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35章 边谋边划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有道是一夜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嗯嗯嗯!

    从黄清芳的言谈举止中不难看出,她是个理智又克制的女人,尽管她口口声声说跟柳芒发生的一切都是糊里糊涂的,可这种事情,一个巴掌无疑是拍不响的。

    如果她对柳芒不来电,哪怕心情再不好也不会跟他喝酒,更何况是喝醉,而且明知喝醉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因此,林昊觉得如果再给他们俩一个机会的话,说不定就能成就一桩姻缘呢!

    只是当他和三女在后厨转了半天再回到包厢的时候,却发现里面只剩下了柳芒一人。

    林昊疑惑的问“芳姐呢?”

    柳芒道“她说有事,先回去了!”

    听说黄清芳已经走了,对柳芒并无好感的三个女人便纷纷找借口离开,最后只剩下了林昊与柳芒。

    包厢的门一关上,林昊便问道“哎,什么情况?”

    柳芒疑惑的问“什么什么情况?”

    林昊道“你跟芳姐啊?”

    柳芒有些尴尬的道“没什么情况!”

    林昊穷追不舍的道“没什么情况是什么情况呢?”

    柳芒只好无奈的道“事情其实很简单,那个零度酒吧就在南区,是我管辖的地盘,所以有事没事,我就喜欢在那里泡着……”

    林昊接口道“顺便捡捡尸!”

    柳芒摇头,有些不屑的道“捡尸有什么好玩的,像一坨烂泥似的没有一点反应。”

    林昊道“那你又对芳姐那样?”

    柳芒再次摇头,“她不同的,我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被她独特的气质紧紧的吸引,深深印在脑海里,我的梦里,我的心里……”

    林昊喝道“好好说话!”

    柳芒有点不太好意思的道“反正我就是喜欢上了她,想要正儿八经的跟她谈恋爱!”

    林昊道“既然这样,你干嘛吃完就溜呢?”

    柳芒委屈的道“我刚刚说过了,我根本就没溜,那天早上在酒店醒来的时候,我看她睡得很香,我就去给她买早餐,我记得她喝醉前说过喜欢喝老记的艇仔粥,我就去了老记,结果那儿有很多人排队,等我终于买了粥回去的时候,她已经走了,我又不知道她叫什么,电话是多少,只能天天晚上去酒吧那里等她,结果她却再没出现过。”

    “这可真是阴差阳错啊!”林昊苦笑一下,“那你们刚才谈得怎么样?”

    柳芒摇头,“不怎么样,她好像很恨我。”

    林昊道“当然,你把她的肚子搞大了,自己却玩失踪,她怎么能不恨你呢!”

    柳芒“啊?她怀孕了?”

    林昊摊手道“可是现在已经打掉了!”

    柳芒立即就怒了,“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一声不响的杀了我的孩子。”

    林昊摇摇头,“那是一场误会。你要真对她有心,努力的重新追求她,只要她能回心转意,孩子肯定还会有的。我已经看过了,她的年纪虽然偏大,但生殖系统是完好的,你加把劲儿,肯定还能再怀上的。”

    后面一句,林昊自然是在心里说的。

    柳芒却霍地站了起来,立即要去追黄清芳。

    林昊则拉住他道“你急什么,先陪我吃完这顿饭再说。反正你已经知道她是谁,在哪工作,我又有她的电话号码。”

    经他这么一说,柳芒才心头稍定,也终于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重新坐了下来。

    林昊问道“刚才又是什么情况?”

    柳芒愕然的道“刚才?”

    林昊道“我是说刚才那场架,真的只是因为超车的问题吗?”

    “超个屁的车!”一说这事,柳芒又怒了,“他们摆明了是冲着我来,想要我的命,超车就是个托词罢了。”

    林昊道“那他们是什么路数,为什么要对你下杀手?”

    柳芒咬着牙道“他们是赵国胜的人!”

    “赵国胜?”林昊疑惑的道“怎么回事?”

    柳芒长叹一口气,这就将事情一股脑儿的全倒了出来。

    原来,柳芒在警署里刺杀林昊失败后,立即就被赵伏龙给撸下了南区坐馆的位置,将伊启东扶上了位。柳芒也顺势退出了和胜堂。

    只是柳芒虽然不再是坐馆,但身为中禾集团创始人之一的他却仍是董事之一,拥有中禾集团的股份。

    在让被撸下来的第二天,赵伏龙父子就找到了他,称他既然已经不是坐馆,那就要把中禾集团的股份转让出来。

    对此,柳芒是很愤怒的,但让他更愤怒的是赵伏龙父子给的价格!

    柳芒在中禾集团拥有百分之八的股份,按照中禾集团现在的市值,怎么也得有一个亿左右,可是他们只给他五百万!

    这还是转让吗?这摆明就是抢!

    试问这样的价格,柳芒怎么可能接受,当场就跟赵国胜闹崩了!

    自此,柳芒便不停的被各种找茬与追杀,尽管赵伏龙现在进去了,可是赵国胜并没有因此放过他。

    林昊听完之后,不解的问道“把你杀了又有什么用呢?你死了之后,你的股权就是遗产,是属于你的家人!”

    柳芒摇头道“林生,你有所不知,当初创立中禾集团的时候,我们签了协议的,如果谁出了意外,股权就重归集团,由集团重新分配。”

    林昊气急的道“这样的不平等协议你也签?”

    柳芒叹气道“可当时就是认死理,觉得赵国胜仁义,绝对不会亏待我们这班跟他一起打江山的兄弟,于是就签了,不但我,其他人也签了。”

    林昊摇头道“孺子不可教啊!江湖道义这种东西说起来好听,可在利益面前,半毛钱都不值!”

    柳芒叹气道“我现在也后悔得肠子都绿了!”

    林昊道“那你有什么打算?”

    柳芒苦声道“林生,我已经被赵国胜逼得有点走投无路了,来找林生给我指一条明路。”

    林昊疑惑的道“你专门来这里找我的?”

    柳芒点头道“是的!”

    林昊不解的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柳芒道“我现在虽然不是坐馆了,但我手下还是有一班誓死跟随的兄弟,不夸张的说,南区这一片,还是我的地盘。那个伊启东别说是进去了,就算不进去也轮不到他做主。”

    林昊皱眉道“我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你扯那些做什么?”

    柳芒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你从里面出来后,我就一直想和你见一面,所以派人盯着李家。”

    柳芒之所以要见林昊,无疑是已经看清楚其中利弊,知道中禾集团的控制权已经落到林昊的手上。而控制了中禾集团,那就相当于控制了整个和胜堂。

    林昊面无表情的盯着柳芒道“你想见我,直接找人传话不就行了,何必这么鬼鬼祟祟。”

    被他那仿如利剑般的眼神一剜,柳芒的神色一凛,忙道“林生,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可是赵国胜一直想要我的命,轻易我根本不敢露面。这次得知你可能在这里的消息后,我就立即独自赶来了,可没想到最后还是被赵国胜的人给盯上了。”

    林昊冷声道“柳芒,你真要想靠上我,以后最后别跟我耍什么心眼,否则我可以保证你是怎么死的都不会知道!”

    柳芒垂下头道“我明白了。”

    林昊不再说话,只是默默的喝着茶。

    见他沉默不语,柳芒心里十分的忐忑,眼前的男人,已经是他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如果这里也没有希望,那他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接受那五百万,把股权贱卖给赵国胜。二,召集人马,和赵国胜决一死战。

    只是这两条路,都是不归路,任何一条都不是他想走的。

    “林生!”柳芒端起茶壶,恭敬的给他添了些茶水后,诚恳的道“我真的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你扶我一把好吗?”

    林昊的计划里,原本是没有柳芒的,现在他出现了,无疑要重新谋划,沉思半响后,他才终于开口道“你要让我说的话,我劝你还是把中禾集团的股权给赵国胜罢,五百万也好,三百万也罢。”

    柳芒愕然的道“这……”

    “这样可以让你免于一死,同时也可以让你的损失降到最低!”林昊神色平淡的道“中禾集团,很快就将变得一文不值。”

    柳芒起初没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可是稍为深思一下,脸色顿时大变,忙道“林生,请你手下留情,不要毁掉中禾集团好吗?它不是赵伏龙又或者赵国胜的,它是我们几个兄弟姐妹呕心沥血,一把辛酸一把泪的构筑而成的。”

    林昊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话锋一转问道“当然,你还有另外一个选择!”

    柳芒忙问道“什么选择?”

    林昊道“那就是追随我!”

    柳芒点头道“我之所以冒着生命危险来见林生,就是为了追随你……”

    林昊打断他话“可是你刺杀过我!”

    这话的潜台词再明白不过了我不信任你!

    柳芒道“刺杀你是迫于无奈,并不是我的本意。”

    林昊摇头道“有道是一次不忠,百次不用,我这人并不喜欢冒险。”

    柳芒苦笑道“林生,你要怎样才相信我?”

    林昊伸手里怀里,掏出了几个没有标签的小药,仔细分辨内的药丸的形状后,从中倒出一粒递给他。

    柳芒疑惑的道“这是什么?”

    林昊道“我是个医生,但我更擅长制药,这些药中,有些是补药,有些解药,有些是毒药!”

    柳芒的脸色白了一下,他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林昊递给他的这一颗是毒药!心里挣扎犹豫一阵之后,他就接过了药,然后往嘴里塞去。

    林昊却突地伸手拦住他,“吃下去之前,你最好先想清楚。这种药,我只给新兴帮的龙头洪民吃过。三个月,就必须服用一次解药。如果我不能及时给你解药,你将肠穿肚烂,受尽折磨而死。”

    柳芒的脸色更见苍白,拿着药丸的手也开始轻颤。

    林昊放开了他的手,“我知道,这样做有些残忍,也有些卑鄙,但在你我并不算了解,甚至连熟悉都谈不上的情况下,换了你是我,恐怕也会为自己买一份保险。”

    柳芒沉思良久,终于还是将药丸塞进嘴里,用水送服下去。

    旦凡还有什么退路,他都不会来找林昊,既然来找他,自然已经想过种种可能。

    看见他把药丸吃了,林昊便道“现在咱们来商量商量吧!你在和胜堂的地位怎么样?”

    柳芒摇头道“我不太明白林生的意思。”

    林昊道“就是你在和胜堂的影响力!”

    柳芒想了想道“我从十三岁就加入和胜堂,到现在足足十八个年头……”

    林昊有些惊讶的道“你已经三十出头了?可是看起来只有二十七八的样子啊!”

    柳芒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比较注重保养,经常去美容院的。”

    林昊汗了下,“好吧,你继续。”

    柳芒接着道“十八年来,我为和胜堂出生入死,立下血汗之功,也从一个蓝灯笼成为一名坐馆……”

    林昊摇头打断他道“说这些没有意义,你的功劳再大,最后还不是落得被追杀被逼得走投无路的下场?我是想知道,如果你如果想成事,有多少个坐馆会支持你!”

    柳芒愕然的道“林生说的成事是指……”

    林昊点头,“不错!”

    柳芒想了想道“如果是别的事情,所有的坐馆都会支持,但如果是林生说的这件,只有三个。”

    林昊问道“这三个也包括你自己在内吗?”

    柳芒道“不,我现在已经不是坐馆了!我所指的这三个坐馆,是最早跟着我一起加入和胜堂的兄弟。”

    林昊微微点头,示意他接着说。

    柳芒道“赵伏龙上位之后的所作所为,完全不得民心,而赵国胜的威仪也因为赵伏龙的缘故,一落千丈!赵伏龙在任期间,曾有坐馆私下跟我说,要另立旗杆。但我念及赵国胜的知遇之恩,最终没有答应。我被赵伏龙从坐馆的位置撸下来,然后被追杀这件事,也让一些坐馆跟赵国胜彻底的离心离德!”

    林昊沉思一下道“据我所知,和胜堂的坐馆总共只有九名,现在包括伊启东在内,已经有三名被逮了进去,仅剩下六名。你确定这六个坐馆中有三个会支持你!”柳芒点头,“是的!”

    林昊的眼神终于亮了起来,笑容满面的道“来来来,咱们再仔细谋划谋划!”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