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30章 妙手回春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黄清芳的脉才把了那么一会儿,林昊的眉头便皱了起来。

    看见他这副仿佛装模作样的表情,黄清芳脸上浮起冷笑,嘴上虽然什么都不说,但脸上的意思很明显我倒是要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过了约有三分钟的样子,林昊终于放开她的手,不过并没有立即说话,先是看看黄清芳,然后又看看宁悦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你看她做什么?”黄清芳有些不耐烦的道“看出什么来的话,你就直接说。看不出来的话,就给我出去。我不喜欢和靠脸吃饭的人同桌。”

    林昊原本是想给这女人留点余地,不想当着宁悦容的面说出她的病情,可是听见她说话如此不客气,这就直接道“芳姐,我给你把脉的时候,发现你的脉象有些紊乱,滞纳,气血受阻于腰间带脉之中,气血不顺之余又有着似乎崩血迹象……”

    黄清芳摆手道“你不用跟我说这些之乎者类的东西,我听不懂,你直接说病情!”

    林昊并不急,继续问道“你现在是不是时不时的感觉下腹痛,有时还会发热,带下混浊带臭味带血丝,腰酸,耳鸣、食欲不振、神疲乏力等症状?”

    黄清芳愣住了,然后下意识的点头道“不错,这些症状我都有。”

    林昊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在半个月内应该是做过人工流产吧!”

    黄清芳彻底呆住了,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宁悦容也听得两眼直冒小星星,黄清芳已经离婚好几年了,据她所了解,离婚后黄清芳就一直没有谈男朋友,好端端的怎么会流产呢!心里也不免十分的失望,古人诚不欺我,果然嘴上无毛,办事不牢啊!

    李子锋兄妹将他的医术夸得天上没有,地上仅此一人似的,结果却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就这样的水平,还想要我的跑车?还想拿奖金?还想要美刀?哼,越南盾你都别指望。

    “林昊,你别胡说八道!芳姐连男朋友都没有,怎么可能会流产呢?”宁悦容语带愠意的喝斥,然后又忙道歉道“芳姐,真是抱歉,他的药做得确实无话可说,可我不知道他的医术竟然差到这种地步,你别生气……”

    林昊没有辩解,只是淡然的看着黄清芳。

    黄清芳神色复杂的沉默半响,终于无奈打断宁悦容,“悦容,他没有说错,我最近确实是去做人流了。”

    “什么?”宁悦容吃惊不小,难以置信的道“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怀孕的?孩子是谁的?”

    黄清芳苦笑道“悦容,你还记得我们两个月前在零度酒吧喝酒的事情吗?”

    宁悦容想了想,顿时恍然记了起来,“你是说那个戴眼镜,长得很斯文,主动凑上来和你搭话的那个男人?”

    黄清芳道“就是他!”

    宁悦容道“可你当时不是没搭理他吗?”

    黄清芳道“当时我是没理他,可是第二天我又去了那个酒巴,然后又碰见了他,当时因为公司的一些事情,心情很糟糕,酒也喝多了一些,然后糊里糊涂的就……那样了。再之后,我的那个好事没来,买了测孕试纸一验,发现自己怀上了。”

    宁悦容气愤的道“那你有没有找那个家伙算账?”

    黄清芳再次苦笑道“这种事情,一个巴掌是拍不响的,找他又有什么用?更何况第二天之后他就彻底消失了!”

    宁悦容怒其不争的道“你那么大个人了,怎么也该知道做点安全措施的吧!”

    黄清芳语气颓丧的道“当时都喝高了,哪还能顾得上那么多。好了好了,我都后悔死了,你就别数落我了!”

    林昊作为医生,病因是希望了解的,可并不太喜欢八卦,尤其是涉及别人的八卦,所以该听的他听,不该听的就选择性耳聋了,只是埋头搅抖着他并不喜欢喝的咖啡。

    黄清芳止住宁悦容后,便再次看向林昊,不过眼里已经不再有不屑之意,而是充满折服与惊叹。

    人流这样的事情,绝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何况她还是一个离过婚又身居高位的女人,所以这事她处理得十分隐蔽,低调,去内地找了个私人医院用假身份做了人流,一个人悄悄的去一个人悄悄的回,谁也没告诉,然后第二天就强撑着照常上班,紧接着出差,所以绝不存在宁悦容与林昊串通一气的说法。

    换而言之,这个她刚开始看不起的年轻医生,确实有真才实学,仅仅是摸了摸脉就诊断出她的病情!

    沉默半响后,黄清芳再次开口道“那个……林医生是吧?”

    林昊道“芳姐,你叫我林昊就可以的!”

    黄清芳微点一下头,也不客气的道“林昊,你继续说!”

    林昊缓缓的继续道“流产对于女人而言,是件可大可小的事情,如果能好好休息疗养,气血虽然亏损,但也可以补回来的。可我观你的脉像,仿佛并没有得到温和调补,而且还在亏损之中。”

    黄清芳叹口气道“我原本也想好好休息一下的,可是集团刚上马一个大项目,我是主要负责人,根本就没有时间休息。”

    林昊摇头道“你这个属于流产后调理不当所产生的后遗症,而且还伴有一定程度的感染!不过从你的脉象与气色来看,并不算特别的严重,但情况无疑还在恶化中,如果不及时控制的话,恐怕会很糟糕。”

    黄清芳忙问道“那我该怎么办?”

    林昊道“你现在的状况,无疑不适合再操劳了,必须得赶紧请假休息!”

    黄清芳道“除了这个呢?”

    林昊道“那自然是治疗!”

    黄清芳问道“该怎样治疗?”

    林昊道“一会儿我就可以给你治。”

    黄清芳疑惑的道“在这里?”

    林昊点头道“是的!”

    黄清芳看了看他身旁,发现他并没有带医药工具箱一类的东西,不由露出疑惑眼神。

    林昊掏出自己的针盒放到桌上,“我学的医术比较杂,中医,西医,通通都学了一些,治你的病,有这个就足够了!”

    黄清芳打开看看,发现里面整齐的摆放着各种长长短短,大大小小的金针,银针,仿佛有些门道的样子,犹豫一下后终于道“那行,咱们先吃饭,吃了饭你再给我看!”

    这个时候,那个仿佛掉进厕所的许媪妮终于出来了!

    不多久,最后一个姗姗迟来的女人也终于到场,是个名媛,香江商界中极为当红的交际花孙佳宜!

    三个女人一台戏,何况这会儿是四个,当她们聊开之后后,基本上就没林昊什么事了!

    不过也正好,忙了一个上午,林昊确实饿了,于是乐得清闲的专心吃饭。

    吃完饭后,撤了残羹剩菜,上了茶水,果盘,又闲聊一阵,女人们终于又说到了看病的事情,黄清芳便道“林昊,现在你再给我看看吧!”

    吃饱喝足,自然应该干活的,林昊指着包厢的里间道“芳姐,去里面给你看好吗?”

    里间是个小休息室,会所专门为喝醉的客人以事休息用的,不过通常被温饱思那啥的客人充当了他用!

    黄清芳没有忸怩作态,直接站起来走进里间。

    林昊向几个女人说了声失陪,也跟着走了进去,并且关上了房门。

    宁悦容见状却暗暗有些担心,不过并不是担心黄清芳有什么损失,而是担心林昊会被占便宜。

    休息室很小,关上门之后,孤男寡女的面面相对便显得有些尴尬。

    原本还落落大方的黄清芳也感觉有些不自在,可一时间又找不到话来说。

    对于这个女人,林昊是完全没有想法的,所以就道“芳姐,你躺到床上吧!”

    黄清芳依言躺到了床上,可是身体却绷得直直的,双腿也夹得很紧,仿佛害怕林昊随时会扑上来,硬扳开她的双腿似的。

    林昊宽慰她道“芳姐,你不用紧张,不疼的!”

    黄清芳点点头,问道“现在我该怎么做。”

    林昊看一下她身上的职业装扮道“衣服要拉起一些,裤头也要松开,并拉下一点点,要露出小腹才行。”

    对于黄清芳而言,少她十几岁的林昊无疑是太小了,她要命好一些的话,估计都能把他生出来了。可是林昊再小,那也已经是个男人!

    在一个男人面前坦胸露腹,她再大方也感觉有些不好意思,心里也有点打退堂鼓。

    只是想到身上让她痛苦与煎熬的症状,以及林昊刚才准确无误的诊断,她终于还是咬了咬牙,硬着头皮解开了身上小西装的钮扣,然后又把里面衬衣下面的几颗钮扣解开,最后把西裤的钮扣也解开,并依照吩咐,把裤子拉下去了一些。

    至此,她整个雪白的腹部便完全暴露在空气中,连上面的文胸与下面的内内都若隐若现。

    让林昊意外的是,这女人虽然已经年过三十,可保养得相当好,肌肤不但白皙,而且保持着年轻的紧至。身材也相当不错,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没有一丝一毫的赘肉!

    尤其让他惊讶的是,她外面的装扮虽然保守古板,可里面穿得却无比的惹火性感,文胸和内内都是红色的,特别是那内内,竟然是丁字的!

    这,无疑是个外表冰冷,内心狂热的女人啊!

    林昊感叹一下,这就收敛心神,一边搓揉双掌,一边运起帝经,当内气集于双掌之中后,他就缓缓的放到了黄清芳的腹部上。

    “咝”随着他灼热的双掌碰到她的肌肤,黄清芳仿佛被烫得不行似的,无法自控的打了个哆嗦。

    林昊问道“芳姐,是感觉冷吗?”

    “不!”黄清芳蹙着眉道“是热,你的手好热!”

    林昊宽慰她道“没关系的,忍一下。你现在是宫寒血淤,必须得先活血化淤,一会儿你就会感觉舒服的。”

    黄清芳只好咬着唇,闭着眼忍受。

    感觉到她有些适应后,林昊这就开始缓缓的转动起双手,从左至右,从上至下,从里至外的在她的腹部进行推揉。

    黄清芳感觉自己的身体像一团冰块,腹部却有两团火在不停的游走,一股股热力不停的透进来,侵进四肢百骸,渗入全身亿万个细胞,然后自己这团冰随着热力慢慢的断裂,消融。

    当她勉强张开眼睛,去看自己下身的时候,却惊骇的发现,林昊在自己腹部不停游走的双手上竟然袅袅的升腾着热气,如雾似幻,缓缓升起,消失无影。

    随着热力不停的渗入,黄清芳也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身体里的冰块被融成了水,汇聚成洪流,不停的左冲右突欲找到突破口进行宣泄,可是苦不得其法,脸也因此胀红一片,呼吸也渐渐粗急,紊乱起来!

    最后,实在忍不住的她,一把伸手抓住林昊的衣角,艰难的张嘴“林昊,我实在受不了了,我身体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涌出来。”

    林昊点头道“那是因人流所淤积在宫内的污浊血气,是要排出来的。”

    黄清芳道“那……”

    林昊想了想道“芳姐,你把裤子全脱了吧!”

    黄清芳十分难为情的道“可是……”

    林昊道“不然会弄脏你的裤子的。”

    黄清芳纠结了半响,尽管十分难为情,可是为了将病治好,终于还是将长裤和里面的内内一股脑的全脱了下来。

    已经进入状态的林昊没理会她此刻是什么表情与心思,只是有些粗鲁的分开她的腿,然后让她抬起臀,将厚厚的一大叠纸巾均匀的铺到她的身下,这就开始缓缓的引导那股淤积的血气。

    约摸就是两三分钟之间,那些纸就湿了,黄清芳的体里流出了一些暗红液体,起初还混合着血块,极为黏稠,渐渐地就由暗红变为鲜红,然后是淡红,最后就变成蛋清一样,质地也变得稀薄,最后就彻底停了下来。

    淤积的血气一排干净,黄清芳便变得好受得不行,当林昊再次把双手放到她腹部的时候,她已经感觉不到难受的灼热,反倒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异样感觉,仿佛很难受,又仿佛很舒服。

    那种言语无法形容的感受,就像是,就像是……第一次!

    对,就像是初恋的时候,情难自禁的第一次,微微有些疼痛,可更多的是欢愉,有些莫名的肿胀,又有着难言的充实,有些心酸的苦涩,有些快慰的甜密……

    这奇妙的感觉,一波接一波的涌入她的身体,一浪接一浪的侵袭她的神经。

    渐渐地,她的眼眶就湿了,两行清泪从闭紧的眼角缓缓落下。

    林昊见状,忙停下手问道“芳姐,你怎么哭了?是我把你弄疼了吗?”

    “不!”黄清芳忙吸了一下鼻子,低声道“没事,你继续,不要停!”

    林昊只好继续给她用帝经推拿,一直感觉到她宫内的气血顺畅了,这才散去功力,开始对穴下针。

    前前后后总共半个小时,林昊将银针通通起出,这才道“芳姐,可以了!”

    黄清芳张开眼睛,不过并没有立即去整理紊乱的衣裤,反倒有些意犹豫未尽的问道“结束了吗?”

    林昊点头道“是的!”

    黄清芳便坐起来,默然的整理起衣服。

    林昊问道“芳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黄清芳站了起来,来回走了两步,又伸了伸腰,大大的呼了一口气后,始终扳着的脸上难得浮起了一抹笑意,“什么不舒服都没有了!”

    林昊道“我先洗一下手,一会儿我再给你开个方子,你回去后早晚各服一次,连用七天,身体就会大好的。”

    黄清芳道“林昊,谢谢你!”

    林昊说了句不用客气,这就进了里面的洗手间……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