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59章 买地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严伯收了那价值不菲的药饼后,虽然没说谢谢,但却重新沏了壶茶,拿的是他一直都不太舍得喝的武夷山大红袍,然后才笑问道“这一趟去香江,除了坐半个月大牢外,还有别的什么收获吗?”

    林昊视严伯为自己的长辈,也没敢隐瞒,点头道“多少有一些吧。”

    “哦?”严伯忙问道“寻亲的事情有着落了?”

    林昊微愣一下,原以为严伯问的是钱财一类的收获,没想到他问的却是寻亲的事情,再一想便恍然明白过来,自己对外声称是去香江寻亲的,严伯自然也以为自己真的寻亲去了,所以摇头道“寻亲的事情还没头绪的。”

    严伯疑惑的问“那你刚刚又说有收获?”

    林昊道“我在寻亲的时候,找到了咱们村移民过去的人,顺便还给别人看了看病,挣了一点钱!”

    严伯以为林昊说的一点钱顶多就是一百几十万,所以也没放在心上,只是问道“从咱们村里移民过去的?我记得有好几户的。你见到的是谁?”

    林昊道“林德发林伯伯。”

    “哦,是他啊。”严伯一下子就记了起来,问道“他现在在香江过得怎么样?”

    林昊摇摇头,将林德发的情况说了一遍。

    严伯听了连连叹气道“香江虽然繁荣发达,可是竞争也不是一般的激烈。他的性格忠厚老实,没什么文化,又没一技之长,当初他要过去的时候,我就劝过他的。不过也没有办法,都是为了生活!”

    林昊道“林伯伯虽然混得差了些,但他的一双儿女已经长大了,而且都很出息的!”

    严伯回忆一下道“对,他是有一双儿女的,当时离开的时候还很小,女儿叫什么我忘了,儿子好像叫林弟是吧?”

    林昊点点头,“对,他的儿子就叫林弟,现在已经是香江的医生。在香江做医生可是很有前途的。他的女儿叫林佩如,可能过一段时间吧,他们一家就会回来咱们村发展的,到时候可能要麻烦严伯帮忙给办一下户口回迁一类的手续!”

    严伯道“这个当然没问题!等他们回来再说吧!”

    两人正聊着的时候,一个办事员敲门进来,对林昊道“林医生,那辆跑车是你的吗?”

    林昊道“是的!”

    办事员道“麻烦你挪一下车子好吗?我们要运一棵树到后面去。”

    林昊的车停在通往村委会后院的过道上,留有一个半的车道空位,照理不会挡着别人出入的,可是外面运树进来的却是个大货车,货车上载着一棵不知道从哪挖来的带泥大树,显然要栽植到后院,横生的枝节探出车外,办事员生怕将林昊的跑车给刮花了,所以上来唤他。

    林昊答应一声,忙下去将车子挪开。

    回来的时候,一直在窗边观望的严伯疑惑的问道“林昊,那跑车真是你的?”

    林昊点头道“是的!”

    严伯问道“那种跑车应该很贵吧!”

    林昊道“值点儿钱的。据说要一千来万!”

    严伯惊讶的道“你哪来那么多钱呢?”

    林昊笑道“严伯,我刚刚不是说了吗?我在香江给别人看病,挣了一点钱的。”

    严伯好奇的问“你说的一点钱,到底是挣了多少?”

    林昊道“这个跑车不算的话,还有两千多万吧!”

    严伯听得一愣一愣的,喃喃的问道“挣这么多,你给谁看的病?香江首富吗?”

    林昊笑了起来,“严伯,你猜对了,确实就是香江首富。”

    “啊?”严伯惊震无比的问道“李辉?”

    “不是他,他有自己的私家医生,我给看的是他的儿子李琛,还有他的孙女李冰。另外还有其他的人”林昊说着有点不好意思的道“那些都是不缺钱的主儿。所以我就宰得狠了点!”

    严伯的好奇心被彻底勾引了起来,“你赶紧跟我说说,你去香江这一个多月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昊这就将事情跟他大概说了一遍,不过面对长辈,自然是报喜不报忧,被赵伏龙陷害的事情,三言两语便说完了,重点是给别人看病,拿到奖励奖金,成为兴盛集团的,又跟几个望族名媛签定私人医生的合约等等。

    严伯听完之后倒抽一口凉气,“你这是去香江寻亲吗?分明是去抢钱嘛!”

    林昊笑笑,对于此趟香江行的收获,他自己也感觉挺满意的。

    严伯问道“有钱之后,你有什么打算吗?”

    林昊想了想道“目前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盖一所属于自己的房子。”

    “你不是有自己的房子了吗?”严伯道“我听别人说,以前吴仁耀开门诊所的房子,已经被你买下来了不是吗?”

    林昊道“可是不够住啊!”

    严伯原本想说你就一个人,怎么会不够住呢?可是想到一直死赖在那里不走的严素,还有那个何家大小姐。终于忍住了,改而问道“建房子应该用不着那么多钱吧?”

    林昊摇头道“我想建一所超级大房子,一两千万还未必够呢!”

    “一两千万还不够?”严伯汗了下,没好气的问道“你要建的是城堡,还是房子啊?”

    林昊道“一所类似城堡般的房子。”

    严伯被弄得无语了,半响才放缓语气道“林昊,你想听听严伯的建议吗?”

    林昊道“当然!严伯请说。”

    严伯掏出一包烟,点燃之后,吞云吐雾几口才道“我的建议是,建房子的事暂时不急。实在住不下的话,你可以在原来的房子上加盖个两三层嘛。”

    林昊道“那该急的是什么?”

    严伯道“买地!”

    林昊疑惑的道“就是我现在住的那里周围的地?”

    严伯点头道“是的!”

    林昊道“可是我已经买了两万多平方的地啊!”

    严伯摇头道“还不够。”

    林昊道“可是我买那么多地干嘛呢?”

    严伯不答反问“林昊,你觉得严伯会不会坑你?”

    林昊摇头道“当然不会!”

    严伯道“那你就听严伯的。继续买地,尽可能的买地。”

    林昊虽然有些不情愿,但严伯说得慎重,终于还是答应了下来。

    离开村委会的时候,天色已经接近傍晚,天边挂着火烧云,意味着明天将会是个好天气。

    林昊没有回家,而是顺通又去了林石天家。

    在他停好车,顺着林石天家的斜坡往上走的时候,背着画板的林石天正从另一头回来。

    两人不期而遇,林石天便笑骂道“你小子舍得回来了?”

    林昊道“上午回来的!”

    林石天调侃道“怎么,香江的小妞不好玩吗?”

    林昊汗了下,“还玩,差点一条小命都留在香江了!”

    林石天听得哈哈大笑,指着他道“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一天到晚正事不干,出去瞎溜哒!”

    林昊笑笑,跟着他一块进了屋。

    两人说说笑笑,天便黑了下来。

    林昊只是来看看林石天,见他挺好的没什么事,便准备告辞离开。

    林石天却不悦的道“走什么走,吃了饭再走,别人给我送了两只大阉鸡,晚上正好杀了,咱哥俩喝两杯!”

    “咦?”林昊问道“你又开始喝酒了?”

    林石天愣了下,挠头道“哦,我都忘了自己已经戒酒好几个月了,那你喝。我虽然不再喝酒,可是最近别人送了我不少好酒的。”

    林昊拗不过他,只好留了下来。

    在林石天去忙活的时候,他就逗弄着被保姆抱着的小侄子。

    正欢快的时候,只听得后院传来“嘭冷”一声响,仿佛有什么东西摔到了地上,忙走进去查看,却见林石天有些颓丧的呆在那里,左手握着刀,右手则颤颤发抖,一只碗摔碎在地上,而一只颈部被拔了毛的阉鸡正在院里怆惶逃窜。

    一看这场面,林昊便明白了,林石天这是想杀鸡,可是没抓稳,不但打碎了碗,也让鸡给逃了。

    林昊便赶紧的上去,接过他的刀道“石天哥,我来吧!”

    林石天有些无奈把刀递给他,自嘲的道“看来我是真的成废物了,连只鸡都杀不了!”

    “你的本事不在这上面!”林昊微笑着安慰他道“像别人说的,杀鸡焉用牛刀呢!”

    林石天只是摇头叹气,并不说什么。

    林昊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只好去杀鸡,然后客串了一把厨子。

    等晚饭差不多做好的时候,苏晴也下班回来了,见林石天闷闷的坐在客厅里,叫他也没反应,听到厨房里有动静,便往里走,见林昊在厨房里忙活,不由笑道“咦,今儿是刮什么风,把林大神医请到我们家下厨了!”

    林昊笑道“嫂子,你和石天哥都没吃过我做的饭,今晚就让你们偿偿我的手艺!”

    “那成,我就等着吃现成的了!”苏晴虽然这样说,可还是赶紧洗了把手,帮林昊洗菜什么的,忙活的同时,勾头往外面瞅一眼,低声问道“哎,你哥怎么了?”

    林昊便把刚刚杀鸡的事情说了一遍,苏晴听了轻叹一口气,随后摇摇头道“算了,他能够拿稳画笔,那就已经是老天保佑了,别的事情,我也不要求他了。”

    林昊没有应声,心里却有不同的想法。

    饭菜做好的时候,林石天已经收拾起了心情,不但给林昊拿了一酒,而且把别人送他的烟酒通通从房间里拉了出来,堆得像小山似的高。

    在林昊端菜上来的时候,他就指着那些烟酒道“一会儿,你把这些东西带回去!”

    林昊惊讶的道“这么多?”

    苏晴笑道“这还算少的呢,以前他没出事之前还更多呢,而且送什么的都有!”

    林昊便开玩笑的道“女人也有吗?”

    苏晴仔细回想一下道“你还别说,真有呢!有一个开酒庄的,想要求他作一幅五米长的画挂大厅显摆,不但给了他一个天价,还让出自己的山庄,同时又给他带了个波斯猫,说是要让那女的陪她作画呢!”

    说到这事,林石天脸色有些发窘的道“都过去的事情了,你还说来做什么。而且我不是没让那女的陪着吗?”

    苏晴撇嘴道“这事要不是被我知道了,你会那么乖?”

    林石天苦笑一下,也没有再去争辩,伸手拿过了酒,见苏晴立马就看了过来,摇头道“你紧张什么,我既然已经戒了,就不会再沾的。我不过是给林昊打开罢了!”

    苏晴终于不再说什么,拿了个酒杯给林昊。

    因为右手完全使不上劲,林石天折腾半天,这才好容易将酒打开,然后用左手给林昊倒酒。

    林昊终于忍不住了,张嘴道“石天哥,趁着还没过年,我把你右手的手术也给做了吧!”

    这话,让餐桌上顿时安静了下来,林石天与苏晴面面相觑。

    一阵之后,林石天便点头道“好!”

    他的左手虽然已经恢复了七八分的功能,可是右手却仍然瘫着,除了作画之外,别的事情基本也做不了!而他作画虽然用左手,可是生活却基本用右手的。

    苏晴张嘴道“可是……”

    “可是什么?你对林昊没有信心吗?”林石天打断她,扬起自己的左手,五指轮流动弹几下,“你看我的左手,以前有想过它能恢复到这样的程度吗?”

    苏晴忙摇头道“我不是对林昊没信心。我是担心你,你的左手才刚做完手术没几个月呢,马上又做右手,不知道身体受不受得住。要不等过完年再说吧!”

    林昊道“不碍事的,只是个小手术罢了。不过过了年也可以……”

    “不!”他的话还没说完,林石天已经摇头道“我一天都等不了了,马上做,明天就做!本来我就打算着等你回来就跟你说这个事的。”

    苏晴道“这……”

    林石天不耐烦的道“别这啊那的了,就这样决定了。吃饭!”

    苏晴见他已经决定了,只好不再劝,只是看向林昊。

    林昊冲她点头道“嫂子,你放心吧,我敢开这个口,就表示我有信心的。”

    苏晴点点头,又拿来一个酒杯道“那嫂子陪你喝两杯,预祝手术成功。”

    林石天则忙叫道“哎哎,你说是两杯,就只喝两杯啊,你要是喝多了,疯劲一上来,晚上又折腾我!”

    苏晴“……”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