岛上出来的?”

    林昊道“是的!”

    血青道“既然这样,那你应该知道血咒有多恐怖!”

    林昊点头,“我当然知道,黑锋国际为了控制我们,不让我们背叛,一上岛就给我们的血液中注入一种可怕的毒素,还取了个看起来很可怕的名字叫血咒……”

    血青忙摇头打断他,“不是看起来可怕,而是确实非常非常的可怕!”

    林昊再次点头,“确实,这种毒素的确非常的厉害,因为它几乎是无药可解的,顶多只能缓解。所以每个月,我们就得服用一次他们的解药,如果愈期没有解药,身上就会出现疼痛,每愈期一天,疼痛就增加一分,随着疼痛越来越剧烈,皮肤肌肉就会开始溃烂,先是身体表面,然后慢慢往身体里面的系统器官浸润,任何药物也无法控制这种溃烂,更无法缓解这种剧痛,一直到肠穿肚烂,体无完肤,人却仍然活着,却已经生不如死,一直活活的被折磨到……”

    林昊一边说的时候,血青一边不停的颤抖,因为她不敢想像一个月后的自己会是何等的凄惨。

    没等林昊说完,她已经情绪完全失控的扑了过来,将他一把压倒在身下,双手紧紧的掐住他的脖子,状若疯狂的迭声问道“你赶紧告诉我,你是怎么逃出来的,你是怎么解除血咒的,你又是怎么摆脱他们追杀的?”

    林昊没有挣扎,也没有反抗,就那样木然的看着她。

    血青看着他的脸由白转红,由红转紫,眼珠都快突出来了,心里感觉一阵颓丧,手上便无力的松开了他。

    与此同时,她也感觉到了背后出现一股强大的杀手,扭过头来,却见冷月寒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站在她的背后,尖锐的刀锋也已经举起,瞄准了她的后脑勺。

    看见血青终于放开林昊,冷月寒微松了口气,刀子收起,大巴掌却扬了起来。

    “啪!”的一声脆响,血青被抽得一个趄趔,从林昊身上滚落到床上。

    当冷月寒仍余怒未消的扑上去,准备暴打出手的时候,林昊忙冲她摆了摆手。

    冷月寒悻悻的看血青一眼,这就一言不发的走了出去。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林昊才回过头来看血青,发现她的半边脸都被打得浮肿起来,这就拿起她刚刚用过的湿毛巾递给她。

    “你不要激动,我都会告诉你的!”林昊缓缓的道“我和你的情况,多少有些不同。我虽然也是从小就被带上了集训岛。但我十二岁多一点点就出来了!”

    血青惊愕的看着他,忍不住问道“你十二岁就通过了终极考核?”

    林昊点头,“是的。”

    血青有些迫不及待的道“然后呢?”

    林昊道“然后我并没有像你们一样,被派到别的城市进行锻炼。而是被卖入了一座以医疗研究为主体的神秘古堡,那里有很多医生,虽然全都心理扭曲,性格变态,但他们的医术却绝对是世界顶尖的,而那里的设备仪器也是最先进。”

    血青咽了口唾沫,又问道“这之后呢?”

    林昊道“之后,我就一直在那里打下手,做苦力,我也趁着这个机会,疯狂的偷师学艺。”

    血青展开自己的想像力道“然后你就研究自己身上的血咒,找到了解除它的办法?”

    林昊摇头,“有了一定的医学药学基础后,我确实研究过,可是我失败了!”

    “不!”血青叫了起来,“这不可能,如果你失败了的话,你不可能活到现在的。”

    林昊道“你别打岔,让我把话说完!我当时的能力虽然远远不足,可是古堡藏龙卧虎,他们个个都是变态中的变态,当然,你也可以理解为人才中的人才。他们很快就发现,我的身上被人下了血咒,然后有几个药学领域中的变态就来了兴趣,开始拿我的血样做研究,同时不停的拿我做试验品,试验他们做出来的解毒疫苗。”

    血青涌起一丝希望道“他们成功了?”

    林昊点头,“是的,可是成功得很糊涂!”

    血青不解的道“这话怎么说?”

    林昊道“那一两年里,他们总共研制出了六十三个疫苗,可是用在我身上之后,不但没能祛除我身上的毒素,反倒让我产生了各种副作用,让我倍受煎熬,生不如死。几乎每一次试验失败,我就要被送进一次急救室,稍为康复便又再次进行试验,这样反反复复的试验下来,却终究不得其果!再之后,那些变态也懒了,再懒得研究我。”

    血青愕然的道“再然后呢?”

    林昊摊手道“没有然后了,他们研究到了第六十三次就彻底终止了!”

    血青道“那你还一个月一次的服用着黑锋国际送的解药?”

    林昊再次摇头,“也没有!”

    血青大惑不解的道“那你怎么还没死?”

    林昊道“我猜测是那些乱七八糟的疫苗缘故。”

    血青“哦?”

    林昊道“刚开始的时候,我也不知道的,但有一次我剥取一条毒蛇的皮准备入药的时候,不慎被那条毒蛇咬了一口,刚开始的时候,我以为自己死定了。因为那条毒蛇叫做死亡腹蛇,一旦被咬伤,人就会很快陷入瘫痪,然后呼吸系统会被破坏,很快就会死亡,古堡里面并没有这种蛇的解毒血清,可奇怪的是,我不但没瘫痪,而且也没死,甚至一点事都没有!”

    血青的嘴巴张成型,“这……”

    看着她樱红的嘴唇,林昊突然有种用什么塞进去的冲动,但他还是强压着邪念,继续道“这之后,我便刻意的拿自己做试验,拿蜈蚣,毒蜘蛛,毒虫等东西在自己身上咬,结果发现自己都没有事。”

    血青狂汗不止的道“你有了百毒不侵的能力?”

    林昊道“这个我也不能确定,反正一般的蛇虫鼠蚁根本伤不了我。那一段时间,我仍是按时服用着黑锋国际送来的解药。之后我就做了一次大胆的尝试,一个月期限后,不吃那个解药,想看看又会是什么结果!”

    血青忙不迭的问“结果呢?”

    林昊道“结果让我极为意外,我竟然没有死,而且也没有任何不适的症状。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我身上的血咒,可能在误打误撞中解掉了。也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意识到药学的重要性,更加刻克的学习。同时也动了摆脱黑锋国际,摆脱古堡的念头。”

    之后,他就把自己研究出一种假死的药物,并瞒天过海的逃出古堡的经过说了一遍。

    血青听完后目瞪口呆,半响都回不过魂来,直到林昊朝她招手,并指了指她的嘴角,她下意识的伸手抹了抹,却才发现自己流了口水,窘迫得半响没好意思抬起头来。

    只是当她终于看向林昊的时候,眼光明显和之前不同了,充满佩服,充满敬畏,这些艰难又凄惨的卧薪尝胆经历,绝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换了她的话,或许早就已经崩溃了。

    只是过了一阵,她又长长的叹口气,“你虽然阴差阳错的解了血咒,可是我却没有你那么好的运气。所以你想让我做卧底的心思,还是算了吧,别痴心妄想了!你……真的想要我的话,等过几天,我身子干净了,你就来吧。反正我顶多也只有一个月好活,反正你我都是出自同一个地方。便宜了你,肥水总算没有流外人田!”

    林昊狂汗三六九,严肃的问道“你希望摆脱黑锋国际吗?”

    “当然想!”血青应一句后,又再次摇头道“可我连你们都摆脱不了,又怎么摆脱他们呢!”

    林昊道“如果你想,那我就帮你!”

    血青问道“你怎么帮我?你自己都不知道血咒是怎么解除的。”

    林昊道“我虽然不知道到底哪支疫苗在我身上起了作用,又或者说是所有疫苗在我身上的累积才使身体发生了异变。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我已经解除了血咒。因为我已经有两三年没有吃黑锋国际的解药了。可我依然活着。”

    血青果然不是一般的聪明,经他这么一提点,立即就醒过神来,失声叫道“这么说,你就是最好的解毒剂!”

    林昊点头道“不错!”

    血青兴奋无比的道“那该怎么做?”

    林昊十分无耻的笑道“也不用怎么做,像你说的,等过几天你身子干净了,咱们深入的那啥一下,进行体液交换,你身上的血咒应该就自然解了。”

    血青“……”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