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47章 涨姿势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两个小时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只是等待,往往都是煎熬的。因此血青感觉时间过得特别慢,尤其是那恶魔一般的冷月寒在旁虎视眈眈的情况之下。

    对于冷漠残酷,麻木不仁,折磨人的手段层出不穷的冷月寒,她的心里真的有阴影了。关在这里的一个月时间里,只要做恶梦,梦里肯定就会有冷月寒,有时是野兽,有时是恶魔,有时是鬼怪,因此每次看见冷月寒,她都会感觉恐惧,发自内心的恐惧,比对身体里的可怕血咒更加的恐惧。

    如果她不在,血青还敢跟林昊说说话,聊聊天,打发一下等待的时间,可是她在这里,血青别说是说话,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看见血青一副老鼠见了猫的模样,林昊感觉很是有趣,从黑锋国际那座特训岛里出来的人,没有一个是胆小怕事的,甚至可以说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现在这样情况是……恶魔见了魔王?

    不过,要是林昊知道他被关进去的这些天里,冷月寒都对血青做了什么的话,他恐怕就不会觉得有趣了。

    至于冷月寒的心思则有点古怪,古怪得正常人根本不能理解,因为她感觉十分的可惜。

    血青虽然并不讨她喜欢,可是身材不是一般的火辣性感,颜值也不是一般的高,尤其难得的是她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在她的身上开斋,绝对有助于林昊的成长,让他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

    三人各怀心思的沉默着,时间便他们或觉无聊,或觉苦闷,或觉煎熬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当当当!”好容易,上面终于传来子夜十二点钟声!

    林昊与冷月寒刷地一下,齐齐看向血青。

    血青十分的紧张,俏脸煞白的审视着自己,一会儿摸摸手,一会儿碰碰脚。

    林昊忙问道“感觉怎么样?”

    血青迟疑的道“好像,好像……没有什么感觉!”

    林昊又问道“没感觉痛?”

    血青摇头道“没有!”

    冷月寒闻言一喜,终于忍不住插嘴问“是不是真的凑效了?”

    林昊没有回答她,只是继续问“上一次你服用解药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血青道“就是一个月前的今天晚上!”

    林昊问道“也是这个时间。”

    血青道“是的!”

    林昊呼了一口气,对冷月寒道“如果时间没有误差的话,血青身上的血咒应该已经……”

    话只说了一半,便嘎然而止。因为他眼角的余光突然瞥见血青秀眉蹙了起来,俏脸也开始有些发白,人也晃晃悠悠的往地上栽去。

    “血青!”林昊呼喊一声,眼疾手快的一把扶住她问道“怎么了?”

    血青有气无力的喊道“痛,好痛!”

    林昊问道“是哪里痛?”

    血青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仿佛冷得不行的样子,艰难的道“手,还有脚!”

    听见她这样说,林昊的心里便喀噔响了一下,这无疑是血咒开始发作的节奏,刚开始表现为手脚,疼痛也只是一般程度,如果得不到缓解,随着时间推移就会往躯干发展,疼痛也会升级,变得剧痛无比!

    这种疼痛,是没有任何药物可以缓解的,别说是普通的止痛药,就是吗啡,都不行!

    疼痛到最后,皮肤肌肉会溃烂,从表面往里面的浸润,身体各系统随之衰竭,让人肠穿肚烂,生不如死。

    看着痛苦不堪的血青,想着她即将面临的结局,一向都泰山崩于前也不惊的林昊变得手足无措,抱着她喃喃的问道“不可能,不可能的啊!”

    冷月寒问道“什么不可能?”

    林昊道“照道理来说,我可以解除血咒,那我的鲜血,我的体液,就是最好的解药。可怎么一点也不起作用呢?”

    他这样说,绝不是没有根据的。不仅有理论支持,而且还有实践论证。

    在古堡的时候,曾送来过一名身中剧毒的患者。该患者所中的毒罕所未见,就连古堡里那两个专门研究毒药,阅历丰富,学识渊博的药学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甚至分辨不出他中的到底是植物毒还是化学毒。

    那个时候,取各家所长又刻苦钻营的林昊已经学有所成,在药学领域中也有了自己独特的领悟与见解,更制出了应对各类毒药的解毒剂。

    在所有专家教授都对该患者束手无策之际,他想到了一个主意。

    他从患者身上抽出一大管血,分别注射到组织与器官与人类最相近的十几头猪身上!

    患者已经毒入肺腑,血液中自然就带着这种毒,注射到猪的身上,猪也跟着中毒。接着他就把自己研究出解毒剂,分门别类的注射到各头猪身上,抱着侥幸心理的希望自己做出来的这么多解毒剂能有一种凑效。

    这种死马当活马医的解毒法,也是在那些变态不停的拿疫苗对他做试验中启发来的。

    林昊的运气无疑是不错的,十六头猪,十五头都死了,但却有一头活了下来,也就是说,林昊所制的十六种解毒剂里有一种是有效的。

    猪和人虽然不同,但道理却是一样的。对猪有效的解毒剂,对人也必定有效,所以林昊就将那种解毒剂用到患者的身上,结果真的就解了患者身上的毒,将他给治好了。

    现在的情况,虽然有所不同。但道理也是一样的,林昊等同于就是那头猪……不,他就是那种凑效的解毒剂,可是为什么就是不凑效呢?

    当他把道理解释给冷月寒听过后,冷月寒想了又想,终于道“会不会是过期了?”

    林昊愕然的道“过期?”

    冷月寒点头道“我虽然不懂什么医啊药的,可我知道,旦凡药物都有个有效期的,一旦过了期限便会失效!也许那支解除你身上的疫苗,在过去这么长时间之后,已经失效了呢?”

    有效期的说法,听起来似乎是有点道理的。只是林昊却断然摇头道“这不可能的,血咒的确切有效期有多长,没有人知道,但作用于人体后,最少十年内不会消失。如果疫苗的效果消失,那我身上的血咒早应该复发了。”

    冷月寒又道“会不会是两败俱伤,同归于尽了呢?”

    林昊疑惑的道“你是说疫苗与血咒相互抵消,一起消失了?”

    冷月寒道“不错!”

    这,无疑是最有可能的可能!只是林昊却仍然摇头,“也不可能,如果相互抵消了,那我的身体就不会再有抗毒作用。可我前几天被关在警署的时候,无聊之下逗弄一只从铁窗外飞进来的马蜂,结果被蜇了一下。换了别人,会出现红肿热痛等等的中毒反应。可我却什么事都没有!”

    “这……”睿智如冷月寒也被问得挠头了,看着痛得在床上翻来滚去的血青,“既然这样,那你告诉我,你的血为什么对她不管用?”

    林昊苦笑道“我要是知道就好了!”

    见血青痛得实在不行了,林昊便赶紧的凑上前去给她把脉,准备确定她现在的具体情况,然后给她用针灸止痛。虽然他这样做一点把握都没有!

    只是,当他把过脉后却什么都没做,就那样默默的坐在床边看着血青。

    血青仍然在床上翻来滚去,嘴里惨叫不绝,不知是出力还是疼痛的关系,身上已经是香汗淋漓,连秀发都湿了,几缕长发黏在俏脸上,让她看起来极为可怜。

    冷月寒见林昊木头人似的坐在那里,很是不解,催促道“你想点办法啊!”

    林昊摊手道“血咒发作,别说是我,大罗神仙下凡也没办法好想。”

    冷月寒道“那现在到底该怎么办?”

    林昊又道“唯今之计,除了送她离开,让她联系黑锋国际的人给她送解药外,恐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死了。”

    冷月寒虽然一点都不喜欢血青,可是并不希望她死去,她还指望着这个女人给林昊做卧底呢!想了想后,终于叹气道“那就让她走吧!”

    林昊疑惑的道“你愿意让她走?”

    冷月寒摇头,“不愿意也没办法,她死了对咱们一点好处都没有!”

    林昊点头道“说得也是!”

    又看一眼疼得在床上翻来覆去,死去活来,大呼小叫的血青,冷月寒催促道“那你还等什么,赶紧把她弄出去啊!”

    林昊没有动弹,反道莫名其妙的道“冷月寒,我给你上堂课吧!”

    冷月寒翻起了白眼,都这个时候了,谁有心思听你讲课啊?

    林昊却不管她乐不乐意听,自顾自的讲起来“疼痛这种东西,往往是人体损伤时所引起伤害性刺激引起来的。例如刀割、棒击、电流、高温、组织细胞发炎……”

    冷月寒没好气的打断他道“你所说的这些,三岁小孩都知道吧!”

    林昊摇头,“三岁的小孩可能不知道,五岁……也未必知道,最少也得八岁才能清楚的知道什么东西会引起疼痛!”

    冷月寒“……”

    林昊又继续道“疼痛这种东西,只要发生,是人都知道的,但有的时候,却很难说清楚它到底是怎么个痛法。例如刺痛、灼痛、跳痛、钝痛、绞痛、这痛、那痛等等,疼痛也可以引起逃避,诉苦,啼哭,叫喊……”

    冷月寒忍不住又断打他,“黑面神,你到底想说什么?我是三岁小孩吗?这些东西用得着你来教吗?”

    林昊道“好吧,这些你都知道,那你知不知道。疼痛可以血压升高、心跳加快和瞳孔扩大等生理反应!”

    冷月寒愕然一下,摇头道“这个还真不知道。”

    “还有!”林昊伸手指着血青又问道“你知不知道,这些应该出现的生理反应,她一个都没有出现呢?”

    冷月寒“……”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