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20章 阿姨又来了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体液交换能不能解毒,这种事情是无证可考的。但体液交换会搞出人命,却是肯定的。

    这个人命,并不是指孕育出新的生命,而是真的搞死人!

    有一个真实的案件是这样的,有一对夫妻同房之后,妻子裙子还没穿上就死了!

    这样的死法,怎么看都像是性猝死,也就是指由房事引发的意外死亡,它可以是房事之中突然死亡,也可以是房事之后死亡,发生这种情况的时候,不管男女都没有预兆及准备,但来之凶猛,一旦发生,往往回天乏术。它的原因很多,总结起来有这么几点。一,过度兴奋,激烈,心脏病突发而死。二,体素虚弱,不堪重负而死。三,行为失常,被逼受迫,死于非命。

    不过,法医在验尸的时候却发现,该名妻子的死因并不是这些,而是过敏。仔细的检验后,确定为青霉素过敏而死。再找他的丈夫化验,发现血液中也有青霉素的成分。

    经过深入调查,案情终于真相大白,原来丈夫有了婚外恋,而且对方富婆,于是想要抛弃糟糠之妻,可是妻子不同意离婚,于是丈夫心生毒计,身为医生的他深知妻子有严重青霉素敏史,于是先故意把自己弄伤风感冒,然后在医院打青霉素,完了之后就回家跟妻子同房,因为体液中含有青霉素,最终达到了让妻子过敏而死的目的。

    这个案子是真实的,作案手法也是经典的,如果这个体液交换杀人的理论成立,那么林昊与血清进行一次或次体液交换而解除血咒,那也是完全可行的。

    扔下一句你自己好好考虑,林昊便离开了。

    回到房间后,林昊便洗澡上床,原以为今晚自己的房间会很热闹,何心欣会来道晚安,李冰会来蹭床,冷月寒会来找自己练功,所以一直等着。

    只是等啊等,等得累了,累得睡着了,也没人来找他。

    迷迷糊糊间,感觉到有人才唤他“林昊,林昊!”

    林昊吃力的张开眼表,却发现是吴苦蓝,再扭头往四周看看,自己竟然身在石坑村的老诊所房间里,疑惑的问道“姐姐,我什么时候回来的?”

    “怎么,你还不舍得回来呀?”吴若蓝有些不高兴的质问,随后又嫌弃的道“你脏死了,怎么不洗澡就睡觉啊?”

    林昊道“我下午洗过了啊!”

    吴若蓝捂着鼻子道“那怎么会还这么臭?”

    林昊“我……”

    吴若蓝命令道“你赶紧再去洗一次!”

    林昊叫苦的道“我下午真的洗过了,而且洗的还是柚子水。”

    吴若蓝骂道“你早上还吃过饭了呢,晚上就不用吃了吗?”

    林昊苦笑道“这……”

    “赶紧的,少咯嗦,跟我去洗澡!”吴若蓝说着将他从床上拽了起来,然后拖进了浴室,只是她却没有离开,反倒动手去脱林昊的衣服,同时催促道“快点儿呀,一会有病人来了,我可不侍候你了!”

    林昊难为情的道“姐姐,你出去呀,我自己会洗!”

    “不行!”吴若蓝摇头,十分固执的道“你自己洗不干净的,我来帮你洗!”

    林昊“……”

    不管他愿不愿意,吴若蓝蛮横的将他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可是当只剩一条裤衩的时候,外面有人叫她,不知道是吴仁耀,还是严伯,称有病人来了,让她赶紧去。

    “都说让你快点你不快点,现在好了吧,自己洗吧!”吴若蓝骂一句,这就扔下他走了。

    林昊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只剩一条裤衩的自己,有些正啼笑皆非。

    正是这个时候,浴室的门被推开了,身着一身笔挺警服的罗宝蓓走了进来。

    林昊被吓一跳,赶紧的捂着自己的小林昊叫道“阿姨,你进来干嘛?”

    罗宝蓓刷地一下展开份文件,威严的喝道“林昊,你涉嫌一宗杀人案,这是逮捕令。”

    “又来?”林昊一张脸皱成苦瓜状,“我刚从里面出来呢!”

    罗宝蓓掏出手铐,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将他铐了起来,然后义正词严的道“现在不是是非要你说,但你所说的将成为呈堂证供……”

    林昊苦声打断道“阿姨,我正洗澡呢!你能让我洗完这个澡再跟你走吗?”

    罗宝蓓有些犹豫的看着他,显然是不知道该不该让他洗。

    林昊道“反正我又不会逃跑,你怕什么呀!?”

    罗宝蓓就喝道“那你赶紧!”

    林昊道“那你把手铐给我解开啊!”

    罗宝蓓道“不行,解开你就逃了!”

    林昊道“可是我戴着手铐怎么洗啊!”

    罗宝蓓想了想道“我来给你洗!”

    林昊“……”

    罗宝蓓则不管他,立即动手,将他的裤衩给扒了下来。

    林昊感觉身下一阵凉飕飕的,立即就要伸手捂住。

    罗宝蓓却喝道“放开!”

    林昊叫道“阿姨!”

    罗宝蓓竟然掏出枪,指着他喝道“叫你放开听到没有?”

    看见黑洞洞的枪口,林昊只好将手放开,并举了起来。

    罗宝蓓往他身下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道“都这个时候了,你竟然还有反应?”

    林昊苦笑道“它要这么正常,我有什么办法!”

    罗宝蓓喝道“让它软下去。”

    林昊汗道“我使唤不动它!阿姨你帮我吧!”

    罗宝蓓想了想,竟然道“好!”

    林昊“……”

    罗宝蓓冷笑道“林昊,你这一次的杀人罪证据确凿,再不会像上一次那么幸运了,最后判下来,肯定是死刑!”

    林昊不服的道“我什么时候杀人了!”

    罗宝蓓道“你不但杀了人,还不止一个。梁光强,狐基那一班人,通通都是你杀的。”

    林昊“我……”

    罗宝蓓道“所以这一次,你必死无疑。看在一场朋友的份上,我就成全你最后的遗愿。”

    林昊冷汗直冒的道“阿姨!”

    罗宝蓓却没再理他,而是弯下膝盖,蹲到了他的跟前,然后张开了樱唇凑了上去……

    突突突,林昊霍地张开眼睛,自己的裤衩湿了,天也已经亮了,自己还在李家别墅的房间里。

    梦,这是一个香艳又狗血的梦。

    林昊伸手抹了一下额上的冷汗,然后又看看湿了一片的裤衩,不由苦笑,这叫做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可是自己好像没有意淫过罗宝蓓啊!

    吃过早餐,李家迎来了第一位访客。

    这个客人不是别人,正是罗宝蓓。她要见的也不是别人,是林昊。

    看见她,想起昨晚的梦,林昊很是不好意思。

    不过照想她应该不会做和自己同样的梦,林昊便强自镇定的将她请进了李冰的茶室。

    罗宝蓓确实没做梦,因为她又一夜没睡,眼睛布满血丝,脸色要比昨天看起来还差!

    茶室的门才刚一关上,还没等林昊开始烧水洗茶,她就劈头盖脸的问林昊“钱呢?”

    “钱?”林昊微愣一下,然后道“我已经存进我的户头了。”

    罗宝蓓喝道“交出来!”

    林昊当即就来气了,“凭什么?”

    罗宝蓓道“那是赃款,你没有权力据为己有!”

    “赃款?”林昊几乎跳起来怒吼道“那是我辛辛苦苦坐了十几天牢换回来的血汗钱,怎么就成赃款了。我可是跟那个胡高签了赔偿协议的。”

    罗宝蓓听了却更是愤怒,“你少跟我装蒜,我说的是那三百万赔偿款吗?我说的是赵伏龙的那七个亿!”

    林昊彻底愣住了,然后摇头道“赵伏龙那七个亿我没见过,不过昨天晚上我倒是损失了几个亿!”

    罗宝蓓莫名其妙的道“你损失了几个亿?”

    林昊老脸微窘,嘴那么快干嘛呢?但还是硬着头皮道“是的!”

    罗宝蓓疑惑的道“你去奥省赌博了?”

    林昊道“没有!”

    罗宝蓓道“那好端端的怎么会损失几个亿?”

    林昊哭笑不得,只能道“男人每次梦什么遗的,不都得损失几个亿吗?”

    罗宝蓓“……”

    这种事情虽然很正常,但无疑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所以林昊也感觉很丢脸,见水已经烧开了,忙摭掩着窘态去烫壶洗杯。

    罗宝蓓却突地一拍桌子道“你少跟我说那些有的没的,我记得你在牢里的时候跟我说过,你要送我一份大大的功劳是吗?”

    林昊道“我这样说过又怎样?”

    “好,你承认就好!”罗宝蓓点点头道“刚开始的时候,我以为你说的功劳就是伊启东。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你指的竟然是赵伏龙。”

    林昊问道“你现在还没抓到他吗?”

    罗宝蓓道“已经抓到了!”

    林昊道“既然抓到了,你不高兴?”

    罗宝蓓道“能将他抓捕归案,我当然高兴,可我只高兴了那么一会儿。”

    “只高兴了一会儿?”林昊疑惑的问道“他不肯交待吗?”

    罗宝蓓道“刚开始的时候,他的嘴巴确实很硬,什么都不肯说,只要求见律师。当我们把从伊启东那里获得的视频,通话录音等等亮出来的时候,他就无从抵赖了。经过连夜突审,他终于交待了,而且交待得十分痛快,将自己指使金来福引你入局,下药陷害,再到指使伊启东杀害金来福,栽赃嫁祸等等,通通都说得一清二楚。”

    “这样不是很好吗?恭喜你又立大功了!”

    “哼!”罗宝蓓冷哼一声,“可是他后面又交待了自己跑路的经过,然后说出了被你坑走七个亿的事情!”

    “被我坑走?”林昊皱起眉头道“你确定他是这样亲口说的?要真是的话,那你现在就带我去见他,我要跟他当面对质。”

    罗宝蓓道“他没有说是你,只说是被一个神秘女人弄走了七个亿。”

    林昊道“那关我什么事?”

    罗宝蓓道“你敢说那个女人不是你派去的?”

    这个时候,林昊已经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赵伏龙恐怕是真的被弄走了七个亿,而弄走这笔钱的人就是冷月寒,心里不由有些恼的道这个小娘皮,发了那么一大笔横财,不跟自己分享也就罢了,竟然连说都不跟自己说一声。

    罗宝蓓见他半响不说话,冷笑道“默认了是吧?”

    林昊摇头道“默什么认,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女人。”

    罗宝蓓又怒了,“如果不是你的人,她怎么会知道我的号码,怎么会把赵伏龙交给我?”

    林昊道“阿姨,我想你误会了,我确实说过要送你一份大礼,我指的人也确实是赵伏龙,这些我都不否认!但我不是叫人送给你,是让你自己亲手去抓。所以我根本不知道你说的什么女人。”

    罗宝蓓怒道“你还狡辩?”

    林昊确实是狡辩,如果没有这七个亿,他自然会承认是自己叫人抓了赵伏龙送给她,可有了这七个亿,他脑子又没进水,怎么可能承认呢?

    赵伏龙的钱,无疑是不义之财,既然是不义之财,那就人人得已诛之。落在冷月寒的口袋,与自己的口袋,没有什么分别!

    看着胸膛被气得起伏不定的罗宝蓓,他也不再说别的了,只是道“既然你认为这是我做的,那好,证据呢?只要你有证据,我肯定会乖乖跟你走。”

    罗宝蓓怒不可遏的骂道“我要是有证据,我还在这儿跟你废话吗?我第一时间就把你拷起来了!”

    林昊声音更大的道“我要是有七个亿的话,我早就连夜跑路了,我还等你来找我!”

    罗宝蓓仔细看他的表情,一点也不像是撒谎的样子,心里十分的纳闷,这厮的演技如此高超?

    沉吟半响,她仍是语气不善的道“林昊,你少来蒙我,我虽然没有证据,可我敢断定那钱就在你的身上。”

    林昊沉声道“我再说一次,我没有拿那笔钱!我现在身上只有几百万,而且是像素!”

    “你……”罗宝蓓想了想道“最少是在你的人身上。”

    林昊气愤得不行的道“阿姨,你要是再冤枉我,我就……”

    罗宝蓓喝问道“你就怎样?”

    林昊道“我就跟你绝交!”

    罗宝蓓“……”

    两人气呼呼的看着对方,大眼瞪小眼。

    足足好半响,罗宝蓓才叹一口气,无力的道“林昊,如果你真的拿了,你就还回来,我可以当作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咱们还可以继续做好朋友。”

    林昊道“我确实没拿。你有证据就抓我。没有的话,就两个选择,要么喝茶,要么滚!”

    罗宝蓓如被激怒的母鸡般,凶狠凌厉的死盯着他。

    林昊淡若轻风,动作优雅的烫壶,洗杯,泡茶,沏茶。

    最后,罗宝蓓既没滚,也没喝茶,只是掏出了自己烟,郁闷的抽起来。

    林昊皱起眉头问道“阿姨,你又一夜没睡?”

    罗宝蓓闷闷的道“追不回那七个亿,我睡得着吗?”

    林昊差点就想说,我问冷月寒把钱给你要回来。可他又不是猪脑子,这样的话怎么会说出来,那可是七个亿,不是七块钱,所以他就选择性的耳聋了,改而道“阿姨,工作归工作,身体也要多注意,你这样没日没夜的,身体迟早出问题的。”

    罗宝蓓恨恨的道“用不着你假惺惺的,你要是把钱交出来,我立马就可以安安心心的睡一大觉!”

    林昊道“我确实没拿这钱,我怎么交出来?好了,阿姨,咱们不说什么钱不钱的事情了,说说别的吧,谈钱太伤感情了!”

    罗宝蓓被气笑了,“除了这个,我们之间还有别的可以说吗?”

    林昊道“当然有啊,现在我已经洗刷了清白,我们签的线人协议是不是继续有效?”

    罗宝蓓微愣一下,然后点头道“既然你是无辜的,自然有效。”

    林昊道“那我的线人费……”

    罗宝蓓柳眉一挑,喝道“你不是说不说钱吗?”

    林昊好脾气的道“好好好,不说就不说!”

    罗宝蓓相当蛮横的冷哼道“我不管你说什么,就算你能说出个大天来,你不交钱,休想我今天会放过你!”

    林昊霍地站了起来,瞪着她。

    罗宝蓓警惕的将手放到了肋间的枪袋上,喝问道“你想干什么?”

    林昊没好气的道“我上厕所,你要参观吗?”

    罗宝蓓微愣一下,然后骂道“真是懒人屎尿多。”

    林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