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62章 搬我家去住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第二天。

    范统被逮捕的消息传遍了整个石坑村,甚至蓝田村也有很多人知道了。

    对于这个结果,林昊并不感觉意外,法制社会下,人不踩线不犯法那也就罢了,一旦构成犯罪,基本没有谁能逍遥法外的。

    不过不管范统是什么下场,那是与林昊无关的,他仍然和从前一样,早早的起来,在院子里打了遍七十一段锦,发透一身汗后,又洗了个澡,这才去了诊所。

    他到了一会儿后,吴若蓝也来了,手里提了个食盒,“嚅,给你的早餐。”

    林昊打开看看,发现上面放的是干炒牛荷,下面则是瘦肉枸杞汤,看食物的成色,明显不是从外面买的,疑问道“姐,这是你自己做的?”

    吴若蓝点头道“前几天我在电视上看一个新闻,说外面的摊贩用的几乎都是地沟油,吓得我再也不敢在外面买早餐了。”

    林昊道“那以后要辛苦姐了!”

    吴若蓝轻翘起小嘴道“这是看你第一天正式回来上班,我才早起做早餐的,以后呀,牛奶面包什么的对付一顿吧!”

    “也可以的!”林昊无所谓应一句,又问道“姐,你吃了吗?”

    吴若蓝摇头,“我做好就端过来了。”

    林昊道“那咱们一起吃吧!”

    吴若蓝答应一声,去拿来了餐具,和他对坐着分享早餐。

    正吃着的时候,林昊想起一事问道“姐,你那个以前买的房子装修好了吗?”

    吴若蓝道“装修好了。”

    林昊道“那怎么不住进去呢?”

    吴若蓝道“装修的材料味儿有点大,我就开了窗,让它先放放味儿。加上我爸又说非要挑个良辰吉日才住过去!”

    林昊道“哦!”

    吴若蓝道“不过也快了,过几天就是他找人挑的日子,到时候你跟我们一起住进去!”

    “我?”林昊疑惑的道“为什么?”

    吴若蓝白他一眼,“你不是喊我姐吗?”

    林昊道“是啊!”

    吴若蓝道“既然你喊我姐,你就是我弟,我们就是一家人,要搬新家的话,怎么可能少得了你?而且没有你的话,我们也不可能住回自己的房子去。”

    林昊有些欣慰又有些失望,心情十分复杂,吱唔着道“这……”

    吴若蓝打断他道“别这啊那的了,装修的时候,我已经特地给你弄了一个房间的。我爸也说了,到时候咱们住进去,他住在一楼,我和你住在二楼。”

    林昊听得呆了一下,相当猥琐的猜测,大叔这样安排,是为了让自己方便半夜摸进姐姐的房间??

    吴若蓝不知道他的心思,继续道“再说了,现在冷月寒住在宿舍里,严素也住在那里,何心欣虽然回去了,可是过几天她就回来的,到时候她一回来,你住哪儿?而且就算真的够住,你一个男的,跟她们整天混在一起也不是个事啊!你还没结婚呢,名声可不能坏了,要不然以后谁肯嫁给你啊!”

    林昊汗得不行,心说严素何心欣她们是女的都不怕,自己一个大老爷们怕什么啊?不过他还是指了指楼上道“我可以住这里三楼的。上面不是空着吗?”

    吴若蓝突然有些生气的道“你就是不愿跟我住一起,要跟她们厮混是不是?”这突如其来的火气,让林昊吓一跳,忙道“当然不是!”

    吴若蓝道“不是的话,那还有什么问题。那边新房的房间,每个都有独立卫生间,独立阳台,比你现在住的方便多了。而且院子也更大,你早上要打功夫要跑步什么的,更展得开手脚!”

    林昊道“可是,可是……我准备在宿舍那里加多两三层的。”

    “那就等加好层之后,你再搬回去住。”吴若蓝说着不等他在接话,拍板道“好了,就这样说定了,别再口水多过茶了,赶紧吃吧,一会儿就冷了。”

    其实,说一千道一万,就是吴若蓝所说的,他并不是那么愿意跟她住过去,想和何心欣严素她们厮混。可是再说下去,吴若蓝肯定要发火的,为了避免惹她不开心,他只好什么都不再说。

    早餐快吃完的时候,曾帆却来了,进门便欢喜的道“咦,有早餐吃,这可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

    林昊扬了扬空碗,“来得不够巧,我们已经吃完了。”

    曾帆走上前看看,可不是嘛,不但汤喝完了,连渣都不剩了,只能无奈的叹气!

    “曾医生!”吴若蓝则疑问道“不是说你今天休息的吗?”

    曾帆一脸委屈的道“是啊,可是这家伙半夜打电话给我,说今天有一台手术要做,让我来帮忙。我要不来的话,他就扣我的工资。那我还能怎么办,只能乖乖的来了。万一他像范统对待那女职员那样对待我呢?”

    林昊“……”

    “手术?”吴若蓝看向林昊问道“什么手术?我怎么不知道。”

    林昊指了指外面,“嚅,那不是来了吗?”

    吴若蓝和曾帆扭头看去,只见林石天与苏晴两夫妇正从外面走进来。

    曾帆是没跟林石天接触过的,听林昊说了大概的情况后,连忙带林石天去做检查。

    尽管林昊对林石天的病情早已了如指掌,但也不阻拦,任由他去折腾。

    检查完回来之后,曾帆神色凝重的将林昊拉到一边,低声问道“黑面神,你确定这样的手术你真的能做?”

    林昊道“当然!”

    曾帆皱起眉头道“你到底了不了解他的情况,他的这只右手,不但有陈旧性骨折,里面还镶着钢板,除此之外还有神经断裂,肌腱断裂,肌肉萎缩与黏连,瘢痕组织不计其数,不夸张的说,他这只手已经彻底的废了,里面的各种组织已经乱七八糟的扭成一团……”

    林昊打断他道“这些我都知道的。”

    曾帆道“既然你知道,你还敢做?”

    林昊挺起胸膛道“有什么不敢的?”

    “你!”曾帆被气得不行,质问道“这么复杂困难的手术,连外国那些骨伤科专家都未必有把握,你却说你可以做?难道你觉得你比专家还厉害吗?”

    林昊傲慢的道“或许我真的比他们厉害那么一点点呢!”

    曾帆被鼻孔快冒烟了,怒气冲冲的问道“万一失败了呢?”

    林昊反问道“你觉得他这只手的情况再坏还能坏到哪里去?”

    这一问,曾帆又出不了声了,因为这已经坏得不能再坏了,和残疾根本没有分别。

    林昊的语气缓了缓,“你放心吧,这个手术,我来主刀,你只要做我的副手,配合好我就可以了,出了什么问题,责任我会一力承担的!”

    曾帆急道“这不是责任不责任的问题,而是根本就不可为嘛!”

    “事在人为,有些事你不去努力,怎么知道自己不行呢?”林昊说完一句后,为了让曾帆更有信心些,他就指着林石天道“你去看看他的左手。”

    曾帆虽然气愤,但还是去查看林石天的左手。

    林昊凑过去问道“相对于那只右手,你觉得这只左手怎样?”

    曾帆对比了一下两只手的功能后,翻起怪眼道“有可比性吗?这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呢!”

    没等林昊开口,林石天却已经抢先道“可原来的时候,我的左手是比右手更坏的。是林昊给我做了手术之后,才恢复到这个程度。”

    曾帆睁大眼睛“纳尼?”

    林昊笑笑,挥手道“好了,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准备一下,开始手术吧,咱们争取中午开饭前,把这个手术做完!”

    曾帆听得又是一阵无语,现在是上午八点,午饭是十二点,四个小时就想做完这台复杂,精细,又困难的手术?太异想天开了吧!况且手术是不是真的能做还不好说呢?

    进手术室的时候,苏晴有些紧张的握着林昊的手道“林昊,你哥的手就拜托你了。”

    林昊点点头,“嫂子,我办事,你放心!”

    “好!”苏晴连连点头,“你给他做完手术后,嫂子给你做好多好吃的!”

    林昊道“我要吃红焖肉!”

    苏晴道“没问题。要吃多少嫂子都给你做!”

    林石天却摆手道“行了行了,有完没完了,不就是一个小手术嘛!”

    小手术?听到他不以为然的话,曾帆很是哭笑不得,但也只能跟着林昊上了手术室。

    只是进了手术室后,第一个难题就摆在了面前,曾帆叫道“糟了!”

    林昊疑惑的问“什么糟了?”

    曾帆道“你昨晚跟我说,这是个小手术,我以为真的就是个小手术,所以也没有找麻醉师来!”

    “这不就是个小手术嘛!”林昊嗤之以鼻的道“别说是这么小的手术,就是真正的大手术,我也照样能搞掂。”

    曾帆道“可是我不会麻醉啊!”

    林昊道“你不会,难道我也不会吗?”

    曾帆吃惊的道“你会?”

    其实也难怪曾帆吃惊,麻醉是一个专业,不说什么本硕,就算是专科,也最少得花三年去学习。每一台大手术都配备专门的麻醉师,随时观测着患者的麻醉情况与及生命体征,绝不是谁想客串就能客串的。

    不过这些问题,对林昊而言通通都不是问题。在古堡的时候,林昊是被充当苦力与救火队员般使用的,各门学科不但要会,而且要精,要能完全独当一面,出了一丝一毫的差错,他都将面对惨无人道的惩罚。

    在那样残酷恶劣的环境下,林昊愿意学得去学,不愿意学也得去学,否则他的日子就将过得更加暗无天日。

    因此面对曾帆的质疑,他只是淡淡的道“现在你也许觉得我在装逼,以后你就会知道,我是真的牛逼了!”

    曾帆“……”

    吴若蓝则白他一眼,“林昊,能好好说话吗?”

    “好吧!”林昊只好改口道“我会的东西多着呢,以后你慢慢就会知道了。”

    曾帆“……”

    林昊让林石天脱掉身上的衣服后,便示意他躺到手术床上,看一眼时间后便道“上午八点零五分,手术开始。”

    随着他的命令,吴若蓝与曾帆也迅速的忙活开来,一人将将局部专用的手术台移过来,让林石天把手放在上面,开始备皮消毒。另一个则将心电监护的联接线巾到他的胸膛上。

    两人三下五除二,迅速的做好了术前准备。

    当吴若蓝将装有麻药的七号注射器递给林昊的时候,曾帆的心里十分的紧张,他虽然不擅长麻醉,但却知道麻醉的过程,要做这个上肢手术,必须先得找到肋间沟,部位不能有丝毫的偏差,然后才能进行上肢臂丛的神经阻断式麻醉,但这个操作必须得有好几年工作资质的麻醉行才可为,一般医生,门坎都摸不到!

    然而让人意外的是,林昊并没有接注射器,只是冲吴若蓝摇了摇头。

    这下,吴若蓝也有些懵了,“怎么了?上次不是这样做的吗?”

    “上次是上次,这次是这次!”林昊缓缓的道“麻药不但具有副作用,而且有着一定的风险,对术后的恢复也有影响!”

    吴若蓝愣愣的问“所以呢?”

    林昊道“所以这一次,我决定不用麻药!”

    曾帆听得差点没跳起来,迭声的质问道“什么?不用麻药?那你怎么麻醉?不麻醉的话,他不是得活活痛死吗?”

    林昊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伸手疾快的在林石天的身上疾点了几下。随后又打开自己的针盒,飞快的在他的肩头周围扎了近十针,其中一针就扎在那专用于上肢麻醉的肋间沟上。

    随着他的一通指点,林石天感觉自己整个右半边身子都麻了。接着又被他的银针扎下来后,整个右臂便完全失去了感觉!

    完事之后,林昊用摄子夹起他手臂上的肌肤,扯得很直的问道“石天哥,感觉痛吗?”

    林石天摇头道“不痛!”

    林昊并不是特别放心,用大头针又刺了他一下,而且刺得很深,“这样呢?”

    林石天仍是摇头,“完全没有感觉!”

    林昊便弹了个响指道“那行了,麻醉已经搞掂!”

    曾帆看得目瞪口呆,嘴巴张得老大,塞个鹅蛋都不成问题,半响才难以置信的问道“这,这,这就麻醉了?”

    林昊道“麻醉没麻醉,你不是有眼看吗?”

    曾帆喃喃的问道“可是,可是你怎么做到的呢?”

    林昊问道“你会中医吗?”

    曾帆摇头道“不会!”

    林昊又问道“那你会点穴吗?”

    曾帆又摇头道“不会!”

    林昊无爱的看他一眼,“你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我跟你说再多不也是白搭吗?”

    曾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