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79章 以恶制恶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罗保金那天听了自己手下的阴损主意后,真的就找来了两个小混混,给他们一人十万块,让他们去买“鱼藤精”放到严素养殖中心后面的溪水里面!

    同时还交待他们,就算被人发现也不要慌张,就说是想药点小溪里面的鱼虾蟹来吃!

    这两个小混混艺不高,胆也不大,但相当的狡猾,他们去放“鱼藤精”被撞了个现形后,并没有停在那里等人来抓,然后又用罗保金的说词去对付,而是立即就逃了。

    回来之后,便对罗保金称药已经放到溪水里去了。而他们也确实没有说谎,药确实放进去了,只不过不是全部,而是一部分,但也算放了不是。

    罗保金听到这个消息,心里就乐了,料想严素的那些金钱龟必定会死净死绝,为了摆脱自己的嫌疑,他就回了香江!

    回到香江的第一时间,他就去吃全牛宴,点的最多的就是牛鞭,因为他回来了不但要跟正房交功课,还要安慰包养的小三,不补足精力那怎么行?

    只是他刚吃饱从酒楼出来,便看见几个看起来不三不四的人正围着他那辆挂了两地车牌的奔驰打转,于是立即冲上去喝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其中一人问道“你就是车主罗保金?”

    罗保金道“我就是。你们是什么人?”

    那人二话不说,冲上来对他就是一拳,然后别的人也不管三七二十一,齐齐扑上来对他拳打脚踢。

    毒打一顿之后,这些人什么话都不说,扬长而去。

    罗保金挨了打,心里既屈辱又气愤,猜想这事绝对是林昊干的!只是他又有些疑惑,这小子的手能伸得这么长吗?在香江也有认识的人?而且能第一时间找到自己?

    无知的他哪里知道,林昊不但在香江有人,而且有无数的人。

    柳芒接到林昊的电话后,第一时间就去调查罗保金,没费多大劲儿就将他查了个底掉,不但他家的地址,长住的酒店,公司的地址,老婆常去的会所,小三包养的地方,车牌号码等等都查了个一清二楚。

    当柳芒正准备派一队人马去羊城收拾罗保金的时候,却收到消息,罗保金从羊城回来了,所以立即就派人过来,先揍他一顿再说。

    罗保金被打之后,第一时间想到的并不是报警,而是找人,准备来个以恶制恶!他在羊城混了那么久,黑白两道都认识不少的人,而跟他最有交情的,无疑就是青帮龙头谢承德!

    谢承德刚开始听说只是让自己派人去砸一个养殖场,立即就答应了,可是再问仔细些,发现这个养殖场在石坑村,而且与那个村医林昊有关系的时候,马上就拒绝了。

    罗保金问为什么,谢承德也不隐瞒,称忠义堂的少堂主夏史放出话了,谁要是跟这个林昊作对,那就等于是跟整个忠义堂作对。

    罗保金一听这话就懵了,心里也顿时恍然,难怪这姓林的如此牛逼哄哄呢,原来是有忠义堂作靠山。

    正如夏史刚才在宴席所说的那样,他跟夏史或多或少是有一点交集的,可是根本谈不上交情。而忠义堂是什么?那可是真正的集团!

    青帮都招惹不起,他又哪能惹得起。

    差点被当场吓尿的他也不敢再折腾了,赶紧的回家,结果刚到家门前,一伙人又冲上来了,对着他又是一顿毒打!

    不过这次打了之后,人家总算说了一句话,称他们是和胜堂的人,以后见他一次就会揍他一次。

    看着这伙人大摇大摆扬长而去,罗保金蒙了,自己什么时候又得罪和胜堂的人了呢?

    难道那个林昊除了跟忠义堂有关系之外,还在和胜堂里有人?

    罗保金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结果第二天中午,他约了小三准备去幽会的时候,一出门口,又挨打了。

    和胜堂的人早早就等在他的家门外,一见他就拳脚交架。

    罗保金在内地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而且一直长盛不衰,自然是有点脑子的。这一次挨打之后,他终于学乖了。忙付了一大笔钱找了个中间人,约见和胜堂的现任龙头柳芒!

    柳芒得知面前的这个小眼睛,小胡子,长相无比猥琐的人就是得罪林昊那个罗保金,没开口便上来抽了他两记大耳光。

    打完之后,柳芒才悠悠的问道“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

    罗保金被打得有点发懵,茫然的摇头。

    结果又挨两耳光,柳芒摇头叹气道“连我为什么打你都不知道,你这种人真是死不足惜啊!”

    罗保金屁也不敢放一个,只能垂着头。

    柳芒道“既然你不知道,那我就给你提个醒,你在内地得罪谁了?”

    罗保金顿时恍然明白过来,叫道“林昊!”

    这话一出口,脸上又挨两耳光,连牙血都被打出来了。柳芒喝道“林生的名字是你叫的吗?”

    挨了好几顿打,又被连扇好几记耳光之后,罗保金终于知道自己招惹的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当时就差点吓尿了,也不用柳芒再继续扇他耳光了,自已自动自觉的自扇起来,然后奉上一张三百万的支票,恳请柳芒放他一条生路。

    柳芒虽然接了他的支票,却说这事他不能作主,让罗保金自己找林昊说去。

    另外,他还强调,在林昊没有收回成命之前,和胜堂的人仍然见他一次揍他一次。他要是敢报警,把事情闹大的话,那就准备家铲!

    罗保金被弄得欲哭无泪,为了不再过这种顿顿挨打,永无天日的日子,只能马不停蹄的从香江赶过来了。

    这会儿,严素等人见他突然跪倒在跟前,不由均是愣住了。

    林昊虽然也有点错愕,但仍然四平八稳的坐在那里。

    罗保金很自觉,不用林昊喝问,便自己给自己扇起耳光来,“林生,我有眼不识泰山,你大人有大量,放我一马吧!”

    林昊知道他是被自己的马仔柳芒给吓破胆了,有心想装一下逼,端起茶杯看向严素,显然是让她给自己倒茶,让自己看起来更像集团真正掌权人!

    然而严素和她的小伙伴通通都被罗保金跪下的举动,以及啪啪啪的耳光给惊呆了,哪又还能配合他装逼!

    林昊没办法,只好自己给自己倒茶,然后才悠悠的问道“罗老板,你不是说要让我等着,要把我的养殖场搞臭,让我一只龟也卖不出去的吗?”

    罗保金打自己耳光的声音更响亮了,哭丧着脸道“林生,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放我一马……”

    林昊有些不耐烦的道“先给我起来!”

    罗保金弱弱的问道“那林生愿意原谅我吗?”

    林昊皱眉道“你这是在跟我讲条件?”

    罗保金忙摇头道“不,不是,不是的!”

    林昊喝道“那你还不给我滚起来!”

    罗保金只好老老实实的站了起来,却看也不敢看一眼林昊。

    林昊道“你说你是来道歉,来请求我原谅的,可你的诚意,我好像并没有看到!”

    没看到?你眼瞎了啊?刚刚我又下跪,又自扇耳光,那不是诚意吗?还不够诚意吗?罗保金心里虽然这样愤愤不忿的想,可嘴却也完全不敢说,只能声三下四的道“林生,我已经很有诚意了!”

    林昊慢悠悠的道“既然这样的话,那咱们来谈谈赔偿的问题吧!”

    “赔,赔偿?”罗保金愣了一下,随即又反应极快的从兜里掏出支票,原本也是想向给柳芒一样,给个三百万了事的,可是想到柳芒也得听这人的,只能一狠心,把三改成了八,然后递上去道“林生,这个你请收下!”

    严素凑上前看了看,好一阵才数清楚上面的零,知道那是八百万,立即就想要接过来,只是接触到林昊仍然阴沉不定的眼神,终于还是按捺了下来。

    林昊瞥了一眼那张支票,摇头道“这不足以赔偿我的损失!”

    罗保金愣住了,“这……”

    林昊又浅浅的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这才不温不火的道“你让人在溪水里放鱼藤精,我的金钱龟通通都死了。那天参观的时候,你也看到了,那些幼龟我就不说了,可以做种龟的金钱龟就有三百多只,我就不说它们是野生的了,就当是人工养殖的吧!也不要说最名贵的越南种了,就以以最普通的金钱龟种来算,一只打到最底十五万块的价格,你说我的损失是多少?”

    严素一听这话心里就乐了,原以为他是嫌钱烫手,才不让自己接支票。谁知道竟然是嫌钱少呢!

    黑面神,好球!姑奶奶爱死你了!

    严素忍不住如此大喊,当然,只是在心里面!

    罗保金虽然有钱,但也被吓得一哆嗦,然后一脸委屈的道“这,这……这和我没关系啊,林生!”

    林昊冷笑一声“这么说,放鱼藤精的人不是你!”

    罗保金抵赖的道“真的不是我!”

    林昊顿时就怒了,茶杯用力的砸在桌上,顿时四分五裂,“到了这个时候,你竟然还跟我狡辩,我看你是真的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了!”

    吴若蓝见状,赶紧的去查看他的手,发现并没有被扎伤,这才松一口气,声音低得不行的道“有话好好说,别发火啊!”

    林昊指着罗保金道“这样的人,你对他稍为温和一点,他就当你好欺负呢!”

    罗保金道“不,不是的,林生,你听我说……”

    “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林昊打断他道“滚吧!”

    罗保金道“林生,我……”

    林昊理也不理他,冲屋里喝道“大牛!”

    “腾腾腾”一阵地动山摇的脚步声传来,正在后厨偷吃剩菜的梁大牛立即像一头牛似的冲了出来,横眉竖目的横到罗保金面前。。

    林昊道“把这人给我轰出去!”

    梁大牛欺上一步,胸膛猛地一挺,那坚硬如铁般的身躯就砸到罗保金身上,将他砸得整个人都从门口弹了出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