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67章 买地风波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不多一会儿,要卖地的那七八户人家都来了。

    林昊便让他们带自己去地里察看,都几乎紧挨着林昊买下那一片地的,拉了卷尺丈量计算后,四万平方多一点点。

    经过一轮讨价还价之后,价格比原来梁福明的要上浮一些,作价总共一千六百万。

    初步达成协议后,林昊预付了百分之五十,剩下的等转让手续都办好之后再支付。

    那几户村民对此也没有异议,因为林昊不但是村里的医生,给他们很多人治过病,他还和何心欣给他们捐了一条村道,所以他在蓝田村的人品是刚刚的。

    送走了他们之后,林昊又大方的给梁福明包了一个三千块的大红包,不过并没有立即离开,因为他买的这些地虽然几乎紧挨着原先买的地,但只是几乎,并不是完全,这中间还隔着一块约有三百平方的三角形地带,而这户人家并没有前来。

    被这块地一隔开,林昊买下的地就不能连成一片,到时候想要搞什么项目的话,会是极大的阻碍,于是就问道“梁叔,那块三角形的地是谁家的?”

    梁福明道“哦,那是梁建平家的。”

    林昊道“那你能帮我把他找来吗?我想跟他商量商量买地的事情!”

    梁福明摇头道“找不来!”

    林昊道“为什么?他外出务工去了吗?”

    梁福明叹气道“务什么工呀,他已经死了,而且死好几年了!”

    林昊“……”

    吴若蓝问道“那他家里现在还有什么人呢?”

    梁福明道“有一个七十多的母亲,不过眼睛已经瞎了。有个儿子,是个结巴。对了,他媳妇唐梅还一直留在家里,没改嫁。这头家,也是靠她一直在撑着,要不然早就散了!”

    林昊只好道“那你能告诉我,她家在哪儿吗?”

    梁福明带他出门,指着刚打好的村道,“你顺着这村道一直走,门牌号是北巷217!不过林医生,你可能要做好心理准备,她未必肯把地卖给你。”

    吴若蓝正想问为什么,但林昊却已经抢先道“谢谢梁叔,不管怎样,我先去试试。”

    往村里走的时候,吴若蓝轻轻放开林昊的手,问道“刚刚你为什么不让我问清楚一些呢?你不知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的道理呢?”

    林昊道“我大概已经猜到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一个怎样女人了,所以没必要问!”

    吴若蓝疑惑的道“你能猜到?”

    林昊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是一个很倔强……最少是个守旧,孝顺,很有责任感的女人。”

    吴若蓝道“为什么这样说呢?”

    林昊道“你试想想,丈夫死了,而且死了那么多年,她仍然守着一个瞎眼的老娘以及结巴的儿子,这得多么坚强的女人才能做到啊!换了你的话,你能做得到吗?”

    吴若蓝被问住了,半响才道“事情没发生到自己的头上,谁知道呢!”

    林昊想想也是,没有经历过的人,那是很难明白当事人的感受的。

    吴若蓝又问道“那她为什么不肯把地卖给我们呢?”

    林昊摇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想买的都来了,没来的,自然就是不想卖的!”

    两人说着说着,梁福明所说的北巷217号就到了,就在路边上,是个很老旧的房子,和吴若蓝现在住的差不多,但更破旧一些,不过收拾得很干净。

    走进院里,只见一个银发苍苍的老婆婆坐在门蹲上,正在摘着刚从地里拔回来的新鲜花生,也许是因为眼睛看不见的缘故,所以她摘得十分吃力,只能靠摸的。

    在老婆婆的旁边,一个约有十岁左右的小男孩正在帮忙,手脚明显利索很多,摘得也很快,一看就知道是经常帮家里干活的。

    林昊猜想这应该就是梁建平的老母亲以及儿子,这就走上前打招呼道“你们好!”

    老婆婆眼睛瞎了,似乎耳朵也不好使,仍然在摘着花生。小男孩却扭过头来,有些警惕的看着两人,半天才问道“你,你,你们,是,是谁啊?”

    小男孩不但说话结巴,而且发音不清,让人听得十分吃力,不过林昊还是听出了他说的什么,应道“我是吴仁耀诊所的医生,我叫林昊。她是护士吴若蓝。你妈妈在家吗?”

    小男孩艰难的道“我,我,我妈,妈,去,去地里,拔拔花生了!一,一,一会儿,就,就,就,回来!”

    林昊冲他点点头,凑上前去抓起一束花生苗,一边帮着摘,一边随意的问道“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

    小男孩道“梁,梁,善,善征!”

    林昊问道“善征,你应该上学了吧?几年级了?”

    说到这个,原本还显得有些活泼的孩子便低垂下头,默默的摘起花生。

    看见他突然变成这样,林昊微愣一下,想了想便问道“是不是因为说话不利索,同学们笑话你,所以没有上了?”

    这只是林昊的一种臆测,没想到小男孩竟然点了点头。

    林昊暗里叹口气,表面却仍平静的问道“善征,你可以张开嘴让哥哥看看吗?”

    梁善征抬头看着他,犹豫一下,终于张了嘴。

    林昊仔细看了看,又道“善征,咱们玩个游戏好不好?”

    梁善征看了看手中的花生,结结巴巴的道“我,我,我要,要,干,干活!”

    林昊笑道“没关系,不耽误干活的。一会儿哥哥帮着你一起干。”

    梁善征犹一下,终于点点头。

    林昊便道“来,我念一个字,你跟着念一下。啊”

    梁善征“啊”

    林昊“哦”

    梁善征“啊”

    林昊“呃”

    梁善征“啊”

    林昊念了三个不同发音的韵母,可是梁善征含混不清的读音几乎都是一样的,不过很奇怪的是,原本紧皱着眉头的林昊却因此舒缓开来,而且大大的松一口气,仿佛已经找到了他结巴的症结所在似的。

    玩完了游戏,林昊也不食言,果然帮着他一起干活,还给他讲故事,时不时又和眼睛看不见,耳朵也不太好使的老婆婆大声交谈几句。

    一担花生苗差不多摘完的时候,一个年约三十来岁的妇女挑着一担花生苗从外面回来。

    这女人无疑就是梁建平的媳妇唐梅。只见她放下挑担后便问道“你们是?”

    梁善征便上来道“妈,他,他,他是,医,医,生,林,林昊,哥,哥!那,那是,护,护,护士,姐,姐!”

    “哦!”唐梅爱搭不理的看了两人一眼,也不请他们进去里面坐,只是自顾自的忙活。

    林昊只好开门见山的道“大婶,是这样的,我想……”

    唐梅打断他道“你不用想了,我知道你来干嘛的。我家的地不卖!”

    林昊道“大婶,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

    唐梅道“那块是建平留下来的,我留作宅基地,将来给善征盖房子用的。”

    吴若蓝插嘴道“婶子,这个老屋很旧了,可是面积却不小,你把那块地卖给我们,立即就有钱拆了盖新房子了!”

    唐梅固执的摇头道“你们不用说了,我说了不卖就是不卖。你们回去吧!”

    见怎么说也说不通,两人只好无奈的告辞离开。

    只是走到门口的时候,林昊却又停下来,向梁善征招了招手,“来,善征过来。”

    因为结巴,村子里的孩子都不愿意跟梁善征玩,甚至还嘲笑他,而这个年纪的孩子却是最渴望小伙伴的时候,他很喜欢这个愿意跟他主动说话,帮他干活的大哥哥,所以也不顾旁边瞪眼的母亲,飞快跑了过来。

    林昊半蹲下来,道“善征,张嘴!喊d声母发音!”

    梁善征不疑有假,再次张嘴,而且张得极大的喊“d”

    刀光一闪,林昊的手里骤然出现了一把手术刀,飞快的在他嘴里划拉了一下,鲜血一下就冒了出来。

    这下,场中所有人都惊呆了……

    没有人想到林昊的身上会藏着手术刀,更没有人想到他会对一个孩子下手。

    别说是唐梅,就连吴若蓝也惊得花容失色,目瞪口呆。

    唐梅第一个就反应过来,护犊心切的她立即抡起扁担扑了上去,一边没头没脑的朝林昊打下去,一边泪流满面又声嘶力竭的痛骂。

    “你这个禽兽,畜牲,败类!”

    “我不卖地给你,你就对我的孩子下手!?”

    “你还是人吗?你还有一点人性吗?”

    “你堂堂一个大老爷们,欺负我孤儿寡母!”

    “我,我今儿个非跟你拼了不可!”

    “我打死你,我打死你!”

    “……”

    林昊没有争辩,但也没有傻乎乎的站在那里挨打,只是不停的闪躲着。

    吴若蓝原本是想上来劝架的,可是林昊竟然做出如此人神共愤的事情,她也相当的气愤与痛心,不知道该怎么劝了。

    看见母亲像疯子一样不停轮着扁担敲打林昊,梁善征被吓住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赶紧上前抱着母亲的腿喊道“妈,妈,你别打哥哥了,他不是故意的,我不疼,我一点儿也不疼!”

    唐梅气愤得不行的骂道“你个败家的玩意儿,别人那样欺负你,伤害你,你还替别人说话?”

    梁善征嘴巴里还冒着血水,可性子无疑跟他的母亲一样固执,连连摇头道“妈,我真的不疼,你让哥哥走吧!别打他了!”

    唐梅刚开始听儿子说话,就感觉有点不对劲,可又想不明白是什么,又听了几句后便彻底的呆住了,因为这个时候她才终于发现,自己的儿子好像不结巴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