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49章 话别香江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血青走了之后,地下室里只剩下林昊与冷月寒。

    不过两人并没有立即离开,这么久了,两人难得单独的呆在一起,所以都很有默契的留了下来,并肩坐在床上。

    地下室很阴冷,但两个人靠在一起却感觉温暖。地下室也很冷清,但两人都不多话的人也不感觉闷。

    默默的坐了好一阵之后,冷月寒终于打破了沉静“下一回,再有这样的事情,我不要演恶人了!”

    林昊道“为什么?”

    冷月寒道“不为什么!”

    林昊道“可你演得很好啊,而且好像不用什么演技,真正的本色出演!”

    冷月寒没说话,只是瞪着他,她不介意做个坏人,但在乎林昊对她的看法。

    林昊看见她恼火的表情,微笑着道“好吧,下一回看情况怎么样再说。”

    冷月寒问道“那咱们现在呆在这里干嘛?”

    林昊想了想道“咱们好像很久没一起练功了是吗?”

    冷月寒问道“你能静得下心来?”

    林昊脸色讪讪的道“我不知道!”

    冷月寒害怕他擦枪走火,到时候遭殃的只会是自己,所以摇头道“那就等你知道再说吧!”

    见她马上就要离开,林昊忙伸手拉住她,“我已经到了帝经第三层中段,境界远胜从前,应该能控制自己的。”

    有人说过,与其相信男人的嘴,宁愿相信白天见鬼,可是向来杀伐果绝的冷月寒竟然犹豫难决,最后竟然神差鬼使的答应了他试试。

    还有人说过,很多事情都是一次生两次熟三次就会很舒服,但在林昊脱衣服这种事情,不管第几次,冷月寒仍感觉不到舒服,见他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目光如狼如虎,伸到裙子后背拉链的手就停了停,“你就不能不看吗?”

    林昊很诚实的摇头道“不能!”

    冷月寒白了他一眼,也不再管他,自顾自的将拉链拉了下来。

    外面的天气很冷,可是李家温暖如春,所以冷月寒穿的并不多,随着她的肩头抖动,裙子就在她顺滑的肌肤上落了下来,雪白细腻,山峦起伏的身材便显露在林昊的眼中。

    雪削似的圆滑香肩,丰满挺硕的胸,只堪盈盈一握的纤腰,还有那修长柔美的双腿,无不散发出迷人的魅力。

    “咕咚!”林昊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唾沫,声音不算大,可是在安静的房间里却那么明显。

    冷月寒的手已经伸到了文胸背后的扣搭上,听到声音后便转过头来,看见他脸上那痴迷的神色,疑问道“你确定自己能静得下心?”

    林昊有些艰难的回答道“不管怎样,总要试试的!”

    冷月寒认真想想,也觉得必须试试不可,护着梁少秋离开的那几名高手武功不是一般的高,黑锋国际也远比她想像中的还要恐怖,林昊要是不能迅速强大起来,恐怕无法应对即将到来的局面。

    主意打定,冷月寒便不再犹豫,解开了文胸的搭扣,将身上所有的衣物都脱了下来。

    房间里的灯光仍然亮着,门也没关,不过冷月寒一点也不担心,不经过她的允许,没人有胆子从上面走下来。她唯一担心的是林昊!

    抬起头来,见他呆站在那里,目光痴痴的看着自己,她就忍不住走过去赏了他一肘粟,喝问道“你到底在干嘛?”

    疼痛使得林昊清醒过来,赶紧的开始脱衣服,然后跟着冷月寒上了床。

    只是当两人的身体交触在一起的时候,林昊的脑子又轰地一下钟鼓齐鸣,瞬间乱成一锅粥,而浮在最上面的无疑就是跟冷月寒做那件事情,哪还有什么心思练功!

    冷月寒努力的引导了他好几次,始终都不能跟他忘我的心神交融,顿时就怒得不行的喝问“黑面神,你到底在想什么?”

    林昊下意识的应道“想和你那个……”

    冷月寒怒斥道“刚刚那个女人在的时候,你就装模作样。现在她走了,你却想东想西!”

    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男人无疑都是这样的,越得不到的东西越想得到,林昊似乎也不能例外,但他仍振振有词的道“我和她没有感情,我也不喜欢她,我怎么能够跟她发生什么!”

    冷月寒又想发作,可是接触到他的目光,狠厉的话终于咽了回去,幽幽的叹气道“可你明知道我不能的。”

    林昊也跟着叹气,挣扎着道“咱们再试试。”

    两人又试了几次,然而结果仍是以失败告终。

    随着两人感情加深,冷月寒在林昊心目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得到她占有她,和她身心交融的念头也越来越强烈,到现在已经完全不能控制了。哪怕林昊的帝经已经到了第三层中段也不成。

    最后的最后,林昊只能沮丧的摆手,“算了吧!”

    冷月寒也感觉很无奈,只能从床上下去,穿上衣裙离开。

    次日,清晨。

    林昊向李子锋与李冰兄妹辞行。

    对李子锋而言,林昊也许并不是理想的妹夫人选,但他必须得承认,林昊绝对是个人才,而且还是三高型人才武功高,医术高,智商高!

    做保镖,他能保证自己的安全。做医生,他能保障自己的健康。做下属,他能完美的拿下合作项目。

    因此,对他的离开,李子锋是很舍不得的,甚至尽力挽留。“林昊,真的不考虑留在香江吗?如果你留下来,不管是保镖,还是医生,又或是下属,我都可以在你的薪酬后面加一个0。”

    这样的条件,比在吴仁耀诊所打工优厚一百倍一千倍都不止,只要脑子不进水或不被驴踢,那就没有拒绝的道理,可是林昊偏偏就是拒绝了!

    李子锋仍不甘心的道“这么好的条件,除了我之外,应该没有人能开给你了。尽管我得承认,羊城也是一线城市,可是相对繁荣昌盛的香江,它还是差很多的。你为什么偏偏就要回去呢?”

    林昊微笑道“金窝银窝,也不如自己的狗窝。这里再好,那也比不好自己的家。”

    李子锋还想说什么的时候,李冰却已经喝道“李子锋,你闭嘴行不行!”

    李子锋只好不再作声,讪讪的退到后面。让李冰跟林昊说话。

    李冰却没有什么好说的,只是道“路上注意安全,到家后给我发个信息。”

    林昊冲她点点头,然后跟好姐,行叔,老六等人一一告别后,这才和冷月寒上车离开。

    看着渐行渐远的保时捷的车尾灯,李子锋疑惑的问李冰“冰儿,你不怕他回了羊城后就不再过来吗?”

    李冰没理他,过完年后,她还得去羊城上学的。所以不过来有什么关系,她难道不会去找他吗?

    李子锋见她不吱声,又道“还有,我听说他工作的那个诊所有个极为漂亮护士,他之所以要回去,多半是因为……”

    李冰的心情原本就不好,听他唠唠叨叨的,而且说的都是负能量的话,终于忍不飙了。“李子锋,你到底有完没完了?你再叨叨一句,信不信我撕了你的嘴?”

    李子锋“……”

    离开李家后,林昊并没有第一时间过海关回羊城,而是带着冷月寒去饮早茶。

    港式早茶和广省早茶是一脉相传的,在传统文化中有着浓墨重彩的一笔。

    每逢周末,假日,又或闲时,人们便扶老携幼,或约上知己,齐聚酒楼“啖早茶”。“啖”在粤语中便是享受的意思。

    由此可见,喝早茶在广省人的心目中是一种愉快的消遣,在这个层面上来说与其他娱乐活动并无二致。

    茶点在早茶中的地位也很重要。茶点分为干湿两种,干点有饺子、粉果、包子、酥点等,湿点则有粥类、肉类、龟苓膏、豆腐花等。

    其中又以干点做得最为精致,卖相甚佳。如每家茶楼必制的招牌虾饺,以半透明的水晶饺皮包裹两三只鲜嫩虾仁,举箸之前已可略略窥见晶莹中透出一点微红,待入口以后轻轻一咬,水晶饺皮特有的柔韧与虾仁天然的甜脆糅合出鲜美的口感,让人回味无穷。

    又如某些高级茶楼特制的燕窝酥皮蛋挞,几层金黄酥脆的蛋挞壳内盛着嫩黄色、丝丝通透的燕窝,甫见之下已叫人食欲大动,更不用说入口以后燕窝的甜蜜柔软与酥皮的粉香酥脆完美结合,美味得让人欲罢不能。

    除此之外,还有各色粥点,如及第粥、皮蛋瘦肉粥、生滚鱼片粥等,皆以绵软顺滑的粥底,配上不同肉鱼蛋类,再以香脆虾片、青嫩葱花佐之,撒上一小勺胡椒粉,喝来绵糯爽甜,鲜味浓郁。

    林昊带冷月寒去的酒楼不是别人开的酒楼,就是许媪妮在港岛南区开的那间酒楼,上次吃饭离开的时候,许媪妮给了林昊一张只会出自她手的特级贵宾卡,这张卡配有专门的私人包厢,私人酒柜,可享受最高折扣,可签单等等特别的优惠。

    领着冷月寒进了包厢后,林昊给她点了肠粉,艇仔粥,虾饺,烧卖,豉汁蒸排骨,蒸凤爪,黑椒牛仔骨,叉烧包,咸水角,蛋挞,糯米鸡等等茶点。

    冷月寒没有成为杀手之前,一直生活在罗堂庵,天英师太虽然拥有过十亿的财富,可是从对自己十分的苛刻,从来不舍得大吃大喝,冷月寒跟着她虽说不上忍饥挨饿,但基本没过过什么好日子。例如早餐,基本顿顿都是咸菜白粥,像是眼前这么丰盛的早餐,冷月寒也仅仅只是第一次而已。

    他是知道自己以前吃过太多的苦,所以才带自己来享受一顿早茶的吗?早知道他会对自己这么好,昨晚就应该帮帮他的,不用嘴……不是还有手吗?

    冷月寒带着感激与愧疚的心情看他一眼后,向来早上都没有什么胃口的她突然来了食欲,开始大快朵颐!

    只是还没吃两口,包厢的门却被敲响了,然后那个女警官罗宝蓓走了进来。

    看见她,冷月寒才明白自己自作多情了,人家是约了这个女人在这里见面,自己不过是沾了这女人的光而已!

    当她叹口气,站起来要走出去方便两人说话的时候,林昊却拉住她,指了指桌上道“你慢慢吃,我跟她去里面说话就可以!”

    听他这么说,冷月寒又没来由的高兴起来,夹了个凤爪慢慢的啃起来。

    罗宝蓓却有些郁闷,该进去里面的不是她吗?我都还没吃早餐呢!不过郁闷归郁闷,她还是跟着林昊走了进去。

    里间是个很小的休息室,一张床,一张沙发外再无其它。

    孤男寡女的呆在狭窄房间里,而且紧关着门,罗宝蓓感觉有些尴尬,不过当她看到林昊一派平淡自然的神色,又暗怪自己想得太多,清了清嗓子说起正事,“林昊,这一次的事情,总的来说,你是做得不错的。”

    林昊疑惑的道“听阿姨这话的意思,我好像还有哪里做得不够好是吗?”

    罗宝蓓竟然点头道“不错!”

    林昊问道“哪里做得不够好?”

    罗宝蓓道“既然你这么有能力,为什么不让我们的卧底做龙头!”

    林昊气愤的冷笑起来,“阿姨,我看你是吃颗黄豆想上天,太过痴心妄想了吧!严赫南……”

    罗宝蓓忙喝斥道“小声点,你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卧底是不是?”

    林昊只好放低声量,“他不过只是个红棍而已,我能让他成为坐馆已经是万幸了,你竟然想让他成为龙头,你还敢想得再美好一些吗?”

    罗宝蓓脸色有些发讪的道“反正这就是美中不足的地方。”

    林昊瓮声瓮气的道“我已经尽了最大能力了,你要是觉得还不满意,那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如果换了从前,罗宝蓓肯定已经发作了,但如今整个和胜堂都几乎掌握在这小子手里,以后很多事情都得靠他,所以她也不敢真的把他得罪了,于是放软语气道“行了行了,我又没说你做得不好。我只是希望你做得更好一些罢了。”

    林昊轻哼一声,“那我的线人费呢?”

    罗宝蓓从兜里掏出一张现金支票递给他,“嚅,已经给你准备好了!”

    林昊接过来一看,顿时就叫了起来,“什么?三百五十万?还是港币?”

    罗宝蓓无奈的道“上面只批了这么多,我也没办法。”

    林昊将支票收进兜了,悻悻的道“低于八折,友尽!”

    罗宝蓓“……”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