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78章 功德圆满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这第四拨不速之客,不是别人。正是那个企图对严素潜规则的龟商罗保金。

    罗保金这一次不再像几天前那样轻车简行,来了五辆车,带了二十多号人马!

    像罗保金这样的货色,不管他有多少钱,带多少人来,林昊也是不惧的。

    只是今天是大喜的日子,让他这一闹,喜事还怎么办下去呢?

    严素虽然没有站在那儿迎宾,但就坐在门口的一桌上,看到罗保金带着这么多人前来,第一个就冲了上去,喝问道“姓罗的,你来干什么?”

    罗保金道“我……”

    严素打断他道“有什么事,你跟我到养殖中心那里说去,你别跟这儿闹。”

    罗保金摇摇头,“我不是来找你的!”

    林昊从后面走上前来道“那你是来找我咯?”

    罗保金点头道“是的!”

    林昊沉声喝问道“你想怎么样?”

    罗保金还没有开口,林昊的身后已经上来一人,冲他喝道“罗保金!!”

    罗保金定睛一看,顿时又被吓了一跳,因为这人赫然是忠义堂的少堂主,夏氏集团的副总裁夏史,喃喃的道“夏,夏总!”

    跟着夏允儿一起来喝喜酒的夏史伸手几乎指着罗保金的鼻子骂道“姓罗的,咱们多少也打过一点交道。但只有交道,没有人情。今天是我兄弟家办喜事,你要识相,你就别跟搞搞阵没帮衬。要是弄砸了这场喜事,别说我不跟你讲人情,我甚至会没有人性。”

    “不,夏总,你误会了!”罗保金连忙摘下脸上的墨镜,转头对林昊道“林生,我不是来捣乱的,我是诚心来祝贺,同时请你饶了我的!”

    林昊仔细看看,发现摘下墨镜后的他竟然鼻青脸肿,眼中也充满了惶恐,想了想便明白过来,这无疑是柳芒的杰作,心里就不由叹气,这些真是没品,不是说了不要用暴力吗?

    “既然来祝贺的!”林昊伸手指了指路边的一张桌子道“那就坐吧!”

    罗保金惴惴不安的道“林生,那我的事……”

    林昊摆手道“你的事,等宴席散了再说。”

    罗保金道“可是……”

    林昊的眉目一沉,“嗯?”

    罗保金接触到他的眼神,心中一凛,忙点头道“好,好,林生怎么说怎么好!”

    林昊便不再理他,对那些看过来的宾客笑道“没事,没事,这是一前来道贺的朋友,大家继续聊,先吃点水果花生,酒菜很快就上来的。”

    众人见这班人气势汹汹的来,以为会打起来,拳脚无眼,正准备离席闪到一边呢,没想到闹了半天,竟然是来道贺的!于是又纷纷定下心来,继续吹水,抽烟,喝茶,磕瓜子。

    该来的不该来的都已经来齐了,宴席也算正式开始。

    不过上菜之前,肯定要先举行认契仪式。要不然大家吃饱后都溜了怎么办呢?况且因为人来得太多的关系,菜还没准备齐呢!

    对于请了什么样的人,准备了什么菜色,这些东西吴仁辉都很随便,随便得甚至可说是马虎,可是对于这个认契仪式,他却十分的讲究,不但备了猪头,摆了香火烛案,还请来了吴姓几位辈分相当高的长辈长见证。

    “吉时到,静!”随着一名吴姓长辈一声唱礼,场中乱七八糟的声音纷纷停了下来。

    穿戴一新的吴仁耀被请上来,按规矩给祖宗牌位上香祷告,然后坐于上座,林昊则走上前来,跪倒在准备好的蒲团之上。

    紧接着,吴姓长辈便展开上契契约,念了起来,大意是某年某月某日某吉时,吴仁耀认林昊作干儿子,从此吴仁耀对林昊有养育,教育,监督责任。林昊对吴仁耀也有孝敬义务,逢年过节需拜望行礼,生病要关心照料,丧葬要尽孝子之责,为其送终!

    念完契约后,林昊向吴仁耀跪拜行礼,生硬的喊了声干爸,这才奉茶。

    吴仁耀接过茶,象征性的喝了一口,给了林昊一个看起来十分厚实的红包,然后用一副新筷,新汤匙,象征性的请林昊吃饭。自此便算礼成。

    掌声雷动之中,林昊退下,宴席的酒菜也陆陆续续的传上来。

    只是当林昊走到无人处拆开红包一开,顿时就骂了句“我了个去的!”

    红包里面确实有一叠厚厚的钞票,可面额都是一块的,加起来还不到一百块钱,只有八十八!

    跟在他后头的吴若蓝见状也忍不住骂道“这个抠门的臭老头!”

    “姐!”林昊有些委屈的道“他一百块都不给我!”

    吴若蓝道“没事,咱以后也一百块也不给他!”

    林昊“……”

    吴若蓝轻笑了下,从兜里拿出了一个盒子递给他,“这是姐给你准备的礼物。”

    林昊打开盒子看看,发现里面是一块精美的手表,欢喜的收下后,拿着手机悄悄上网一查,这才发现这是劳力士潜航者系列机械表,售价要五万多。

    以吴若蓝的经济实力,买这么贵重的表送他,无疑是拼了,顿时就感动得一塌糊涂,差点失控的要抱着她啃上几口,可是人这么多,终于还是忍住了。

    饭吃完了之后,宾客开始陆陆续续的离开了,林昊便和吴若蓝便跟吴仁耀站在门口送客。

    好容易,该走的人终于都走了,林昊一等纷纷松了一口气,这场喜事,终于有惊无险的办下来了。

    只是当他们看到屋里屋外的“灾后现场”后,又不由纷纷皱起眉头,近二百张桌椅,让他们三人收拾打扫,那得弄到什么时候啊?

    值得庆幸的是,该走的人虽然走了,可是不该走的却还留了下来。

    柳思思与她超市里的几十名的职员仍在场中,罗保金以及他雇来的二十多名保镖也呆在一旁。

    见宾客都已经离开了,她就指挥着职员开始收拾,清洗,打扫,归还桌椅等等,甚至还细心的叫来了梁大牛的爸妈,让他们把残羹剩饭给收去喂猪。

    对于这些琐碎的事情,罗保金与他的保镖都是十分不屑的,可是接触到林昊那阴沉沉的眼神,终于还是赶紧凑上来帮忙。

    忙活中,林昊与柳思思终于在屋内走廊上碰面,见她已经是一头一脸的汗,脸色还有些苍白,忙将她拉进了房间,给她倒了杯水道“嫂子,歇一下!”

    柳思思点点头,默然的接过杯子。

    见她的精神有些萎靡不振,林昊便问道“嫂子,你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是不是身体有什么不舒服?”

    柳思思摇头,“没什么,只是心情有些差而已!”

    林昊低声的问道“是因为范哥的事情吗?”

    柳思思没有回答,只是幽幽的叹了口气。

    林昊问道“那边怎么说的?”

    柳思思终于张了嘴,愁苦的道“虽然我已经对赵红作出了民事赔偿,也取得了她的谅解,可是范统已经犯了刑法,而且遗憾的是赵红说起来已经有十八岁,可真正的出生日期是十七岁零十一个月,还有一个月才真正成年,办案的警官说这样的情况,最少要被判三年以上,没有缓刑的可能!”

    林昊犹豫一下,终于道“我认识沈荆彬,刚才的时候他姐姐也来喝喜酒了,要不要我找他帮忙……”

    柳思思摇头道“算了,他做了这样的事,谁帮都没用的。而且现在已经开始走司法程序,只等上庭了。”

    林昊知道继续说这个事,越说她会越伤心,这就岔开话题道“嫂子,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要不是你的话,都不知道怎么收场呢!”

    柳思思道“跟我你还要客气吗?在香江的时候要不是你……”

    话说了一半,她便止住了。

    林昊只好道“那个,超市的损失多少钱,你给我个数,一会儿我打到你的账上。”

    柳思思道“算了,当我还你的人情吧!”

    林昊道“那怎么行?”

    柳思思横他一眼,没好气的道“不行的话,那你以后不要再叫我嫂子。”

    林昊为难的道“这个……”

    柳思思站起来道“行了,就这样,我继续去忙了!”

    林昊忙拦住她道“嫂子,你别去了,让他们忙吧。你的精神状态这么差,一会儿上我那挂几营养液吧!”

    柳思思摇头道“我只是这几晚没睡好,等范统的事情有定论了,应该会调整过来的。”

    林昊道“那商住大厦的事情还弄吗?”

    柳思思问道“你真的能找来投资人吗?”

    林昊点头道“能的!”

    柳思思道“那等过一阵吧,等我精力好一些的时候,我跟你谈这个事。”

    “行!”林昊点点头,抬眼看看窗外,该收拾已经几乎都收拾好了,剩下的只是那堆在皮卡与货车上的贺礼,于是道“嫂子,你先回去休息吧。等我这里忙完了,我再去看你!”

    柳思思点点头,带着超市的职员离开了。

    尽管大的东西已经收拾好了,但还有很多琐碎的事情没弄完,林昊,吴若蓝,以及留下来的严素,何心欣一等又忙活了一通后,整个大宅才终于能看上一眼。

    当他们坐在院中的石桌旁歇脚的时候,那个罗保金终于硬着头皮走上来,怯怯懦懦的喊了声“林生!”

    林昊看看他的脚下,发现那还有一个酒子,便伸手指了指,示意他捡起来扔垃圾桶去。

    谁知道罗保金却会错了意,犹豫一下后竟然咬咬牙,“卟嗵”一声就给林昊跪了下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